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路的名字,其實是當權者展現權力的地方

道路的名字,其實是當權者展現權力的地方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馬來西亞吉隆坡市政廳上月忽如其來宣佈要為吉隆坡市8條道路重新命名。新路名將被過去或現任國家元首的名字取而代之,引起民間更多不滿的聲音。

文:古燕秋

馬來西亞吉隆坡市政廳上月忽如其來宣佈要為吉隆坡市8條道路重新命名。新路名將被過去或現任國家元首的名字取而代之,路段包括耳熟能詳的大使路、怡保路等。吉隆坡市民強烈反對這項政策,但馬國聯邦直轄區部長東姑安南仍然堅決易名,引起民間更多不滿的聲音。

路名,從來不是個簡單的名字而已。路名是人們認識地方、記住地方,是地方歷史與情感投射的載體。道路易名引起眾怒,首先是民眾和商家需費時費力重新更換地址、印制名片等,花時間適應陌生且冗長的新名字。更重要的是,馬來西亞市政局在沒有咨詢市民的情況下,就倉促霸道地為主要道路易名。這種手握權力但傲慢無禮的姿態,漠視路名使用者的歷史記憶和地方認同感,才是造成市民強烈不滿的原因。

街道命名不只指引人們前往都市方向,更是不同社會位階進行的一場權力博弈——通常是當權者和市民在爭奪都市空間的話語權。馬國市政局(或其背後的政權)掌握都市設計的支配權,他們透過命名街道,抹除都市裡的某些歷史記憶與文化,或建構屬意的都市政治與文化認同。換言之,地方或道路命名成為當權者展現意識形態的場所。

ecdef6741e9087e856406acb0fc54f51

道路易名乃重寫歷史

馬來西亞獨立至今,政府機關經常為道路易名,或是為了清除被殖民的歷史痕跡,像是霹靂州怡保市的休羅街(Hugh Low Street)和波士打路(Brewster Road);也有的是基於族群政治的需要,借由道路易名讓人逐漸遺忘某個年代的重要(非土著)領導人,例如吉隆坡的「趙煜路」(Jalan Chiew Yoke/ Jalan Chew Yok)易名為「蒂蒂旺沙2巷」(Lorong Titiwangsa 2)及「隆興路」(Jalan Loong Hin)易名為「蒂蒂旺沙4巷 」(Lorong Titiwangsa 4)。

今天如果問馬國年輕一代,相信絕大部分的人都不認識趙煜和葉隆興。事實上,趙煜是吉隆坡第三代華人葉亞來(頭銜為甲必丹,為西方過去殖民馬國時的僑領制度,主要任命還此經商和定居的華僑領袖為為首領,用以協助處理僑民事務)的乾弟弟及親家。他是當時吉隆坡重要錫礦家,並且深具政治影響力。趙煜曾擔任吉隆坡衛生委員會第一任期成員。

雪蘭莪州(馬來西亞十三州之一,位於馬來半島西海岸中部)在1883年建造從巴生(靠近馬六甲海峽,距離馬國首都吉隆坡西部約32公里)前往吉隆坡的鐵路,適逢當時錫價上漲,工人都集中在礦場工作。趙煜眼見鐵路工程進展緩慢,就從自己繁忙的礦場調派300名礦工幫忙建鐵路。當時,參政司J.P.Rodger在通車典禮上特別稱贊趙煜,認為其委派工人參與鐵路建設是一種偉大的犧牲精神。

(名詞解釋:第二次世界大戰前的馬來西亞,尚屬於英國統治下的殖民地,政治分做分作海峽殖民地、馬來聯邦、馬來屬邦三種不同的政體。而「參政司制度(the Residential System)」在馬來聯邦的採行,為一種間接統治的概念。詳情請見林慧婷,〈暗流洶湧:馬來亞社會運動發展 :馬來亞社會運動發展(1900-1941)〉《史匯》第十期,頁321-364))

趙

吉隆坡重要的錫礦家趙煜。

葉隆興則是吉隆坡第四任華人甲必丹葉致英的兒子,是吉隆坡重要的錫礦家及社會領袖。他熱心社會公益,是吉隆坡尊孔中學的創辦人之一、吉隆坡廣東義山總理、雪隆精武體育會首屆董事、吉隆坡同善醫院總理。葉隆興也是雪蘭莪中華大會堂(今日隆雪華堂)興建紀念堂的建築董事,是大會堂建立的重要功臣。

而當權者通過(重新)命名道路進行散播與鞏固意識形態工程,並配合精心編錄的歷史教科書,讓他們得以重寫歷史,抹除特定群體/對象存在的歷史痕跡。就如前述兩位華裔領袖對吉隆坡都市建設有著重要的貢獻,然而,當以他們為命名的道路被易名後,加上官方歷史的「無記載」,等於讓他們逐漸被遺忘在歷史洪流裡。

15597723091_7b5930513c_h

當以他們為命名的道路被易名後,加上官方歷史的「無記載」,等於讓他們逐漸被遺忘在歷史洪流裡(圖為吉隆坡)。Photo Credit:Luke Ma CC BY 2.0

市民社會抵抗當權者

吉隆坡現在還以華裔人物命名的道路,尚有「葉亞來路」(Jalan Yap Ah Loy)、「陳秀連路」(Jalan Chan Sow Lin)、「葉觀盛路」(Jalan Yap Kwan Seng)、「張郁才路」(Jalan Cheong Yoke Choy)、「廖榮枝路」(Jalan Liew Weng Chee)等。除了歷史教科書提及的葉亞來外,大多數市民對其餘人物的生平事跡所知甚少。將來如果政府也要重新命名這些道路,這些人物也可能如趙煜與葉隆興一樣,逐漸被官方及民間社會所忘記。

(延伸閱讀:馬來西亞城鎮華人街名一覽表

街道命名是一場政治權力的博弈,雖然當權者控制道路命名權,也借由國家機關掌控歷史教科書,不過在博弈場域裡,市民社會並不是逆來順受的群體。市民在都市的日常生活經驗、對地方道路的歷史記憶和集體共識,成為抵抗當權者實行文化霸權的一道屏障。市民在自身的社會網絡裡,透過口耳相傳來捍衛並重新鞏固舊有的路名和意義。

15016443829_a25825860d_k

市民在都市的日常生活經驗、對地方道路的歷史記憶和集體共識,成為抵抗當權者實行文化霸權的一道屏障(圖為吉隆坡)。Photo Credit:John Ragai CC BY 2.0

例如,馬國霹靂州怡保市的英式路名於獨立後被更換至馬來人統治者的名字,例如「休羅街」(Hugh Low Street)易名至「蘇丹伊斯乾達路」(Jalan Sultan Iskandar)、「波士打路」(Brewster Road)更換至「蘇丹伊德里斯路」(Jalan Sultan Idris Shah),但怡保市民還是慣用舊名,或者在通訊地址里,特意在新路名的後面附註舊路名,所以在半個世紀後,修羅街或波士打路仍然存在與怡保市民的生活裡(要注意的是,市民也許對英國殖民官及博物學家Hugh Low的故事是陌生的)。

Photo Credit: CC BY SA 3.0

馬來西亞怡保市仍保有許多英國殖民時期的建築。Photo Credit:wikipedia CC BY SA 2.0

找回記憶與地方認同

街道命名是一個權力互動的過程,雖然當權者掌控國家機器和易名權,但是市民仍可保有機動性,在博弈中掌握一定程度的協商,甚至顛覆的能力。當然,這是相對樂觀的說法,因為當權者與市民社會的角力必須視雙方實力而定。

當弱勢的公民社會遇到強大的政府時,當權者往往成功為道路命名(易名)。加上配合各種國家機器如歷史教科書、媒體和法律等,當權者能改寫或抹掉很多重要的歷史記憶。因此唯有壯大公民社會的力量,人民才有可能抵抗當權者精心建構的這項政治和文化工程,尋回屬於人民真正的歷史記憶與地方認同感。

本文獲當今大馬授權刊登,原文請見街道命名的權力博弈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