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聖靈戰士》:夢中聽見「神諭」要我走,不久後全村就被屠殺

《尋找聖靈戰士》:夢中聽見「神諭」要我走,不久後全村就被屠殺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莫若干教徒而言,不論聖像、教士、教堂建築、十字架、聖母,或者瘦骨嶙峋的聖人,都沒有文字值得尊崇。唯有經由文字,才能獲致靈奶和聖靈,文字是上帝的表現形式。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菲利普・馬斯登(Philip Marsden)

莫若干教派

四年前,我開始尋找意謂「喝靈奶者」的莫若干教派。當時,我正在亞美尼亞高地的小鎮迪利疆(Dilijan)的陰暗市集裡。人潮中有一小群金髮、高顴的女人在賣番茄。「我們是莫若干教徒,」她們說:「祖籍在唐姆波夫地區,被強行遷來這裡。」

「什麼時候的事?」

「150年前,沙皇尼可拉一世幹的。」

她們簡略提到那導致流放生涯的宗教信仰―—強烈反對教士制度、按〈舊約・利未記〉的飲食律法設立商店,以及對早期基督教的認同。我們談了好一會兒,離開時,對於他們的熱情、潛藏的宗教承諾,以及她們塞進我口袋的血紅色番茄,我的心裡充滿了激動。

一年後,我在英國索美塞特郡的舊書店,碰巧翻到《俄國城鎮的朝聖客:美國的聖靈基督教跳躍者群體》(The Pilgrims of Russian Town: The Community of SpiritualChristian Jumpers in America)。書架上擺滿各種打獵記述、雄鹿知識以及泛黃的恐怖小說,而這本書在書堆中散發出的光芒,卻完全無法和迪利疆市集中的婦女連結起來。該書卷首有一幅托爾斯泰的照片,手上拿著帽子,圖說是「聖靈基督教教徒的長者。」書中的章節都和莫若干教徒有關,例如「莫若干傳統」、「莫若干家庭」、「追尋永恆的莫若干教義。」原來,聖靈基督教跳躍者就是莫若干教徒。

我花了五英鎊買下那本書。

書中有多種理論,解釋莫若干教徒為何是「喝靈奶者」。其中以他們自己的理論最令人信服,該說法以〈彼得前書〉的片段為本:

就要愛慕那純淨的靈奶,像才生的嬰孩愛慕奶一樣,叫你們因此漸長……

對莫若干教徒而言,不論聖像、教士、教堂建築、十字架、聖母,或者瘦骨嶙峋的聖人,都沒有文字值得尊崇。唯有經由文字,才能獲致靈奶和聖靈,文字是上帝的表現形式。和諾斯底教徒(Gnostics)一樣,莫若干教徒認為,只有一部分教徒命中注定可以感知聖靈,這群被上帝選中的人即成為「小基督」,其他教徒在聚會所必須向他們行最敬禮。

雖然莫若干教徒的發展根源,和杜霍波爾教徒極為相似,但莫若干教徒對文字的重視,和杜霍波爾不立文字極不相同。在人數上,莫若干教徒遠超過杜霍波爾教徒,19世紀,他們成為俄國異議分子的主流,總數超過100萬人。他們的某個支派起於1820年代,遵循農民波波夫(Popov)的教義,將財物及各項資源合併,首次創造了「共產者」(Communists)這個名詞。另一支派則在1833年集體經歷了「偉大的聖靈滿盈」,在證道後感受到人間至喜,因而跳躍不已,該支派後來即被稱為「跳躍者」(The Jumpers)。

1865年,一本以《莫若干:信仰聖靈基督教教義的宗教團體》(The Confessionof Faith of the Spiritual Christians Called Molokanye)為名的小冊子在日內瓦出版了,內文由莫若干教徒自行撰寫,發展源頭追溯至「恐怖者伊凡」(Ivan the Terrible)統治時期。當時,莫斯科瀰漫著對外國的仇視及千禧年的迷信,俄國宮廷中的英國醫師,令莫斯科居民感到恐怖至極,一見到他即忙不迭關上門,許多人甚至將他視為反對基督者。一名來自異議分子最多的地區唐姆波夫的商人,前去拜訪這位醫師,一番長談後,獲知了當時大多數俄國非聖職者所不知道的東西――《聖經》。

後來,唐姆波夫商人把這個秘密告知地主瑪特維・塞米雍諾維奇・巴西金Matvei Semyonovich Bashkin),巴西金即刻從中看清,教會如何利用上帝的話語矇騙信徒。於是他開始奉行基督教義中比較清晰者,只參加山頂佈道(Sermon on the Mount),並且釋放農奴,不懼一切傳播福音。雖然他後來因此被逮捕,飽經折磨,在肢刑台上遭凌遲,但他揭示的天啟卻在唐姆波夫的肥沃土地上生根,並於200年後的莫若干教派發揚光大。

和杜霍波爾教派一樣,俄國宮廷及東正教教會也無法忍受莫若干教派的威脅,於是以當時最常見的方式,將教徒流放到帝國最偏遠荒蕪的地區。部分教徒甚至被鐵鍊鎖住,穿越冰原,被送達遙遠的北方,隨行者包括一個坐雪橇的教士,只要有人親吻他胸前的十字架,便可被釋放,然而莫若干教徒卻寧死不從。有些人被放逐到南方最熱、最艱苦的外高加索地區如亞美尼亞、喬治亞等地,其中有人(包括提摩非的祖先)到達亞塞拜然,過著孤立的團體生活,避免和周圍異族來往。然而,和同地區的杜霍波爾教徒一樣,他們也領悟到,這種孤立的生活,和盲目的愛國心與戰爭沒有分別。於是他們動身北遷,返回俄國。

神蹟顯現者

和莫若干教徒相處的第一晚,我們在戶外長桌一起用餐。茂盛的胡桃樹有如淡綠色天篷,高張在眾人上方。提摩非坐在長桌一端,抬著下巴,有著大主教般的氣質。他的妻子、三名兒子與媳婦,以及孫子們,依長幼圍桌而坐。此外,還有一名貌似使徒的男子米開爾(Mikhail)。

我詢問提摩非為何離開亞塞拜然。他坐在凳子上,身體後倚,全桌的人都靜待他說話。他的眉宇間閃過一絲陰翳。「那是1987年的事,當時我們住在蘇姆蓋特(Sumgait)。」

米開爾接著說道:「有一天晚上,他在夢中聽到一個聲音,要他帶領同胞離開。」

「那是神諭。」

「於是你們即刻遷離?」

「對!」他停頓了一下:「我們離開之後,大屠殺開始了。我們越過崎嶇的山區,隨身帶著行囊,一到達此地就決定定居下來,當時正逢雨季。」

「雨水沖走我們的房子。」米開爾說。

「於是我們開始禱告,雨也停了。」

「後來又碰上乾旱,我們只好禱告雨水再度來臨。」

提摩非和米開爾繼續說出一連串奇蹟,根據神學的邏輯,把祈禱視為具有像地心引力般的真實性;在亞塞拜然那段痛苦的日子裡,聖母瑪麗亞的雕像經常發出一道金光;如果在安息日做出不符教義之事,例如挖墳或工作,共產黨的各種器械便會故障。他們的行為以〈馬太福音〉第3章11至12節、〈歌羅西書〉第3章第14節、〈路加福音〉第14章第27節、〈羅馬人書〉第8章第16節等為依歸,那些聖經教義的作用,無異於艦橋對船隻的作用。

「你們跳躍嗎?」我問他們。

「跳躍?」提摩非搖頭:「不!」

「跳躍者不是真正的莫若干教徒。」米開爾說。

「他們宣稱大衛王也跳躍過。」

「哪裡記載了這件事?」

「沒有文字記載。」

「我也聽說基督跳躍過。」

他們兩人熱烈地討論著跳躍者,以及他們不正確的行為。我問起庫茲瑪・阿列塞維奇(Kuzma Alekseyevich)。

「庫茲瑪?你怎麼知道的?」

庫茲瑪是莫若干教派中的奇蹟人士。我在莫斯科時,聽過一些他的事蹟。

「他出身自我們的村子。」提摩非驕傲地回答。他說了不少庫茲瑪的故事,那些故事都已成為莫若干神話的重要部分。

「庫茲瑪過去在羅斯托夫傳教,法利賽派教徒(Pharisees)企圖殺害他,朝他開槍,然而子彈一到他身邊就四散而去,即使靠近他身子射擊也沒有用。他們將他上了手銬腳鐐,開車令他以手及膝蓋拖行,一路到了亞塞拜然。雖然到達山區時,他的足踝及手腕已皮肉盡去,但他仍然活著。他們又把他帶到一處陡坡,庫茲瑪開始禱告,路面的高度於是變得相同。哥薩克警衛一看,心生恐懼,就把他帶往監獄。前後三天,他們守在囚室外面,庫茲瑪則不斷禱告。他十分虔誠地禱告著,以致警衛都未發現他已經能走了,而且離開了囚室,到山上向莫若干村民傳道。三天後,莫若干教徒前往監獄對哥薩克人說:『你在看守誰?』警衛說:『一個壞人!』『他是誰?』哥薩克人回答:『庫茲瑪。』莫若干教徒便嘲笑警衛:『他正在山上傳教呢!』於是哥薩克人跑上山去,到達山頂時,庫茲瑪已經不見了。每次他們想要逮捕他,他就像彩虹般消失無蹤,這就是庫茲瑪的事蹟。」

米開爾又說:「我祖母說,出發旅行之前,大家都會去找庫茲瑪,請他看看是否一路平安。他總是說:『走到第一座橋時,你會見到一個韃靼人騎馬走來,你可以向他揮手致意,他是個好韃靼人。而在第二座橋遇到的韃靼人則是壞人,你必須快速躲到大石頭後面。』」

「庫茲瑪了解所有的石頭。」

「他懂許多事。」

「他曾準確預測過地震。」

「如果村裡有火災,村人會去找他幫忙。他會到聚會所去,四處走動,不斷禱告,火焰也就跟著越來越小。他會繼續禱告,直到餘煙都已熄滅。」

提摩非說:「當然,他不是唯一的一位。」

「許多人都有這種靈力。」

「我看過卓別林的一部電影,他能用單手抓住一匹馬。」

「他必然有相同的法力。」

「他有,米開爾,他當然有。」

相關書摘 ▶《尋找聖靈戰士》:被禁酒令害死的俄國人,和死在阿富汗戰場的軍官差不多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尋找聖靈戰士:俄羅斯傳統東正教倖存史》,馬可孛羅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菲利普・馬斯登(Philip Marsden)
譯者:鄭明華

在莫斯科,本書作者菲利普・馬斯登遇上了一個正在閱讀高加索地區地圖的男人。他是一名杜霍波爾教友,一名「聖靈戰士」,俄國傳統東正教的倖存者。在被迫害的年代裡,大文豪托爾斯泰、凱薩琳大帝都曾伸出援手過。

這人啟始了馬斯登到一個奇異而模稜兩可的世界旅行的開端──在那個世界裡,沒有任何事足以和對宗教的堅定相提並論,在那兒,奇蹟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也是那兒,惡劣的高加索山脈取代了俄國的大草原。

在一個被共產主義蹂躪的國度裡旅行,馬斯登尋找與前布爾什維克過往有關聯的人。在外界所不了解的俄國村莊,他遇見了勇敢但被這個世紀的風暴所困惑的男男女女,他也和亞茲迪總教長、流浪的醫生普希金,被放逐的喬治亞王子等各式各樣的人物面談。

他以如神仙故事般美麗的頓河南岸大草原景致,以及各種小人物的故事為背景,以開放而沒有偏見的心胸,用一種詩般的語言,流暢的行文,帶領讀者進入一個迷人的古老世界。

尋找聖靈戰士
Photo Credit:馬可孛羅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人文』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