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支持者真的疼惜民進黨,為何不督促他們將婚姻平權做好做滿?

如果支持者真的疼惜民進黨,為何不督促他們將婚姻平權做好做滿?
Credit: Reuters / TP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選舉和公投後,有些人認為同志社群不夠支持民進黨,或對民進黨批評太嚴厲。然而,這篇文章指出,民進黨錯過許多支持同志權益的機會,甚至間接幫助反同勢力。那些為民進黨的辯護,恐怕也無助於民進黨變成更好的政黨。

選舉和公投結束後,網路上出現很多同志運動與民進黨敗選的討論。許多幫民進黨和蔡英文總統辯護的文章,大多一廂情願又立論不足。這些文章努力指出蔡總統就任以來,已經幫同志做了很多努力,暗示大家不但不該罵她,甚至應該感謝她,繼續支持她才對。

舉例來說,有人說因為蔡英文提名挺同的大法官,暗助同志運動,所以大法官才會釋憲挺同婚。然而,在14位參與同婚釋憲的大法官中,有12位支持同婚,其中有6位是蔡英文提名,另外6位是馬英九提名的。難不成同志們也要好好感謝馬英九,除了安排大量挺同大法官,還精心安排兩個很弱的反對方,讓釋憲結果保障同婚?再說,如果大法官釋憲真的是蔡英文總統完成政見的政治策略,為什麼釋憲後,還要一直拖延修法?甚至連一句堅持競選承諾,都說不出口。

此外,也有人說新設的《憲法訴訟法》是蔡英文在幫同志朋友「留後路」,讓同志未來可以打憲法官司,對抗歧視性的隔離專法。事實上,公民團體已經倡議《憲法訴訟法》多年,草案在2013年就已經提出。換言之,《憲法訴訟法》的出現跟反同公投,並沒有清楚的因果關係。

這個「留後路」的說法非常可笑,彷彿預設了民進黨並不會依照大法官釋憲,落實同志們「婚姻自由之平等保障」,而是先立歧視性的專法,再讓同志進入沒完沒了的法律辯論。如此看來,這到底是在幫民進黨留後路,還是在幫同志權益留後路?

綜觀近年民進黨處理同志議題的紀錄,我認為這些幫民進黨辯護都可以休矣。如果蔡英文和民進黨真的有心要幫同志權益,大可在去年同婚釋憲之前,就履行競選承諾,實現婚姻平權的政見。如果有人認為釋憲前時機不成熟、正當性還不足,那釋憲後民進黨也曾有機會可以順水推舟,順勢立法。然而,我們卻看到民進黨一再拖延修法,讓反同團體得以繼續炒作公投。

再把時間拉近一點,如果民進黨和蔡英文真的有心要幫同志權益,根本就不該讓有違憲疑慮的反同公投成案。在反同公投成案後,同志社群遭受更密集的抹黑攻擊,但除了少數民進黨政治人物,民進黨黨部和總統可曾為同志權益發聲?最後,那些堅持人權理念,為同志權益發聲的民進黨政治人物,在黨內又是遭受怎麼的對待?

尤美女, 同志大遊行,公投
Photo credit: 婚姻平權大平台

在近年同志權益的辯論中,許多同志一次又一次期待民進黨和蔡英文,希望他們在某一個時間點,終於可以堅守人權的價值,實現當初的競選承諾,但換來的卻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在民進黨敗選後,民進黨內批判挺同的段宜康圍剿支持同婚的尤美女,把支持同志人權說成票房毒藥。網路上還有更多民進黨支持者,嚴厲檢討同志社群,批評同志們在選舉中不夠盡力支持民進黨,甚至欠蔡英文一個道歉。這些辯護說到底,心心念念的只有民進黨的政治利益,而不是什麼理念價值。

在去年大法官釋憲後,民進黨和蔡英文總統屢次說會依照釋憲立法,但刻意避開使用「婚姻」一詞討論立法方向,並為以反同婚為前提的專法,保留政治操作空間。在公投之後,司法院清楚表示符合《釋字第748號》就是要平等保障同性「婚姻」,但民進黨內部竟然還在辯論是要同性「伴侶」法或同性「婚姻」法

近年來,許多關注同志權益的人批評民進黨的政治誠信,有人回應辯稱民進黨的整體記錄還是比國民黨好多了。儘管這是事實,我甚至認為國民黨整體在同志權益的政治紀錄,早已差到不值得花力氣討論。然而,這樣的回應恐怕只是用藍綠對抗,置換討論主題;當民進黨被批評,就轉移話題說國民黨更爛。遺憾地說,他們所疼惜的民進黨,不會因為這些離題辯護,而變得更好更進步。

如果民進黨政治人物和支持者真的那麼疼惜民進黨,為什麼不是督促民進黨,盡快依照釋憲結果,落實婚姻平權?為什麼不是一起協助蔡英文總統,把當初的競選政見做好做滿?你們為民進黨和蔡英文總統所做的辯護,以及你們愛民進黨和蔡英文總統的方式,究竟是在幫他們,還是在害他們?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