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比物理更難懂,但絕不能低估從政的物理學家默克爾

政治比物理更難懂,但絕不能低估從政的物理學家默克爾
photo credit: Fabrizio Bensch /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鑒於她已經宣佈隱退,一些人已經將默克爾視為只配在政治訃告中討論其遺產的「跛腳鴨」。然而現在致悼詞還為時過早: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她的歐洲遺產還在構建之中。

文:Javier Solana(前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北約秘書長及西班牙外交部長。現任西班牙高等管理學院全球經濟和地緣政治中心主任及布魯金斯協會傑出研究員)

在愛因斯坦於1955年去世時,《紐約時報》發表了了一封講述了一件精彩軼事的讀者來信。在廣島和長崎原子彈爆炸後不久,有人問愛因斯坦:「為何當人的思維已經可以延伸到可以發現原子的結構時,我們卻無法設計出相應的政治手段來防止原子摧毀我們自己?」他的回答是永恆的:「答案很簡單,我的朋友,這是因為政治比物理更難懂。」

作為曾經的東德物理學專業學生,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得以在步入政界時親自證明愛因斯坦這句諷喻確實屬實。我謙卑地相信自己也可以證明這一點,因為我自己的生活也是循著一條類似的道路。正如我多年前在西班牙所做的那樣,默克爾對獨裁統治崩潰的反應是放棄物理投身公共服務,並最終使自己陷入了歐洲政治的漩渦之中。

在她以往所承擔的各類公共角色以及隨後作為總理的那13年中,默克爾一直保持著一種與其學術出身契合的有條不紊且注重反思的行事風格。但世界政治似乎正與這種風格背道而馳,而德國國內的日益騷動也對她的地位構成了衝擊。

10月,默克爾宣佈自己不會再尋求連任總理,並且將在今(2018)年年底辭去基督教民主聯盟(簡稱基民盟)的領導職務。繼任者的爭奪已經開始。雖然默克爾的繼任者或許完全有能力接過擔子,但德國和歐洲其他國家無疑將非常懷念她的沉著和穩重。

對於默克爾的成敗已經多有評說。在她執政記錄中的最大污點可能是其政府於全球金融危機後在歐盟推行的緊縮政策。這些政策加劇了國與國之間不平等,加深了北部和南部成員國之間的分歧,還拖慢了經濟復甦。從那時起,各路民粹主義者——特別是義大利的五星運動/聯盟黨執政聯盟——都緊盯著緊縮政策所帶來的痛苦遺產,並借此取得政治利益。

同樣,一些人指責默克爾應當為極右翼政黨——包括境內的德國另類選擇黨——的崛起負責。在2015年迎來了一百多萬難民之後,默克爾成為全歐洲民族主義反移民勢力的眾矢之的。然而毋庸置疑的是,她對緊縮政策的支持與她在難民危機最為嚴峻時的決定之間形成了鮮明對比。在後一種情況下,在其他國家似乎不再願意這樣做的時候,默克爾卻將自己的政治前途押在了捍衛歐洲團結的路線上。

RTS26W2O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在最近向歐洲議會發表的一次講話中,默克爾再次為歐盟的基本價值觀辯護。她與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兩人在巴黎舉行的停戰日紀念活動中表現融洽——共同呼籲組建一支歐洲軍隊。正如馬克龍和默克爾都明確表示的那樣,這種力量不僅與北約相容;甚至會在事實上強化該組織。然而不出所料,默克爾雄心勃勃的言論引來了歐洲懷疑論者的蔑視,後者更希望看到歐盟屈服於絕望和政治機會主義。

鑒於她已經宣佈隱退,一些人已經將默克爾視為只配在政治訃告中討論其遺產的「跛腳鴨」。然而現在致悼詞還為時過早: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她的歐洲遺產還在構建之中。

可以肯定的是,默克爾在基民盟的繼任領導者可能不會緊密追隨她的立場,並且可能向其與基督教社會聯盟(基民盟在巴伐利亞邦的姐妹黨)和社會民主黨組成的聯合政府中注入更多的不穩定性。但即便在這種情況下默克爾也還留著幾招後手。首先,在德國的不信任投票不會成功,除非替代者能贏得聯邦議院絕對多數的支持。這種情況只發生過一次——當時基民盟的柯爾(Helmut Kohl)在1982年取代社民黨施密特(Helmut Schmidt)擔任總理——而且在當前這個山頭林立的聯邦議院中更是極不可能。

因此不應排除默克爾在完成本屆任期後再堅持三年的可能性。她在國際舞臺上仍然廣受歡迎。此外從選舉壓力(至少是一種對她的直接關注)中解放出來後,她或許可以更自由地尋求更積極的外交政策。回想一下,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正是在其執政的最後幾年實現了在外交政策上的一些最大里程碑。除與古巴恢復邦交之外,奧巴馬政府還與伊朗達成核協定並簽署了巴黎氣候協議。儘管特朗普(Donald Trump)試圖扭轉這些成就,但他還未能將它們徹底廢止。

對於歐盟來說,如果默克爾繼續致力於振興法德軸線從而為歐盟層面的改革打開大門,那麼聯盟的良性運作就有了保障。然而未來仍存在重大障礙。在這個時代很顯然政治要比物理更困難。然而我們最好不要低估默克爾,並注意愛因斯坦另一句永恆的名言:「機會總是隱藏在困難中間。」

© Project Syndicate, 2018.—默克爾的新動力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