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能破解美國與墨西哥的「投名狀」嗎?

中國能破解美國與墨西哥的「投名狀」嗎?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北美自由貿易協定」順利更名為「美國-墨西哥-加拿大協定」,兩者最明顯的區別在名稱上「自由」不見了。數十年來全球各種貿易協議前面都冠上「自由」一詞,當「自由」被拿掉剩下的只有強買強賣。

文:向駿(致理科技大學教授兼拉丁美洲經貿研究中心主任、中華戰略學會理事)

阿根廷當地時間11月30日中午第13屆20國集團(G20)領袖峰會開幕前3小時,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墨西哥總統潘尼亞(Enrique Peña Nieto)和加拿大總理杜魯道(Justin Trudeau)共同簽署「美墨加貿易協定」(USMCA),川普向將卸任的潘尼亞說,「這是個非常吉祥的日子,你可以簽署如此重要的東西,確實是結束總統職位一種不可思議的方式。」該協定的簽署可視為替12月1日就職的墨西哥總統羅培茲(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正式邁入美中貿易戰場前簽下投名狀。

7月1日羅培茲能以53.19%得票率當選總統,川普是最重要的助選員。2015年6月16日川普宣佈參選時稱來自墨西哥的非法移民「帶來毒品、帶來犯罪,本身又是強姦犯」,此其一。2016年8月31日川普應墨西哥總統潘尼亞之邀會面,許多民眾認為嚴重傷害墨西哥民族自尊,此其二。2016年9月26日川普表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是史上最糟糕的貿易協定」(NAFTA is the worst trade deal in history.),將根據該協定第2205條要求重新談判甚至退出,此其三。

川普就職後對墨西哥更不手軟。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認為要落實川普的貿易政策就是「任何新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都將拼寫為NAFFTA,即北美自由公平貿易協定」,此其四。今(2018)年4月初川普連續推文批評民主黨與墨西哥政府未能阻止與日俱增的「危險非法移民潮」,矢言不再談判「童年抵美暫緩遣返計畫」(DACA),此其五。今年6月1日美國開始對墨西哥、加拿大和歐盟鋼鋁產品徵高關稅,3天後墨西哥表示將訴諸世界貿易組織爭端解決機制,此其六。儘管美墨關係齟齬,中國能破解墨西哥的投名狀嗎?

墨西哥阻中「入世」有理?

1972年墨西哥成為繼古巴(1960)、智利(1970)、秘魯(1971)後第4個與中國建交的拉美國家。然因2國產業結構類似,自80年代起在美國市場相互競爭、排擠,墨西哥指責中國透過出口低工資生產的廉價貨品衝擊其出口,2001年9月13日墨西哥成為最後一個撤銷反對中國進入世貿組織(WTO)的國家。

2001年12月11日中國正式成為WTO第143個成員國後,墨西哥產品在國際市場被中國產品打的潰不成軍。根據統計,2002-2006年間中國產品使墨西哥出口美國損失150億美元。國際勞工組織(ILO)的研究指出,1995-2011年間,墨西哥在與中國的貿易競爭中失去50萬個就業崗位,是拉丁美洲損失最慘重的國家。近來美歐政學界認為允許中國「入世」是歷史性錯誤,雖尚無定論但至少表示墨西哥當年的堅持是有道理的。

美國加拿大墨西哥新自由貿易協定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全面戰略夥伴關係管用嗎?

從地緣經濟角度看,影響美中拉三邊關係最大的當屬「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因此墨西哥是中國在拉美7個「全面戰略夥伴」中唯一不在南美的國家。2013年4月潘尼亞總統正式訪問中國並出席博鼇亞洲論壇年會,雙方達成加強中墨關係重要共識。同年6月5日,習近平在墨西哥參議院發表題為《促進共同發展,共創美好未來》的演講中表示「我的想法是,為了推動中墨關係加快發展,必須趁熱打鐵、乘勢而上。」然而2014年11月墨西哥高鐵首次開放競標,卻因只有中國財團入標被指不公,高鐵計劃因此遭擱置。

儘管川普認為NAFTA「是史上最糟糕的貿易協定」,然因跨境供應鏈如何改變企業損益分配遠比傳統貿易更複雜,退出該協定可能帶給美國的實質損害比川普的估算要嚴重。對墨西哥而言,為確保製造業的國際競爭力,身為全球第4大汽車出口國的墨西哥不願接受更嚴格的「原產地規定」,寧可恢復美國向世貿組織成員國間提供的「最惠國」待遇,其關稅通常遠低於35%。難怪世界銀行前行長勞勃・佐利克(Robert Zoellick)認為:「談判人員投入大量時間,只為了確定汽車供應鏈上眾多生產環節所投入材料的採購來源,以及各項生產活動的工資水準。即使墨西哥和加拿大最終被迫屈服,這3個國家也會在根本問題上展開激烈爭執。」但墨西哥仍於8月27日和美國達成協議。

USMCA含「毒丸條款」

美國與加拿大則在9月30日截止日前終於達成協議,「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順利更名為「美國-墨西哥-加拿大協定」(United States- Mexico-Canada Agreement,USMCA),兩者最明顯的區別在名稱上「自由」不見了。數十年來全球各種貿易協議前面都冠上「自由」一詞,當「自由」被拿掉剩下的只有強買強賣。這也就難怪世界銀行前首席經濟學家及國際貨幣基金前首席副主任安妮・克魯格(Anne O. Krueger)譏諷川普的「重新談判」(renegotiation)就是「欺負他的弱鄰直到他們同意要求。」說白了就是要求墨西哥和加拿大簽投名狀。

協議中所謂的「毒丸」(poison pill)條款明顯針對中國。10月13日墨西哥前外長向中國外交部長王毅通報完成USMCA時強調,不會在任何方面影響墨中交往,也不會對墨中貿易、投資及政治關係產生任何限制,並謂「中國是墨西哥值得依賴的夥伴,墨方願進一步發展雙邊全面戰略夥伴關係。」問題是羅培茲12月1日上任後他說的還算數嗎?

美國商務部長羅斯形容USMCA中的32.10條款為「毒丸」(poison pill)。該條款規定,協議中任何一方與「非市場經濟國家」達成自由貿易協議,其它成員國可在6個月後退出並建立其自己的雙邊貿易協定。由於中國一直未獲得國際社會承認其「市場經濟國家」地位,因此如果加拿大或墨西哥想和中國達成自貿協定,就要承擔被USMCA排除在外的風險。由於北美貿易協定帶來的貿易額佔加、墨兩國GDP的40%至50%,但只佔美國的5%,這種不平衡使2國缺少對美談判的籌碼,因此被迫接受此一條款。

就在中、美90天談判開始之際傳出華為公司副董事長兼CFO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扣押。至於墨西哥,於1997年11月和美國簽署臨時引渡條約議定書,同年12月墨國國會批准並於2001年6月8日生效。墨西哥未來恐將成為美中貿易戰的馬前卒。

結語

2012年,時任國家副主席的習近平在訪美前接受《華盛頓郵報》書面採訪時,首度表示「寬廣的太平洋有足夠空間容納中美兩個大國」,其後曾數度重申此一立場,直到2018年6月習近平會見美國國防部長馬提斯(James Mattis)時才改為「寬廣的太平洋可以容納中美兩國和其他國家」,增加的「其他國家」是否包括墨西哥,不僅取決於墨西哥新任總統是否有足夠的意願和勇氣,更在於中國是否能提供足夠的誘因使墨西哥願意從「離上帝那麼遠,離美國那麼近」的地緣詛咒中解放出來。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