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加與西班牙的交錯》導讀:一切的傳奇與錯誤,都得從哥倫布說起

《印加與西班牙的交錯》導讀:一切的傳奇與錯誤,都得從哥倫布說起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總體而言,作者的敘事手法既是談及西班牙中世紀至近世史與印加興衰的世界史,但又試圖從另一個角度,來描述白銀得以流通的全球史背後的哀傷。

文:李毓中(清華大學歷史所副教授)

導讀:一切的傳奇與錯誤,都得從哥倫布說起

在談到為何「西班牙」伊莎貝拉女王接受哥倫布的傳奇出航,以及他抵達美洲後所「製造」的錯誤前,我必須先說《印加與西班牙的交錯》從日文書翻譯成中文的過程中,日文翻譯及編輯們,完成了非常艱難的「再譯」工作,因為這本書有許多西班牙海外拓展殖民史的專有名詞,這些詞彙本身就是很難被詮釋的概念,再被重新拼成日文拼音後,還要再譯回西班牙文找到適當的西班牙原詞彙,然後對應成中文可理解的名詞,他們真的是完成了一項不可能的任務,值得讀者們為他們喝采!

一四九二年伊莎貝拉女王為何接受哥倫布的航海計畫?因為哥倫布說他知道前往中國的捷徑,女王便相信他了嗎?當然不是,因為在此不久前女王的學術顧問們,才剛剛否決了哥倫布的見解,那麼為何她又派人去把據說已轉往法國的哥倫布找回來,且最後同意了哥倫布航海計畫裡提出的「獅子大開口」酬庸合約,包含新發現土地的十分之一收益,哥倫布子孫世代可繼承其「發現」土地的管理權力,以及其他額外的收益。

這是因為,這兩位其實在現實歐洲政治情況裡,他們都是沒有其他選擇的人,就如同身為卡斯提亞及雷翁女王的伊莎貝拉,她之所以要與亞拉貢的國王斐迪南成親一般,並不是愛情,而是面對伊比利亞半島上葡萄牙王室的日益茁壯,以及兩人各自王國內貴族勢力的抬頭,只好聯姻結婚結盟,待權力獲得鞏固後,卻又各自擁有原有王國的王位。

先說伊莎貝拉女王為何只能接受哥倫布航海計畫的苦衷,事實上伊莎貝拉女王在一四七四年登基後不久,葡萄牙國王阿豐索五世(Alfonso V)便宣稱其妻子胡安納(Juana),也就是伊莎貝拉的姪女,擁有卡斯提亞及雷翁王國的繼承權,於是雙方展開了海陸的大戰,最後阿豐索五世一方戰敗,只好在一四七六年與伊莎貝拉簽訂《阿爾卡索瓦什(Alcaçovas)條約》,宣布放棄西班牙王位的繼承權利。但是阿豐索五世也不是省油的燈,他已經看出經葡萄牙與非洲南岸前往亞洲的潛力,因此在此和約裡,要求西班牙同意以非洲的加那利(Canarias)群島為界,劃分葡、西兩國的航海勢力,因此西班牙人不得在加那利群島以南的海域航行,進而終結了西班牙人往非洲南方發展的可能性。

所以一四九二年伊莎貝拉女王想要前往東方,只有兩個選擇,一個是向西航渡大西洋,一個是向北穿過北極(如果伊莎貝拉女王也相信地球是圓的話),但是向北航行對地處南歐的西班牙而言,並不具有地理位置的優勢(事實上後來其他航海家便向英、法王室,提出了東北及西北穿過北極航往亞洲的計畫),最後伊莎貝拉女王只能選擇接受哥倫布的計畫,如果她很在意與葡萄牙的舊仇的話。

哥倫布沒有其他選擇的原因,在於當時全世界海洋事業最發達的國家葡萄牙,其國王若昂二世(João II)並不接受他跟他的向西航行計畫。首先他不是葡萄牙人,更不是葡萄牙貴族,其次,葡萄牙人在非洲西邊的探索,已獲得一定的成果,並不需要向西航行這樣急躁冒險的計畫(以前的出航,其人員及費用的開銷,可能不亞於現在NASA執行一次太空梭發射計畫),最後一點,地球真的是哥倫布估算的如此小,可以一下子便航過大西洋抵達中國或印度嗎?葡萄牙國王的顧問團隊顯然是不認同的。因此,哥倫布只能離開葡萄牙,前往西班牙的塞維亞(Sevilla)結交朋友等待機會,直到一四九二年時來運轉,天主教君王攻下了伊斯蘭勢力在歐洲的最後據點格拉那達(Granada)後,伊莎貝拉在萬般歡喜之際決定喚回哥倫布,讓他去執行他的向西航行計畫,沒想到哥倫布錯把地球算小了的「憨膽」,反而改變了世界歷史。

「印地亞斯」──西班牙帝國海外殖民地的總稱

有了上述的理解後,接下來便可以來談他為歷史學研究者「製造」的問題。首先,哥倫布終於到了他認為的「印度」(India),所以他也就稱他所看到的人是「印度人」(Indios,英文寫成Indian,真的印度人,英文也寫成Indian),於是為現在的中文世界造成了問題,只好將他說的美洲「印度人」,在中文裡翻成「印地安人」。當然也有人質疑,以哥倫布的智慧及詳讀馬可波羅的資訊,他怎會不知道他抵達的,既不是印度也不是日本呢?但為何他自始至終都要說,他到了亞洲大陸的外圍?堅持叫那些不像馬可波羅描述的「印度人」是「印度人」呢?

因此也有學者提出解釋,認為哥倫布心裡應該是知道的,但他不得不堅持「錯誤的謊言」,因為他與西班牙天主教君王們所簽的合約,是前往亞洲大陸,若是到達的不是亞洲,也就代表哥倫布未履行合約的義務,那麼一切合約上所應得到的權益,不是也就瞬間化為烏有了嗎?因此推測即使哥倫布心裡明白,但也只好將錯就錯,最後苦了我們這些教美洲史的研究者,得將「積非成是」的事解釋很多遍,而唯一的受益者,便是最早懷疑哥倫布到達的是另一個未知大陸的亞美利哥.維斯普奇(Amerigo Vespucci),而新大陸也因此以他的名字命名。

接下來大家要問,那麼隨著西班牙人在美洲的探勘,終於知道了真相之後,該處理或如何稱呼那個不是「印度」的「印度」呢?西班牙人用「印度」的複數形式「印地亞斯」(Indias),來稱那個廣大的美洲新疆土,以解決此一哥倫布留下來的問題。讀者或許會問,為何西班牙人不學荷蘭人、英國人用「東印度」一詞來稱呼真正的「印度」,用「西印度」來稱呼美洲這個假「印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