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平成時代》:內親王可以為了不被祝福的愛情而私奔嗎?

《再見平成時代》:內親王可以為了不被祝福的愛情而私奔嗎?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生為男性皇族,就一輩子都無法離開皇籍,對此曾有位親王說過:簡直受著奴隸性的約束。女性皇族的處境可不同;當跟平民男性結婚之際,就得離開皇統譜,要和新郎樹立新的戶口。

文:新井一二三

但是整個世界在改變。如今的英國皇室跟上世紀不一樣,更不用說美國白宮了。顯而易見,二十一世紀是神話很難成立的時代。

根據1947年施行的《日本國憲法》第24條:婚姻只成立於兩性同意之基礎上,並且應該以夫妻擁有同等權利為基礎,通過相互協力來維持。也就是說,只要成年男女雙方同意,結婚就能成立。具體而言,填寫婚姻申請書,由兩個當事人和兩個證人蓋印,再跟雙方的戶籍簿一起交給公所即可。遭到家長反對的年輕情侶,手拉手跑到公所去,匆匆填寫申請書,一下子成為合法夫妻的人生戲劇,過去70年裡每天都在日本各地重演。

唯一從自由社會給排除的是皇族。因為他們沒有戶籍,不可能把戶籍簿跟申請書一起交出去登記結婚。不同於普通老百姓,皇族的出生是記錄在皇統譜上的。生為男性皇族,就一輩子都無法離開皇籍,對此曾有位親王說過:簡直受著奴隸性的約束。女性皇族的處境可不同;當跟平民男性結婚之際,就得離開皇統譜,要和新郎樹立新的戶口。

目前日本有兩位女性皇族,準備跟平民男性結婚而離開皇籍。

好事要快做vs.過長的春天

一個是明仁天皇的堂弟已故三笠宮崇仁親王的孫女三笠宮絢子女王。現在27歲的絢子女王,去年底通過母親介紹,跟32歲的日本郵船公司職員相識;兩個人馬上談到結婚,七個月後召開記者會發表。接著,八月中,舉行正式的訂婚儀式;新郎家贈送了有吉祥意義之鯛魚、清酒、禮服料子(以目錄代替實物),之後男方跟家長一起赴皇宮,和天皇、皇后見了面。婚禮則於10月29日,在明治神宮舉行。一切進行得相當快。正如日本有俗語說:「好事要快做。」

相比之下,天皇次子之女秋筱宮真子內親王的婚事,若也用俗語比喻的話,可謂「好事多磨」。她跟國際基督教大學時期的同學小室圭來往有五年之久。對此,日本也有俗語說:「過長的春天」,意思跟「好事要快做」正相反。

大學時候的小室,當過東京郊外湘南海岸的「海之王子」,乃男性版選美之類。果然是雙眼跟明星一般亮亮的,內親王被吸引都不奇怪。2016年十月就有週刊雜誌刊登兩個人戴著同款的戒指手鐲在電車上親密交談的照片。翌年九月,秋筱宮家取得天皇的許可,召開記者會發表了即將於2018年三月舉行訂婚儀式,同年十一月舉行婚禮。可是,後來傳出的消息稱:身為寡婦的小室母親跟原未婚夫之間有金錢糾纏。

麻雀變鳳凰的故事,世上歷來有很多。可是,單身母親向朋友借錢送去學校的男孩,一邊在法律事務所打工一邊還在讀研究所,就要跟內親王結婚,可以說是破天荒的事。然而,對於敢做出破天荒決定的美男子,少女燃燒戀情是可以理解的。只是,看來她父母秋筱宮夫妻之前並沒有好好理解女兒戀人的家庭背景。等媒體報導紛紛出來之後,才叫小室母子過來談話,可還是談不清事情的所以然。

2018年二月,宮內廳發表,真子內親王的婚事要延期兩年。過半年,傳出來的消息說:內親王的戀人要去美國讀為期三年的法學院,準備取得紐約州律師資格。期間的生活費,由他工作的法律事務所資助,第一年的學費則得到了校方發的獎學金。美國大學方面,最初發表:日本內親王的未婚夫要來留學。後來,宮內廳抗議說:沒舉行訂婚儀式,不能叫他為未婚夫。但是,他跟內親王一起召開過關於結婚的記者會;沒有正式取消之前,兩個人屬於準訂婚關係,該說是國際社會的常識。

有為愛私奔的勇氣嗎?

在日本媒體上,有人把他們比做羅密歐與茱麗葉;由於家庭背景而不能在一起的一對戀人。有人在媒體上鼓吹內親王無論如何都不要放棄初戀。如果是平民百姓,手拉手跑到公所辦結婚登記就成了。可憐內親王沒有這條路可走。比較麻煩的是,女性皇族結婚而離開皇籍的時候,根據皇室經濟法,要從國庫付出一億多日圓(約合2800萬台幣)的準備金。那筆錢來自國民繳的稅。若要從中還清新郎母親之債務的話,恐怕不少納稅者會不服氣。

從前的日本人普遍尊敬皇室。即使天皇不是神,萬世一系之說也不屬實,他們家的歷史還是與眾不同。進入了明仁天皇、美智子皇后的平成時代後,雖說神聖感減少,但是人味則增加,滿多人還是尊重皇室的。以過去的價值觀念來看,麻雀般的男孩不打下事業基礎之前跟內親王談結婚,或者他母親的老情人出來跟媒體說金錢問題,都是極其不尊重皇室的行為。但是整個世界在改變。如今的英國皇室跟上世紀不一樣,更不用說美國白宮了。顯而易見,21世紀是神話很難成立的時代。

真子內親王的苦惱,一部分來自男女不平等的皇室典範,也有一部分來自人人不平等的天皇制本身。秋筱宮夫妻跟平民父母一樣允許女兒談自由戀愛選擇結婚對象,可是後來知道媒體報導的內容有根有據,已告訴小室母子:在情況改變之前,不能舉行訂婚儀式。換成平民父母,也會說一樣的話嗎?估計會吧。那麼,我還是希望真子內親王至少有憑著愛情私奔的可能性。想到這兒,我忽然發覺:跟被王子看上而嫁入王宮的灰姑娘相反,日本內親王要麼只有從皇室被踢出去或被關在其中這兩條路。除非引進兩性完全平等的皇室制度,日本的皇室典範起碼得加一則規定,允許內親王自由離去才對。

相關書摘 ▶《再見平成時代》:《小海女》完結為何給日本人強烈的「意外失落感」?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再見平成時代》,大田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