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難民在柏林的新生活:這裏沒有我想追尋的「自由」

【圖輯】難民在柏林的新生活:這裏沒有我想追尋的「自由」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逃到德國的那民非常努力想融入德國,讓這裡成為他們的家,但此過程相當不容易,需要的不只是找工作與學習德文。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歐洲政壇最近非常不平靜,三大歐盟國家都面對政治動盪。除了英國脫歐不確定性增加、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深陷黃背心抗議風暴之外,還有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決定交出坐了18年的黨魁大位,黨代表在12月7日選出了她的繼任者。

梅克爾之所以會交出黨魁,主要是從去(2017)年國會大選至今的一連串失利,執政聯盟不斷受到極右翼另類選擇黨(AfD)的挑戰,關鍵點在難民政策上的不得人心;自從2015年梅克爾的開放難民政策實施後,已有超過100萬的難民來到德國。

而這些在德國引起波瀾的外來移民,在柏林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呢?

RTS296KL
阿富汗難民瑞賽|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瑞賽(Ali Mohammad Rezaie)是一名來自阿富汗的難民,他從來沒有慶祝過生日,因為他的父母打從他出生就沒去登記這些資訊,他唯一可以肯定的日期,就是抵達柏林尋求庇護的日子:2015年10月15日。

這一天,改變了他的人生。

「那是個普通的一天。當時我非常累,距離我踏上旅途已經兩個月之久。」瑞賽是從巴爾幹地區進入歐洲大陸。

從此之後,他在唱詩班唱歌,還在養老院、麵包店、酒店和餐廳進行實習或打工。這一切都與他26年前出生的村莊相去甚遠。

瑞賽非常努力想融入德國,讓這裡成為他的家,但此過程相當不容易,需要的不只是找工作與學習德文。

RTS296LE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協助瑞賽的是一名女性瓦賀耶茲(Chris Wachholz),他們在合唱團認識,後來還邀請瑞賽到她家一起做飯、跟她丈夫練習德語。「遇到這個家庭真的是給我很大的機會,他們就如我的父母一樣。」

但瑞賽的移民身分,讓他一直無法取得進一步的幫助。他的庇護申請被拒絕,只能繼續做一個「容忍者」,代表他不會被驅逐出境,但不會有保障的身分地位。

「我在這裡有一間公寓,也認識好多人,如果政府把我趕出境,我會失去一切。」由於他的家鄉被阿富汗武裝份子襲擊,這都讓他對失去德國一切的恐懼更深。但對移民而言,搬到德國意味著嶄新的自由。

RTS296KL
正在跳舞的達威許|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達威許(Haidar Darwish)去年在柏林歷史最悠久的同性戀俱樂部跳舞表演,因為他受到當地變裝皇后Judy La Divana的邀請,在節目中登台演出。達威許從來沒在自己的祖國敘利亞上台跳過舞,但La Divana鼓勵他這麼做。

「現在有很多人都會問我的表演時間和地點,想來觀看演出。」達威許如是說。

為了增加收入,達威許在一間情趣用品店上班,主要是以男同性戀為客群的商品。「我發現店經理來看我表演很多次,甚至還一起跳舞。」

性自由並不是達威許2016年離開敘利亞的主因,畢竟這個國度長年處在戰爭狀態。

RTS296KD
在情趣用品店上班的達威許|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薩利巴(Joseph Saliba)9歲時被父親安排去大馬士革的朋友家,學習製作木雕和馬賽克圖案,他也逐漸喜歡上這些工藝品,便成為木材修復師,以致2010年敘利亞戰爭爆發後,他時常有接不完的訂單。

RTS296L7
替教堂進行修復工程的薩利巴|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但由於怕被徵調加入敘利亞軍隊,薩利巴在3年前決定逃到歐洲。

他的德語學習班到柏林的大教堂實地考察,薩利巴立刻有了靈感,提議用自己的工具前往教堂從事修復工作,一年之後教會也給他一份有薪水的工作。

教堂變成他的家,但德國始終不是。政府當局拒絕薩利巴的難民庇護申請,並安排他去敘利亞駐德大使館。薩利巴說,他不想到敘利亞大使館,並正在透過訴訟程序,來保障自己的身分。

「我為了追尋自由,逃離那片沒有自由的土地來到這裡。但如今,我在這裡卻沒有找到我所要的自由。」

RTS296LO
薩利巴隨身攜帶的木雕工具|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圖輯』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Lo』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