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解長輩的獨食憂鬱:吃飽是每天的心願,吃得開心卻是難以奢求的願望

化解長輩的獨食憂鬱:吃飽是每天的心願,吃得開心卻是難以奢求的願望
Photo Credit: 本文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獨居弱勢的長輩們卻在很早以前,就開啟這段次文化了,每一位獨居長輩的「獨食」年資甚至一個比一個還深。由衛生福利部統計處,剛於今年9月發表的《106年老人狀況調查》數據顯示,65歲以上的老年人口中,有9%的獨居人口,意即10位長輩之中就有一位,一年365天中,三餐都是一個人吃、一個人度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

「你能夠忍受......一個人吃飯嗎?」

近日在臉書上常常會看到《一個人吃飯等級表》諸如此類的圖文遊戲,讓民眾可以回想你平常最多能忍受一個人吃飯到什麼程度,從最簡單的:一個人在便利商店吃飯、一個人在居酒屋喝酒,到有點困難的:一個人前往連鎖餐廳預約等,以檢測「你所可以忍受的最高孤獨程度」為多少?

有些人檢測完分享自己可以到最高級,即使離群索居也毫無障礙;卻也有人想到只能自己喝酒,就覺得難以忍受。「一個人吃飯」又稱為「獨食」,隨著人們工作及生活型態的改變,工作繁忙、單身晚婚及「生活需要擁有更多個人空間」意識興起等因素,「獨食」在年輕世代間,漸漸像是次文化般的擴散開來,在許多人每日生活中顯露,有默契地認為這是一種「常見的」社會行為。

但是,你知道嗎?獨居弱勢的長輩們卻在很早以前,就開啟這段次文化了,每一位獨居長輩的「獨食」年資甚至一個比一個還深。由衛生福利部統計處,剛於今年9月發表的《106年老人狀況調查》數據顯示,65歲以上的老年人口中,有9%的獨居人口,意即10位長輩之中就有一位,一年365天中,三餐都是一個人吃、一個人度過。

「需要幫助的長輩愈來愈多,社會資源卻沒相對增加,甚至愈來愈少。」由於企業預期收益下降及薪資凍漲等因素,連帶影響社會大眾捐款意願,但弱勢長輩餐食卻一直是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長期關注的議題,今年(2018年)10月起與7-ELEVEN以「好好吃飯、化解獨食憂鬱」主題展開「把愛找回來」第四季公益募款,號召大家發揮愛心,隨手捐零錢,共同度過勸募寒冬,讓弱勢長輩們都能獲得溫飽。

難以邁開步伐的獨食路

80幾歲、居住在台中郊區的江阿嬤,喪偶獨居,自己扶養3個兒子長大。10幾年前,其中兩個兒子因故相繼離開,另一個兒子另外成家,雖住在鄰近,偶爾會來探望母親,然而,大部分時間,都是江阿嬤一個人面對寂靜的房子。

「是啊,但是日子還是要自己過啊!」回想起4年前,因為兒子工作間不慎跌倒,使雙腿膝蓋骨折需開刀,家境困難,不曾買保險的江阿嬤,細說著那時候背負了10幾萬的手術費用,為了還錢,每天醒來就是出門做資源回收,撿到中午再慢慢走回家。

02
Photo Credit: 本文作者提供

江阿嬤淺淺地笑著說著那時候的生活,聽起來卻是愁苦的。她說,厝邊隔壁偶爾會給她一些菜可以料理、準備餐食,接著她說:「回到家裡,有時候不餓就會先睏一下,睏飽再起來煮。」若講到要再料理餐食果腹,雙膝漸漸退化的江阿嬤說了兩句話之後沈默不語。

衛生福利部近期發佈《列冊所需關懷的獨居老人人數》顯示,全臺灣有4萬4901位獨居長輩經濟困窘、被列為低收入戶,每天只能勉強溫飽。加上生理退化或慢性病逐漸找上門,使許多獨居弱勢長輩受限於身體狀況而難以備餐。像是患有高血壓、飲食需少油及少鹽的長輩,吃的食物需要控制;罹患失智等身心疾患或肢體關節退化的長輩,即使在自己家中,從客廳前往廚房的瓦斯爐燒開水僅僅10步的距離,都難以邁開步伐。

在老舊爐具的陪伴下,江阿嬤每天都是獨自備餐與料理、獨自開動,用餐後,再獨自洗淨餐盤,每天反覆進行。那個從前家人一起吃飯的情景,已漸漸不復存在於江阿嬤的回憶之中。

原本想像,獨居弱勢長輩的「獨食」畫面,可能跟你我在家中吃飯的情景差不多,不過,他們因為獨自吃飯所感受的清冷感,長期累積、所衍生的「憂鬱感」,卻是相當地可觀,江阿嬤就像是這些急需關懷的獨居弱勢長者,她的生活真實地呈現出社會角落間的縮影。

日本農林水產省於今年5月發布《食育白皮書》,當中指出一人吃飯的獨食(日本稱孤食)現象於近5年來成長5%,並大幅提高身心健康的風險;例如:慢性病、人群疏離、甚至是憂鬱症狀──對於高齡獨食者來說,得憂鬱症機率更提高達2.7倍。相較於獨自一個人吃飯,能與他人一起吃飯,意即「共食」頻率愈高的人,食慾、營養,甚至心理的健康狀況都會更好。

有鑑於此,發佈《食育白皮書》的同時,日本積極開展多樣化的共食計畫,盡可能減少民眾「獨食」的機會,鼓勵民間單位成立「孩童食堂」、「公司食堂」,更針對高齡長者,成立「高齡食堂」,重視營養均衡、人際互動。在食堂中也可以增加對食物的認識、對營養的重視,並讓長者更關注自己的身心狀況和人際關係。

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與一粒麥子社福基金會,藉由長期提供共餐服務的經驗中發現,在接受共餐的長輩之中,有9成以上的人都認同「有伴一起吃飯」是非常開心的事情,認為可以創造大家互動聊天、可以吃得更開心,以及可以在規律的時間吃飯、會吃得營養均衡,但也因為家庭組成結構變化,獨居的高齡者增加,形成了「不得不一個人吃飯」的現況。

「溫飽」對獨居弱勢長輩而言,是每天最重要的生活重心,過去我們多半關注他們關於「吃」最急迫性的問題──「吃飽」,但卻鮮少提出進一步更需要關注的議題──「吃得開心」,能吃飽,是他們每天的心願;但要吃得好,卻是難以奢求的願望。

獨食憂鬱漩渦,淹沒了她的生命動力

72歲的黃奶奶難以想像,在華明社區關懷據點尚未成立以前,自己是如何度過的。

她回想那一年,丈夫剛過世,令她悲傷過度。她身體虛弱、病痛纏身,腰椎、手肘、膝蓋等處因長年的酸痛引發更劇烈的疼痛;她育有三子,其中一子在外成家,另外兩個孩子住在家中,但因忙於工作,母子間的對話常常只停留在問候,甚至連見面的機會都沒有......

「我兒子跟我也沒什麼講話,回到家吃飽飯就躺著,那時候我很傷心,只能跟別人講:我想欲跟他(丈夫)去......」忍不住疼痛的她時常到醫院及診所間報到,然而醫生開立的藥方與治療都不見改善的成效,因此只能改以注射止痛針,黃奶奶回想:「那時候身上沒有一個地方不打針的!甚至打到指頭裡......我整個人腫的像饅頭!」奶奶用手捏著臉頰,鼓起臉用力的形容那時候的自己。

03
Photo Credit: 本文作者提供

訪談間,她仍止不住當時難過的情感,頻頻啜泣。我們無法想像失去最愛的人之後,還需承受身體及治療帶來生理疼痛的痛楚,在身心負擔極大的情況下自己料理三餐,餐食多為白粥及電鍋可以烹調的簡單料理,單調且缺乏營養。然後每一日、每一餐獨自面對一付碗筷,和寥寥幾樣家常菜的餐桌,深陷於難以自拔的憂鬱感之中。我們僅能想像,當時的她漸漸失去對生命動力的模樣。

因為共餐,黃奶奶的情緒不再受到綑綁

幸好,如同黑幕籠罩的憂鬱感,隨著時間及機會的安排,並沒有持續綑綁奶奶的心情。

「你就當作吃一頓飯,來上課兼交朋友就好,來看一看啊?」在朋友的邀請下,奶奶注意到剛成立、在鄰近的華明社區關懷據點。因為只有走路不到5分鐘的距離,黃奶奶早上起床,梳洗完畢後,徐徐地走進社區活動中心,她看見志工及社工們帶其他長輩跳舞,歌曲還不是一般緩慢的音樂,動感地讓整個中心像是學生操場般的有活力,奶奶眼光被吸引,心想:「怎麼這麼有趣,老人也可以跳這麼流行的舞?」一次又一次的參加後,慢慢地在她心中深植想持續前來的動力。

關懷據點的日常就像在小學生的教室,每天的活動固定且輕鬆,早上常常會上一堂活力的課程,像是韻律舞蹈或健康操;接著再上一堂書法或手工藝的靜態課程,然後,到11點就是黃奶奶最期待的開飯時間。據點的飯菜多由志工們負責把關,他們知道哪些長輩吃素,就會算好人數,另外備餐給他們;知道哪些長輩怕辣,就會避免加入黑胡椒或辣椒籽;知道哪些長輩牙口不好,就會盡量將瓜類川燙煮爛、或挑些蛋、豆類替代肉類,他們是這些長輩的「打菜同學」,長輩一位位排著列隊、拿著飯盒,等待盛飯,他們會注意長輩每天的食量,以了解身體狀況。

04
Photo Credit: 本文作者提供

黃奶奶很喜歡與其他長輩一起吃飯的感覺,這讓她覺得很開心,她說:「我在這裡都被說是他們的開心果捏!」比起「大姐」或「奶奶」,黃奶奶更希望被志工們稱呼「黃麻麻」,覺得這樣可以拉近距離,感到非常地開心。

黃奶奶說,因為來到社區跟大家認識相處、在據點共餐之後,她真的改變了。她現在已經不用常常到醫院「報到」,身體的發炎情形已經改善許多,甚至醫生看到她還會說:「很久沒看到你,你身體變得很好耶!」回到家之後,因為複習白天的舞蹈課程,兒子看到都會與她一起跳,頓時,親子之間的話題也多了許多。她回想,因為願意「走出家門」,參加社區據點的活動,她的生活慢慢的在黑幕之中,尋找到抽離悲傷的光芒。

我們看見,獨居長輩在社區漸漸改變,也期待能再將愛的網絡擴大、延伸。因此,自11月起,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與7-ELEVEN合作,在台北、台中、彰化、嘉義、屏東五縣市指定的48家7-ELEVEN門市,提供弱勢長輩平日或假日的取餐服務,鼓勵長輩到門市取餐後,可以在座位區與大家一起共餐、一起吃飯,幫助獨居長輩走出戶外、增加外界互動,減少獨食憂鬱。

持續的送餐服務,讓兩老重新開啟對人的信任

不過在訪談的過程中,志工大姐們也提到,是否會參加社區據點共餐,還是要看長輩的個性,「有些長輩比較保守,或是心態比較消極,即使你跟他說,他還是比較傾向留在家中。」如果他們有親近的朋友,當然就可能可以帶他走出來,不過,他們其實此刻更需要的,是能夠相互信任的關係,「因此,就不會傾向帶他們出來『共餐』,而是協助申請,更符合長輩需要的『送餐服務』。」

84歲杜阿公是老老照顧家庭(按:指老年人照顧老年人),兩人領有低收入補助。杜阿嬤因脊椎受傷前彎,目前認定為中度失能,生活無法自理需人協助;阿公則因長期營養不良,容易頭暈不適,患有心臟病、輕度帕金森氏症,會按時服藥,但一般人簡單的備餐,對阿公來說仍然吃力。

距離杜阿公家最近的市場、超市等通路,步行約1-2公里,食材取得不太方便,加上阿公的身體狀況不佳,煮飯對他來說是很大的負擔。因此,他們多用電鍋簡單準備清淡料理,長期食用白粥作為主食,阿公阿嬤兩人有普遍營養失衡的狀況。

所幸,在接受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的送餐服務後,午晚餐皆能吃到由營養師調配、中央廚房烹煮的健康便當,大大減輕杜阿伯的照顧壓力,營養也不再失調。

而阿公也逐漸打開心房。起初送餐員欲進到家中、提供服務時,阿公的防備心很強,每次送餐到定點,阿公總是拿了就轉頭關門,彼此的互動完全是「零」交集;一直到服務進入約5年後,阿公及太太開始對社工與送餐員有了信任感,訪視時,他們會熱情招呼社工,久而久之,甚至記得每一任服務過的社工名字。有活動時,阿公與太太也漸漸答應一同參與,結束後再打電話到辦公室給予回饋。過去不喜言語的阿公,現在變得愛笑,還會參加基金會其他的各式活動,豐富他們老後生活。

05
Photo Credit: 本文作者提供

雖然有許多民間團體盡力動員能量,以滿足弱勢長輩餐食問題,但和獨老潛在人口的需求數量相比,目前的資源就像杯水車薪,僅能有限幫助這龐大需求的一小部分。由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服務台中地區的數據來看,在共餐及送餐的方案規劃之中,若平均每人每餐的費用約30元到50元,一個月下來,服務的費用大多超過40萬,雖有政府固定的補助,但持續供餐的經費尚有缺口。除此之外,供膳人力短缺,沒有足夠的資源及空間能夠興建廚房也是一大問題。

「吃」是你我每天早上醒來,一定會面對到需要解決的生理需求,但是「沒辦法好好吃飯」,以及「沒有人陪伴一起吃飯」,對你我來說卻是難以想像、更遑論能夠觸及的問題。我們希望,能夠以「吃飯」作為核心,滿足長輩的最基本需要,進而攝取營養,讓身體狀況改善;能與他人建立信任關係,增加更多與外界的互動,向外獲得幸福感。不再因為獨食而感到憂鬱,能夠從「吃飯」而感到幸福。

想改變獨居長輩的生活一點都不困難。從現在開始,起身對身邊長輩展開關懷,坐下來陪伴他們一起吃飯,或者是簡單的問候,像是:「你一個人吃飯嗎?」、「我們做伙逗陣吃飯吧!」都可以。或者你也可以一同關注「獨食」議題,支持公益團體持續推動服務,解決獨居長輩的餐食困境,鼓勵長輩出門找「飯友」。12月底前,只要到附近的7-ELEVEN門市,隨手在募款箱投下零錢,將愛投注、支持公益團體,聚集社會的能量,就能讓弱勢長輩好好吃飯,化解「獨食憂鬱」。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朱家儀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