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馬可孛羅的世界》:你能看著雙親的眼睛,告訴他們失去子女是值得的嗎?

《重回馬可孛羅的世界》:你能看著雙親的眼睛,告訴他們失去子女是值得的嗎?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伊拉克可以一路蹣跚更加站穩民主腳步,雖不是走向模範國家之路,但可以成為切實可行不具威脅性的一個政權,那樣一來,假以時日,可以帶動整個阿拉伯世界的自由運動。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羅柏・卡普蘭(Robert D. Kaplan)

做為伊拉克戰爭早期的支持者,我和其他人都一直在逃避現實:要是我們不管海珊(Saddam Hussein),一切事情就壞了。要是你一直不加以注意,逃避現實就會變成習以為常的保守意見。確實,長長一串「假定這樣那樣」,很有說服力。

來看看幾個例子:假如我們沒有入侵,國際對伊拉克獨裁者的制裁很快就會化為烏有,「以油換糧」的醜聞就不會曝光。法國人、俄國人和中國人就會爭先恐後,捧著有利可圖的條件給海珊,就算海珊重啟他的武器發展計畫。伊拉克與伊朗之間的武器競賽就會愈來愈激烈,很多人都(尤其是伊朗人)相信海珊早已經擁有大規模毀滅性武器。以色列就會變成這場武器競賽中的大輸家,感覺國安大受威脅,也因此會比以往更容易動輒開火。海珊掌權就會掀起石油價格大波動。海珊沉浸在石油帶來的財富裡,就會在眾多其他非法行為之中,提高支付給巴勒斯坦自殺炸彈客家人的酬金。

從更廣的戰略角度來看,海珊的繼任者會對西方恨之入骨,強迫小布希總統撤軍,同時抨擊國際制裁將會對整個穆斯林世界帶來偏激的效應。他會是個遜尼派的暴君納瑟,從摩洛哥到巴基斯坦都在麾下,同時會繼續以隨機殺人方式,每個月在他的警察國家裡屠殺數千人。附帶一提,美國海軍或巡邏在禁航區並穿梭在巴格達街市間大搖大擺的空軍飛行員遲早會遭擊落,創造出莫大的政治宣傳價值。誠然,曾在1980年代間多次造訪伊拉克的我,個人就可以證明,一個擁有海珊仍掌權的世界,要盤算海珊的暴虐行徑真是可怕極了。

然而這樣的推理有一個問題:這些「假如這樣的話」看起來說服力十足,它們全部加總起來,對比於因為我們的入侵所造成了四千多名美國人,以及說不定數十萬伊拉克人殘暴的死亡事實(遑論投注在這場戰爭中可用於對付其他威脅的數億美元),這樣看來又如何呢?對那些不友好的國家來說,在沒有合格人選下,要說這些開銷花得值得的話,就是它能減少對有不人道作為的國家採行外交談判。不論情形如何,我不相信做這樣主張的任何人能無愧於心。我認為小布希總統也在此列。他企圖自比杜魯門總統(這位總統在當時做出的決策也不見容於世),這毋寧說是出於絕望的氣氛,而不是基於歷史性的思考。

我知道和越戰相比,美國在伊拉克的死亡人數遠低了好幾倍,而且對傷亡產生的反感,成了後工業化民主制度社會低出生率的一個特點。可是我也知道,當我和其他人支持解放伊拉克的戰爭時,我們永遠無法完全或精確地盤算這筆必須支付的代價有多大。當然,值得探討的是,這場戰爭裡,高額的人力成本並不是入侵的結果,而是粗心大意的結果;是隨之而來的軍事占領所表現的粗心大意。但是你也大可說,這樣的疏忽至少不完全是來自最初推翻政治制度時的傲慢。

此外,從軍去打仗時,你便是將信心暗暗託付給那些能完成任務的人。因此,對品格的判斷是必要的。何況各個事件也已經顯示,在這方面支持者錯得離譜。

從更深一層來看,就生命的諸多失意而言,困住你的是現有的現實,而不是可能發生但未發生的事。在所有的歷史重要關頭上,你可以玩著逃避現實的遊戲,在其中大獲啟發,但那仍舊是一場遊戲,無法讓你完成什麼事。有意義的是你眼下身處何方:在伊拉克和阿富汗過度擴張,而同時俄國人井然有序在鄰近高加索和中亞的邊境,開始重建它們的前蘇維埃聯邦之際,還有中國人繼續趁著我們在中東消遣的時光,套句軍事術語,搖身變成未來實力相當的競爭對手。

比起2006年,不可否認的是我們今天在伊拉克的處境已經好多了。這都是小布希總統的功勞。事實證明,他勇敢明智地否決了幾乎整個華府機構的建議,大舉派兵進入伊拉克、改變戰略、撤換將領和國防部長。單就從這麼有限的意義上來看,他是足以與杜魯門相提並論的。伊拉克可以一路蹣跚更加站穩民主腳步,雖不是走向模範國家之路,但可以成為切實可行不具威脅性的一個政權,那樣一來,假以時日,可以帶動整個阿拉伯世界的自由運動。

你或許會質疑,入侵值得嗎?單純從歷史角度來看,可能是的。不過政策只關乎此時此刻;事關要不要根據近程與中程成本效益分析(Cost Benefit Analysis)採取行動。制訂政策時要完全做到長遠的歷史性思考,就會一直牽扯到大型計畫,增加風險。

最根本的問題是,伊拉克能否通過家長的考驗?你能看著雙親的眼睛,告訴他們失去子女是值得的嗎?聽起來就很可怕,在這裡數量舉足輕重,因為它涉及為了更高的利益所採取的暴力程度。假設,你必須要面對500雙家長的眼睛,有鑑於今天伊拉克的狀況,以及要是沒有推翻海珊不知道事態如何,那麼答案很可能是「值得」。但是,看到超過4000人,數量還在累積的狀況,未來數年的答案仍然會是「不值得」。逃避現實至多也僅止於此。

相關書摘 ▶《重回馬可孛羅的世界》:季辛吉在越戰有下流失算,但撤回50萬大軍並非易事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重回馬可孛羅的世界:戰爭、策略與二十一世紀的歐亞大陸新變局》,馬可孛羅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羅柏・卡普蘭(Robert D. Kaplan)
譯者:王約

在歐盟各國日益弱化消失、亞洲各國經濟快速崛起的當下
世界將重回歐亞大陸一統無邊界的「馬可孛羅世界」!

全球百大思想家、國際權威級地緣政治專家,《西進的帝國》《歐洲暗影》《世界的盡頭》《地理的復仇》《南中國海》等書作者,羅柏・卡普蘭2018年最新著作,精準預言21世紀世界全新局勢

20世紀初,英國地理學家麥金德(Halford Mackinder)曾提出所謂「世界島」(World-Island)理論,他預言未來的世界將分為兩塊區域,一塊是由歐、亞、非等大陸所組成,是全球陸地最大、人口最多、重要性最高的陸塊,稱之為「世界島」;在其周圍的是相對孤立的陸塊,包含美洲、澳洲、菲律賓、印尼、日本和不列顛群島等等。在當時麥金德就曾呼籲世人不應將歐亞非分割來看待,而如今他的理論已在21世紀實現。

13世紀時的威尼斯商人馬可孛羅曾走過絲路,他看到的絲路是一條複雜、凶險、混亂、國家與民族界線不明、看似一統卻又充滿分歧的世界,而這恰足以定義當今歐亞大陸的形勢。本書作者認為新時代的關鍵不是在海上,也不是在解構了的西方,而是在這片廣大古老無邊際的歐亞大陸上,這塊馬可孛羅曾走過的世界。

重回馬可孛羅的世界
Photo Credit:馬可孛羅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