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定馬克龍是獨裁的「眾神之神」:黃背心再釀1385人被捕、有人自製汽油彈

認定馬克龍是獨裁的「眾神之神」:黃背心再釀1385人被捕、有人自製汽油彈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香榭大道上受訪的「黃背心」談到馬克宏,不約而同脫口而出的單字就是「獨裁」或「專制」。馬克宏自去年5月就任以來,很少為了重大政策接受媒體訪問,也很少公開發言,因此常被輿論批評為「高高在上」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法國「黃背心」運動第4波抗議當地時間8日在全國進行,暴力程度比上週緩和。但群眾對社會貧富階層之間巨大差距的不滿深埋在心,並非政府取消調漲燃油稅就可於一朝一夕化解。總理菲利普(Edouard Philippe)表示「對話的時刻到了」,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則預定週末過後發言。

「黃背心」運動發起主因本為反對政府於2019年元旦調漲燃油稅,自11月17日開始,連續3個週末在全國串聯抗議及封路 ;在政府於5日宣布取消調漲後,部分「黃背心」仍號召第4度上街,要求政府提升人民購買力。

走上巴黎香榭麗舍大道抗議的社會學研究員賀吉斯(Regis)接受記者訪問時說,人民已經很難因為政府提出2、3項補救措施就息怒,「我們的訴求早就大大超過燃油稅」。

40歲的賀吉斯表示,現在有工會開始號召罷工,要求提高勞工薪資,並恢復「富人稅」(ISF),總的來說,就是要政府減少社會不平等,「大家基於購買力降低、工作條件越來越差、公共服務減少等問題,已經憤怒很久了,真的是普遍都很憤怒」。

在巴黎,「黃背心」集結地點主要在香榭大道,歌劇院、地鐵站「大道」(Grands Boulevards)一帶也有人群聚集。

法國政府為防範再度出現如12月1日抗議行動一樣的暴力場面,今天在全國動員8萬9000名警力及憲兵維安,光是在巴黎就有8000人,比上週的4600人大幅增加,清早開始就陸續逮捕或拘留數百人,前往香榭大道的路口安檢也更加嚴格,有人當場從背包中被搜出自製汽油彈。而鎮暴警察在示威一開始就朝群眾發射催淚瓦斯。

一天下來,香榭大道上的集會比上週相對平和。在香榭大道周邊街道,少數店家櫥窗被打破,有車輛和垃圾被焚燒;在地鐵站「大道」附近也有路障被燒。到晚間,有數十人受傷送醫,大多傷勢不重。由於近期部分「黃背心」對媒體抱有敵意,因此多家媒體替記者配備頭盔和護目鏡,但仍有記者遭群眾投擲爆裂物而受傷。

內政部於晚間7時30分表示,全國約有12萬5000人上街抗議,統計有1385人被捕、974人被拘留,各地情況都在掌控中。

黃背心 12/8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參與抗議的「黃背心」態度並不一致,有的高舉和平標語說,站出來是希望政府聽到人民心聲,拒絕以暴力脅迫任何人;但也有一些人在記者進行街頭訪問時故意干擾,叫道「現在已經不是好好說話的時候了」。

住在大巴黎地區的薩賓(Sabine)受訪時表示,生活吃住都要錢,大家過得很辛苦,燃油稅已超出大家能容忍的極限,但「黃背心」運動發展到現在,馬克龍一聲不吭,富人階級好好地待在溫暖的家,看不見底層人民過的是什麼日子。

31歲、特地從中部到巴黎抗議的亞歷山大(Alexandre)說:「人民的憤怒來自於購買力好幾年沒有起色,菁英階層擁有好車、好房,那些錢都是我們繳的稅,有的議員在國會裡睡覺,卻拿很高的薪資,而有些人每週工作48小時還加班,才能在月底打平收支,政府一邊減少年長者的退休金,一邊取消富人稅,一點邏輯都沒有。」

他說:「這就是我來抗議的原因,我要讓他(馬克龍)知道,我不是為了這樣的法國而投票,父母親生小孩也不是為了看到孩子在這樣的法國長大。」

「黃背心」在巴黎香榭麗舍大道集結,原本是抗議調漲燃油稅,但怒火蔓延,燒到了總統馬克宏的整體政策和治國方式上。中央社記者曾依璇巴黎攝
「黃背心」在巴黎香榭麗舍大道集結,原本是抗議調漲燃油稅,但怒火蔓延,燒到了總統馬克龍的整體政策和治國方式上|Photo credit: 中央社
「黃背心」批評馬克龍獨裁、專制

許多上街抗議的群眾自製布條及紙板,或在身上的黃背心背後寫下訴求,頻繁出現的字眼包括「馬克龍(Emmanuel Macron)辭職」、「馬克龍滾」等針對馬克龍個人發洩的怒氣,還有「法國底層對抗上層」、「權力規則由人民來寫」等凸顯政府與人民對立的角度。

在香榭大道上接受記者訪問的「黃背心」,談到馬克龍,不約而同脫口而出的單字就是「獨裁」或「專制」。住在大巴黎地區的薩賓(Sabine)說,馬克龍以專斷獨裁方式治國,民眾怒氣不減,情況會越來越糟,「他想讓人民噤聲,這是不可能的」。

馬克龍自去年5月就任以來,很少為了重大政策接受媒體訪問,除了在國際場合之外,也很少公開發言,因此常被輿論批評為「高高在上」,稱他是古羅馬神話中的眾神之王朱比特(Jupiter)

特地從法國中部到巴黎抗議的亞歷山大(Alexandre)對馬克龍這種態度特別反感。他說,黃背心運動發展一個月,馬克龍什麼都沒做,還出訪外國,「我不是說G20不重要,法國在這種場合要有代表出席,但他也應該關注發生在自己國家、自己人民身上的事,他卻缺席」。

總理菲利普(Edouard Philippe)晚間向數日來呼籲群眾冷靜的政治人物及工會致謝,接下來「對話的時刻到了」。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則預定週末過後發言。

「共和前進」(LREM)黨籍的國民議會議長費宏(Richard Ferrand)表示,為了不在今天的抗議行動「火上澆油」,馬克龍下週才會針對「黃背心」危機發言。而他的一時沈默,被解讀為「缺席」。

法語中的形容詞「朱比特式的」,可解為「帝王的」或「支配的」,馬克龍並不排斥這個詞,只是自有解釋。

黃背心, 馬克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馬克龍早在2016年10月就向財經媒體《挑戰》(Challenges)提到,法國需要一個「朱比特式」的總統;他認為,一件事有商議的階段,也有做決定的階段,不該混淆兩者,「這與專制一點關係都沒有」。

因此,馬克龍一旦定下政策,即使遇到反彈也不改立場,過去在勞動法改革、法國國家鐵路公司(SNCF)改革上都是如此,卻在「黃背心」運動第一次破例讓步,取消既定措施,向來不甚在意民調的他,嘗了一回民意反噬的苦果。

但讓步太晚,民怨已被燃油稅這條導火線引爆,群眾對馬克龍自上而下的治理方式不再買帳,進一步要求提高勞工薪資、復徵「富人稅」,想把一年多來對政策的不滿一次算清。

40歲的社會學研究員賀吉斯(Regis)是為了要求政府提高學者待遇而穿上黃背心,與燃油稅已然無關。賀吉斯說,馬克龍習慣不與工會等團體商量就逕自做決定,像勞動法改革就是強行實施,「他對人民、對底層群眾有一種輕蔑,這讓大家再也無法忍受他的施政方式」。

馬克龍競選時大力塑造「改革者」形象,當選時也宣告「要讓法國進入新世代」,「讓法國擺脫衰退及地位跌落的感覺」,還要「徹底改變法國」,他執政後的改革方向也大致如他所承諾,卻未能獲得人民理解。

與賀吉斯同為研究員的奧嘉(Olga)說,她對馬克龍的整體政策都不滿,尤其是在教育上,例如政府近期宣布將針對非出身歐洲的外籍學生調漲學費,一下要漲十數倍,「以前不是這樣,這是馬克龍來了以後才有的(措施)」。她說,「朱比特必須走下雲端,走到街上,艾里賽宮(離香榭大道)不遠,他必須走出來看看。」

法國總理菲利普(Edouard Philippe)曾提出發放額外津貼給低薪勞工的想法。但談判並未取得任何成果,尤其是聲稱領導這項運動的示威人士在很大程度上拒絕受邀談判,還有些抗議人士則是受到其他「黃背心」威脅。

令當局更加頭痛的是,儘管巴黎上週陷入一片混亂,黃背心運動仍廣受民眾支持。民調顯示,70%至80%的受訪者支持這些堅守立場的示威群眾,而馬克龍的支持率也掉到了23%的新低紀錄。

黃背心運動先驅穆羅(Jacline Mouraud)說:「這項運動揭開法國數以百萬計民眾的生活是什麼模樣。」穆羅接受法國第一大報《費加洛報》(Le Figaro)訪問時說:「承認每個月底捉襟見肘,已不再是丟臉的事了。」

不只有「黃背心」,巴黎「綠背心」為氣候變遷上街

儘管擔心本身的遊行可會受「黃背心」示威抗議所破壞,今天仍有高達2萬5000人在巴黎走上街頭,呼籲針對氣候變遷採取更大行動。警方估計,約有1萬7000名綠色運動人士走上街頭,但主辦單位宣稱高達2萬5000人敦促世界各國政府加強保護環境。

由於「黃背心」示威抗議同日登場,主辦單位不得不改變氣候遊行路線,改由民族廣場(Place de la Nation)遊行前往共和國廣場(Place de la Republique),但拒絕內政部長卡斯塔納(Christophe Castaner)的延後要求。

數以千計民眾在法國其他城市走上街頭,包括馬賽(Marseille)估計約1萬人,蒙貝列(Montpellier)3500人以及里爾(Lille)3000人。

但參與氣候遊行的綠色運動人士敦促民眾,為環保問題以及法國最窮困人口面臨的財務困境找出解決方案。他們高呼「黃背心,綠背心,相同憤怒。」部分「黃背心」抗議人士從本身示威抗議脫隊,加入巴黎氣候遊行。

比利時也爆「黃背心」運動,400人落網

比利時出現仿法國「黃背心」的抗議運動,警方今天以催淚瓦斯跟強力水柱對付首都布魯塞爾(Brussels)的示威群眾,並逮捕約400人。

布魯塞爾警方發言人范德基爾(Ilse Van De Keere)告訴法新社說:「一名員警臉部受傷,已送醫治療,並無生命危險。」范德基爾補充表示,抗議民眾扔擲物品及石頭。

她說有一定程度的破壞,並表示,現在情況已恢復正常。約1000名民眾參與這次抗議集會,警方必須訴諸催淚瓦斯及強力水柱等手段結束示威。《Euronews》報導,范德基爾說,警方逮捕約400人,其中大多因持煙火等危險物品而被拘留。

是布魯塞爾8天內爆發的第2場暴力抗議,先前於11月30日出現約300人的仿黃背心抗議,後來演變成暴力衝突,過程中兩輛警車遭縱火。

4波黃背心運動大事記
  • 11/17:「黃背心」首度上街,當時吸引了超過28萬人參與,抗爭導致一人意外喪命,400多人受傷。(新聞報導
  • 11/24:第2波運動約10.6萬人參與,活動暴力事故頻傳,巴黎香榭麗舍大道陷入混亂。
  • 12/1:第3波示威活動,約13.6萬人參與。活動因暴力行為變調,警方逮捕超過400人,另有133人受傷,堪稱近年最嚴重的暴力抗議。(新聞報導
  • 12/4:法國總理宣布緩漲燃油稅6個月,冬季期也間暫緩調漲電費及瓦斯費。(新聞報導
  • 12/8:黃背心持續進行,有12萬5000人上街抗議,全國動員8萬9000名警力及憲兵,1385人被捕。(新聞報導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