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褻瀆法》打壓少數宗教歧視同性戀,「寬容的穆斯林國家」美譽失色

印尼《褻瀆法》打壓少數宗教歧視同性戀,「寬容的穆斯林國家」美譽失色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伊斯蘭激進團體在這些案件審判中極力施壓。褻瀆案是動員和挑撥穆斯林的有效工具。他們企圖透過群眾集會擴張政治影響力,並且倡導印尼實施伊斯蘭教法(shari’a)。

文:安卓斯・哈索諾(Andreas Harsono,人權觀察印尼研究員)

2018年9月,我到北蘇門達臘省棉蘭市的一所監獄,探視因褻瀆宗教罪被判刑的印尼婦女梅莉安娜(Meliana)。安全管制非常嚴密,手機、原子筆、現金,都不能帶進去。我們只能帶些小點心。

和我同去的是著名女性穆斯林學者慕絲妲・穆里亞(Musdah Mulia),她曾在2009-2010年發動違憲審查挑戰印尼《褻瀆法》(法律編號 1/PNPS/1965),但以失敗收場。穆里亞輕輕擁抱梅莉安娜,對她說,她沒做錯事,不應該坐牢。梅莉安娜聞之啜泣。

梅莉安娜和大約15位女性一起關在約9坪的牢房。室內十分擁擠,晚上勉強可以躺下睡覺,但幾乎無法翻身。

梅莉安娜生在過去世界公認最寬容的穆斯林國家之一,但這裡卻有愈來愈多人以褻瀆宗教罪被捕,她就是其中之一。很多人希望維護印尼的寬容傳統,包括穆里亞,但她們需要其他國家的聲援,例如澳大利亞。

梅莉安娜是在2016年7月惹禍上身,她只是不滿住家附近清真寺每天呼喚祈禱的聲量太大,私底下問寺院管理人的女兒能否調低音量。但謠言突然傳開,說她要求家鄉丹戎巴萊(Tanjung Balai,距棉蘭五小時車程)所有的穆斯林都不能呼拜。

一星期後,穆斯林暴民到她家圍攻;又因為她是佛教徒,附近至少14座佛寺也遭到縱火。她們夫妻被迫帶著兩個兒子逃走。「一位三輪車司機幫助我的兒子們逃跑,他是穆斯林,」梅莉安娜說。

不敢再回到丹戎巴萊的梅莉安娜,從此全家避居棉蘭。他們拋下房子和販售咸魚的店面,孩子也因此失學。但她還是被當地一個民兵隊員告上警局。

警方顯然想藉著拖延辦案,期待事件降溫了結。但有些穆斯林團體不斷向檢警單位施壓,要求用《褻瀆法》查辦。檢察官於是在2018年5月30日將她逮捕羈押,這時距她遷居棉蘭已近2年。8月24日,棉蘭地方法院以褻瀆罪將她判刑18個月

《褻瀆法》處罰偏離印尼6大官方認可宗教——伊斯蘭教、基督教、天主教、印度教、佛教和儒教——核心教條的行為,可判處5年以下徒刑。該法實施的前40年僅有8人被定罪,但在尤多約諾(Susilo Bambang Yudhoyono)擔任總統10年之間,即2004到2014年,定罪人數遽增至125人。佐科維多多(Joko Widodo)總統2014年上任迄今,又有23人被判刑。

從2009到2018年,印尼憲法法院已三度駁回廢除該法的訴願,宣示為維護公共秩序可對宗教自由加以特定限制。法院在2010年的判決中指出,相關限制應由「宗教學者」界定。

今年,印尼法院已有6人因被控褻瀆宗教而定罪,分別判刑一年到5年不等。除梅莉安娜外,被定罪人士還包括:縣議員利安諾(Riano Jaya Wardhana),因為他在臉書發文聲援信仰基督教而被抹黑的前雅加達市長鍾萬學;攤販菲爾道斯(Firdaus),因為他把伊斯蘭真主「阿拉」和先知「穆罕默德」的名號寫在拖鞋上;牧羊人轉為靈媒的巴哈里(Arnoldy Bahari);基督教牧師摩西斯(Abraham Moses);以及大學生古洛(Martinus Gulo)。

被依《褻瀆法》定罪的最著名人士,無疑是前雅加達市長鍾萬學,他在2017年5月被判刑2年。伊斯蘭教激進團體就靠著這場褻瀆罪官司,在2017年雅加達市長選舉中令他敗北。

AP300347106620
前雅加達市長鍾萬學|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伊斯蘭激進團體在這些案件審判中極力施壓。褻瀆案是動員和挑撥穆斯林的有效工具。他們企圖透過群眾集會擴張政治影響力,並且倡導印尼實施伊斯蘭教法(shari’a)。

屢藉褻瀆案打壓少數宗教,以及官員帶頭歧視女同性戀、男同性戀、雙性戀和跨性別(LGBT)人士,已使印尼作為一個寬容的穆斯林國家的美譽逐漸失色。

在棉蘭,梅莉安娜的丈夫廉推(LianTui)告訴我們,他們一家失去了咸魚店鋪,而且被迫放棄丹戎巴萊的房子。他們的大兒子無法繼續念大學,以便節省家中積蓄讓弟弟可以在棉蘭就讀私立學校。廉推幾乎天天探監,給妻子送午餐。

慕絲妲・穆里亞是印尼最大伊斯蘭社團「伊斯蘭教士聯合會」(Nahdlatul Ulama)的成員,她決心對印尼的宗教歧視抗爭到底。「我們需要友善的伊斯蘭教,而非憤怒的伊斯蘭教。」她說。

但像梅莉安娜和鍾萬學這樣的人,既需要印尼當局支持,也需要海外聲援。

印尼政府應盡速廢除《褻瀆法》,撤銷所有依該法起訴的案件。澳大利亞和其他崇尚宗教自由的國家,都應該持續向印尼施壓廢除該法,並指派外交官和政治領袖探視梅莉安娜、鍾萬學和其他同罪囚犯。

原文刊登於墨爾本大學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