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新史》:信徒共同朝覲,證明眾人在真主眼中完全平等

《伊斯蘭新史》:信徒共同朝覲,證明眾人在真主眼中完全平等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許多人將造訪麥加的經歷描述為「回家」,朝聖正是讓靈魂預先嚐到他們所等待的來生滋味。

文:卡蘿・希倫布蘭德(Carole Hillenbrand)

朝覲儀式的規範

穆斯林無論男女,只要有能力,一生都至少應該到麥加朝聖一次。在麥加以及鄰近某些地區,他們必須進行數天繁複的規定儀式。他們一生中可以朝聖不止一次,此舉值得讚揚,但並非必要。並非所有穆斯林都獲准前往麥加朝聖。有資格的朝覲者必須是身體健康的成年人,有足夠資金前往,而且出門在外時還能養活留在家的親人。某幾類穆斯林可以不用朝覲:精神失常者、囚犯、未成年人與沒有男性親人陪伴的女性。

在中世紀時,麥加之旅對大多數穆斯林而言是一趟遙遠而艱辛的路程。此外,如果他們出於意外而錯過規定朝覲的月份都爾黑哲月,就必須再等整整一年。因此,仔細規劃絕對有其必要性,而且必須將最低限度的安全性考慮在內。由於朝覲涉及各種不同複雜儀式,從以前到現在的穆斯林,在踏上這段生平最重要的旅途之前,都必須花很長時間研究這些儀式該如何進行,並試圖理解其內在重要性。

初抵麥加的朝覲者充滿喜悅之情;對他們而言,此生見到卡巴天房就表示來生有可能面見真主。所有朝覲者都必須處於一種儀式上的特殊純淨狀態(Ihram,伊蘭),才能進行朝覲儀式。朝覲從朝覲者發表虔誠意圖的宣言開始。接著男性穿上一種特殊服裝─兩大塊沒有縫製與拼接的布,其中一塊腰布包住肚臍到膝蓋,另一塊長方形披巾披在左肩,綁在右下方。女人不用穿和男人一樣的衣服。她們應該露出臉,但包住頭髮;手腕和腳踝以上全部遮住。穿著特殊衣服進行朝覲,使得儀式更有靈性。嘎札里再次為信徒確認某些宗教的重要性:「朝覲者應該因此想起埋葬時包裹著他的壽衣……他或許永遠無法完成到『真主之家』(卡巴天房)的旅程,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必須去見真主……當他包裹著壽衣時。」有些穆斯林法學派准許女性在經期間朝覲,但另一些法學派則否。

從朝覲者處於伊蘭狀態的那一刻起,他們就不能夠做某些事:性行為、剪頭髮與剪指甲、刮鬍子與噴香水。他們不能與人爭執或打鬥。每一個想進入儀式純淨狀態的穆斯林,都要進行祈禱,包括做兩次拉卡,並且唸誦以下特別的句子:「我任您差遣,噢真主,我任您差遣。」曾經出自亞伯拉罕之口的這句話,千百年來由穆斯林在朝覲之旅時不斷重複。

朝覲者很有可能當其仍在家中或初次進入沙烏地阿拉伯時就進入朝覲所需的儀式純淨狀態。朝覲者也必須完成朝覲所有的儀式和階段,除非他有非常迫切的理由必須提早結束。朝覲者進入卡巴天房周圍神聖區域的那一刻開始,就必須嚴格遵守朝覲儀式。對於如何進行這些儀式,每個穆斯林法學派都有一些細微的差異。法學書籍中以相當長的篇幅說明這些差異。

朝覲行程

在朝覲日的前一天,也就是都爾黑哲月七日,在麥加禁寺會舉行一場特別的禮拜儀式。朝覲行程從都爾黑哲月八日正式開始。這是深思的一天,處於儀式純淨狀態的朝覲者進行第一個儀式,也就繞行卡巴天房,方式必須是逆時針繞行七次。這是重複天使環繞真主王座的動作。接著是親吻並觸摸黑石,這顆古老的石頭鑲在卡巴天房東方牆上,象徵順從真主。由於人潮眾多,不可能讓每一位信徒都親吻或碰觸黑石,但朝覲者可以向黑石做出手勢。接著他們前往「奔跑之地」。朝覲者在麥加城外的薩法和麥爾瓦這兩座小山丘間奔跑七趟。根據某個傳說,夏甲就是在這兩座小丘間來回奔跑七次,替兒子以實瑪利尋找飲用水。跑完的朝覲者喝些滲滲泉水,然後離開麥加。根據穆斯林傳述,在薩法和麥爾瓦山丘間奔跑,可視朝覲者為在惡行與善行間、懲罰與寬恕間往返的象徵。

在都爾黑哲月第九日,也就是被稱為站立日的這一天,朝覲者前往阿拉法特山,他們從中午一直待到日落之後(不一定要站著)。這是莊嚴的一天,在這天要時常唸誦「我任您差遣,噢真主,我任您差遣(塔爾比亞,talbiyya)」這句話。這天結束時,朝覲者前往阿拉法特與米納之間的另一座山谷穆茲達里發,在這裡過夜。穆斯林相信大批信徒聚集在阿拉法特山,是為了提醒人,所有人類靈魂在末日都會聚集在耶路撒冷城外的平原,等待接受真主審判。

都爾黑哲月第10日,也就是開齋節,是全世界穆斯林歡欣慶祝的日子。朝覲者收集小石子,到米納進行所謂的投擲石拒魔儀式。他們必須向三根花崗石柱丟擲石子,這三根石柱是紀念亞伯拉罕向撒但丟石子的地方。朝覲者必須拿一定數目、大小如鷹嘴豆的石子,輪流丟向石柱。

朝覲者在穆茲達里發再待一晚,在朝覲的最後一天他們宰殺駱駝、公牛和公羊等牲口。朝覲儀式至少為期五天,最長六天。最後男人剃頭,女人剪掉一小撮頭髮,結束儀式純淨狀態。此時朝覲者完成正式的朝覲;他們在真主眼中,已是受到偏愛的信徒。

朝覲並不是伊斯蘭教唯一的朝聖形式。還有一種較簡短的朝覲叫做「小朝(umra)」,信徒通常會在完整的朝覲之前進行,不過也可以在一年的其他時間完成。小朝沒有被歸類於伊斯蘭五功之一,因此它無法取代朝覲義務。小朝在一個半小時內就能結束,內容是繞行卡巴天房七次,以及在薩法與麥爾瓦兩座小山丘之間來回七次,可以半走半跑。如果本人生病或去世,可以委託代理人完成小朝。

直到不久之前(在中世紀更是如此),比方來自西班牙的穆斯林,必須離家約兩年,這趟前往麥加的朝聖之旅實在非常不平凡。眼前路途如此遙遠,這些穆斯林可能來自西方的西班牙與東方的中國、馬來西亞與印度,卻仍然有這麼多人真能設法前往,十分令人訝異。距離只是其中眾多挑戰之一,此外他們必須忍受路途中的艱辛、可能遭遇的危險、旅程的花費以及朝覲者家人因而陷入的經濟困境─因為沒人說得準朝覲者何時,或甚至是否會回家。然而,眾人照常上路,正如1世紀偉大的穆斯林旅人伊本-巴杜達振振有詞地形容:「被我內心一股壓倒性的力量征服。」

在今日世界,朝覲活動的運作安排變得極其複雜,但沙烏地阿拉伯政府投入相當多金錢與精神,以便配合利用便宜快速的旅程進行朝覲的大批朝覲者。根據沙烏地阿拉伯統計,2012年,穆斯林朝覲者多達316萬1573人。由於在前三天,也就是都爾黑哲月的八、九、十日,朝覲者必須按照規定順序進行儀式,這表示例如在開齋節當天,朝覲當地必須要能讓數百萬人丟擲石子和宰殺牲口。無論在行政事務或人的管理上都是極大的挑戰。

朝覲的重要性

伊斯蘭第五功是穆斯林一生中最重要的世間旅程。到聖城或到例如聖人墓地等聖地朝聖的習俗,是基督教和猶太教的古老傳統。整個中世紀時期有許許多多基督教朝聖者前往坎特伯里、阿西西、繁星原野聖地牙哥(Santiago de Compostela)、羅馬,以及最重要的聖城─耶穌受難與死去的耶路撒冷─等地,而且信徒往往徒步旅行。但與穆斯林不同的是,不會有為數眾多的基督徒集中在特定的某個月前往某個聖地,他們也不會出於任何教義規定的義務去朝聖。然而,自從伊斯蘭創教至今,穆斯林一直進行朝覲儀式。

從人性層面來看,信徒共同朝覲儀式是一種強化行為─朝覲的景象證明所有信徒團結一致,眾人在真主眼中完全平等,無論貧富男女,或者來自何處、屬於哪個種族。視覺上這是一幅壯觀且激勵人心的景象,朝覲者情緒必定十分激動。返家後的朝覲者備受其他穆斯林敬重。他們被授與「哈吉」(hajji)的尊稱。在更深刻的層面上,這趟麥加之旅和當地的經歷改變了他們,使他們將在麥加受到的祝福,傳達給在家的親人。許多信仰並非特別虔誠的穆斯林,朝覲回來時處於靈性充沛的狀態。

在中世紀流傳於穆斯林之間的地圖上,麥加位於世界正中央,這並不奇怪。許多穆斯林努力傳達麥加聖地之旅的精神面向,這正是他們每天禱告的方向。穆斯林將它形容為即將到來之事,它滔滔不絕地說著看不見的事情。許多人將造訪麥加的經歷描述為「回家」,朝聖正是讓靈魂預先嚐到他們所等待的來生滋味。

數世紀以來,穆斯林的評論與解釋,賦予許多朝覲詳細儀式象徵性的意義或靈性的重要性。許多穆斯林沒有詢問或沒有意識到這其中的許多關聯。對他們來說,共同的朝覲儀式本質、走在先知穆罕默德曾經走過的土地上,以及這一切衍生出的強烈情緒,令他們的心與靈魂充滿喜悅,朝覲因此成為一生中難忘的顛峰。正如一位年輕穆斯林女性在2011年所說的:「朝覲不只是一項儀式,它還是一場革命。其中每一部分都牽涉到個人的奮力改革─摧毀自我之後,重新作為真主之奴,擁抱人性。」

奉行五功,對穆斯林信徒而言有多層意義。但在古蘭經與伊斯蘭律法書中,對於如何免除這些基本宗教要求,也同樣有明確的規定。這樣的規範讓穆斯林擁有極大的保障與安慰。對於希望探索五功神祕的人,有無限機會供個人反省與沉思。在全球穆斯林社群中無可避免有不同的解釋與傳述,但這些差異也不能破壞虔誠地共同遵守五功所創造出的團結感與凝聚力。

相關書摘 ▶《伊斯蘭新史》:自殺炸彈攻擊是否屬於伊斯蘭的「聖戰」?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伊斯蘭新史:以10大主題重探真實的穆斯林信仰》,貓頭鷹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卡蘿・希倫布蘭德(Carole Hillenbrand)
譯者:何修瑜

  • 本書作者為首位獲得「費瑟國王伊斯蘭研究獎」的非穆斯林學者
  • 並榮獲大英帝國勳章高等教育貢獻獎

伊斯蘭很重要,但你的了解有多少:

  • 伊斯蘭=聖戰=炸彈攻擊?
  • 穆斯林女性只能永遠遮蔽在面紗之下?
  • 伊斯蘭是最純粹的一神教?
  • 伊斯蘭的律法,嚴酷且無情?

今日台灣,外籍人口有一半是穆斯林。路上偶爾還可見到包頭巾的美麗身影。但你知道嗎?他們信仰的伊斯蘭教是世界第二大宗教,信徒人數高達17億。如今也是全世界成長最迅速的宗教,早先在東南亞傳播,使得印尼成為世界第一大伊斯蘭國度。不過,在主流媒體渲染下,伊斯蘭卻在911之後被汙名化成為恐怖的代名詞。

雖然近年伊斯蘭著作漸增,但宗教文盲依舊無所不在。中東、伊斯蘭、阿拉伯三詞彙更是經常混淆不清。伊斯蘭不等於阿拉伯,阿拉伯人只占穆斯林人口的五分之一。而穆斯林也不是中東才有。目前他們沒有眾所公認的宗教領袖。比起聖戰,包容與和平才是他們信仰。

這是一本伊斯蘭入門書,內容親切易讀,卻保有經典著作的深度與廣度。作者為愛丁堡大學伊斯蘭研究教授,她選擇回歸歷史,以豐富多元的史料,用十大主題,探尋伊斯蘭的根基。從穆罕默德誕生前的阿拉伯世界說起,以中世紀基督徒與穆斯林的相互攻訐來看延續至今所謂的文明衝突。從信仰本質,討論伊斯蘭信仰如何回應各地社會與時代需求。

伊斯蘭新史
Photo Credit:貓頭鷹出版社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