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是印尼移工樂團:搖滾不死,只要放假我們就是「搖滾比利」

他們是印尼移工樂團:搖滾不死,只要放假我們就是「搖滾比利」
Photo Credit:共創《互鄉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來台灣後,除了工作以外,他們全部的娛樂就是假日跟大家聚在一起,團員們將彼此視為在台灣的唯一家人,不曾有過激烈爭吵,如果有人真的做錯事,他們會選擇原諒並以溝通化解。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司庭瑜、陳柔竹、朱翌菁

一面旗幟高掛在東協金字塔上,隨風飄揚;一群移工聚集此地,歌聲徜徉,徜徉在東協廣場中,衝擊著我們的聽覺。拿著幾把吉他、喝著啤酒、叼著菸,隨手都是樂器,他們究竟是誰?為什麼歌聲如此觸人心弦?

黑衣、刺青、雷鬼頭,一群搖滾人的打扮吸引著我們的目光,站在金字塔下的我們拼命想看清旗幟上的訊息,默默地走上金字塔,我們坐在一旁,或站或坐的移工同時注目著我們,而我們的目光依然在那面灰黑的旗幟上, 「Taichung RockABilly」透露出這群印尼移工的搖滾因子,不斷傳遞而來的熱血歌聲,鼓舞著我們向前搭訕這群印尼移工。

螢幕快照_2018-12-05_下午6_24_22
Photo Credit:共創《互鄉誌》
螢幕快照_2018-12-05_下午6_24_35
Photo Credit:共創《互鄉誌》

假日時,台中東協廣場裡聚集著不同群體的印尼移工,其中衣服胸前的圖騰、手環,是這群愛唱歌移工的記號,區別出與其他印尼移工的不同。採訪期間,其餘成員陸續抵達,彼此相互握手打招呼。他們是同樣來自印尼的移工,也是印尼知名搖滾樂團「Superman is dead」的粉絲。(以下簡稱 SID)

螢幕快照_2018-12-05_下午6_24_47
Photo Credit:共創《互鄉誌》
We are, We are, We are Outsider

「Outsider」是「Superman is dead」的男性粉絲稱號,對於台灣社會來說, 「Outsider」是代表這群移工的身分,而對這群移工來說,「Outsider」又是熱愛音樂的象徵、是身為外來者的他們所擁有的共鳴。與朋友相聚、唱歌,搖滾的假日才不枉為假日,這樣的身分讓這群移工凝聚一體, 有相同的理念、相依的情懷,唱同樣的歌。

團員興奮地和我們互加好友,傳送的連結裡滿是「SID」的音樂,一輪聽下來幾個小時就過了,甚至裡面好幾首歌都是RockABilly在廣場上必唱的歌曲。聊到SID時,團員們跟我們說SID的歌詞內容幾乎是提倡愛、社會、人權、自然等,且SID時常關注印尼的社會性議題,也有實際的行動,像是SID在印尼參與維護峇厘島環境的運動,讓身為SID粉絲的他們即使在台灣也積極響應。

螢幕快照_2018-12-05_下午6_24_54
Photo Credit:共創《互鄉誌》

SID影響他們很深,是他們非常崇拜的偶像,也正因如此,RockABilly不僅只是單純唱歌聚會,他們每個月會有固定的一天是全員到齊的日子。這一天他們依舊高歌歡唱,但不同的是他們會傳遞帽子讓每個人投入一百塊台幣,並將收集到的這筆錢寄回印尼,幫助一些淹水或其他自然災害的受災戶,就像在貫徹SID的意志,他們透過音樂在千里迢迢的台灣互相扶持,但同時也不忘幫助家鄉的人們。

螢幕快照_2018-12-05_下午6_24_40
Photo Credit:共創《互鄉誌》

周遭散落著酒瓶和菸蒂,非主流打扮的移工席地而坐,仔細觀察才會發現他們都是用心打扮自己,來迎接每個休假日、脫離壓抑的工作日。訪談期間,一旁的歌聲幾乎從不間斷,RockABilly大聲忘我地沈浸在音樂世界,搭配著香菸、酒精、朋友,彷彿此刻才是最重要 的。來台灣後,除了工作以外,他們全部的娛樂就是假日跟大家聚在一起,團員們將彼此視為在台灣的唯一家人,不曾有過激烈爭吵,如果有人真的做錯事,他們會選擇原諒並以溝通化解。

螢幕快照_2018-12-05_下午6_24_29
Photo Credit:共創《互鄉誌》
螢幕快照_2018-12-06_上午10_18_55
Photo Credit:共創《互鄉誌》

整個訪談過程中,每當我們提出問題後,團員們就會熱烈地討論,大家輪流回答我們的問題,熱情且友善,沒有厭煩和排斥,即使我們之間有語言的隔閡,團員們還是努力用google翻譯,希望能傳達最真實的情感給我們。

對他們來說,音樂就是生活, 「生活中沒有音樂就不美麗。」

編按:本文為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搖滾畢拉密」計畫課程成果(教育部HFCC計劃課程),關鍵評論網基於編輯獨立原則挑選刊出該篇文章。

相關評論: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李牧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