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法國總理不得不政策「髮夾彎」:3個QA看法國50年來最大暴亂「黃背心」

讓法國總理不得不政策「髮夾彎」:3個QA看法國50年來最大暴亂「黃背心」
Photo Credit: Reuter/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11月中延燒至今,法國「黃背心」運動吸引了超過52萬人上街,各方訴求已經升級為要求總統馬克宏下台、國會全面改選。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

法國「黃背心」運動反對調漲燃油稅,連續3週上街抗議,部分參與者行動漸趨暴力。黃背心聲勢不減,農民、勞工也想加入抗議行列,為免騷動擴大,政府宣布暫緩調漲燃油稅。

法國政府原訂2019年元旦起調漲汽油稅及柴油稅,許多人認為購買力沒有明顯提升,且政府取消「富人稅」(ISF),卻對升斗小民加稅,並不公平,於是自發上街抗議,以螢光黃背心為識別,稱為黃背心運動。

黃背心運動於11月17日、24日、12月1日連續進行全國串聯抗議及封路行動,部分群眾暴力傷人、燒車、砸店,連國家古蹟凱旋門都遭破壞,可能影響巴黎形象,不利於餐飲及觀光業。此外,封路行動波及物流及零售業,在耶誕節前的採購高峰期,營收堪憂。

法國黃背心
12月1日的抗議活動,法國凱旋門內的雕像被損壞。|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法國;黃背心
巴黎知名的購物街香榭麗舍大道上,一塊標有「馬克宏辭職」的廣告招牌。|Photo Credit: Reuter/達志影像

雖然黃背心運動一次比一次暴力,但媒體民意調查顯示,仍有7成左右的受訪者支持黃背心的訴求。

在1日的巴黎抗議行動中,許多運動參與者表示,燃油稅只是導火線,真正的問題在於法國人對政府整體稅制及改革的不滿一次爆發。

法國黃背心
Photo Credit: Reuter/達志影像

黃背心運動引燃社會中壓抑的憤懣,其他產業也開始加入抗議行列。

3日清晨,數百輛救護車在巴黎協和廣場(Place de la Concorde)及國民議會前集結,要求取消針對救護運輸系統的改革。

根據新規,救護運輸的部分資金來源從健保支付改為醫院及診所負責,有些業者及勞工擔心這項措施會讓醫院傾向與價格較具競爭力的大型救護運輸公司合作,影響中小型公司的生計,因此集結抗議,許多救護車窗上寫著白色大字「罷工」,路面還有焚燒過的灰燼和焦痕。

對政府措施不滿的還有農民。全國農民總聯盟(FNSEA)正籌備於下週動員,要政府停止加稅,不要再增加農民的負擔。

此外,法國總工會(CGT)號召於14日大舉行動,要求立刻提高勞工薪資、津貼及社會保險保障。

在黃背心聲勢不減、其他民怨又火上澆油之際,總理菲力普(Edouard Philippe)4日試圖平息眾怒,宣布暫緩調漲燃油稅6個月,並於冬季期間暫緩調漲電費及瓦斯費。

菲力普說:「沒有任何稅值得置國家團結於危險之中。」他昨天在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指示下,與國會各黨團代表交換意見;黃背心運動代表原本定於今天與菲力普會面,但臨時取消。

菲力普表示,穿上黃背心的法國人熱愛國家,他們希望降稅、希望工作獲得報酬,這也是政府所願、是共和國總統承諾的核心,「如果我表達(政策)不完整,或多數黨沒能說服法國人民,那就是我、我們(政府)應該有所改變」。

在社群網站,已有人發起於8日進行第4波抗議。菲力普說,抗議的權利很珍貴,但法國人也有享有安全的權利;他提醒,遊行活動要申請,且必須平和進行,內政部將盡所有力量維護法律。

誰是「黃背心」?

「黃背心」運動的緣起,住在巴黎郊區的32歲女子呂杜絲基(Priscilla Ludosky)今年5月在網路上開了第一槍。因為法國政府調高燃料稅,油價至少一半都是稅金,這讓呂杜絲基在網路上連署請願,希望調降油價。這份請願書起初沒有引起注意,直到10月份,同一地區的卡車司機杜魯埃(Éric Drouet)在臉書上轉發這個訊息,法國媒體開始關注這個事件,連署人數也從最初的700人直飆,至今擁有超過112萬人簽署。

為了抗議高油價,杜魯埃號召網友在11月17日上街抗議,在社群網站的動員之下,法國13個大區當天全都出現「黃背心」抗議者,臉書上共有超過1500個活動專頁。

為什麼要穿黃背心?

當初選擇穿上黃背心,是因為鮮黃色的背心非常顯眼,也是法國司機依法必須穿的「制服」,法國的法律也規定車輛內都必須儲備一件反光黃色背心。示威者者身穿黃背心,正是因為抗議的起因是政府為環保而提高燃油稅導致油料漲價。

不過運動演變到後來,因為黃背心非常便宜、又唾手可得,只要穿上什麼人都可以加入運動,也讓這場運動如滾雪球般越滾越大,運動因此也得名為「黃背心」運動(gilets jaunes)。

法國政府試圖將暴力騷亂歸咎與法國的極右翼和極左翼勢力的煽動。但示威者囊括了法國左、中、右政治光譜,實際上許多人並沒有特別的政治傾向。運動發起者並不隸屬於法國的任何政治團體或工會,也沒有明確的領導人,抗議行動是通過社交媒體平台組織的。

參與者主要是依靠汽車的通勤族,其中包括了小企業主、獨立承包商、農民、家庭看護和卡車司機。他們主要生活和工作在農村城鎮,郊區或法國大城市的郊區,許多人的收入都只過基準線,他們抗議消費能力在過去幾年已大幅下降,除了難以維持生計,更不用說拿出錢來遠行,2016年法國的收入中位數每月收入約1700歐元(約新台幣5萬7800元)

  • 11/17:首度在全國走上街頭,約28萬人參與,抗爭導致一人意外喪命,400多人受傷。
  • 11/24:第2波運動約10.6萬人參與,活動暴力事故頻傳,巴黎香榭麗舍大道陷入混亂。
  • 12/1:第3波示威活動,約13.6萬人參與。活動因暴力行為變調,警方逮捕超過400人,另有133人受傷,堪稱近年最嚴重的暴力抗議。
「黃背心」威脅有多大?

參與人數最多是第1波運動,當時吸引了近30萬人參與,在首都巴黎一地就有近6000人。而巴黎市中心12月1日,更爆發1968年5月學運以來最嚴重暴亂,逮捕超過400人,不只汽車被燒毀,知名地標凱旋門上也被噴上「馬克宏辭職」的塗鴉,負責監督清理作業的巴黎市政府官員說:「我在巴黎各處的歷史遺跡工作了20年,從沒看過像凱旋門這種情況,簡直是大屠殺。」

法國黃背心
Photo Credit: Reuter/達志影像
法國黃背心
Photo Credit: Reuter/達志影像

這些抗議者要求範圍很廣,因為該運動有如此多的參與者,他們有不同的環境和政治因素,每個人的訴求都不盡相同。

隨著示威浪潮逐漸擴散到全國,「黃背心」的成員早就不限於不滿油價高漲的駕駛人,他們的訴求還包括調高最低工資與退休金、改善火車運輸、遣返非法移民、中小學每班不應超過25人—更重要的是,運動的訴求已經轉為對馬克宏政府的全面不滿。

一位自稱「溫和派」黃背心成員,上周日投書法國《星期日報》(Le Journal du Dimanche),主張「黃背心」要的就是跟政府協商,凍結調漲燃料稅的計畫。不過法國總理菲力普4日已經宣佈,明年1月1日開始的燃油稅調漲計劃暫緩執行,「黃背心」運動卻毫無停止跡象。自稱抗議活動領袖的柯西(Benjamin Cauchy)放話:「我們不會因為一點小恩小惠就善罷甘休。」目前「黃背心」的訴求已經升級為馬克宏下台、國會全面改選。

法國政府對12月8日的第四場「黃背心」抗爭嚴陣以待,內政部長卡斯塔內(Christophe Castaner)也呼籲「黃背心」運動的和平參與者,應該跟暴力分子劃清界限,不要參加12月8日的抗議。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Abby Hua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