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汽車、砸店家、丟煙霧彈,法國第3波「黃背心」抗議上百人受傷

燒汽車、砸店家、丟煙霧彈,法國第3波「黃背心」抗議上百人受傷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於暴力事件可能模糊焦點,和平抗議者認為:「透過暴力表達出來的憤怒,也是一種社會暴力造成的後果,有些人感覺自己受到羞辱、日子過得入不敷出、耶誕節沒錢送禮物給孩子們,這些也是暴力。」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法國黃背心運動12月1日第3度在全國進行,警方1日清晨集結在主戰場巴黎香榭麗舍大道,但焚燒汽車、砸毀店家玻璃、丟擲煙霧彈等暴力事件仍在周圍接二連三發生,比前2波抗議更激烈,截至1日午夜為止,抗議運動已導致上百人受傷,巴黎約280人被捕。

法國「黃背心」運動抗議政府於明年元旦起調漲汽油稅及柴油稅。《中央社》報導,《法國新聞電台》(Franceinfo)報導,歐盟(EU)的汽油價格平均每公升1.4歐元,柴油每公升1.38歐元,而法國每公升汽油1.54歐元,柴油每公升1.51歐元,法國在歐洲本來就屬於油價偏高的國家,但近期,法國交通部更打算調漲汽油稅每公升0.04歐元、柴油稅0.07歐元。

(中央社)群眾不滿購買力未提升卻要加稅,於11月17日發起首波全國串聯抗議和封路行動,統一穿上螢光黃背心作為識別。

「黃背心」的訴求獲得多數民意支持,第2波運動於11月24日在巴黎進行,但活動變調,香榭麗舍大道一片混亂。

第3波抗議行動原訂1日下午於香榭大道再度集結,但一早8時就已有人在凱旋門周圍聚集並投擲爆裂物及煙霧彈,有記者及警員在混亂中受傷,警方試圖驅散暴力分子,並很快封鎖這片區域。

部分群眾在凱旋門外部塗鴉,內部擺設也遭闖入毀損,國家古蹟中心(CMN)因此宣布凱旋門2日暫停開放一天。

為避免再度出現11月24日的混亂情況,警方動員人力從上週的3000人增加到今天的5000人,香榭大道、總統府艾里賽宮(Elysee)、總理府周邊自清晨就開始管制交通,且無論是「黃背心」或一般觀光客,要進入香榭大道都須檢查證件及隨身行李。

香榭大道兩側絕大多數商店擔心櫥窗或露天咖啡座蒙受與上週一樣的損失,寧可歇業一天,還用大片木板把門面封住,以防被砸。

警方在香榭大道嚴加防範,但暴力分子轉往周圍的克雷貝大道(Ave Kleber)、佛希大道(Ave Foch)等幹道,仍有一些汽車遭焚燒、銀行及商店玻璃門被敲碎。

國務秘書努涅斯(Laurent Nunez)說,估計現場約有3000名搗亂分子,他們不是真的為抗議政府調漲燃油稅而來的「黃背心」。

與暴力事件吸引媒體關注相較,真正在香榭大道上抗議燃油稅的群眾雖也有上千名,但顯得冷清許多,他們協力拉開自製布條,上面書寫「馬克宏停止把我們當作笨蛋」,並在大道上來回遊行。

24歲的巴黎人皮耶(Pierre)3度參加「黃背心」抗議,他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說:「總統躲在圍牆後面,宣布一些沒人理解的小措施,卻不回應最重要的事,也就是取消燃油稅,你怎能期待這一切平息?」

他表示,燃油稅只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大家上街抗議,是因為生活物價太高,他們希望政府做出正確的決策,從該徵稅的地方徵稅,人民的怒火才能真正平息。

至於暴力事件可能模糊訴求焦點,皮耶認為:「我們是和平抗議者,但我也不想指責搞破壞的人,因為透過暴力表達出來的憤怒,也是一種社會暴力造成的後果,有些人感覺自己受到羞辱、日子過得入不敷出、耶誕節沒錢送禮物給孩子們,這些也是暴力,是一種深入肺腑的壓力,我可以理解他們的爆發。」

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就任以來,鮮少改變既定政策,政府發言人葛里沃(Benjamin Griveaux)接受電視台訪問時也表示,政府隨時願意對話,替經濟困難的人尋找具體解決方案,但不會改變政策。

26歲的學生亞歷山大(Alexandre)對此表示,若說馬克宏幾乎不改變政策,人們的生活方式也一樣幾乎沒有改變,一樣要花錢通勤、要吃要住、要讀書,「如果總統不讓步,我們也不會讓步,因為我們其實沒有選擇,我們總要生活」。

到午夜為止,巴黎已約280人被捕,遠超過上週第2波運動被捕的103人,另有上百人受傷,包括14名警員,說明今天的行動比上次混亂。內政部估計,今天在巴黎的抗議行動約有5500人參與、全國則約7萬5000人,比前兩波運動漸少。

正在阿根廷出席20國集團(G20)峰會的馬克宏表示:「(今天發生的暴力事件)與和平表達合理憤怒完全無關。」他將於明天在巴黎召開政府會議處理此事;總理菲力普(Edouard Philippe)也宣布取消原訂前往波蘭參加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第24次締約方會議(COP24)的行程。

此外,在野的共和黨(LR)今天要求政府把新的能源過渡長期計畫交付公民投票,讓人民決定是否採行馬克宏的政策,包括關閉14座核能反應爐、建立燃油稅隨石油價格調整的機制等,以解決這波社會不滿的危機。

《中央社》報導,法國每年都有各種行業、不同訴求的抗議活動,但「黃背心」運動的特殊之處在於它不是由工會或政治團體發起,而是一群對政策抱有相同憤懣的人聚集在一起,其中有些甚至是生平第一次上街抗議,《轉角國際》報導,這次僅透過社群網路就成功號召到抗議者。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