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避免選後崩盤,可參考柯林頓「三角策略」找出制高點

民進黨避免選後崩盤,可參考柯林頓「三角策略」找出制高點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謂「三角策略」者,乃在民主黨和共和黨各自傳統之上,再立一個制高點,據此支點擬定政策,「化約共和黨的部分主張,但以自己獨特的方式實踐。」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Raphael Lin(作者本科念法律,博士專攻政治哲學、中國研究。會點小提琴、喜歡 圍棋;半夜常吃鹽酥雞,陷入減肥永遠不成的惡性循環難解)

美國總統甘迺迪(John F. Kennedy)名言:「成功有100個父親,失敗是孤兒」,結果論傾向的勝負判準舖天蓋地不絕於縷人世間,這眾所皆知。我想選戰敗陣原因分析已然太多也精彩,或許談談接下來可能發展與民進黨可以選擇的因應措施。

《孫子兵法》:「併敵一向,千里殺將」

首先,我以為一定要釐清的最最要點是……同時開打數個戰場、一併推動幾個改革是做不到的!

2016選完領先300萬票做不到,現在更是做不到!不是「該不該」的問題,而是「有沒有能力」的事實。蓋「進步人士」人人都有心中核心價值,理念奉若神明……一邊痛批民進黨一邊希望她做到。

這些價值平心而論誠值珍視,也能讓我們的國家更好。惟就現實言,現在加護病房的民進黨能做的非常非常有限,先明快回應民意,站穩腳步喘口氣求生存,才有餘力其他。

Dick Morris在他的《新君王論》中有名言道:「政治是政治人物希望走的路,和選民希望他走的路之間的拉鋸」,此中隱然矛盾可以很大也或很小,而若用一句投射目標理想,那就是「政治上兩點間最短距離常常不是直線」,這道理想來不難。

逼死了民進黨,更加保守的勢力取得政權則全盤皆輸,什麼都別談!正如中國東漢「清議」名士的高潔政治批判,畢竟「盛名之下,其實難副。」

復又,我也覺得至今檢討反應強度速度都不夠,但除此外,我以為最最重要是盤點民進黨手中鞭長,先看清楚想做和能做間差異,葉孤城式的「決戰紫禁之巔」不可採,有謀略的緩步逐個拿下目標,方饞上策。

圍棋十訣之勢孤取和

現下民進黨四面楚歌危疑待囚之勢甚明,到底是「勝敗兵家事不期,捲土重來未可知」,還是就此骨牌兵敗一崛不振?結果取因慘敗後DPP面對社會態度和反敗方法。

先說態度。我想蔡總統輸掉大選後發表和直播的這幾篇優美文稿是不夠的,應該坦白、直率的誠懇道歉,白話不修飾的向頭家報告已經聽到怒吼,誠心改過,請頭家再給民進黨機會!而且這道歉時效有限,拖久不成。

它如快刀斬換不適任官員;避免鏡中找人、權重大官互換位置;立馬亮眼政策解決久來沈痾等,都是「態度」展現的。至於「我因為推動改革所以民調低落」這種馬英九式句子務必別說,雖然蔡政府推動年金改革勇氣令人敬佩,但我們現在談的是向人民展現知錯的態度,再行貧嘴辯解並無幫助,更且政府於許多手腕細節不夠成熟也是事實。

質言之,敗走項城的台派勢力如今該做的是向「全民」展現道歉真誠,而非回頭基本教義取暖。我們不該放棄核心價值,但要找出策略方法說服選民,尤其是板塊位移的那塊選民,拿出手段「逐個」落實理想。

蔡英文_3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孫臏兵法:「善戰者,因其勢而利導之」

要論反敗方法首要看清大勢何如?正所謂「善戰者,謀勢不謀子」,認清局勢再「順勢而為」取勝機率才可提高;再者《呂氏春秋》言:「三代所寶莫如因,因則無敵」同理。

延此容我很悲哀的承認,此次北京似「超限戰」的捲千堆雪入所有管道影響台灣大選,其勢導之功堪稱大勝!此誠來自外部招招進逼的併吞危機。

除了草偃兵敗的民進黨,國內更有「反建制」、「非典型」化的政治人物喜好;加以「反政黨」傾向並著眼直觀、反射的聽說接收,最好明白快速且簡潔易懂,管你引用鄉土連續劇還是星爺電影,(看起來)真誠最重要!更且公民相信Line群組早安圖假消息、信奉外星人名嘴的習性深植,要透過各式平台操縱投票意向不難,就像俄羅斯影響美國總統大選一般。

阿肯色州彼得潘的逆風戰術

汽車巨人艾科卡(Lee Iacocca)的「反敗為勝」饒為企業經營佳話,而除克萊斯勒經驗外更貼政治實務者,或許我們可以談談柯林頓(Bill Clinton),談談他在慘敗後如何在普遍低估他的聲音中逆轉取勝。

1993年上任的柯林頓終結了12年共和黨天下。毫無世家背景的小柯從小岩城走入華府只花了短短13年,然而風采迷人、選戰驍勇的柯團隊「下馬治天下」立即深陷泥淖,在同性戀者軍中服役、健保制度改革等慘遭滑鐵盧。

尤有甚者,民主黨在1994大選遇逢空前大敗,丟了9個聯邦參議院席次、54個眾議員、11個州長,象軍幾乎席捲全美。

從而共和黨議會領袖金瑞契(Newt Gingrich)領著七十幾位眾議員高舉新保守主義大旗欲行「美國契約」,劍指預算案的領銜大右轉,一時媒體有「金瑞契政府」之謂,柯林頓朝風雲飄搖。

AP_17303680711878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三國志・蜀書》:「非惟競利,且以避害」

惟暴風雨中的小柯向有聰明狡詰、圓滑靈活、不限框架特質。期中大敗益發顯其善於輸面反轉要義!

柯林頓找回此前為他州長參戰操盤的共和黨籍策士莫利斯(Dick Morris),莫利斯則為老闆擬定著名的「三角策略」(triangulation)為軸心方針。 謂「三角策略」者,乃在民主黨和共和黨各自傳統之上,再立一個制高點,據此支點擬定政策,「化約共和黨的部分主張,但以自己獨特的方式實踐。」

這類似但不同於「第三條路」的政治操作是敗局中先婉轉低頭的智慧;是吸納反對砲火轉弱的路徑;也是整理步伐他日再起的虎狐方略。

柯林頓的作法是宣告一條「新民主黨」的道路,在民主共和兩黨最主要戰場之一「政府角色」上,柯林頓公開稱「大政府的時代已經結束」,一方面大幅減弱共和黨攻擊面;二者調整政府財政結構、負債;三則隱形拉引可以變遷的中間選民,用溫潤取代對抗。

當然,此中仍然可能有前後失衡左右失據之困,還是會逢「不管怎麼做都有人罵」問題;更且「放棄核心價值」的質疑勢必如影隨行。

我以為這個問題仍然回到上揭大局盤勢的延展,也就是身處弱局暫且不要端著自己理念硬要說服選民,逆勢操作;這就像是開車遇打滑向右,正確的方式乃方向盤先打右圈再緩慢左轉,這才不會翻車。

《三國志》中提到劉備「機權幹略,不逮魏武」,然「折而不撓,終不為下者」就因為他「非惟競利,且以避害」,可以為我們取徑。

白話的說,我以為先避滅黨、中國直入之禍,再行其他。中國侵門踏戶的踩線正在發生,台派同志卻仍忙亂火場之中,令人深深擔心。我「絕不是」要說我們原本的信念因為一場地方選舉就被「證明」錯誤,因此我們必要認錯、投降、改弦,而是我們該以柔軟出招,繞道狡慧行軍,力奪大營。

具體而論,既然公投結果依法應遵行,那我們就該調整核電政策進程,不用拘泥2025年這個時點,正面肯認多數公民公投結果,核能政策「技術面再微調」;這就像當年柯林頓對傳統民主黨選民喊話的,大政府政策「應該調整它,而非終結它。」這和前面所提「大政府時代已經結束」好像矛盾,但奧妙就在其中。

柴契爾夫人:「再沒有比流行的共識更頑固的東西」

我十分不贊成柴契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當年英倫的「新自由主義」施政,但我以為這話還頗具道理,送給曾經說過欣賞柴契爾夫人的蔡總統。

一旦「反民進黨」成為流行;民進黨和資本家站在一起成為共識,再多的說帖文告都難挽頹唐,硬是抓著選民扭頭也只會讓她更頑固罷了。我以為,挽狂瀾於既倒首要認清事實敗局,從下風出發,在明白釐清的射程中綿裡藏針,逆轉求勝。

RTRCQJ3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法國社會黨籍總統密特朗(François Mitterrand)以熱愛閱讀、謀略高超著稱,在他過世後有3位法國記者合著一本《上帝的右手》,揭露密特朗2任14年任期中,曾經秘密支持(金援、人才)極右派的「國家陣線」,以期裂解整體右派勢力,阻斷他們艾麗舍宮之路,且事實上也操作成功。

這樣的作法當然極其權謀,然現實政治本係合縱連橫、殘酷絕情,懸崖邊上的民進黨應該靈光調整兵法,勇敢變陣,「圍棋十訣」中另著「動須相應」、「棄子爭先」皆可卓參。畢竟一旦走出總統府任何理想都難實現,更糟的是還要眼見虛假的「九二共識」推台灣入極權深淵,此中萬險台派勢力實在不可不慎!

本文經思想坦克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思想坦克》』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