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履蹣跚的長照2.0實施兩年了,該如何面對九合一大選後的新局面?

步履蹣跚的長照2.0實施兩年了,該如何面對九合一大選後的新局面?
Photo Credit: 衛生福利部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地方政府首長未將長照列為優先政策時,正反映出將這正在起步,卻是步履蹣跚的長照2.0丟回給中央,或許是次要施政、次次要施政項目,這對長照2.0是一警訊。現在應是衛福部靜下心,面對九合一大選後的新局面,首先是,如何能說服新任縣市長將長照2.0政策視為重要施政項目。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九合一選舉結果出來的時間,剛好是長照2.0政策實施兩年,對於有長照需求的家庭及長照承辦團體似乎是雪上加霜,原因是目前直轄市與縣市長部分,民進黨從現有13席銳減到6席,國民黨則從6席大幅增為15席,無黨籍從3席減為1席,除政黨變動,影響最大的還是中央與地方關係的改變,且目前新當選的六都首長均強調:首重經濟,沒有一位將長照視為施政重點。

選舉結果是針對執政的民進黨期中考打不及格,似乎也對實施兩年的長照2.0政策給了紅字,雖然是對民進黨長照2.0政策不滿,平心而論,民進黨長照2.0已比國民黨執政的長照1.0向前跨越一大步,但走的亂,且無章法,預算財源雖不穩定,但是也從菸捐、遺贈稅等擠出史無前例的預算額度,第一年編列50億,第二年176億預算,第三年目標是300億,這是從未見的預算額度。未來,期望能走的平穩,但民進黨輸掉7席縣市長後,長照2.0政策在中央與地方的合作上,打上一個大問號。

政黨輪替是民主政治中的常態,但也因政黨輪替或執政者變動後,所關心的政策先後順序不同,產生政策賡續的現象,在選舉時的政見內容即可看出端倪,同時,以六都為例,目前新當選的市長仿傚日本安倍首相為挽救經濟兩次所提出的「三支箭」,均強調經濟發展,並重視年輕人所關心的議題,六都中,唯一與高齡有關的僅有台中市長當選人盧秀燕的第二支箭——「恢復老人健保補助」,六都的箭均未提及長照。

長照2.0啟動是從2016年11月開始起跑,或說開始「滾動」,滾動至今已經兩年,可由目前縣市長選舉中與長照有關的政見看出長照2.0滾得如何,沒有一位縣市長將長照2.0視為最優先順序的政見,更遑論能提出新的長照做法,長照2.0從兩年前的中央集權,到目前的地方分治,理應地方縣市首長應有各自地方特色的長照成績,但也因為中央還在持續滾動,地方政府無法安穩地向下紮根,有長照需求的民眾仍只能在夾縫中求生存。

檢視過去兩年,雖不完全是朝令夕改,但也在衛福部滾動式決策方式下,讓地方政府及執行單位苦不堪言。曾有不少地方承辦與執行人員表示,大家抱持著一股對長照業務的熱情,雖然長照2.0開跑後,業務量持續倍增,加班已是常態,但面對中央常丟出來的變化球,再加上繁複與多變的政策內容,都逐漸澆息基層人員心中的熱情。

有位地方政府承辦長照業務的人員表示,去年底前曾向衛福部請示長照預算編列方式,新上任且沒有經驗的長照司籌備辦公室承辦人員指示,可依過去方式編列,於是他們依循往例編列今年長照預算,並送議會審議,議會已三讀通過,結果,衛福部卻提出新的預算編列方式,要求地方政府根據新的方式編列,地方政府承辦人員即使加班重新編列,但如何面對議會,將是他們最頭痛課題,更何況選舉後,議會生態丕變。

也有認知(失智)症共照中心主管表示,2017年政策到了2018年內容改變了許多,甚至刪減項目與預算,使得服務無法連續,譬如與個案聯絡的次數、社區友善商店等,甚至2018年第一季結束前,也都領不到去年第二期款項,也還見不到今年的企劃書,為避免個管師等人員因領不到薪資離職,有的不是靠醫療院所先墊付,就得靠主管先行借款發給行政人員薪資。

此次,九合一選舉,民眾最關心的是經濟穩定與就業機會,高雄市長當選人韓國瑜這句話:「貨賣的出去,人進的來,高雄發大財。」不但為他贏得選舉,更成為全國民眾耳熟能詳的一句話,除打動高雄選民的心,也帶動台中市、新北市等市長當選人列為的施政重點。

根據媒體報導六都市長當選人施政的「三支箭」如下:

高雄三箭 台中三箭 北市三箭 新北三箭 桃園三箭 台南三箭
架交易平台賣農漁畜牧品 推動「台中富市三」 推動內科2.0計劃 在地創生 減低年輕家庭負擔 吸引台商回流
帶隊將重點產品賣到世界 恢復老人健保補助 聚焦東區門戶計劃 能源轉型 完成多元社會住宅 農漁產品運轉升級
打造愛情產業鏈 設青年事務局助就業 設立士北科技園區 強化產業園區 帶動產業轉型 建構3大觀旅廊帶

日本首相安倍2012年首次上任即提出安倍經濟學的「三支箭」政策,2015年連任後,面對少子化、高齡化的壓力再提出新「三支箭」指的是孕育希望的強大經濟、構築夢想的育兒支援、提供安心的社會保障。第三支箭即與長照息息相關,希望在本世紀20年代中期將看護離職率控制為零等具體目標,雖無法脫離振興經濟,但也觸及且深入長照(介護)。

換言之,地方政府首長未將長照列為優先政策時,正反映出將這正在起步,卻是步履蹣跚的長照2.0丟回給中央,或許是次要施政、次次要施政項目,這對長照2.0是一警訊。

面對過去兩年的歷程,上述種種問題,現在應是衛福部靜下心,面對九合一大選後的新局面,首先是,如何能說服新任縣市長將長照2.0政策視為重要施政項目,其次是,如何跨越不同政黨的溝通,讓新任首長能持續前任在長照的成績,譬如:台中市已做好社政衛政整合,早將長照業務的預算與員額歸併到衛生局,且建構出「一站式整合照顧」服務,在全市共佈建53個A級單位,其中含48個照顧生活館,數量為全國最多,也是全國首創照顧生活館深入社區,掌握在地長輩的生活需求,另成立照顧服務員訓練中心,當台北市照服員不斷減少之際,台中市卻能倍增。

回歸到長照2.0政策面,衛福部應開始強化人才培育、法規整理及電腦系統的建制。今天無論是長照服務架構ABC,或是認知(失智)症共照中心,如何協助培育人才,強化服務流程、內容與品質,加速電腦系統的建制與整合,師資與電腦都必須仰賴衛福部訓練與規劃,再由地方政府因地制宜去套用。

此外,各地方政府可考慮找轄區內大專院校與高齡與長照的相關系所合作,成為地方長照的諮詢與規劃顧問,發展具有地方特色,且充分運用地方資源的長照體系,無論是都會區域,或是偏鄉、原鄉、離島,均能研發出滿足當地民眾的長照服務產品。

衝、衝、衝了兩年的長照2.0,無論是得或失,已為台灣長照史建立新的里程碑,雖然無法為民進黨期中考加分,但應考慮如何為民進黨期末考準備好,如能建構出可順暢運作的長照體系,滿足民眾需求,2020年才拿出成績。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伊佳奇』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