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射向英國的脫歐冷箭:四百多年忘年齟齬,直布羅陀情歸何處?

西班牙射向英國的脫歐冷箭:四百多年忘年齟齬,直布羅陀情歸何處?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英國政府對直布羅陀議題的讓步舉動,引起內部主張「硬脫歐」派的強烈不滿。脫歐大將與不少下議院議員紛紛指責文翠珊「背叛」直布羅陀,甚至有人稱這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原本英國脫歐協議就像是老太婆裹腳布般處理不易,迫使歐盟打算在11月23日開會通過文件內容,25日趕緊核准英國脫歐協定,無奈西班牙在最後關頭冷不防就直布羅陀(Gibraltar)議題提出反對意見,要求倫敦當局讓馬德里政府享有對直布羅陀未來地位的否決權,否則就阻撓歐盟特別峰會的召開,讓最後一刻復起波瀾。幸好歐盟規定,英脫歐協議僅要多數支持即可,無庸一致決同意。

不過,為求最大共識不得罪單一會員國,歐盟仍試圖在此敏感議題之上努力。他們擔心有所本,肇因西班牙將在12月進行地方選舉,強調奪回領土主權的戲碼便可成為首相桑切斯(Pedro Sanchez)贏得選票的來源之一。直布羅陀為英國海外領地,四百多年間西班牙堅不放棄索討對直布羅陀領主主權,主權糾紛層出不窮。

英西的直布羅陀主權齟齬與交鋒不斷

2012年5月初,西班牙曾對英國王子愛德華(Prince Edward)夫婦宣布計畫在6月對直布羅陀進行訪問,提出了非正式抗議。隨後,儘管當年是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Elizabeth II)登基60周年紀念,受邀的西班牙索菲亞王后(Queen Sofía of Spain)卻取消了參加午宴的計畫。西班牙王室發表聲明此舉乃應西國政府之請求,認為現階段情況下,王后不適宜出席英國女王的慶典。無獨有偶,5月23日晚間,直布羅陀皇家警察的船隻包圍了三艘在直布羅陀港口附近撒網的西班牙漁船,而幾艘西班牙市民聯防隊也出動護漁。直布羅陀皇家警察試圖驅離,但對方並未順從,迄至英國出動一艘英國皇家海軍軍艦,那些西班牙船隻終於駛離。

2013年9月,直布羅陀逕自在與西班牙的爭議海域放置了74個大型水泥礁,西班牙則以水泥礁影響了漁民捕魚進行抗議,要求直布羅陀政府移開。直布羅陀執意不移,認為水泥礁是保護環境的必要措施,可以促進海洋生物再生。西班牙視直布羅陀的舉動為意圖挑釁,遂即加強邊境管制,宣稱直布羅陀走私猖獗,強制所有通過邊境的民眾都要經過嚴密的檢查。此舉導致邊界大塞車、英西關係緊張,還迫使歐盟執委會介入調查。將近8000人居住在西班牙境內,但每天通勤到直布羅陀上班,強制邊境檢查影響了這些工作者的日常生活。

2016年11月西班牙就英國皇家海軍在有爭議的直布羅陀水域,向一艘西班牙科研船發射閃光彈的事件提出抗議。英國決定脫歐後,2017年西班牙外交部長馬加洛(José Manuel García Margallo)曾表示,要在英國脫歐之後在直布羅陀插上西班牙國旗,此事也引起英國和西班牙的外交緊張。英國前保守黨領袖霍華德(Michael Howard)則曾於2017年4月2日發表談話,強調英國願意像前英相戴卓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當年,為了福克蘭群島(Falklands)一樣開戰來保衛直布羅陀。當時西班牙外交部長達斯提斯(Alfonso Dastis)出面要英國冷靜,批評將直布羅陀問題拿來與福克蘭群島比較並不妥當。

另一方面,直布羅陀地方政府首席部長皮卡爾多(Fabian Picardo)表示,直布羅陀不應該成為英國脫歐談判的籌碼,強調「直布羅陀屬於直布羅陀人,我們願意留在英國。」以上幾十年間所發生的插曲其實僅是英國和西班牙之間,對直布羅陀領土爭端問題中的一小片段。

直布羅陀的主權轉移

直布羅陀領土爭端是英國和西班牙之間的忘年齟齬,它位於西班牙最南端,面積6.5平方公里,目前人口約三萬。直布羅陀位扼大西洋和地中海的咽喉,為連接大西洋和地中海的唯一海道,其重要性更體現在19世紀蘇伊士運河通航後,進一步成為大西洋與印度洋、太平洋之間海運的捷徑,戰略地位自不待言。

直布羅陀1501年被納入西班牙版圖,英國軍隊則趁1704年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期間進駐直布羅陀,並建立了軍事要塞。1713年,西班牙和英國簽定《烏得勒支和約》(Treaty of Utrecht),把直布羅陀割讓給英國,成為英國最小的海外領地,並在1830年把直布羅陀變成殖民地和主要海軍基地。二戰期間,英軍為加強防禦工事,還將直布羅陀地下隧道構築了16公里之長。

其實直布羅陀很小,整個地區以一塊大岩石為主,當時英國人以此為戰略地點。儘管英國在軍事上大做文章,西班牙未曾放棄索回對直布羅陀的領土主權。在聯合國大會多次敦促兩造進行談判下,1984年雙方達成協議,西班牙於隔年解除封鎖直布羅陀邊界,英西兩國開始著手討論包括對直布羅陀的主權與附近海域的控制權。

1991年3月18日,英國終將直布羅陀的防務移交由當地人組成的防衛隊。換句話說,直布羅陀是大英帝國在地中海區域重要的停泊點與補給站,頗具地緣戰略價值。不過,儘管英國從1713年起佔領直布羅陀迄今,西班牙卻向來主張:西班牙與英國共同擁有直布羅陀主權。不過,根據1696年直布羅陀的憲法,除非當地人同意,否則英國不可以把直布羅陀的主權移交給西班牙。甚至1967年與2002年直布羅陀曾經舉行過公民投票,投票結果顯示大多數人同意英國保持主權(或反對英國和西班牙共享主權)。

堅持索回主權的西班牙於2016年英國脫歐之際看到了見縫插針的契機,因歐盟執委會表示,英國脫歐後所起草的協議是否適用於直布羅陀,需有西班牙政府的同意。於此,西班牙右派人士燃起一絲希望,認為有機會可以干涉直布羅陀的主權,強烈主張直布羅陀在英國脫歐後,應該交由西班牙管轄,由西班牙來維護直布羅陀人民的權利。

RTX13Z4X
從西班牙一側等待進入直布羅陀的安檢哨口|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緊鄰小鎮擔憂失去奶水

西班牙政府以阻撓協議相要脅,卻造成了與直布羅陀緊鄰的西班牙城鎮拉利內亞德拉孔塞想(La Línea de la Concepción)的緊張。儘管兩地以邊界相隔僅有50公尺,但在經濟表現上卻是天差地別,直布羅陀是拉利內亞鎮的衣食父母。

以經濟狀況來看,直布羅陀當地的企業稅低廉僅有10%,又免課徵營業稅,許多歐洲企業聞風而至,且當地失業率僅有1%,每人平均所得高達 6萬4000歐元。相反地,與其接壤隸屬於西班牙的拉利內亞鎮人口比直布羅陀兩倍多一點,經濟卻長期蕭條,失業率高達35%,幫派和毒品問題嚴重。

誠如前面所提到,約有8000人從該鎮到直布羅陀工作,如西班牙政府將直布羅陀視為籌碼,想要對其施加壓力藉機影響歐盟與英國,只會懲罰到直布羅陀的經濟,進而打擊到拉利內亞鎮當地人的生活,畢竟鎮上的旅館和服務業都得仰賴直布羅陀。

英國的暫時退讓掀內部風波

在歐盟26會員國對英西雙方好說歹說之下,英國駐歐盟大使巴羅(Tim Barrow)在11月24日向馬德里拋出橄欖枝,書面承諾脫歐協議不涵蓋未來貿易協定的「領土範圍劃定」。在隔日早上舉行的歐盟高峰會上,27位歐盟領袖通過一項政治宣言,確立了將直布羅陀排除在未來歐盟與英國條約以外,並讓英國能夠針對直布羅陀議題與西班牙展開協商。換句話說,直布羅陀將同英國一樣,在2020年12月過渡期結束前保留在歐盟單一市場和關稅同盟中。於此,英國首相文翠珊(Theresa May)版本的脫歐協議終能獲得歐盟高峰會背書。

不被看好的脫歐協議通過後,英國還有哪些「未爆彈」?

然而,英國政府對直布羅陀議題的讓步舉動,引起內部主張「硬脫歐」派的強烈不滿。脫歐大將與不少下議院議員紛紛指責文翠珊「背叛」直布羅陀,甚至有人稱這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文翠珊則堅稱:「英國對直布羅陀主權的立場永不改變,英國會一直與直布羅陀站在一起。」

西班牙的算盤打得響嗎?

根據歐盟執委會的脫歐方案,任何針對直布羅陀的脫歐問題都需經過西班牙政府同意,這讓一些英國官員擔心西班牙重新利用脫歐這一時機加強對直布羅陀的影響。事實上,西班牙的確在直布羅陀未來的發言權上奪得先機,甚至可以在單一市場和關稅同盟上做文章。不過在英國堅持對當地主權以及直布羅陀當地人依其憲法的自決下,西班牙能夠成功爭取當地人心的契機,或許只會出現在英國真正脫歐後倘若出現經濟狀況極度糟糕的情況下。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