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國城:《注定一戰?中美能否避免修昔底德陷阱》的價值與意義

張國城:《注定一戰?中美能否避免修昔底德陷阱》的價值與意義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想知道當前影響國與國之間的關係的因素,爭端和歧見是否會引發為衝突,或許可以從本書中的歷史描述,一一檢證上述因素「在事件發生當時的概況」,應該可以讓讀者對於美中之間是否必然招致「修昔底德陷阱」,提供更合理的判斷依據。

文:張國城(台北醫學大學通識中心教授)

《注定一戰?》的價值與意義

很榮幸能對艾利森教授的新作提供一些或許有助於讀者閱讀和思考的文字。艾氏是美國國際關係學界的一代宗師,他的成名巨著《決策的本質:解釋古巴飛彈危機》(Essence of Decision: Explaining the Cuban Missile Crisis)是國際關係學的經典。該書於1971年出版後,許多學術機構視為研究古巴飛彈危機、國際關係及外交政策的聖經,被認為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最有影響力的政治學著作之一。他以獨特的視角審視了這一冷戰時期的關鍵事件。除了對事件的研究鉅細靡遺之外,他更認為影響重大政治決策的因素並非純然出自行為者的理性判斷,或他們自認為的理性判斷,而受到「組織因素」(organizational behavior)和「政府政治因素」(governmental politics)的影響,從此奠定了他的宗師地位。

筆者曾經是科技部「人文社會科學譯註計畫《決策的本質:解析古巴飛彈危機》」計畫主持人,對於這位國際關係學界和管理學界的巨擘有一些瞭解,如今又能對艾氏新書的中文譯本先睹為快,實在是讀書為學歷程中最感快慰的事。

根據作者自己的導讀,本書章節描述了修昔底德陷阱的起源,探索其動能,並解釋其對目前美國與中國之間的競爭的影響。第一部分簡要介紹了中國的崛起。每個人都知道中國的增長,但很少有人意識到其規模或後果。作者引述前捷克總統哈維爾之前說的,「它發生得如此之快,以至於我們還沒有時間感到驚訝。」

第二部分介紹了美中關係在更廣泛的歷史背景上的最新發展。這不僅有助於我們理解當前的事件,而且還提供了有關事件趨勢的線索。作者上溯2500年,詳細探討雅典與斯巴達之間長期的對壘從而引發的伯羅奔尼撒戰爭。作者提出了過去五百年的關鍵案例,也提供了有關崛起強權和統治強權之間的緊張關係,如何讓棋盤向戰爭傾斜的見解。作者認為:「……與目前(美中)的僵局最接近的模式,是德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前對英國統治的全球帝國的挑戰,這應足以讓我們屏息。」

第三部分質問是否應該把目前美國與中國關係的趨勢,看作是與過去類似且正在形成中的風暴。在媒體的日常報導中,是中國的「攻勢」行為,和不願意接受美國在二戰後建立的「國際規則為基礎的秩序」,使兩國出現了類似1914年的事件和事故。作者有些悲觀地指出:「……但與此同時,我們也該自我警醒。如果中國的態度是「像美國一樣」的那樣、在進入二十世紀時充滿信心的認為未來百年將是美國的時代,那麼競爭將更加激烈,戰爭更難以避免。如果中國對美國的足跡亦步亦趨,就像西奧多‧羅斯福以自己的喜好塑造了「我們的半球」那樣,我們將會看到在蒙古到澳大利亞出現的中國軍隊,在執行北京的意志。」

他除了詳細分析了五百來幾場重要的強權對抗歷史之外,更準確預測了中美之間會發生貿易戰。他對美國現在的政治菁英更有很深的憂慮,因為他們沒有冷戰的經驗,可能會對美中之間的對抗掉以輕心。美國用以對中作戰的警覺和準備也遠不如冷戰時期對待蘇聯。

然而,作者真正的含意是甚麼?他為什麼會這樣寫?

首先,美國國際關係學者通常會假想一個比較極端的情況,這並不是「語不驚人死不休」,而是在利用假想極端狀況的過程,去條分縷析「讓這極端狀況形成的因素」,再看看我們目前做了哪些事情促成、強化這些因素。同時這也受到美國國際關係研究有推演「最壞想定」(the worst scenario)的習慣。

其次,美國國際關係和軍事菁英有「獅子搏兔」的習慣,就是要以絕對優勢來對付敵人,在沒有形成絕對優勢之前不動手;因此傾向於高估敵人,以便說服他人和自己「我們必須調動所能調動的最大資源來因應」,同時潛在地也可以使自己的戰勝更具光彩,失敗更可被原諒。

再者,國際關係學者(特別美國)習慣於大量考證歷史資料。對於台灣讀者而言,經常可以看到社會上媒體上或網路上許多人對國際關係高談闊論,判斷他們所言的一個標準應當是「是否對於相關歷史事實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對於形成歷史事實的動力能否以最多力量去理解」以及「是否充分掌握任何時刻影響歷史人物決策的因素」——第三者尤為重要。

在這種角度之下,筆者和讀者們一樣都有興趣的是「中美真的會發生如雅典與斯巴達那樣的衝突嗎」?就目前來看,似乎尚有足以樂觀的因素。

1. 中美互相依賴的程度超乎美蘇或歷史上的任何兩個強權。這種互賴多數並非出自善意,而是互利,當然並非互相依賴就能絕對阻止戰爭,但至少會大幅增加戰爭的成本。

2. 中美相互了解的程度很高。雖然仍有許多不透明的部分,但無人能否認雙方的高峰會議、國際組織互動、外交往來、經貿、移民、觀光……還有網路帶來的巨大資訊流帶給雙方對彼此的了解絕非雅典與斯巴達、一戰前的德國和英國、冷戰時的美蘇--甚至改革開放時的美中領導人可以想像的。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