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音】台灣漁船的海上屠殺:每月殺百隻海豚,只為了釣更多鯊魚取魚翅

【影音】台灣漁船的海上屠殺:每月殺百隻海豚,只為了釣更多鯊魚取魚翅
Photo credit: 環境正義基金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台灣,海龜以及海豚皆是保育類動物,用海豚作餌捕鯊魚不僅違法,更嚴重危害海洋生態。鯊魚鰭是捕捉鯊魚的主要原因,在亞洲一些國家,逾期的價值不菲,主要用在魚翅羹。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環境正義基金會(Environmental Justice Foundation, EJF)5日發布調查報導,揭露台灣漁船非法行為,包括宰殺保育類海豚作為釣鯊魚的魚餌、非法割鰭棄身、捕捉海龜等殘忍且浪費海洋資源且非法的漁業活動。漁業署僅回應已展開調查,違規屬實會執法。

台灣漁船在太平洋、大西洋以及印度洋作業,是國際鮪魚市場的主要供應者之一,大量產品輸往日本、歐洲以及美國。而延繩釣漁船,有長達100公里的釣魚繩,可以拖著上千個魚餌,鎖定鮪魚、旗魚和鯊魚等高價物種,「這是極具破壞性的漁法,常混抓到海豚、鯨魚、海龜等各種脆弱的海洋生物,台灣擁有的延繩釣漁船數量居世界之冠。」

但環境正義基金會在11月訪問在6艘不同漁船上工作的7名印尼籍漁工,卻發現有5艘台灣漁船涉及不法,透過非法、殘忍的作業方式每月殺掉大約100隻海豚,更指控台灣政府單位執法不力。

環境正義基金會訪談數名曾在台灣人投資、或台灣籍漁船上工作的漁工,發現有5艘漁船涉入非法作業,要求漁工割下鯊魚鰭後丟棄身體,這些少了鰭的鯊魚被丟回海裡,任其窒息或失血過多死亡,這樣的做法已違反台灣以及國際區域漁業組織的規範。

這5艘漁船中也有漁船專門鎖定海豚(鯨豚類在台灣皆屬保育類動物),漁工表示船長要求他們用魚叉攻擊在漁船附近的海豚,直到海豚死亡再拉上甲板,若還有生命跡象則會將其電擊死亡,死掉的海豚被用來作為釣鯊魚的魚餌。據受訪漁工表示,每個月漁船會殺掉大約100隻海豚,因為海豚跟人一樣血很多,可以用來吸引鯊魚。

受訪漁工表示,「要抓它們(海豚)很容易,我們每天大概可以抓6到9隻。如果船邊還有海豚,就算甲板上已經有10隻,我們還是會把它們全部抓起來。」

該名漁工也指出,這艘漁船每天都可以抓到上百隻鯊魚,包括瀕危鯊魚物種像是丫髻鮫(Smooth Hammerheads)和大眼長尾鯊(Bigeye Thresher sharks),且非法持有和處理幼鯊,將幼鯊作為魚餌繼續捕魚。

被問到抓到鯨魚時怎麼處理,漁工則說,「我們抓到之後把它的頭割下來,因為牠的牙齒是一種紀念品很少見。」至於抓到海龜的話,漁工說「把它們放回海裡,除非船長要海龜的尾巴,那我們就會把海龜殺死,因為大家相信海龜尾巴有藥效,可以讓人更強壯。」

在台灣,海龜以及海豚皆是保育類動物,用海豚作餌捕鯊魚不僅違法,更嚴重危害海洋生態。鯊魚鰭是捕捉鯊魚的主要原因,在亞洲一些國家,魚鰭的價值不菲,主要用在魚翅羹。

「我們大概有4個月都在抓鯊魚,上鉤之後,我們就把牠抓上船,然後就聽船長吩咐,如果他說把鰭割下來,我們就照做,會把鰭割下來然後身體丟掉」,一天可以有8到10袋(魚鰭),一天都會超過5袋,而且只有魚鰭,一袋大概70到80公斤左右,總共超過百袋,大概有300到400袋。「有時候一天有50隻,有時候一天我們可以抓到100隻、150隻」。

然而,漁業署卸魚檢查不周讓非法漁船有機可乘。有漁工說,只要將魚鰭藏在船艙的下層,上面用合法漁獲蓋住就能輕易躲避檢查,並在凌晨卸魚,儘速將非法漁獲賣掉。

「我們會在凌晨三點的時候偷偷把魚鰭卸下來然後賣掉,船長會一邊催促我們,叫我們動作快一點。」漁工受訪說道。

另外還有漁工表示,他工作的巴拿馬籍權宜船(由台灣人投資經營,但懸掛他國國旗的漁船)也有非法捕殺海龜、海豚的情形。漁船曾捕捉到一隻IUCN認定為接近瀕危的「偽虎鯨」(false killer whale),雖然巴拿馬法規要求應釋放,但台灣籍大副卻要求漁工將其宰殺後取出牙齒製作成項鍊。

除了非法漁業行為外,在其中4艘漁船上工作的漁工也表示受到不同等級的剝削,包括兩三天不給吃飯、肢體暴力、長時間工作到威脅減薪和遣返等狀況,通常漁工的部分薪水會被扣留,等合約期滿才會還給漁工,因為怕拿不回這些錢,所以漁工也大多不願意舉報。

環境正義基金會執行長Steve Trent強調,殺海豚來抓鯊魚是完全無法被接受的作業方式,「這些非法、失控的漁船嚴重殘害我們的海洋,主管機關缺乏嚴密、積極的行動,使得這種非法、不永續、慘忍的作業方式能持續運行。3個月前,EJF才揭發台灣漁船人權剝削案件,現在我們又發現台灣漁船非法剝削海洋資源。我們發現的這幾艘漁船每次航行就抓了數以百計的鯊魚並丟棄身體,試想若有更多台灣漁船用這種方式在作業,對海洋是多大的傷害。」

Trent也表示:「台灣政府必須要立刻研擬有效且可執行的行動計畫來保護鯊魚。台灣有足夠的資金、科技以及機會改變現狀,成為區域性甚至全球性合法、永續以及道德漁業的領導者。」

《上下游》報導,EJF台灣海洋專案主任邱劭琪說,根本解決方式就是資訊透明化,針對海上非法轉載魚貨,可以在漁船加裝監視器,監控甲板、魚艙作業情形,監控是否有非法漁貨;也可在漁船加裝電子感應裝置,可以感應到漁船活動,如果船艙長時間打開,或是長時間跟另一艘船並行,就可進一步追蹤。

此外,國際也一直呼籲漁船管理資訊透明化,讓鄰國、相關人士、公眾都能監控漁船活動,基本資料像是漁船雇用多少漁工、授權捕哪些魚種、在哪些海域作業等。至於是否會招致船主反彈?邱劭琪認為,並非公佈個人資訊,不會有個資問題,也非商業機密。且印尼跟秘魯也都將漁船運行軌跡公布於網路上,做到漁船資訊透明化。

環境正義基金會也呼籲台灣政府應立即承諾採納「提升全球漁業透明度」所提出的10項建議,並制定清楚可行的執行時程。10項建議包含:每艘漁船都有一組識別碼、公開漁船監控資訊、公佈漁船許可證、公佈IUU名單、除非有嚴密的監控,否則禁止海上轉運、建立漁船資訊系統、禁止使用權宜船、公布實際受益人資訊、懲處任何涉入IUU漁業的個人、採用國際上為漁船和漁業產品貿易制定明確標準的措施,像是FAO《港口國措施協定》、國際勞工組織《捕魚業工作公約》(ILO C188)和國際海事組織《開普敦協定》。

不過《中央社》報導,漁業署說EJF指控台灣籍漁船、台灣人投資的外國籍漁船涉嫌非法漁業行為案,目前相關資料都是由外國籍船員口述,難以求證,照片及影片尚無法明確連結至特定漁船,但是漁業署仍將就現有資料進行調查,倘查證違規屬實,將依遠洋漁業條例核處。

漁業署並說,關於EJF所提出的「提升全球漁業透明度」10項建議,其中7項已採相關作為,其餘3項,漁業署說,包括公開漁船監控資訊、禁止我國人投資外國籍漁船、公布實際受益人資訊等項,因為涉及個人資料保護法,或因現行法律尚無禁止投資等相關法規,無法施行。

相關報導: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羊正鈺』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