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要餵母奶?這可能是對新手媽媽最殘酷的考驗

一定要餵母奶?這可能是對新手媽媽最殘酷的考驗
Photo Credit: Hamish Darby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其實醫院推動母嬰親善,背後有著評鑑的壓力。而當手足無措的新手媽媽正面臨身心的巨大折磨時,有時候母親自己本身的權益跟調養才該是真正的重點。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直到我被推進產房前,我都以為實習過了婦產科、接生過了小寶寶、會做PV(內診)會看胎心音會背誦生產產程、還會CS(剖腹產)呢,我就會生寶寶了好棒棒!

就連人家問一句:「寶寶之後要餵母乳嗎?」我都一挑眉:「當然囉,」教科書上一句話,沒有任何替代母乳更好的營養品。當時又忙又不知去媽媽教室聽聽別人經驗,母界菜逼八一個。

然後我就進產房哭到生完老大阿寶繼續哭到餵母奶半年。一直各種崩潰一直哭。女性在經歷這過程的「被打臉」度,整個身體人格自尊信念意志都被打垮碾碎再從組,從各大網站上應該都已經多少媽媽血淚分享過。

各位媽媽們,尤其是新手媽媽們,妳們放心,醫生遇到這樣的事情也是一樣崩潰。甚至是…病識感更低,更沒有自覺。

後來我才知道當時我已經略為產後憂鬱症了XD

外科醫師得憂鬱症…滿強烈對比的XD,躁鬱症還比較有可能。

產後憂鬱症是個多可怕的東西呢?問問當時可憐的蜜蜂先生。(蜜蜂:Q__Q)懷孕前後的先生真的就要認命自己「人肉沙包」的功能。

當時我一點都沒心理準備說經歷過痛到殺人的產痛、痛到我抓著小朱醫師喊救命、亂罵產房護士、扯床欄、演大法師,而且這還是減痛麻醉使用之後的慘況。

但是,真正讓我沒設想到的,是生完後已經半夜的時間,偉大的醫院開始推動起「母嬰親善」打來電話:「小劉醫師,寶寶餓了要餵奶唷~」我大法師的妝還沒卸,整個頭暈腦脹情況下,懵懂答應了把寶寶放進房內「親子同室」。看看時間,我才剛推出產房兩小時耶…然後我開始接受到越來越多跟這「母乳XX」相關的四字標籤:「母乳最好」、「多吸多脹」、「多喝多吃」。

於是在那段時間之內,每兩小時一次的剝奪睡眠、填塞大量生平最厭惡的海魚豬腳,月子中心成了世界上最美觀的虐待監獄。

來講講脹奶好了,脹奶是怎麼一回事?人人不同。鄉民有10也有30公分,牛隻有乳牛也有水牛,而人呢?當然也有水牛奶跟乳牛奶的。

甚麼是水牛奶?不順、量少、又脹奶痛,水牛勉強做著乳牛的事。

脹奶就像是24小時有兩隻寄生獸在胸前,不斷發電刺痛胸骨到兩腋下的整個範圍。有多痛?我在餵奶期間曾經因為各種壓力過大,活生生長了條皮蛇在腋下。書本上描寫皮蛇的痛就像是「火焰燒灼過的痛」,但是我當時渾然未知,因為脹奶痛遠遠蓋過皮蛇痛,可見脹奶有多不舒服。

而這身體心理的各種強烈打擊,甚至讓我一度不願意看到寶寶推到我病床邊。

阿寶喝奶哭,我掉淚。

喝不到奶哭,我心碎。

尿布濕了哭、剛躺下去哭、睡到一半哭、哭完又再哭,我就各種崩潰。

然後這時期,對於旁人的話語又特別鑽牛角尖。

「妳怎麼奶量少?要多餵啊。」

我哭:「我沒奶啊~怎麼餵啊~」

「那…那退奶不要餵算了。」

我又哭:「我要餵啊~怎麼可以不要餵啊~」

「那..那那..那妳餵好了」

我大哭:「我不要餵啦~好累啊~」

LOOP。

Photo Credit: Pedro Klien
CC BY SA 2.0

或者是…聽到隔壁聊天:「欸你的美乃滋…」,我就倒彈嚎啕:「幹嘛說我沒奶汁啊~」,好煩XD。

人家說為母則強,沒想到平日罵病人的強勢如我,為母弱爆了,甚至當時我就儘量推拖小孩推回房內的時間,竟然被熟識的護理長碎念:「劉醫師~妳這樣沒有親子同室、乳房刺激不足、乳量太少,這樣怎麼算一個合格的媽媽?」

理智斷線。

現在想想當時真的是產後憂鬱到一個自己都想甩自己耳光的程度。結果產科主任歐醫師查房,閒談間發現我這問題,還使出大絕:「這樣好了,母乳的問題我幫妳找個也是很有經驗的人來談談?」

我還瞪他,心想「給我來這招,我平時都跟需要的病人介紹精神科醫師介入的業務說法!我哪有需要甚麼談談?我只是母奶問題咩。」

看,這病識感之低啊。

很久了之後回想才發現,其實醫院推動母嬰親善,背後有著評鑑的壓力。而當手足無措的新手媽媽正面臨身心的巨大折磨時,有時候母親自己本身的權益跟調養才該是真正的重點。每人狀況不同,清楚察覺自己的需要後,最終醫療就是盡力輔助完成,如此而已。

母乳終其一生只占小孩的飲食重要性一小部分。進入成人飲食後,煩惱吃糖喝飲料吃麥當勞吃塑化劑吃混雜油的操心才是一輩子。身分證上會註明自己小時候是喝母奶或奶粉嗎?徵婚自介時註明小時喝母奶可以減免聘金嗎?

並不會。

何苦這時候女人折磨女人XD,而我並非反母乳,母乳狂熱派分子請退散,產假請完回到工作崗位邊開刀邊擠奶,哪個正常人能辦到?我還餵到十個月,套句最近流行的:「俯仰無愧」。

窩在月子中心期間,董哥與董嫂前來探望。說探望其實大家也知道,媽媽只是去嬰兒室把寶寶帶出來的載體,寶寶才是重點XD。

閒聊間,聽到科內的各種人事變動。

喔。

產婦當時憂鬱症,也無從回應。月子中心裡就像是與世隔絕的孤島,已經開始不看不聽不聞,用假期當隔絕,我對學長說:「這些…太政治了,我現在管不著也不想聽了。」

董哥看著我。

我:「倒是學長你甚麼時候要當爸啊?」

董嫂:「學長他一直都太忙,我叫他要嘛請假要嘛就去做人工」

悲哀,一個醫院裡的醫師忙到生小孩必須要這樣…

我:「學長要快耶,生小孩對媽媽真的是體力考驗,別拖太晚。」

董哥:「沒辦法呀,又沒有假,除非我離職。」

我:「不行,學長你離職了科內工作之後都變我的,我會死!」

董哥笑:「妳看,當工作、職責落到自己頭上,妳就知道要吵;結果當事情看似不關己時,光是聽到別人討論,妳就覺得這樣太政治。算了,就等妳假完回科內再看看情況吧!」

我吐舌。

他們離去前,董哥意味深長說:「只有鴕鳥會認為逼近的獅子不存在於牠埋頭的沙坑之外。」

我翻白眼。

Photo Credit: Tetsumo
CC BY SA 2.0

離開月子中心前,無數個深夜自行設定鬧鐘起來擠奶的日子;身心俱疲拿著擠奶器得去忙碌但是一步動也動不了的日子;瞪視著牆上「母乳最好」的海報氣到想砸的日子…

莫名地意識到,這些過度的強調母乳是否已經本末倒置?變成變相懲罰無法親自哺餵母乳的女性?甚至不提供替代奶粉、不提供奶瓶奶嘴、連跟奶粉商成為默契的購買互惠都被禁止,有必要嗎?

如果沒有經濟壓力得回復上班、如果吃飽睡好不用動一根手指,水牛或許真的能變成乳牛的一天。

但是革命尚未成功,水牛們仍須努力。

台灣的老牛們聽好,管他甚麼牛,水牛乳牛願意生小牛,還不感激涕零!

哞哞~~

第二胎我自然產完一小時接到電話「寶寶餓了要喝奶唷」,嘆口氣,「好吧我知道了,來吧。」

全文獲作者授權刊登,文章來源:Lisa Liu 女外科的血淚史

Photo Credit: Hamish DarbyCC BY SA 2.0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健康』文章 更多『Lisa Liu』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