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復被打亂的社交時鐘:躁鬱症的「社交節奏」治療

回復被打亂的社交時鐘:躁鬱症的「社交節奏」治療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躁鬱症病患的生理時鐘是非常紊亂的,這篇文章主要是想從上一篇文章延伸,要跟大家介紹「社交節律(social rhythm)」,以及其應用「社交節奏治療(social rhythm therapy)」。

躁鬱症(bipolar disorder)是情緒的放大鏡,使病患的情緒震盪的幅度比一般人來得劇烈:患者有段時間會精力充沛且情緒高昂,但一段時間後情緒會急轉直下,轉為憂鬱低落,甚至開始自我厭惡,如同坐在心境的鞦韆,讓人覺得簡直像是兩個全然不同的人格在同一個身體裡(圖1)。

1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圖1. 躁鬱症患者受疾病擺盪的影響而似有全然相反的人格。(A)圖中左側是躁鬱狀態而右側是憂鬱狀態。狂躁狀態下的患者具有興奮/衝動的情緒波動與較為樂觀的價值觀;相反的,當處於憂鬱狀態時,患者情緒低落,容易有自殺的念頭。圖片取自於

即使打從古希臘時期起,人們已經注意到所謂的精神疾病,Bipolar Disorder卻是相對較新的醫學名詞,要一直等到1950年德國精神病學家卡爾.萊昂哈德(Karl Leonhard)提出,並在美國精神病學會精神疾病分類診斷和統計手冊(DSM)的第三版正名,而與單向憂鬱(monopolar depression)區別。兩者之間最重要的區別,就是週期性的狂躁與憂鬱之間的轉換,這也是躁鬱症的特色,正如這個疾病的正式稱呼:雙極情感障礙。

我們在認識躁鬱症的這條路其實很長且曲折。躁鬱症所擁有的兩個情緒極端之一──「憂鬱」(melancholia)的歷史由來已久,最早的相關記錄可追溯到4000年前的美索不達米亞文明(Mesopotamian)。而且,如果我們拆解「憂鬱」(melancholia)這個詞源,「melas」是黑(black)的意思,而「chole」是「膽汁」的意思。等等,所以憂鬱這個詞竟然是從「黑膽汁」衍伸而來?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有著「醫學之父」美譽的希臘醫學家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否定了過去認為精神疾病是魔鬼附身作怪的結果,將自己的醫學知識與當代對於體液的看法融合,提出了著名的體液病理學說(humoral hypothesis):人體內存在著4種基本的體液:血、粘液、黃膽汁和黑膽汁,如同自然界存在4種基本要件:火、土、空氣、水,而因這4要件的交互作用而有的晴空萬里(健康)或是風雨雷電(生病)象徵著身體的狀態結果(圖2)。

在我們健康的時候,這4種體液是著彼此和諧平衡的比例;但如果其中某一種過多或過少,或它們之間的相互關係失常,人就生病。而憂鬱症當時被認為是在肝臟中的黑膽汁過多,而上升至大腦所引起。相反的,當血液和黃膽汁過剩時,會使人精神過分激動,導致狂躁或狂暴。

2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圖2. 體液病理學說示意圖。希臘醫學家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的體液病理學說認為人體內存在著四種基本的體液:血、粘液、黃膽汁和黑膽汁,而它們的交互作用平衡時使人健康,失衡時使人生病。圖片取自

這個學說現在看來當然是非常不合理,但卻是第一個透過對於病人謹慎的觀察與大量的紀錄,而將疾病與宗教色彩脫鉤的一大步。

不過呢,從憂鬱和狂躁來源不同(黑膽汁 vs 黃膽汁)可看出,這個時候的人們覺得憂鬱和狂躁是兩個完全不同的精神疾病,而不是同一個疾病的不同面向。一直等到幾百年後,古羅馬醫學家阿萊泰烏斯(Aretaeus),才第一次的指出這兩個極端的精神狀態可能出現在同一個疾病。他這麼紀錄的:

…I think that melancholia is the beginning and a part of mania…The development of a mania is really a worsening of the disease(melancholia)rather than a change into another disease…In most of them(melancholics)the sadness became better after various of time and changed into happiness;the patients then developed a mania.

我認為憂鬱是狂躁的開始,甚至是其中的一個過程……狂躁的發展也是憂鬱狀態的惡化,而不是轉換為另一個疾病……儘管時間間隔不一致,大部分的病患的低落情緒在不同的時間後會好轉,他們開始感到快樂,然後轉成狂躁的情緒。

儘管之後的醫學進展,因西方歷史的發展而被宗教與神學所控,又倒車回到魔鬼作祟的主流(簡直是精神病人人權的黑暗時代),17世紀的工業革命的勝利,逐漸解放了宗教對於醫學發展的束縛,點亮了精神病學在後來2個世紀發光發熱的契機。

1851年,法國精神病學家皮埃爾.法雷特(Jean-Pierre Falret)將狂躁-憂鬱的循環性記錄了下來,並在1854年正式對學術界發表他對循環性精神病的紀錄(la folie circulaire)。同年,法國醫師朱.貝拉吉(Jules Baillarger)也在描述雙極型精神病(la folie a double forme)表示:「這是一種特殊的精神疾病,具有兩個階段,一個是憂鬱,一個是興奮……這種精神病會獨立發作,也可以相互交替出現,或者一個階段接著一個階段不間斷的發作。」他們的研究正式連結了對於這個具有週期性的精神疾病而言,憂鬱和狂躁是同一個疾病的不同面向。

3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圖3. 被人忽略的一體兩面。即使狂躁和憂鬱在非常久遠以前,就已經是被人們注意到的精神疾病,但一直到近代我們才逐漸意識到「狂躁」和「憂鬱」在躁鬱症中是同一個疾病的兩個面向。圖片取自

到了20世紀,被尊為「現代科學精神病學和精神藥理學之父」的德國精神病學家──愛米爾.克瑞普林(Emil Kraepelin),在躁鬱症領域的貢獻也是非凡。以臨床觀察為基礎、病因學為根據,克瑞普林提出了臨床疾病分類學原則;並在教科書中提供了確切的臨床描述:外顯行為上雖然完全相反,狂躁與憂鬱是躁鬱症的亞型,本質上是同一疾病的不同表現,合稱躁狂抑鬱性精神病(manic-depressive insanity)。

1950年德國精神病學家卡爾.萊昂哈德(Karl Leonhard),進一步將躁狂抑鬱性精神病改名為「雙極情感障礙」,直指這個精神疾病與其他單極疾病的不同,讓醫生與大眾可以更好地理解患者,並使患者隨著醫學的發展獲得更適合的治療。

而具有週期性轉換性質的躁鬱症,不難想像病患的生物節奏也參與其中。躁鬱症病患的生理時鐘是非常紊亂的,但是關於生理時鐘與躁鬱症之間的關係已經在之前的文章中介紹,這裡就不贅述。這篇文章主要是想從上一篇文章延伸,要跟大家介紹「社交節律(social rhythm)」,以及其應用「社交節奏治療(social rhythm therapy)」。

除了食物外,我們的社會行為也會影響體內的生理時鐘。比如說每天媽媽或鬧鐘叫你起床、搭公車的時間、開始工作的時間、一天當中第一次與人交流的時間等等,當這些社會行為每天的時間都差不多時,成為一個生活中習慣的一部分(routine),那這些事件就具有告知大腦與身體時間訊息的功能(social zeitgeb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