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院線《小美》:專訪導演黃榮昇與女主角饒星星

焦點院線《小美》:專訪導演黃榮昇與女主角饒星星
《小美》片中位在萬華區的熱炒店,Photo Credit:甲上娛樂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了一圓電影夢,黃榮昇導演賣掉房子才能補足《小美》拍片的資金缺口,然而片子開拍了兩個多月,剪接時卻發現錯誤.⋯「還好有鍾孟宏導演拉住我,也所幸已先建立了故事架構與角色,清楚了解9位角色的關係。」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小美》導演黃榮昇&女主角饒星星:朋友就是沒有要幹嘛,仍會一起去幹嘛!

「原本我以為拍電影很簡單,其實比拍電視廣告更複雜、更困難多了,在整過過程中,我最害怕的,就是意志力被磨掉。」活躍於廣告圈的導演黃榮昇,因為媽媽送的一台攝影機,開啟了他的影像創作生活,透過視覺呈現人生百態。

執導過200多支廣告影片,轉戰電影圈的第一部長片《小美》就入圍柏林影展「世界大觀」單元、香港電影節開幕片與金馬獎最佳攝影、原創音樂、原創歌曲3項大獎提名,更榮獲「法國史特拉斯堡奇幻影展」評審團大獎。「其實這是一部邊拍邊修正的電影。」

《小美》描述吸毒的邊緣少女小美,從台東到台北工作後突然離奇失蹤的故事,片中的小美尿布不離身,交友、工作與生活都遭遇到麻煩。透過小美生前接觸過的前任及現任男友、服飾店老闆娘、工作的經理、哥哥、母親等9個熟人的敘述與回憶,拼湊出小美的生活輪廓與生命樣貌,反應許多邊緣少女被現實環境孤立的處境,展現出對社會邊緣人的關懷。

「我們時常看到社會上有個漂漂亮亮的女生,很不湊巧地發生這種事,我覺得這個現象蠻讓人好奇。我們常說要主動關懷他們,就只是講講而已,若我們身邊的朋友發生問題時,我們的關懷是真心的嗎?真的達到有效的關懷嗎?」

台灣年輕人吸毒問題嚴重,電影開拍前,黃榮昇就先做足了功課,前置作業花費一年多,訪問許多相關單位與工作人員,了解青少年面對的問題。

電影《小美》片中位在萬華區的熱炒店
Photo Credit:甲上娛樂
納豆在《小美》片中演出女主角的哥哥

「電影中小美的年紀沒有那麼小,真實人生會更年輕一些。」主角原型並沒有模擬特定的個案,而是綜合了幾個人的現況。黃榮昇強調,重點是拍出銜接人生缺口時,可能會碰到的問題。

「其實每個人都沒辦法管好自己了,怎麼還能去管別人?」

小美是社會邊緣人,在群體裡永遠當不了主角。「她可能就是比較無趣,比較不會說話,可能也不會主動聯絡,大家見面時就在旁邊附和著別人意見。我們身邊應該都有這樣的朋友,他們只是餘光而已,只有在悲劇發生後,才會成為被談論的主角。」黃榮昇表示,本來這部片的人物更多更複雜,制定出這9個角色後,剛好滿足他心目中原來的規劃。

「血緣是人與人間一道有力的聯繫,親情才是讓家人之所以為家人的原因。這9個人是我設定北漂者身邊可能會碰到的人,因為主角是生病的人,沒有家庭親友的愛,獨自一人在台北,誤入歧途了也得不到援助。」

「我們上一次無聊沒事,打電話給朋友是什麼時候?都是有事情才會打吧!」黃榮昇認為,現代人的情感連結越來越薄弱。「以前我們去朋友家,就是直接去門口按電鈴、聊天喝茶,現在不一樣了,去誰家都不好意思,打電話也不方便,因為你可能正在忙。」

「然而,朋友就是沒有要幹嘛,但就會一起去幹嘛。其實沒事打通電話,就是問候關心一下,可是現在聯繫溝通的方法變得現代化、科技化了,人與人之間的連結也變了。」黃榮昇自嘲,拍片時打電話給朋友,朋友都會開玩笑說:你要借錢喔?「但我真的只是在這個瞬間想到這個人,沒有其它目的,只是想跟你聊天而已。」

電影拍攝手法不落俗套,採取仿紀錄片與劇情片交錯的形式,黃榮昇以人物獨白為主視角,透過9個角色的第一人稱觀點,讓觀眾自行組裝小美的故事,並使用大量長鏡頭增強電影的真實感,藉此反映現代都市人的自我與冷漠。

吳慷仁在電影《小美》片中走進滿地是水的漆黑涵洞
Photo Credit:甲上娛樂
吳慷仁在電影《小美》片中走進滿地是水的漆黑涵洞

「最初沒打算用這種方法做為敍事觀點。當時我先嘗試建構出小美的故事線,讓角色清晰點,後來想到可以用身邊的人作為連結,角色會更立體。」

整部片分成兩部份拍攝,前面先單獨拍小美這條線,她的各式各樣痛楚悲苦,與殘破悽慘的狀態,再拍小美身邊的角色,9個人從側面談論她。「只是每個人的回憶都不一樣啊!就算回憶,我們也會加油添醋的敘述,只留下對自己有利的部份。」

本片監製為鍾孟宏,女主角小美由新人饒星星飾演,「當饒星星飄進試鏡間時,我就決定她是小美。」影帝吳慷仁、視后尹馨柯淑勤,與陳以文導演、納豆巫建和張少懷邱隆杰劉冠廷等人也參與演出。

「小美失蹤地圖」
Photo Credit:甲上娛樂

拍攝期間每個演員大多是分別獨立開鏡,拿到的劇本只有自己的部分,也完全不清楚還有那些演員,彼此幾乎沒有碰過面,互相也沒有對手戲,每個人的獨白都很多,很考驗演員自身的想像力,卻都能演得十分到位。而全體演員更是直到首映會時,才第一次合體相聚。

為了一圓電影夢,黃榮昇甚至賣掉房子才能補足拍片的資金缺口,拍片期間還跑去拍廣告賺些費用。然而片子開拍了兩個多月,剪接時卻發現錯誤。

「在拍攝與剪接時,自己就覺得不太對勁,發現有很多bug,可能是因為我沒有拍長片的經驗,第一次拍電影有些東西抓不到,首次剪接時節奏很快,更能看出我的幼稚與輕浮部份,剪接後可以用的片段竟湊不成一部長片,自己差點也要去跳懸崖了。」

於是黃榮昇只好不斷補拍重拍,前後又花了兩年的時間。「第一次拍就是有很多想說的東西,可能每一段都希望有各種顏色、各種發展,可能就拍到失心瘋了。還好有鍾孟宏導演拉住我,鍾導是我拍廣告與技術的師傅,幫忙很多。後來我決定重新補拍重剪,讓節奏變緩慢才能沉澱,鍾導就協助把事情變簡單,用更精準的視角,讓電影更精緻地完成。」

「剪接是失去的藝術,剪接時才會發現問題。最後我拍片,只要不好就現場刪掉、砍掉,這也是需要勇氣的。」而攝影中島長雄(鍾導)獨特的攝影風格,豐富了角色的人物性格。璀璨亮麗的影像美學,讓電影越到後面,越具迷幻的影片風格與特殊氛圍。

恰如其份的配樂,出自作曲家盧律銘之手。做過幾張電子音樂的他,跟著這部電影3年,反反覆覆地不斷修改,刪掉許多情緒與矯情,才成為現在的模樣。黃榮昇表示,「我很喜歡音樂裡有古典底子,有古典底子的人來做現代樂,與一直做電子樂的人很不同。」

原本黃榮昇還設定整部片都由素人演出,「可能是拍習慣廣告產生的自大感,當時覺得好像不難,很容易就搞定了,後來才發現我徹底搞錯了,拍電影跟廣告完完全全不同。」

巫建和在電影《小美》一展精湛散打技能
Photo Credit:甲上娛樂
巫建和在電影《小美》展現散打技能

所幸已先建立了故事架構與角色,後來在拍攝陳以文、柯淑勤的時候,已經清楚了解9位角色的關係。「我覺得電影需要在主軸之外,塑造出個性的豐滿,是一種生命態度。於是我重新補拍一些部份,希望用幾個簡單的角色,訴說出小美複雜的人生面相。」除了孤立與痛苦,電影也充滿幽默的基調。

「劇中角色都是演員消化後,再用自己的方式說出台詞。原本一開始沒有那麼多幽默的點,最後控制在剛好的天數與鏡頭下,增加了旁白的精彩度。」而黃信堯導演生動風趣的台語口白,更具畫龍點睛的效果,為電影增色不少。

其實黃信堯的聲音在《大佛普拉斯》之後就很受歡迎,黃榮昇直言,「很感謝他無條件支持我的電影。我認為黃導演是『新台灣之聲』,他的聲音具有穿透銀幕的魅力,非常巧妙精準,我認為他甚至可以超越吳念真導演,成為代表新台灣人的聲音。」

電影《小美》片中的「五分埔」場景
Photo Credit:甲上娛樂
《小美》片中的「五分埔」場景

陳以文飾演來自香港的房東,位於西門町「新加坡理髮廳」的人與在台灣生活的香港人,則是另一種族群的聲音。陳以文特別在網路搜尋曾在台灣生活的香港人影片,模擬用廣東國語腔調說台詞,再錄製傳給導演與監製確認,成功揣摩出道地的香港口音,讓不少人誤以為他是正港的香港人。而片中一段長達7分鐘的獨白,陳以文更是一氣呵成,展現絕佳演技與聲音口條。

「原先並沒有設定房東的香港背景,其實是陳以文主動為人物添加個性幫忙加分,也是讓這部電影更精彩的一個關鍵。

因此我們決定乾脆把房東設定成香港人移居到台灣,藉由房東聊到小美的過程中,產生從香港來台北,與從台東到台北彼此之間的共識。」

黃榮昇還很喜歡柯淑勤在火車隧道的那場戲。「台東那段是台灣最老的一段列車,山洞特別多,演一演就會經過山洞,在火車裡面耳朵會受不了。火車隧道的戲是現場收音,收音很麻煩,人的聲音要乾淨清晰,又要有過山洞時很悶的壓力聲。」

柯淑勤則展現出敬業風範及爐火純青的演技,拍片時其實她在生氣,但是她會安靜地等過完山洞,才又繼續講台詞。黃榮昇表示,「我覺得剛剛好,非常符合媽媽對小朋友的無奈,非常貼切。我期待演員們可以超越我的想像。」她則淡然地說:「演員的厲害,就是把他丟到哪個環境,就要懂得利用那個環境。」

小美_前導_學生1017_1mb
Photo Credit:甲上娛樂

為了揣摩吸毒邊緣少女的內心世界,饒星星刻意暴瘦到36公斤,壓力大到「吃什麼東西都不會胖」,超入戲的她甚至揣摩小美的心思:

「對我來說,小美就是在電影裡努力活下去,是社會角落的縮影,想要用緬懷的心情去演,所以我不在片場隨便討拍。」她坦言,整個拍攝過程都非常難忘,像是過了兩個月的角色生活,殺青後花了半年才胖回來,「透著跑步及吃高蛋白食物才補回來」。

饒星星自承是採「身體帶動心理」的演技,她在片中打滾、泡冰水,身體上有很多的挑戰。導演更曾經向她說某場戲請把自己想成「下水道爛掉的死魚」。「當初看劇本時,我就覺得這女生很痛苦不快樂,完全沒有笑容。拍攝60多天,我大概有40天都在地上爬。」她在劇組位居最底層,任務是跟著小美一起吃苦。「拍攝第2天回家時快要瘋掉,想到接下來還有60天,這要怎樣熬過去?」

小美_前導_便服1017_1mb
Photo Credit:甲上娛樂

隧道裡的水最後流向大海,最後一個下水道的鏡頭,大膽的結束在一道白光中。「大海就像父親,缺少父愛的小美,跟着水流走到隧道,最終回到大海,象徵著小美渴望父愛,合在一起。」小美站在海邊,面向大海,一個陌生的婚禮攝影師正在看着她。

「我覺得人生最可怕也最美妙的,是發生在陌生人眼裡的事,而不是最親近的人。人生的悲慘性與娛樂性,真實呈現在陌生人的眼裡。」

喜歡觀察四周的黃榮昇,自認為很適合拍攝商業動作大片,最想執導DC、漫威的超人、鋼鐵人類型電影。「我認為電影有種神奇的魔力,很多人都願意付出人生中寶貴的2小時,全心全意進入它的奇幻世界,希望我的創作也會有這種吸引力。」

  • 台灣院線上映:2018/12/01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fanny』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