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提出愛家公投五大爭點,伴侶盟和中選會各自如何回應?

法官提出愛家公投五大爭點,伴侶盟和中選會各自如何回應?
同志先驅祁家威(蹲下者)不服中選會初審通過公投提案「婚姻限一男一女」而興訟,台北高等行政法院6日開庭;祁家威說,提案人想用公投破憲法,公投結果公布後,間接殺人使9名青少年同志自殺。|Photo Credit: 中央社記者劉世怡攝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8年12月06日,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針對伴侶盟所提出的撤銷本次公投提案第10及第12案(也就是婚姻定義案及同性結合另訂專法案)的訴訟進行準備程序。兩案雖是不同的字號,但因爭點雷同,故本文統一進行說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時間:2018年12月06日上午

地點:台北高等行政法院

承審法官:羅月君

2018年12月06日上午,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針對祁家威等5人委由「伴侶盟」所提出的撤銷本次公投提案第10及第12案(也就是「婚姻定義案」及「同性結合另訂專法案」)的訴訟進行準備程序。兩案雖是不同的字號,但因爭點雷同,故本文統一進行說明。

本案法官整理五大問題

本次程序雖為準備程序,但受命法官已先行準備了五個爭點,並要求雙方就爭點予以說明,其問題如下:

  1. 原告(祁家威等5人)應受保護的主觀公權利為何?
  2. 原告是否有權利受到侵害?
  3. 公投結束過後是否仍有權利保護的必要性?
  4. 公投提案的性質是哪種性質?[1]
  5. 本件伴侶盟要求撤銷的第一階段審議決定、及成案的公告兩者的性質分別為何?
雙方怎麼回應的?

針對法官提出的五個疑問,伴侶盟如此回應:

  1. 針對問題一及二:本件原告受侵害的權利,除了原告原本可以依據釋字以民法結婚的權利以外,部分原告在已經承認同性婚姻的國家所登記的合法婚姻,也因此受到影響,而這個維持在國內的「合法婚姻」的權利,也是受侵害的主觀公權利。
  2. 針對問題三:本次兩件公投案雖然已經公投結束,但是依據《公投法》第30條的規定,尚有一段時間供政府研擬法案;同時,即便公投結束,公投結果的規制力仍然存在,因此在這個時候仍有權利保護必要性、及權利救濟的可能性。
  3. 針對問題四:
    民法婚姻定義案部分,伴侶盟認為公投提案是在重申大法官在釋字第748號解釋中認為已經違憲的民法的現有狀態,與提案人及中選會主張是《公投法》第2條第2項第2款的「立法原則之創制[2]」有所出入。
    同性結合另訂專法案部分,伴侶盟則認為立法模式的選擇並不是「立法原則」,自然也就不屬於公告中認為屬於「立法原則之創制」的見解。
  4. 針對問題五:本次請求撤銷的兩個行政行為皆為行政處分。

中選會兩案分別請了兩位律師,但主要回應大致相同:

  1. 針對問題一:原告不是公投提案人自然沒有請求的主觀公權利存在。
  2. 針對問題二:公投屬於全民意見的表達,二案並不會造成原告依據《公投法》投票表示意見的權利受到侵害。同時,依照司法院新聞稿,公投的效力並不高於大法官解釋,公投結果自然也不會侵害被告因為解釋所得的權利。
  3. 針對問題三:公投已經結束,自然已經沒有撤銷的必要。
  4. 針對問題四:均認為提案均為創制案,但具體理由兩位律師都後以書狀補陳。
  5. 針對問題五:
  • 專法案的律師認為:第一階段可否進行連署的審議結論不是處分;但第二階段連署通過可以進行公投的公告是處分,只是具體理由會以書狀補陳。
  • 婚姻定義案的律師認為:第一階段可否進行連署的審議結論不是處分;但第二階段連署通過可以進行公投的公告也不是處分,只是具體理由會以書狀補陳。

針對問題五中選會兩位律師見解的矛盾,法官指責中選會人格分裂,並要求律師與中選會溝通並統一見解後再行補陳。

同時針對伴侶盟提出的《公投法》第30條的問題,中選會律師認為《公投法》上的期間只是督促政府應該在時限內完成草案擬定的規定,並不是公投結束後的後續效力。

對此伴侶盟則認為:如果中選會認為《公投法》第30條只是訓示規定,那就代表公投僅具有諮詢性質,但這與中選會認為公投結論具有強制力的見解不符。如果要認為公投結論具有強制力,就必須要承認《公投法》第30條對行政、立法機關具有拘束力,也就等於承認公投結束以後仍有權利保護必要性。

本件的兩位提案人聲請參加訴訟但沒有到庭

本次庭期有一個亮點是,兩件公投案的提案人均要求要參加兩案的訴訟程序,法官也通知他們要到庭說明,但均未見任何人到庭,未來他們是否會出席將是可以關注的焦點。

事後詢問代理人後得知,本次公投提案人均提出參加訴訟的請求,但並未言明參加訴訟的型態為何,也沒有依照法官發出的通知到庭進行說明。此外,中選會則對於提案人參與訴訟一事表達反對的立場,因此未來是否真的會參加訴訟仍十分值得觀察

註解
  1. 針對婚姻定義公投的提案類型的問題,可參考《【愛家公投停止執行案】維持婚姻定義是公投事項中的哪一種?》一文。
  2. 所謂的「創制」,通常指的是「從無到有」的意思。
延伸閱讀

本文經法操司想傳媒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