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巡視後,禮佛故鄉大理開始「鐵腕治海」

習近平巡視後,禮佛故鄉大理開始「鐵腕治海」
觀光狂潮造成洱海污染,路上處處可見整治洱海的標語 | 攝影:郭志榮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因為過熱的觀光,大理西北方洱海的農村樣貌逐漸改變,而在中國政府祭出鐵腕整治和強制停業後,又再重創居民經濟,綜合治理的背後,如何在寬鬆之間找出一條永續的路?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郭志榮(漂浪島嶼部落客)

洱海位於中國雲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大理市西北方,面積約256公頃,在昆明滇池之後,成為雲南省第二大淡水湖,也是中國第七大淡水湖。洱海呈南北長、東西窄的條狀湖泊型態,平均水深約10公尺,流域北起大理市上關鎮,南至下關鎮,最後流入瀾滄江。

洱海西方是蒼山,中間是廣大平原地帶,由於東有洱海,西有蒼山,作為天然屏障,唐代成立南詔國,經過戰亂再建大理國,興建大理都城,就是現今的大理古城。

a
大理古城旁的洱海,面積256公頃,成為雲南面積第二大湖泊 | 攝影:郭志榮

大理古城以白族為主,但是從古就是通往東南亞的取經要道、經貿通道,許多族群往來、定居,文化相當多元。特別是金庸小說《天龍八部》書寫大理國,翻拍成影視作品,更是打響大理古城名號,加上機場、高速公路、高速鐵路,不斷興建開通,帶動蒼山—大理—洱海的旅遊熱潮,2016年旅遊人數高達3859萬人次,帶動一年約200億台幣的旅遊經濟。

高度的旅遊經濟,造就繁榮的旅遊產業,根據大理市官方統計資料,2010年大理市常住人口為61萬人,到2015年為66萬人,但是一旦加入未落籍的居民,在此工作的流動人口,大理市常住人口高達86萬人,環繞洱海區域約有2000多家客棧、餐廳。

大量的居民,產生的生活廢水,加上大量的遊客,產生的污染廢水,在過去環保不佳的時代,全部流往洱海,造成洱海的污染,水質的優氧化。在1996、2003、2017年分別爆發過嚴重藍藻現象,外界驚覺洱海受到高度污染,中國政府長期宣稱整治洱海,道路上處處可見標語。

面積廣大的洱海,不只是古代大理的天然屏障,也是現代大理的水源與觀光依靠,更重要洱海也是生物的棲地、物種的寶庫。根據1978年的大調查,魚類有35種,其中原生種21種,水鳥有45種,留鳥13種,候鳥24種,水生植物有32種。

2015年到洱海,前往參訪由官方設立的紅山灣工作站,經過站內工作人員介紹,工作站主要進行洱海水生植物的保護工作,調查污染對水生植物的危害,以及採取提高水位稀釋污染,對於水生植物的影響與對策。在水域上一池池的水生植物種植基地,研究不同的科學項目,防止延緩污染對洱海生態的傷害。

a
洱海生態豐富,中國政府設立工作站,進行水生植物的研究與保護 | 攝影:郭志榮

根據研究分析,洱海污染七成來自沿岸的農業、畜牧業,動物糞便、肥料、農藥是污染源,三成污染是家庭與旅遊業,垃圾、生活污水是污染源。在早期的污染整治上,重心放在農業、畜牧業,管制污染排放,以及進行農場蓄污,環湖截污的工程,但是效果有限,甚至被評為只管農業,不碰商業的整治行動。

2015年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巡視洱海後,宣示整治洱海,地方政府開始「加大力道」進行整治。在整治污水上,加速環湖截流除污,污水下水道工程。在清除藍藻上,引入民間企業,以引水凝藻的生物科技,進行固藻回收的水質汰換工程。

同時在解決污染源問題,箭頭開始轉向旅遊產業,2017年規定在洱海沿岸100公尺的核心區內,大型餐飲、旅館一律勒令「自行停業」,接受核查後可再復業,但是沿岸15公尺,所有人工建物一律拆除。2018年再到洱海,在當地環保工作者帶領下,看見岸邊所有大型餐廳、旅館,全部被勒令停業,卻在門外貼上「自行停業」的封條,官方甚至製作大型告示牌,懸掛在交通要道上,告示遊客不要前往居住消費。

a
2017年,洱海環湖沿岸大型餐廳勒令停業,政府製作告示牌,勸阻遊客消費 | 攝影:郭志榮

中國政府的鐵腕手段,確實產生效應,降低洱海水質污染,因為不只觀光產業污染減少,就連依賴觀光產業而生的大量農、畜牧業,也受到明顯壓制,成為打蛇七吋,命中核心的整治手段。

但是,管制沿岸觀光業的發展,引來不同反對聲浪。洱海周邊的村落,當地居民抱怨,岸邊核心區多數是當地居民經營,政府嚴厲打擊,卻放過城裡大型旅館和連鎖式民宿,讓人覺得有打擊小民、縱放財團之嫌,甚至是將旅遊經濟集中引往城區。

如此,強烈的舉措,卻是對當地農村經濟,特別是許多轉作觀光事業的農戶,形成重大的經濟打擊,停業一年收入嚴重損失,甚至有些重大違失的餐廳、旅館就被拆除,建房的巨額投資,化為烏有,並且造成村落人口二度流失,賣地租地走一波,失去觀光工作再走一波,讓村落從喧囂瞬間蕭條。

但是從另一個角度思考,高速的觀光發展,讓一些有傳統建築的自然村,快速被破壞,建起新樓房,甚至土地出租、售出,提供外地人經營,破壞人口結構、農村文化。進行管制,並非壞事,而是在觀光降溫下,重新思考如何在維護原有農村、文化樣貌下,以永續思維結合觀光發展,讓觀光與文化能夠並存。

a
過熱觀光,改變洱海農村樣貌,鐵腕停業,又再重創居民經濟 | 攝影:郭志榮

洱海整治展現魄力,停業、強拆等措施,效力驚人。但是環視洱海,污染源並非僅止農業與觀光,更嚴重的是人口大量移入,讓洱海周遭形成大量造鎮計畫,新樓房成千上萬出現。大量人口的集中湧入,產生巨量的垃圾、污水,才是未來洱海真正的污染大危機!也讓人質疑,中國政府管制農業、觀光污染,是否敢管控引導大型地產營建集團的土地開發。

洱海,不再是天龍八部筆下的優美海子,也非唐代的邊陲之境,而是在現今旅遊經濟下,成為火熱的觀光重地,引發人口激增、土地開發、生態危海等等連鎖問題。洱海污染的問題,值得各地觀光發展狂潮化的借鏡,思考綜合治理的背後,如何在寬鬆之間,找出一條永續的路。

本文經環境資訊中心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環境資訊中心』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