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井效應》:妳第一次發生性行為的時候有多重?「十八公斤」

《深井效應》:妳第一次發生性行為的時候有多重?「十八公斤」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現在很清楚地知道,灣景獵人角的「井」裡存在非常危險的東西。它不是鉛,也不是有毒廢料,其實也不是貧窮——而是童年逆境經驗。它讓人們生病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娜汀・哈里斯(Nadine Burke Harris)

研究的起源,來自一個口誤

在1985年的某一天,文斯.費利帝醫師在聖地牙哥的凱薩肥胖診所,準備見他這一天的第一位病人。如果你和他一起在醫院餐廳排隊點餐,或是在走廊上和他擦肩而過,應該會對他的行為舉止印象深刻,然後用「莊重」、「沉著」這些詞彙形容他。他有一頭濃密的白髮,看上去就是位態度莊重的知識份子,隨時可能會上電視主持新聞節目,或冷靜地為合不來的兩個政客主持一場辯論。他說話時很有自信、很有威嚴,而且條理分明——所以,當費利帝醫師把這個故事說給我聽時,我著實嚇了一跳。原來他最偉大的醫學發現,是口誤所致。

唐娜是名53歲的婦女,患有嚴重的糖尿病,體重也過重。過去曾在2年內靠新減重計畫成功減了大約45公斤,結果在過去6個月又全部胖了回來。費利帝感到挫敗的同時,也放不下自己的責任心。他實在不曉得唐娜為什麼會減重失敗,她之前明明表現得那麼好,她的努力明明換來了成功……結果她又回到原點了。

費利帝下定決心要找到最根本的原因。

他對病人提出一連串的基本問題:妳出生的時候有多重?小學一年級的時候有多重?上高中的時候有多重?第一次發生性行為的時候是幾歲?

結果,他唸錯了。

費利帝本來想問的是:「妳第一次發生性行為的時候是幾歲?」結果他不小心說成:「妳第一次發生性行為的時候有多重?」

「18公斤。」唐娜回答。

聽到唐娜的回答,費利帝愣了一下。等等,妳說「18公斤」?

他相信自己只是聽錯了。沉默一小段時間後,不知道為什麼,他又對唐娜提出相同的問題。說不定唐娜說錯了,說不定她想表達的是「48公斤」。

「抱歉,唐娜,妳可以再說一次嗎?妳第一次發生性行為的時候有多重?」

她沒有說話。

費利帝隱約感覺到這之中有隱情,於是靜靜地等待唐娜回答。當了二十幾年醫師,他知道病人經常在漫長的沉默後說出幫助他診斷病症的關鍵資訊。

「那時候我18公斤。」唐娜垂著頭說。

費利帝震驚地等她說下去。

「我那時候4歲。是跟我父親。」她說。

費利帝告訴我,當時他驚呆了,但是他很努力隱藏自己的情緒(這種掙扎我自己也經歷過無數次)。他行醫23年,沒有一次為病人做健康檢查的時候,聽病人提到自己被性侵的經歷。你現在聽我這麼說,可能會覺得很不可思議,但這可能是因為費利帝從來沒向病人問起這件事。而且當時是1980年代,那時人們比現在更不願說出自己被侵犯的經歷。我問起這件事時,費利帝說應該是他從來沒問過。畢竟他是個醫師,不是諮商師。

夢遊的復胖病人

幫唐娜看診後又過了幾個星期,費利帝幫派蒂看診——另一位加入新減重計畫治療的病人。派蒂和唐娜一樣都減重失敗了,她一開始是模範病人,在短短51週從185公斤減到60公斤,後來卻前功盡棄了。這個現象不只發生在派蒂和唐娜身上,其他執行這種減重計畫的病人一開始也很成功,甚至有人在1年內減了136公斤。費利帝在興奮的同時,也為病人的高復胖率感到困惑不已。假如是剛開始這項計畫的病人復胖,那還可以理解,因為這計畫本來就不簡單。問題是,最成功減重的病人,反而最有可能放棄——這些人明明堅持了最久、效果最好啊!結果,他們剛調整到理想體重,正應該慶祝自己達成目標時,這些成功的病人就突然消失了。他們有的永久退出計畫,有的離開幾個月後回到診所,之前減掉的重量又回來了。費利帝和他的同事百思不得其解,他們明明已經找到治療肥胖這種頑固問題的方法,現在卻發現減重計畫不能持久,而且還找不到背後的原因。

費利帝這次和派蒂見面,希望能釐清她的問題。他知道派蒂快要放棄了,因為她的體重正迅速朝反方向跑。光是過去3週,就胖了快20公斤。費利帝希望能及時挽救她。

他為派蒂做身體檢查,尋找突然增重的原因。會不會是心臟衰竭,導致體內累積大量液體?至少在費利帝醫師看來,派蒂並沒有水腫,應該不是心衰竭造成的復胖。那會不會是甲狀腺出了問題?費利帝更仔細檢查她的頭髮、皮膚和指甲,但沒有看到任何乾燥或頭髮稀疏的狀況,而且她的甲狀腺也沒有腫大或過小。他找不到任何代謝問題的物理跡象。

檢查過清單上的所有項目後,費利帝請派蒂坐下來談談。

「派蒂,妳覺得問題出在哪裡?」

「你是說體重問題嗎?」

「對。」

她的笑容變小了,低頭盯著自己的手。

「我好像會夢遊起來吃東西。」她難為情地說。

「什麼意思?」費利帝問。

「我小時候會夢遊,但已經好幾年沒有這樣了。我自己一個人住,晚上睡覺時廚房很乾淨整齊,可是最近早上醒來卻發現鍋碗盤都髒了,盒子和罐子不知道被誰打開——很明顯是有人在我的廚房裡煮飯和吃飯,可是我完全不記得有這件事。既然家裡只有我一個人,而且我越來越胖,那應該就是我在夢遊吧。」

費利帝點點頭。這聽起來有點詭異,甚至可能是某種心理疾病的症狀。若是在平時,他可能會建議派蒂去看心理醫師,自己則專心解決她生理的問題就好……但這次,不知道為什麼,他沒有這樣做。不久前,他聽唐娜說過的那番話,讓他發現自己平常問話沒能問出的細節,可能影響了病人減重的成敗。雖然心理疾病不是他的專長,他還是決定順著這條路走下去。

「派蒂,夢遊吃東西的確能解釋妳為什麼體重增加,可是為什麼是現在?」

「我不知道。」

「為什麼妳3年前沒有夢遊?3個月前也沒有?」

「我不知道。」

費利帝再接再厲。他是流行病、傳染病醫師,不願意接受表面的答案,他知道通常在發生觸發性事件之後,才會發生這類事情。霍亂肆虐倫敦蘇荷區並不是不幸所致,而是有個因素連結所有生病的人,而那個因素就是一口被汙染的水井。

費利帝不相信派蒂會無緣無故開始夢遊。

「派蒂,妳仔細想想。最近生活中有沒有發生什麼事?為什麼妳會現在開始夢遊吃東西?」

她安靜了片刻。

「我不知道這件事跟夢遊有沒有關係,不過我在上班的地方遇到了一個男人。」她說著說著,又垂下了頭。

費利帝安靜地等待,最終派蒂開始解釋事情原委。派蒂是在療養院工作的護理師,最近她負責的一位病人一直追求她,那是名已婚、年紀大她很多的男人。他曾說過派蒂減肥後變得漂亮許多,之後一直對她提出猥褻的要求。一開始,費利帝沒有聽懂,不過是小小的尷尬而已(當時可是1980年代),怎麼會引起這麼極端的病症?他繼續問下去,事情才水落石出——原來派蒂從十歲開始就和祖父發生不倫關係,那也是她開始增重的時期。

那天,派蒂離開以後,費利帝醫師發現自己無法忽視派蒂和唐娜之間的共同點。這也許是巧合也說不定,但兩名病人都是在小時候被侵犯之後,體重就立刻開始增加。而數十年後的現在,派蒂被男性病人追求的同時也開始變胖了。費利帝心想,會不會是她的潛意識透過增重,想辦法保護自己不要再次受創?他會不會一開始就沒看清這些病人的病因?費利帝是醫生,他一直認為病人過重是問題,但如果這反而是解決方式呢?說不定體重是病人心理和情緒上的界線,可以保護他們不受傷害。也許這就是為什麼減重最成功的病人剝下了防護層之後,又急著把防護層吃回去。

費利帝懷疑自己窺見了虐待與肥胖隱藏的關連。為了看清兩者的關係,在幫減重中的病人問診時,他開始問他們小時候有沒有被性侵的經歷。他驚駭地發現,似乎有一大半的病人都曾經遭到性侵。一開始,他認為這不可能是真的,不然他早就該在醫學院裡學到性侵和肥胖的關係。但是,在看過186名病人以後,他不得不相信自己看到的現象。為了確認這不是該群病人獨有的特質,也不是他提出問題的方式導致的誤差,費利帝請5位同事為接下來100名病人看診時,也詢問病人有沒有受侵犯的經歷。當這5位同事得到相同的結果時,費利帝知道他們挖出非同小可的事實了。

十類童年負面事件

費利帝找到童年逆境經驗和身體健康的關連,造就了後來關鍵的童年逆境經驗研究。在這個例子中,醫師學偵探追尋線索,用科學方法檢驗他們的直覺猜測。這場研究從一開始的2名病人,發展到後來,成為幫助醫療工作者了解病人的基礎與關鍵。

費利帝開始在自己熟悉的領域調查,然後努力推廣這件事。他在1990年參加了一場於亞特蘭大舉行的全國性肥胖研討會,被同儕狠狠批評了一番。觀眾席中一位醫師甚至堅稱病人被虐待的經歷都是他們自己杜撰的,目的是掩飾他們失敗的人生。根據費利帝的說法,其他觀眾聽那位醫師這麼說,紛紛鼓掌表示同意。

並不是所有參加研討會的人都認為費利帝醫師被病人耍了。那天,在講者的晚餐會上,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的流行病學家大衛.威廉森坐在費利帝身旁。這位資深科學家告訴費利帝,假如童年受虐的經驗和肥胖真的有關係,那將是非常重要的發現,但沒有人會相信只有286個案例的研究。費利帝需要做規模更大、在流行病學方面更完整的研究。用幾千人證實他的假說,而不是用減重計畫中的一小群病人做研究。

幾週後,威廉森介紹費利帝認識流行病學醫師羅伯.安達。過去好幾年,安達都在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研究行為健康與心血管疾病的關連。接下來兩年,安達和費利帝讀遍了連結受虐與肥胖的文獻,想辦法設計最好、最有意義的研究計畫。他們有兩個目標:

  1. 找到兒時受虐/家庭關係失衡,和成人危害健康的行為(酗酒、抽菸、嚴重肥胖)有什麼關係。
  2. 找到兒時受虐/家庭關係失衡,和疾病的關係。

為了達到目標,他們必須得到大量成年人的綜合醫學評估報告和身體健康資料。

幸好,他們需要的一部分資料,是聖地牙哥凱薩醫療機構每天都會蒐集的,因為每年有超過4萬5000名成人會在凱薩健康檢查中心做綜合醫學檢驗。對費利帝和安達來說,這裡蒐集的醫學評估報告,簡直是祕密寶藏。因為裡頭包含人口統計學資訊、過去的診斷、家族病史,和每個病人現在的病症與身體狀況。

費利帝和安達花了9個月爭取監督委員會的認可,最後終於得到批准,開始進行童年逆境經驗的研究。在1995年到1997年,他們徵詢了2萬6000名凱薩醫療機構的病人,其中6成7的病患(17421人)同意幫助他們研究童年經驗對健康的影響。頭兩次看診以研究為目的;一週後,費利帝和安達寄了問卷給每一位病人,請他們提供關於童年受虐和家庭關係失衡的資訊,也請他們列出自己現在接觸的危險因素,例如抽菸、濫用藥物和允許自己接觸患有性病的性伴侶。

這份問卷蒐集了關於費利帝和安達所謂「童年逆境經驗」的關鍵資訊。他們根據之前在減重計畫病人身上看到的負面經驗普遍性,把虐待、忽視和家庭關係失衡分成10個類別。他們請病人回答自己在18歲前有沒有經歷過這10類負面事件,希望能透過問卷判別每一名病人暴露在負面經驗中的程度。10類負面事件包含:

  1. 情感虐待(一再發生)
  2. 肢體虐待(一再發生)
  3. 性虐待(曾經發生)
  4. 肢體忽視
  5. 情感忽視
  6. 家中有藥物濫用情形(和酗酒者或濫用藥物者同住)
  7. 家中有心理疾病患者(和憂鬱症患者、心理疾病患者或曾嘗試自殺者同住)
  8. 母親遭受暴力對待
  9. 父母離異或分居
  10. 家中有犯罪情形(家人入獄)

每一類別的虐待、忽視或家庭關係失衡都計1分。因為總共有10個類別,童年逆境經驗的最高分是10分。

費利帝和安達利用醫學評估報告和問卷調查結果,連結了童年逆境經驗分數和危害健康的行為與健康狀況。

首先,他們發現童年逆境經驗比他們想像中更常發生——有67%的人有過至少1種童年逆境經驗,而且12.6%的人擁有4種以上。接著,他們發現童年逆境經驗的「劑量」,會影響人們長大後的健康狀況。也就是說,一個人的童年逆境經驗分數越高,身體不健康的可能性就越高。舉例來說,和一個童年逆境經驗分數為零的人比起來,若有4分以上,此人罹患心臟病和癌症的機率是他人的2倍,得到慢性阻塞性肺病的機率更高達3.5倍。

深井效應_童年逆境經驗研究結果
Photo Credit: 究竟出版
童年逆境經驗讓生病機率提高

從在病人身上和社區裡看到的一切,我深信費利帝和安達的研究說對了,它證實了我在臨床上看到但文獻中找不到的關連。看完這篇童年逆境經驗的研究後,我終於能回答之前的問題了:童年受虐和被忽視的壓迫,在醫學上的確和能影響孩子一生的身體變化與損害相關。我現在很清楚地知道,灣景獵人角的「井」裡存在非常危險的東西。它不是鉛,也不是有毒廢料,其實也不是貧窮——而是童年逆境經驗。它讓人們生病了。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深井效應:治療童年逆境傷害的長期影響》,究竟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娜汀・哈里斯(Nadine Burke Harris)
譯者:朱崇旻

TED演講超過400萬人點擊瀏覽。亞馬遜讀者4.7顆星好評支持。
這是一本震撼世界的革新之作!幫助我們治癒自己、孩子,以及全世界!

童年的傷和壓力,身體會記住,成為一顆不定時炸彈!
本書教你辨識自己身上是否有這顆炸彈和拆解之道。

  • 7歲的小男孩,沒有發育不良,卻從4歲後停止生長……
  • 43歲的男子,無不良嗜好又熱愛運動,某夜突然中風右邊癱瘓……
  • 3歲的小女孩,一直想辦法要增重卻失敗,卻只要爸爸出遠門就會稍微變重……
  • 42歲的女子,半夜會夢遊狂嗑猛吃,造成嚴重過胖……

如果你是醫生,
發現來看病的100名病人都取同一口井的水,其中有98人開始腹瀉,
那麼你該一直開抗生素治療?還是停下來問:「那口井裡到底有什麼鬼東西?」
你我都暴露在這種常見卻不曾察覺的危險之中,
因為那口深井裡藏著的不是可見的有毒物質,而是:你我的童年逆境經驗。

童年逆境經驗對我們不只有心理層面的影響,還能改變細胞讀取DNA和複製的方式,長期改變我們的身體。不僅出現學習或行為問題的機率是其他人的32.6倍、曾試圖自殺機率也高達12.2倍、罹患冠心病、癌症、肺部疾病、中風、糖尿病的機率都高達近3倍、憂鬱等心理疾病更突破4.5倍。

作者當了好幾年的醫學偵探,終於找到戰勝童年逆境經驗的方法,並在書中提出六大治療重點。我們不該把童年逆境經驗視為悲劇或童話故事,也不須克服、怪罪或選擇遺忘自己的童年。而是該找到直視這個問題的勇氣、打破惡性循環,進一步獲得能治癒一個人、一個社區的工具,從而逐步改善整個國家、整個世界的健康。

getImage
Photo Credit: 究竟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