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古蹟保育:收成還是寒冬?

香港古蹟保育:收成還是寒冬?
Photo Credit: 周雪君 / 關鍵評論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年保育團體為古蹟保育遮風擋雨播種,今天陳司長卻把成功活化古蹟寫進政府的成績單,是非曲直從何說起?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何偉歡(香港教育大學大中華研究中心項目主任)、羅金義(香港教育大學大中華研究中心聯席總監)

不久前讀到財政司司長陳茂波網誌〈盛事、文化、深度遊〉,提及「大館」和孫中山史蹟徑於今年先後開幕及完成翻新,加上附近的「元創方」,聲稱中西區的歷史古蹟旅遊路線變得「更為立體和完整」,可謂古蹟旅遊項目的「收成期」。

「大館」開幕半年已經吸引過百萬人次參觀,更揚威國際,被《時代》週刊評選為2018年「全球百大最佳地方」之一,在倫敦舉行的2018主要文化目的地頒獎典禮上榮獲「年度最新文化目的地-亞太區」獎。如此古蹟保育的典範,誰不垂涎要功?本文卻希望大家能看清古蹟保育工作粉飾背後的頹垣。

收成還是坐享其成?

溫故知新是硬道理。陳司長記得「大館」和「元創方」是「保育中環」計劃八大項目之二,也記得孫中山史蹟徑是政府為推動香港旅遊業的政策成果;然而,他也許忘記了「大館」前身的建築群曾經被政府空置了12年,原來打算進行商業招標;也許忘記了政府曾經打算拍賣「元創方」的荷里活道地皮,改建為五十層高的大廈。

「大館」 前身為中區警署、中央裁判司署及域多利監獄三組建築物組成的建築群,早於1995年就根據《古物及古蹟條例》被列為法定古蹟。不過,當時政府並未有一套有系統地評核和保護文物的策略,因此一直未有為建築群制定保育方案。

2003年前特首董建華以振興經濟為理由,考慮將古蹟群發展成為文化旅遊項目,交由經濟及勞工局轄下的旅遊事務署負責規劃,進行商業招標,引起社會關注和爭議。當時的民間關注團體進行民意調查、歷史研究,要求政府擱置計劃。政府終於2007年放棄商業招標,改為以非牟利模式活化建築群。結果是由香港賽馬會承擔古蹟群的翻新工程和發展費用,支付管理、維修保養開支以至營運虧損。虛耗了12年光陰,在公民社會的關注和努力之下,「大館」才得以進行非牟利模式活化,獲得當前成績。

「元創方」位於中環荷李活道與鴨巴甸街交界,前身為荷李活道已婚警察宿舍,現時活化成為新一代文創地標。歷史學家指出原址最早期是一座城隍廟,是第一座由華人興建的社區建設;1876年被政府購入,興建成為中央書院(皇仁書院前身),是香港首間為公眾提供高小和中學的官立學校;直到1951年改建成兩座已婚員警宿舍及少年警訊會所,是全亞洲首座興建給已婚員佐級華裔警員居住的宿舍。政府早於1998年將地皮改為住宅用地,2000年收回土地,2005年有意將之拍賣,興建住宅大廈。

當時關心中西區保育發展的民眾成立關注團體,兩次向城規會提出規劃申請,將用地改為公共休憩空間及政府、機構和社區用途。諮詢期間,該申請共收到逾千份意見書,數量之多是當時罕見。在地區關注團體的努力和歷史考證下,地皮終在2007年成功被政府剔出勾地表,得以倖存並活化成為「元創方」。

當年保育團體、社區關注組織和非牟利機構為古蹟保育遮風擋雨播種,倖免於「中環價值」和官僚作風之難,今天陳司長卻把成功活化古蹟寫進政府的成績單,是非曲直從何說起?

收成期還是寒冬期?

陳司長說近年是古蹟旅遊的收成期,但在保育人士眼裏,「大館」和「元創方」的成功粉飾不了近年古蹟保育工作進入了寒冬期,無論私人或政府歷史建築物都遭到發展和重建的破壞。《端傳媒》於2017年曾向發展局文物保育專員辦事處查詢清拆數字,確認有1幢一級歷史建築,6幢二級或擬議二級歷史建築,以及20幢三級或擬議三級歷史建築,總共27幢歷史建築已被清拆。

司長推薦的「大城小區–深水埗」,雖說是今年旅發局重點宣傳項目,投資1200萬元推廣景點,諷刺的是當中推薦的「嘉頓中心」於差不多同時被城規會有條件通過重建申請,將改建為25層高的大樓。這個幾代人的深水埗歷史地標很快會完成被清拆。

香港現時的歷史建築物評級制度只是行政制度,就算建築物因為具有文物價值而獲得評級,也不受《古物及古蹟條例》保障,官僚和私人業主依然有權將之拆卸重建。評審工作雖然有六項標準,但就被批評為只着重建築物獨立的建築和歷史價值,而少有宏觀地以整個社區來審視。

北角皇都戲院評級爭議時,民間關注團體曾質疑專家小組輕視社會價值,並摘錄專家在電台訪問時就皇都戲院社會價值的一些說法:「睇過戲係幾時嘅人呢?叻極都只係50年前嘅人。」「集體記憶係『集』邊個嘅『體』……鄧麗君我個仔已經唔識啦!」鄧麗君是我們父母一代的偶像,家中常常播放著她的名曲,是我們與父母的共同記憶,是兩代人緊密連繫著的感情。

文化保育就是要把歷史與現在以至下一代連繫起來,才能傳承下去。專家的言論正正反映出這種「由上而下」的評審制度忽視古蹟所承載的社會價值 ── 年前美國CNN嚴選過去半世紀聞名全球的指標音樂人,鄧麗君是僅有的兩名入選華人之一,皇都就是她初踏台板的歷史見證,也是台港文化交流的重要歷史平台之一,專家的兒子不認識鄧麗君,責任到底在於爭取古蹟保育的民間組織,還是沒有反躬自省的「專家」?

立體、完整?

中西區是香港最早發展的政治、司法、金融中心,是香港保育價值極高的「歷史城區」,早於2004年政府提交的《文物建築保護政策檢討諮詢文件》已提出「點、線、面」的保育理念。可惜,當時中西區未能以「歷史城區」的概念進行保育,天星碼頭及皇后碼頭先後於2006及2007年拆卸。還看彼鄰的澳門,以舊城區為核心,相鄰的主要街道和廣場為「點、線、面」,包括22座歷史建築物及8個廣場前地,於2005年成功申請成為世界文化遺產。

相比起澳門「歷史城區」至今基本上仍能完整地保持原貌,陳司長聲稱香港中西區歷史古蹟是立體和完整,算不算是為政府訂定的保育理念自揭瘡疤之舉?至於文化遺產旅遊成為澳門主要的經濟產業之一,是後話了。

還沒有超越「中環價值」的古蹟保育政策,少一點官僚主義,以及更多願意對政府說「不」而不是逢迎附和的「專家」擔任公職之前,關心我城文化認同的朋友,唯有繼續著力地以聲音、文字和行動去守護歷史古蹟。共勉之。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王陽翎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羅金義』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