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選擇》書評:你想活在《瘋狂麥斯》還是《星際爭霸戰》的世界?

《科技選擇》書評:你想活在《瘋狂麥斯》還是《星際爭霸戰》的世界?
圖片來源:《瘋狂麥斯:憤怒道》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原版的書封是一台自駕車,車內的人類手握著方向盤,坐在跟車頭反方向的駕駛座。這圖看起來非常滑稽,駕駛為何反著開車?自駕車還需要方向盤嗎?反坐握方向盤又有什麼意義?自駕車的世界裡,誰才是那個「駕駛」?

文:喬蘭雅

我們對於未來可以很多的想像,但如果一個是《星際爭霸戰》,一個是《瘋狂麥斯:憤怒道》,兩種極端,你選擇哪一個?

《星際爭霸戰》裡人類與進步科技高度交融。除了在2366年擁有高超奈米技術的博格人入侵之外,地球完好如初,井然有序又祥和,聯邦委員會、星艦司令部等星際聯邦的重要機構都在舊金山,人類所有的基本需求都獲得滿足,有更多時間投入與鑽研更高深的智慧與知識。

而瘋狂麥斯的世界,則是混屯不安的末日黃土,在戰爭能源的主宰下,地球陷入失序的爭奪之戰,人類僅抓生存的本能,成為自己求生的附庸。

這兩部電影刻畫的未來,是《科技選擇》的作者們給讀者的功課:盤點你眼前的科技與新技術、提出問題,然後幫未來做出選擇。

1
來源:Star Trek 官方粉絲頁

這本書適合誰?

《科技選擇》是一本輕巧易讀的讀物,儘管暢談科技,卻沒有艱澀難懂的用詞。如果你對新科技認識不廣,或是不確定這些發展對生活與環境的具體影響,那這本書會是個很好的起點。每個章節深入淺出,像是懶人包一樣囊括當前正夯的科技新進展。

本書最大的特色,是作者設計的「三個問題」,環繞公平、風險、自主三個面向,向科技提問(後面會再說明)。作為理解科技與人類關係的第一層過濾網,這三個提問很清楚也很簡易,透過作者輕鬆的筆調,一步步帶領讀者檢視每項科技所的正面與負面意義。整體而言,是本很好入門的工具書。

2
Photo Credit:經濟新潮社

相較於由美國奇點大學(Singularity Univerisity)創辦人 Peter Diamandis所寫的《富足》,以極低比例關注科技風險,一面倒的將創新科技描述為解決人類難題的解方,《科技選擇》的作者做了功課,較均衡的提供了基本資料,也透過自問自答及經驗分享,供讀者評估。如果你是已看過《富足》的讀者,建議搭配閱讀這本書,讓自己在全盤接受「富足論」之前,有機會停看聽。

而如果你對新科技的發展與應用已有較全面的了解,只是需要更紮實的討論,來協助你做出更深層的判斷,那麼《科技選擇》可能會太過「科普」。同時作者在三個提問的分析上也太過鬆散,在科技對於人類倫理與道德的衝擊上,並沒有做出太深入的討論,只是不停的拋出更多問題。因此,如果你是對這個領域有興趣的朋友,可能會覺得作者終究是一群對科技感到樂觀的人。那麼,你可以參考文末的延伸書單,找到能夠跟你一起尖銳提問的讀物。

科技「中性」,以及不得不面對的問題

前陣子在書店櫃上看到這本新書時,第一眼覺得書名跟書封都沒有太深的記憶點;但還是遵循以往的選書步驟,瀏覽了作者介紹跟推薦人、評估了目錄與題材、並尋找吸引我的關鍵字。

很剛巧的,我在作者介紹與推薦人的地方,各別看到了幾個關鍵字──奇點大學、指數型成長、Peter Diamandis。這些關鍵字與前陣子寫的兩篇「群眾外包(crowdsourcing)」文章有些關係。在當時查資料的過程中,我透過《富足》認識了所謂的「科技樂觀派」(Techno-optimist)。

科技樂觀派是一群思考大膽、假設也大膽、不畏懼風險,將科技創新視為能夠解決人類生存問題的人。同時,他們認為科技是「中性」的工具,而主流媒體及好萊塢電影對科技的描述都過於負面跟浮誇。

在一場與美國前總統柯林頓的對談中,柯林頓調侃Peter Diamandis:「你怎麼這麼樂觀?難道你都不看報紙嗎?」他回:「我盡量不看!」現場一陣大笑。可是,不管假戰爭、選舉、假新聞、隱私喪失再怎麼混亂又悲觀,仍是人們真實的感受,倘若輕忽擺在眼前的問題,又怎能寄望科技去解決更大的難題?

不同於《富足》選擇性關注,對科技影響不予平衡評估,《科技選擇》在第一部第一章便以2016年川普與希拉蕊之爭、英國脫歐跟德國極右崛起當作引子,帶領讀者直視民眾的憤怒,並指出資訊科技的失衡難辭其咎。

然而,不管是支持科技創新還是抗拒,二分法的選邊站絕對不是最佳作法。我們該思考的是學會從風險中找到能掌握的、從益處中找到能延伸的。當科技的指數型成長勢不可擋時,有沒有方法協助判斷它的利與弊?最重要的是,我們為何需要學會判斷?

我想從這本書的英文原名──《The Driver in the Driverless Car》──以及原版書封的圖片設計,作為回答這些問題跟介紹該書的入口。

3
Photo Credit:Berrett-Koehler Pub
是我們在「駕駛」科技,還是科技在「駕駛」我們?

原版的書封是一台自駕車,車內的人類手握著方向盤,坐在跟車頭反方向的駕駛座。這圖看起來非常滑稽,駕駛為何反著開車?自駕車還需要方向盤嗎?反坐握方向盤又有什麼意義?自駕車的世界裡,誰才是那個「駕駛」?

作者在前言介紹了一段他與Google自駕車的邂逅,Google自駕車本身沒有方向盤,乘客面向哪方其實都沒有差別。但書名跟書封設計,傳遞的卻是很尖銳的訊息:

是我們在「駕駛」科技,還是科技在「駕駛」我們?

當「科技始於人性」6字琅琅上口時,你相信科技公司始於人性嗎?當我們一邊擔憂工作將被機器人取代,又一邊埋頭滑手機時,我們該如何自我提問?向科技提問?

  • 亞歷克斯・沙基佛(Alex Salkever),《科技選擇》的共同作者,在說書會上介紹該書。

你肚裡的那顆數位藥丸

百年前工業革命引進機械,取代了人們工作的雙手,社會面臨空前絕後的變革跟大失業。作為第一線被淘汰的勞工,將報復的怒氣宣洩在工廠的機器上;但自動化的齒輪沒有停止,如今「人工智慧」冒出,大失業潮的預言再次浮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