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人時報看什麼?Gmail如真被封了就應接受現實、今日三則司法新聞,看完後我應該驚呆嗎?

懶人時報看什麼?Gmail如真被封了就應接受現實、今日三則司法新聞,看完後我應該驚呆嗎?
Photo Credit: Tim Evanson @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共黨媒《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周二(30日)發表社評指出,如果說Gmail真是中方封的,中國的使用者就應接受Gmail在中國停用的現實。

外勞喘息服務 勞動部:明年中試辦

(以下引述內文)

勞動部今天(27日)指出,明年中擬小規模試辦「外勞喘息服務」,補助有提供喘息服務的非營利團體,多僱用本國居家照護員,填補部分家庭在外勞休假時的人力缺口。

聯合晚報今天報導,勞動部擬動用就業安定基金提供「外勞喘息服務」,在外勞7天休1天的休假日,改由本勞照顧8小時,並補貼聘有外勞家庭新台幣1100元至1600元不等費用,1年約補助5萬9400元。(懶人時報

胡慕情:水啊!水啊!

(清晰說明工業與農業搶奪水資源的排擠效用,風險才剛開始,政府部門卻支應無度。以下引述內文)

經濟部以有87萬噸存糧來回應農運團體對糧食安全的憂慮,實在可笑。糧食安全指向的從來不只是稻米。而是包括雜糧、蔬菜等各式農產品。但經濟部的回應並不讓人意外。畢竟自戰後「以農業扶植工業」政策推廣後,所有發展制度幾乎無一不對農業不利。儘管水利法規定,民生用水優於農業優於工業用水,在「農用水忍受力較高」,而「民生、工業用水需穩定」的情況下,每逢乾旱,農業用水總是最先被犧牲。然而,水的移度並非僅是短暫的歉收影響,根本來看,是對農業下了劇毒,並徹底將正常發展與國土安全拋諸腦後。

(中略)水利署希望,工業用水可以維持在一定的量就不要增加,實際上,近年的工業區開發依舊層出不窮。而隨著工業區開發而來的,還有都市計畫,比如中科之於中科特定區,比如航空城之於航空城特定區。工業區與都市計畫,都需要水。儘管新訂的都市計畫與工業區用水需求,往往因開發單位的膨脹而不如預期,但關鍵的是,這些工業區與新訂都市計畫,所耗用的往往是方整且大面積的農地。

水泥鋪上,一如水庫。當我們忽略農田與水複雜交織出的國土保育、水源涵養,乃至於發展面向的反思意義,毫無愧意地大舉休耕便成為最簡便的選擇。然而每種選擇都有代價,當有一天,農業被徹底消滅,我們必將承受如今農民承受之苦的百倍千倍。(懶人時報

環時:Gmail如真被封了就應接受現實

(這篇《環球時報》社評,堪稱反動修辭的極品。以下引述內文)

中共黨媒《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周二(30日)發表社評指出,如果說Gmail真是中方封的,中國的使用者就應接受Gmail在中國停用的現實。

文章還表示,「我們只需相信,國家的互聯網政策是有邏輯的」,並呼籲「使用者們不妨順其自然,做多手凖備。」

社評認為,「Gmail不通,既可能是中方的原因,也可能是谷歌公司的原因,還可能是復合原因。」因為「中國歡迎它在遵守中國法律的基礎上開展業務,而谷歌更強調它自己的價值觀,希望不受中國法律的約束,這導致了雙方上一輪的摩擦。」(懶人時報

今日三則司法新聞,看完後我應該驚呆嗎

一、日前代表綠黨投入新北市議員選舉的王鐘銘,在去年(2013)5、6月間分別因聲援華光社區至行政院抗爭、江翠國中護樹行動,遭檢方以「妨害公務罪」起訴,其中江翠護樹案判決有期徒刑3個月,拘役40天並已二審定讞,王鐘銘確定將於明年1月6日入獄服刑。王鐘銘今天(12/29)在辯護律師及聲援團體陪同下,再為審理中華光案出庭,批判「妨害公務罪」已經成為打壓言論自由的工具。

二、323當晚,王醫師,因為帶著妻子,害怕驅離時妻子受傷。因此,當警方拿出大聲公,要民眾離開時,王醫生就轉身帶著妻子,正要離去。但這時候,有一名員警,卻拿出警棍攻擊王醫師的後腦杓。王醫師當場昏倒、抽蓄。而一旁轉身勸其他高中生離開的妻子,回過頭,只看到王醫生的慘狀,還以為他死去了。

這個過程,被一旁的媒體清楚拍下來,連施暴警察的臉孔也非常清楚。這起事件中,王醫生甚至連「消極抵抗」,比方靜坐讓警察拖抬…都沒有,已經主動離場,卻受到攻擊。攻擊之後,施暴的警察立刻轉身跑走,而旁邊的員警甚至叫著「他自己倒的、他自己倒的!」

這個施暴過程明確、證據確鑿的案件,卻在自訴過程中,先後受到台北地院與最高法院的「不受理」回應。最高法院的理由是:周老先生於四月初提告,而王醫生的案件在之後。雖然,控告的對象不盡然相同,施暴員警也不是同一人,法官卻以有爭議的方式,使用「同一性理論」,要求王醫生的案件,併入周老先生的案件處理。因此不受理王醫生的案件。

自由時報電子報:324鎮壓自訴法院不受理 司改會批荒謬

三、淡水河去年遭強酸汙染,挖子尾自然保留區的紅樹林枯萎,新北市八里風帆碼頭水域變成「陰陽海」,破壞自然保留區,士林地院昨依違反文化資產保存法判決排放廢水的昇鴻科技公司罰金八十萬元、該公司前開發部主任鄭任晏涉流放毒物,判刑一年,緩刑四年,但須向公庫支付六十萬元,並提供八十小時義務勞務。

當時的開發部主任鄭任晏向檢方辯稱,去年九月十日遭稽查,剛好那天他發現貯槽抽水馬達故障,且「快滿出來」,經「公司內部不詳人士」指示才將廢水排至水溝。

法官審理後認定,昇鴻科技因受雇人鄭任晏而破壞自然,排放超標廢水為時不短,判罰金八十萬元;鄭具處理廢水、廠管專業卻使淡水河蒙受重金屬、致生公共危險,念他是一時失慮,給予緩刑。

Photo Credit: Tim Evanson @ Flickr CC BY SA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