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新手段:利用川普性格弱點、緩和中美局勢

習近平新手段:利用川普性格弱點、緩和中美局勢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著「川習會」在G20峰會碰頭,中美最新形勢受全球密切注視,最新發展甚至有望雙方「暫時停戰」,而作者認為習近平明顯已弄清對手,改變戰略。本文據此接續前數篇,以不同角度加以剖析。

傳統文化告訴我們,建立真正互信十分艱難

RTS284AP
Photo Credit: Jim Young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懂得選擇相信甚麼人,可以決定一個人的命運。失信隨之而來就是猜忌、打鬥,不管是放諸個人、幫派、聯盟、國家,因此會觸發連綿不絕的衝突,同時反映建立信任是如此艱難。

在講述中國在全球面臨的「信任危機」之前,不妨回顧一些民族智慧,好讓我們更成熟地看待世事。

如果你有留意歷史改編劇集《最後的王國》(The Last Kingdom),當中不管是信仰基督教的撒克遜人(英格蘭),抑或信仰神話、薩滿教的維京人(丹麥),一旦出現爭論,他們說到最激動的時候,往往會訴諸向自己的神祇「發誓」,以保證兌現承諾和信譽,令雙方未至於斬殺對方,信任破裂伴隨著報復的來臨,可見發誓、武力是維繫信任的基石。

北歐神話中,有一戰神提爾(Tyr)被傳頌是勇氣的化身,因為他言出必行。一次提爾願意向魔狼芬里爾發誓,保證其他神祇只是想用繩索試驗他的力氣,不會永遠綁死他,於是提爾伸右手進魔狼的嘴裏,若眾神欺騙他,便可吃掉此右手報復;結果眾神不守信用綁住魔狼不放,提爾求仁得仁,右手立即被魔狼吃掉。

北歐神話的智慧告訴我們,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如此艱難,若要開始互信,除了必須夠勇氣,隨時要有所犧牲。

習近平在西班牙「誓言」重建中國市場信譽

RTS27ZLQ
Photo Credit: Curto de la Torre / Pool / Reuters / 達志影像

直至最近,習近平藉由大小場合,彷彿不斷透過講話向世界「大吐苦水」,有感歐美各國圍堵中國,把中國看成是小偷或專制霸權,都是美麗的誤會,不只一帶一路並非陷阱,之前的改革開放也沒有止步,並誓言會保障知識產權、加緊開放市場,全是為了重建「中國市場信譽」。

這些說法在習近平到訪西班牙,依然一再重提,可是,西班牙首相桑切斯還是有所保留,雙方簽訂的協議,從向中國出口伊比利(Iberian)火腿,到教育、電訊、金融均有,卻沒有包括「一帶一路」項目;作為歐盟成員,西班牙不會貿然全押注在中國身上。

借用西班牙場合,習近平連帶預告「未來五年進口10萬億美元貨品,平均每年進口約2萬億美元貨品」,如此貼心美意,呼應了美國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轉述川普的溫和態度,認為有信心稍後跟習近平會面能談成一些協議,若毫無進展才作下一步關稅行動。

半個月之內,習近平的處事手腕彷如脫胎換骨,之前對川普愛理不理,甚至有意叫美國委託代表談判,繞過川普,可是現在呢?他趕在「川習會」前奏跟川普建立互信,更為了讓川普談得高興,不打算簡單借G20峰會摸底,而是特意以「共聚晚餐」的形式,重新表示尊重川普,有誠意建立私交,「萬事有商量」,不久前甚至提出「暫時停戰,換取更長時間協商」。這是習清醒過來,看清對手之後的新嘗試。

川普畢生渴求得到重視,性情一點沒變

RTS2842P
Photo Credit: Jim Young / Reuters / 達志影像

川普是個不斷在「交情」與「利益」之間盤算、榮譽感相當強的人,確立交情代表他本人受到重視,他畢生渴求這種感覺,最好是眾星都圍繞著他。

1987年有一件交情勝過利益的事,能反映川普的性情。川普在籌劃興建極有象徵意義的「Trump Tower」時,範圍「有可能」會觸及另一位朋友李奧納多.坎德(Leonard Kandell)的土地,那麼,川普便需要令對方出讓地役權。

當時律師羅斯(George H. Ross)認識雙方,他明知李奧納多有意免費出讓,卻用了試探的方式,向川普索價高達250萬美元,川普雖然認為價錢高得不合理,但礙於羅斯出面,加上看在朋友李奧納多份上,便無奈答應全數支付。很快,川普終於知道李奧納多其實願意不收分毫,讓出地役權;另一邊,李亦知道他竟接受高價,赫然發現雙方情意,從此建立了親密友誼。及後,李奧納多邀請川普擔當地契看守人,迅速談出結果,李慷慨分出相關租金15%歸他所有。

羅斯回憶種種往事時提及

「許多談判者認為他們必須承諾才能說服對方,但實際上,一開口就做出承諾並非上策。建立關係、找到共同點,讓對方相信他所往來的對象具備端正的品格,才是說服的起點。⋯⋯⋯由於人性在交易中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因此,川普的談判通常會從跟對方聊天、了解對方重視什麼事情開始。」

其實,羅斯間接揣摩出川普的性格弱點,別人有、他也有。川普討厭任何人不把他當作一回事,即使是妻子也不例外,有次伊凡娜為生意舉行慶祝會,川普到場後感到惱怒。因為他發現出席者只圍著伊凡娜打轉,他成了無關緊要的配角,一些在場人士都目睹川普的躁動不安,並流露討厭妻子的神態,感覺是她在呼風喚雨,而不是自己。川普憎恨這種感覺,他要成為眾人的中心點。言下之意,川普懂得哄別人開心,別人也可以利用這點,哄川普開心。

上述性情,同時反映在川普處理沙烏地阿拉伯謀殺案,當美國中情局(CIA)表示沙烏地阿拉伯王儲穆罕默德(Mohammed bin Salman)有可能參與殺害記者卡舒吉,這是美國上下感到震怒的軒然大波。但是,川普不想失去兼有交情與利益的王儲,只要求涉事人員負責,不追加聲討他,不想摧毀沙烏地阿拉伯王儲對自己的交情,乃至昭然若揭宣告事情得到私了—油價:

「油價愈來愈低。太好了!⋯⋯感謝沙烏地阿拉伯,但可以再跌多些。」

他看待習近平也不例外。

誠如筆者在〈川普「變色龍」談判術:設陷阱引中國入局、別錯判美國選舉〉交代,川普很早有意跟習近平建立私交,方便日後處理棘手問題,怎料,習近平一直不以為然,缺乏誠意。隨後,他說跟習近平或不再是朋友,各種強硬手段紛紛擺上檯面,直至不久之前「川習會」將至,他在白宮受訪才改稱相信習近平尊重他。川普幾十年的性情,不管是處理商業或外交談判,真的一點沒變;這一小段日子,習近平敏銳地改變戰略,順從了他的性情。

不必過分詮釋那篇「義和團反帝愛國」文章

RTS27VUY
Photo Credit: Sergio Perez / Reuters / 達志影像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