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能否避免「修昔底德陷阱」:一帶一路給美國的訊息是——讓開

中美能否避免「修昔底德陷阱」:一帶一路給美國的訊息是——讓開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然,僅僅因為中國想獲得「戰而能勝」的能力,並不意味著它想要戰鬥。很清楚的,它並不想。但是在它奔向目標的過程中,與美國的競爭會因文化差異而加劇。

文:格雷厄姆・艾利森(Graham Allison)

維持不可能維持的成長

習近平知道中國人民是否會支持中共的全面統治,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它能否達成其他國家難以企及的經濟成長。但繼續中國非凡的經濟表現,需要延續獨特的走鋼索能力。

習近平明確承諾,到2021年之前每年成長6.5%,而這個目標在很多人看來非常艱鉅,彷彿是「維持不可能維持的」。對於中國必須採取哪些措施才能在未來多年繼續這種速度的成長,人們倒有一些共識。中國最近的五年經濟計劃,闡述了這些關鍵要素,包括加速向國內消費需求轉變、重組或關閉效率低下的國有企業、加強科技基礎推動創新、促進中國企業家精神,並降低過高的債務比例。

從目前的發展階段來看,中國仍需要更多年的高速成長,才能趕上世界最先進經濟體的生活水準。中國的人均收入仍然不到韓國或西班牙的三分之一,是新加坡或美國的五分之一。隨著其製造業逐步從基礎商品向高附加價值產品和服務轉變,收入應該會增加。由於工資上漲會削弱製造業的競爭優勢,習近平對於讓許多發展中國家陷入困境的中等收入陷阱表示擔憂,這也是他所謂的「供給側改革」的動力,目的是藉由國內消費和服務來平衡中國的出口導向型經濟。事實上,2015年中國服務業成長達8%,並首次占國內生產毛額的50%以上。

為了改善國有企業的效率不彰,北京承諾「對於那些產能絕對過剩的殭屍企業,我們必須無情的開刀」,讓那些在技術上已無力償債的公司停止運營,並在這個過程中裁減了四百萬個就業機會。與此同時,通過「中國製造2025」計劃以提高中國產品的質量和技術水準。

習近平還決心讓中國在21世紀中葉成為世界科學、技術和創新的領導者。他促進研發支出、孵化科技新創企業,並呼籲開展「機器人革命」(到2016年,中國新裝設的機器人數量已居世界之首)。他認為,中國政府所集中的權力,使之可以「集中力量辦大事」,使中國對西方競爭對手擁有內在優勢。與近年的美國不同,如果有必要,中國可以做出長達十年或更長的時間承諾,就像它在高速鐵路、太陽能、超級電腦和其他競爭領域所證明的那樣。

習近平也承諾解決猖獗的污染問題,恢復健康宜人的自然生態。據估計,環境污染每天促成四千名中國人的死亡。在某些季節,北京的霧霾問題會變得非常嚴峻,以至於政府得在奧運會或二十國集團峰會舉辦前,強制關閉一些煤電廠和工廠。一些河流滿是工業廢棄物,2014年溫州的一條河流甚至燒了起來。根據世界銀行的估計,中國日益惡化的自然環境,每年的成本相當於其國內生產毛額的數個百分點。為了扭轉這些趨勢,中國政府推出了自然資源保護協會(NRDC)所稱的「有史以來最綠色的五年計劃」;在其33個目標中,有16個與環境有關,且都是具有強制性的。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認為目前占中國國內生產毛額145%的企業債務,是「中國經濟中的一個關鍵斷層線」。但是這些債務中的一部分可以轉移到政府,而政府的負債率僅僅是國內生產總值的17%。中國也謹慎地讓貨幣朝著更自由浮動的方向邁進,減少對資本的管制。與此同時,一些中國人也試圖避免西方無管制的,如同賭場一般高風險的金融體制,認為那會過度放大全球金融體系對國家經濟政策的影響。

許多西方分析家也強調1980年鄧小平所實行的殘忍的一胎化政策的後果。雖然這一政策有助於中國達成其在一代人之內將五億人從赤貧中解放出來的目標,但也使中國陷入了嚴重的人口問題。習近平已在2015年廢除了一胎化政策。儘管如此,勞動力市場的總就業人數到2041年之前仍將繼續增加,因為還有3億中國人將從貧困的農村遷移到新的城市,且工人的工齡也將拉長,因此北京還有數十年的時間來緩解這種風險。

鑑於習近平改革的廣度與深度,大多數西方經濟學家和許多投資者都認為其難以成功。但在過去的30年,大多數與中國對賭的經濟學家和投資者都是賠錢的。正如雷根總統的經濟顧問委員會前任主席費爾德斯坦(Martin Feldstein)所說的:「並非所有這些政策都必須取得成功……只要其中一些足夠成功,未來幾年6.5%的成長率就並非無法達成。」

與國內改革內外呼應的是中國在全球經濟角色的類似的戲劇性變化。2013年,習近平宣布了一項名為「一帶一路」(OBOR)的為期數十年、涉及金額達到數兆美元的基礎設施計畫,其目標是在跨越歐亞大陸、和幾乎所有與印度洋接壤的國家,建設起運輸和技術的網絡。該計劃將轉移中國的超額工業產能,為過去多年胼手胝足為中國完成了大量最優先基礎設施工程的建築業、鋼鐵業和水泥業等提供緩衝。這些國外的計劃工程非常龐大,從通往巴基斯坦的長達1800英里、高達460億美元的道路、鐵路和管道走廊,到緬甸的水電大壩和錫礦,到非洲之角吉布地的新海軍設施,中國正以這些國家聞所未聞的速度做出改變。

但是「一帶一路」不僅僅是疏導過剩的工業產能。正如原來的絲綢之路不僅刺激貿易,還刺激了地緣政治競爭(包括十九世紀英國與俄羅斯爭奪中亞控制權的「大博弈」),一帶一路也將允許中國將權力投向多個大陸。一帶一路承諾整合歐亞大陸國家,反映了地緣政治的權力平衡向亞洲轉移的願景。就此來說,一個世紀前地緣政治的創始人麥金德(Halford Mackinder)的主張再次迴盪在我們耳邊。1919年他將歐亞大陸命名為「世界島」,並稱「誰統治了世界島,誰就將統治世界」。如果目前提出的目標到2030年順利實現,麥金德關於歐亞大陸一體化的構想可能夢想成真。一帶一路的高速鐵路計畫,將使鹿特丹到北京的貨運時間,從一個月縮短到兩天。麥金德的觀點甚至可能凌駕馬漢關於海軍力量中心性的論斷,後者的論點在過去一個多世紀主導了全球戰略家的思維,正如我們在第四章和第五章中看到的那樣。

給美國的訊息:讓開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