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椅族進得了操場跑道嗎?一位身障大學生的感慨

輪椅族進得了操場跑道嗎?一位身障大學生的感慨
Photo Credit: 筆者攝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許多運動場或學校操場,以安全之名立著「禁止輪椅或各種輪具進入」的告示牌,讓身障輪椅族無法享有運動的基本權利。這篇將討論:學校是否可以用安全性及校隊使用之名,禁止輪椅進入操場?作為身心障礙學生爭取權益之管道的「特殊教育推行委員會」,目前也有幾個運作缺失。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蔡雅琄

12月3日是國際身心障礙者日,即便現在是個強調公平正義的時代,也是我國《身心障礙者人權公約施行法》生效的紀念日,仍舊有一群人無法在操場上享有完整的運動權,覺得訝異嗎?各位不妨觀察身邊的運動場或是學校操場,是否立著「禁止輪椅或各種輪具進入」的告示牌。

而一位身心障礙大學生該如何爭取權益呢?其實大學裡有一個「特殊教育推行委員會」,這是教育部為了推動特殊教育學生之學習輔導等事宜,規定大專院校應成立的單位(見《特殊教育法》第四十五條第二項)。身心障礙大學生要反映學校相關事宜,常需透過此委員會機制,而筆者想討論此溝通機制目前實務上的問題。

筆者是一位台南大學的學生,在2016年11月6日跟朋友在操場活動時,被警衛制止並請我離開操場跑道,並開始了一連串與校方的溝通。然而卻只得到了許多讓人無言的回應,例如:

一定要在操場運動嗎,難道沒有其他運動地點嗎?有沒有哪個時段比較常來運動,我們可以改採登記制?可不可以晚上再來操場?可以在操場中間處運動嗎?我們是為了安全,怕你被別人撞到?如果開放你一個輪椅進操場,就會有更多輪椅族也會進入操場;你可以接受在操場上看到很多輪椅族嗎?其他運動的民眾應該無法接受。

最終只得到校內「特殊教育推行委員會」的決議:請體育室將「田徑場開放使用辦法」提行政會議討論,輪椅族的部分則由需要使用的人向體育室提出「專案申請」,經過相關單位審核通過後使用。筆者學校之「田徑場地管理及使用要點」已於今年6月在行政會議修正通過,且依然是禁止各種輪具進入。

歷經長時間的溝通過程,筆者不禁開始思考作為一位身障者在大學裡,我應該如何去爭取權益?因此看見「特殊教育推行委員會」目前的運作缺失。

2009年在汐止就曾經發生相關事件,當時「臺北縣汐止市立綜合運動場管理要點」的第十二條規定:「本場地嚴禁下列各項規定進入場內:(一)本場地嚴禁汽、機車、自行車、輪椅及娃娃車進入」。經內政部回函提及「嚴禁輪椅進入」之規定,顯已違反《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第16條第2項規定,令汐止市公所限期改善」,因此修正過後的要點為「場內禁止任何車輛、溜冰鞋等進入」。

然而即便有此先例,台南大學校方至今仍不願意修正「禁止各種輪具進入」之規定,雖可開放筆者進入操場,卻不願意開放給其他的輪椅使用者,此種以專案申請的方式,即使筆者能夠進入操場,但這種享有「特權」的歧視感實在是非常不舒服,更不願漠視其他輪椅使用者的運動權。

而從以上修正過後之規定,或許會有人認為輪椅也是車輛呀!筆者與學校溝通過程中,的確就曾出現這樣的言論,但事實上車輛在《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中第三條的定義為:「指非依軌道電力架設,而以原動機行駛之汽車(包括機車)、慢車及其他行駛於道路之動力車輛」,輪椅並不屬於車輛的範圍內。沒想到在國小和國中被同儕說過「把輪椅當作車」的玩笑話後,如今竟然在大學時又再次聽到。

以下筆者將討論:(1)學校是否可以用安全性及校隊使用之名,禁止輪椅進入操場?(2)學校相關單位是否有權力禁止輪椅族使用大學操場?(3)作為身心障礙學生爭取權益之管道的「特殊教育推行委員會」,目前有幾個運作缺失。

未命名
Photo Credit: 筆者攝

首先,不可否認學校操場應適時給予學校校隊使用,因為這是他們的練習場所,也是他們的戶外教室,然而輪椅族、一般民眾與校隊是否能同時使用操場空間?難道一定得排除輪椅族才能讓校隊與一般民眾使用的更安全、舒服?例如筆者與本校溝通時,學校立場認為即便現在已設有勿佔用第一至第三跑道之告示牌,以供校隊練習使用,卻有許多人不遵守規範。但校方對於運動場的使用思維,應是教育普遍使用操場的一般民眾,而非特別限於輪椅族。倘若只限制輪椅族,不免讓人聯想校方僅是挑軟柿子吃而去設限。民眾使用操場的素質差,卻得讓輪椅族去承擔占用操場跑道、占用校隊選手練習空間之罪名,實在不合邏輯。

其次,輪椅族在操場上運動,是否會讓校隊和一般民眾為了要閃避輪椅族,而增加使用的危險性?試問各位去操場的運動經驗,是否每一個人都是以較快的速度跑步?想必有許多人是以慢跑或快走居多。如果因為輪椅族在操場上的運動速度太慢,那是否操場該限制的不是輪椅族,而是每一位跑得太慢的民眾?而跑步速度如果快到無法閃躲輪椅族,又希望建立一個「安全的」跑步環境,那改用跑步機應該才是較安全的選擇?

根據《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第十六條提及的:「公共設施場所營運者,不得使身心障礙者無法公平使用設施、設備或享有權利」,設牌禁止輪椅使用者進入操場跑道,顯已明顯違法。

回想起筆者高中時,曾在校內運動會的大隊接力擔任最後一棒,很感謝當時學校、導師、體育老師以及同學的鼓勵,當時的情景感動了在場的許多人,自己也因為能和一般同學一起參與運動會而備受鼓舞,因而從未想過原來輪椅族在操場上運動,是許多地方所禁止的行為。當時若知道有這些規定,發現輪椅使用者進操場是「占用一般人的跑道」,我可能根本不會跟大家一同參加如此有意義的團隊活動。

而依照《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公共設施不得使身障者無法公平使用設施。然而觀察現今許多公共設施,由於無障礙設施的不足,讓身障者無法進入,現在卻連理應可以讓身障者使用的操場,也限制著輪椅族的進入。

筆者3
Photo Credit: 國立台南女中網路相簿_20111223校慶運動會)

回到身障者之運動權,我國每年都會舉辦全國性的身心障礙者運動會,並且代表台灣到世界參加奧運比賽,並時常有為國爭光的佳績。但如果僅止於每年給予身障者辦理身心障礙者運動會的舞台,卻在平時忽略身障者的運動權益,是否對於身障者而言,此舉只是一種形式上的體面?

建議大家如果看到身邊有類似的告示牌,不妨挺身捍衛輪椅使用者之權益,運用一人一信寫信到教育部或是該運動場管理者、校方等,還給輪椅使用者應有的運動權利。而針對操場跑道之管理者,在修改操場使用條例之餘,或許試著以柔性的告示牌,呼籲民眾注意跑步安全、校隊練習時勿佔用校隊練習之跑道。畢竟優質的運動素養人人有責,而不是只禁止輪椅使用者進入操場。


而關於特殊教育推行委員會的缺失,根據《大專校院特殊教育推行委員會組成與運作方式參考原則》第四條,「本會必要時,得邀請專家學者或民間團體出席指導,或請相關系(科)、所、學生或家長列席說明」。所謂「必要時」於條文上定義不明,以致於筆者曾多次要求希望列席之需求,校方卻回應無法列席參與。

此外,該法在身心障礙學生代表人數並未明定人數或比例,而以本校設置要點為例,委員設置共有11人,身心障礙學生和家長代表卻只有各一人,其餘為副校長、特殊教育中心主任、教務長、學務長、總務長、系所主管代表二人、教師代表二人。筆者認為,作為討論身心障礙學生權益的會議,身心障礙學生代表人數明顯不足。

究竟大專院校的身心障礙同學,要反映身心障礙權益的相關事項時,得透過何種方式才能直接與學校進行溝通與反映?更別說此多數學校不願公開會議內容,而且更不讓權益受損者列席表達意見,這在民主時代,難道不是另一種黑箱會議嗎?

建議教育部應修改《大專校院特殊教育推行委員會組成與運作方式參考原則》第四條,「必要時」反映相關權益之同學可列席說明;且身心障礙代表人數應規定一定比例,甚至於學校每一身障類別之同學皆有代表席次,方能更清楚瞭解每一種障礙類別學生的需求,較能以身心障礙學生之角度考量,更能符合特殊教育推行委員會運作的意義。

最後回到大學校園裡身障者的公民權,我們總是看到許多學校標榜「校園無障礙」、「建立友善校園」,然而即便連台南大學這個擁有特殊教育學系的大學,理應更重視身心障礙學生的需求,校方對於身障同學應更加友善,然而最讓人感到失望的是連「軟體」也如此不友善。「友善」不僅是硬體上的無障礙,而是校方是否有認真思考身心障礙學生的真實需求?

身障者需要的其實很簡單,只是想要一個平等而適宜的空間;硬體的不完善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人與人彼此的不友善對待。如果連最基本的公共空間都要拒絕輪椅使用者,那身障者如何能期待這個社會對身心障礙者是友善的?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