沒人期待老師是跨性別者,這兩個身分在南美洲是不相容的

沒人期待老師是跨性別者,這兩個身分在南美洲是不相容的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南美洲,甚或全世界有多少跨性別教師於公立教育領域服務,這點仍少有官方數據統計。而跨性別人口的數據也未經研究,或也未經通報;在人口普查時很少將性別認同列入紀錄。

「我穿著高跟鞋,化了全妝,十足扮裝女王模樣來大學教課。他們嚇到下巴都掉了。」她笑著。漸漸地,她與一些學生、教師以及大學中其他單位的人建立起了同盟網絡。阿蘭妮絲解釋說,從一個易服者的角度來看,教育與療癒有關。「這是一種療癒且具有詩意的教育學,因為它嘗試要修復教育體制中的每個人因為仇恨、憤怒以及歧視所留下的傷痕,而不是只針對跨性別人士。」

她說,這會帶來改變。「我正在幫助訓練一批以不同角度思考教育的未來教育者,他們會質疑他們自己,並讓他們受到易服的魔力所影響。」

阿蘭妮絲的其中一名學生蘿拉(Laura Morales)表示,有一名跨性別教師(或是像哥倫比亞人對老師的稱呼:profe)的經驗很令人震驚,也改變了她思考及感知的方式。「這很美好。」她說。「當你進入一個像大學一樣的地方,你與你遇到的人所連結的方式並不是因為他們的性別,而是他們的人性……他們的外表讓你對你自己說:嗯,她外表上看起來蠻嚇人的,但是她的微笑、她的存在、她的聰明才智才是最重要的。你再也無法以性別的角度來看待她,而是把她當成一個個人整體來看待。這很重要,因為我學到了選項不只有兩種,而是有千百種方式去選擇、去思考、去感受。」

本報告由歐洲新聞中心(The European Journalism Centre)贊助。

本文經全球之聲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