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轉40年,台灣第一個核電機組將「除役」,除了核廢料問題,還有什麼挑戰?

運轉40年,台灣第一個核電機組將「除役」,除了核廢料問題,還有什麼挑戰?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核一當初被視為是經濟發展指標之一,當時新北市的三芝區、石門區都是可能興建地點,兩區都爭相搶蓋,當年核電廠員工提著手提箱上下班「走路有風」。

曾帶台灣走過石油危機、運轉40年的台灣第一座核能發電廠1號機組,預定將於今年12月5日除役,然而,廢棄物外運、核廢料貯存等爭議,讓核一1號機的除役過程困難重重,如今確定趕不上原定的除役時間表。

《中央社》報導,以核養綠公投過關,行政院日前依照公投結果,廢除《電業法》95-1條,不再為非核家園設定2025年的期限,但核一廠1、2號機運轉執照分別於12月5日及民國2019年7月15日屆滿除役,屆時台灣第一座核電機組也將走入歷史。

依照《核子反應器設施管制法》,在永久停止運轉前3年,台電必須提出除役申請,並展開環評程序。

核一廠除役計畫環評是由台電於民國2016年1月提出,經環保署於同年5月環評大會審查後,確定進入較嚴謹的第2階段環境影響評估,在歷經3次範疇界定會議後,於今年8月正式進入二階環評審查。

根據台電規劃,除役計畫分為4階段,包含停機過度階段8年、除役拆廠階段12年、最終狀態偵測階段約3年及約2年的土地復原階段,總共25年。

「核廢料要放哪」成為最棘手問題,核一確定無法如期除役

不過,核一廠除役計畫因廢棄物外運、核廢料處置問題等卡關,還沒有走完環評程序,確定無法如期除役。

台電預估核電廠拆廠後,會產生約2萬6000噸廢棄設備、5萬3000噸廢鋼材及約3000公噸廢電纜,總計8.2萬噸廢棄物要外運處理,拆廠後衍生的這些廢棄物,遭質疑是否有輻射外洩疑慮。

此外,最大的爭議還是核廢料處理。台電計畫設置興建乾貯場,以第一期「乾式貯存設施」為先導型計畫,目前第一期貯存場已經完工,但因第一期乾式貯存設施設計貯存量為1680束,不足貯存核一廠運轉共7400束用過的核子燃料,因此也規劃新設第二期「室內乾式貯存設施」,後續將第一期併入第二期室內乾式貯存設施存放。

不過,核廢料乾貯場如此的「先露天再室內」規劃,卻引起地方政府及環團質疑。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專職律師蔡雅瀅表示,「每一次移動都是風險」,外界對第一期的室外露天乾式貯存設施一直有風險疑慮,台電既已規劃第2期乾式貯存要做室內式設計,就應直接用第二期乾式貯存設施貯放核子燃料。因此,新北市政府一直不願發給水保執照。

《中央社》報導,但如果跳過一期室外乾貯直接放置二期的室內乾貯,相關的水保、環評、施工、建照、測試、許可申請等程序,預計二期的室內乾貯至少需要再花10年才會完成。

台電發言人徐造華表示,無法移除核一1號機目前在爐心內燃料,相關維護核安的設備就必須持續運轉。相較於從未使用過燃料的核四每年維護費用約7億元,核一運維費用恐怕會更高。

新北市「核廢料貯存場」已經完工,但新北市堅持不發放地方執照

台電規劃的第一期位於新北市的乾式貯存設施其實已經完工,但是因為目前核廢料最終處置場地仍未決定,新北市政府及三芝、石門區公所都擔憂興建乾貯場後,原定的「暫時存放」核廢料,可能會變「永久存放」,因此在最終處置場址決定前,都反對於廠內設置任何的貯存設施,新北市政府因此以不發水保執照的方法卡關。

《中央社》報導,石門等核電廠附近的民眾在公投上也正反意見都有,石門當地許姓攤商就受訪表示,雖然有回饋金,但石門人希望核一廠能夠如期除役,解除多年來的安全疑慮,況且沒有核電廠,對石門的觀光發展會有很大的幫助。

新北市長當選人侯友宜過去在擔任新北市副市長時就兼任新北市核能安全監督委員會召集人,面對核一、核二可能延役,侯友宜說,新北市最想解決的就是核廢料的問題。

侯友宜表示,核廢料在新北市擺了很長時間,終極處置場卻一直沒有個定案,希望中央先考慮核廢料未來的終極儲存場,才是解決根本問題最有效率的方式。新北市府也將成立氣候變遷及能源對策委員會,對新北市的能源對策提出有效率因應。

新北市核能安全監督委員會指出,新北核安會對核一廠除役樂觀其成,但台電始終未說明核廢料最終處理方式,核安會呼籲中央應加速處理核廢料集中或最終貯存問題,讓市民遠離核災威脅。

如今沒人愛的核電廠,曾帶台灣走過「石油危機」

《中央社》報導,1960年代台灣主要電力來源為火力發電,但因缺乏自產能源,且當時兩岸情勢高度緊張,為確保能源安全和發展經濟,時任經濟部長孫運璿決定發展核電,並於1964年開始推動興建核電廠,開啟了台灣核能發電時代。

核一廠1號機在1970年核准興建,由陳振華擔任首任廠長,1978年12月10日正式運轉,同時也列名十大建設之一。

台電發言人徐造華表示,電力與民生福祉、經濟發展息息相關,電廠更被視為是經濟發展指標之一,當時新北市的三芝區、石門區都是可能興建地點,兩區都爭相搶蓋,核一廠最終在美國顧問公司建議下選定蓋在石門區。

在興建核電廠前,聯合國資助台灣菁英到美國受訓,培養核能所需的人力。爾後,台電也陸續送500多名員工到美國接受核能發電基礎訓練,在國外做實地的技術訓練。徐造華說,「當年台電不惜砸重金培訓,花在員工身上的黃金,比員工體重還重」。

核一兩部機組總裝置容量為63.6萬瓩,據1973年10月被派往核一廠工作的前廠長陳台裕表示,第一部反應爐是由美國奇異公司負責安裝,台灣工作人員在旁觀摩學習,將流程寫成程序書,2號機安裝時就由國人獨立完成。

而核一廠也不負所望,徐造華說,1979年發生石油危機,當時國際油價大漲,核一以較低的發電成本提供台灣穩定電源,發電量曾占比超過50%,協助台灣度過能源危機,更曾在2004年3月至2005年9月連續運轉538.4天,締造當時沸水反應爐(BWR)機組世界最高記錄。

曾任職於核一廠的核後端處副處長潘維耀形容,當年員工提著手提箱上下班「走路有風」,台電也被視為是鐵飯碗,薪資算是相當優渥。

在時空轉換下,許多環團和居民對核電廠、廢棄物產生疑慮,社會上逐漸出現反核的聲浪。《中央社》報導,1980年,台電於向經濟部申請以貢寮為核四的預定場址,隨後1986年蘇聯就發生了車諾比核災事件,才開啟台灣後續一連串的反核運動。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