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化劑、瘦肉精、毒澱粉…回顧不畏打壓的「台灣良心」林杰樑,為我們揭露多少「毒家祕方」?

塑化劑、瘦肉精、毒澱粉…回顧不畏打壓的「台灣良心」林杰樑,為我們揭露多少「毒家祕方」?
Photo Credit: 林杰樑 臉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沒有哪一位醫師,有像林杰樑這樣的使命感,把每一起重大食安的真相,都往身上攬。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王昶閔

林杰樑身為台灣醫界唯一的一位臨床毒物科教授,在高度複雜的醫學公衛議題面前,是極少數有能力揭發真相的人。他知道他必須挺身而出,為專業上屈居弱勢的民眾發聲,否則有權勢者就能操控輿論,政府也可能屈從於利益團體的壓力,粉飾太平。

在藍綠政治惡鬥的台灣,很少有醫師像林杰樑這樣,具有跨足藍綠的影響力,每次他在媒體上批評時政常能引發全台關注。他總是在媒體上大聲疾呼:台灣食品安全法規與管理制度,遠落後先進國家,政府應投入更多預算,從源頭把關,建立食品安全預警制度與食品履歷制度。如此一來,從食品生產、配送到銷售的所有環節,都能追本溯源,讓民眾求償有門,同時搭配民刑事責任加重,以嚇阻不法業者心存僥倖。

另一方面,他是官方最頭痛的人物。因為他沒有政治立場,只在乎人民健康,本於科學專業,以最高標準來檢視食安衛生政策。

只要有機會,林杰樑一定設法出席官方的食品衛生專家諮詢會議,面對與會的官員學者,他更是懇切陳詞、引經據典,希望能影響政策、啟動改革。雖然國際學術地位崇高,但他在學界因不結黨結派,人單勢孤,常因以高標準檢視問題而受到與會者的冷嘲熱諷、夾攻砲轟。

「我一個教授,被這些人指著鼻子罵,他們連對一個學者最基本的尊重都沒有。」林杰樑有次參加完會議,對友人吐露他的感慨。但他不曾氣餒,堅信只要努力不懈,終有改變的一天。

2008年,中國三聚氰胺毒奶粉風暴後,兩岸簽訂食品安全協議並建立相互通報機制時,林杰樑就疾呼,政府必須強化食安的檢驗與預警機制,因為「不只中國有黑心食品,未來,台灣也可能會有黑心食品。」

結果,惡夢成真。2011年台灣爆發了被喻為「台版三聚氰胺風暴」的塑化劑汙染食品事件,具有生殖毒性與致癌性的工業用塑化劑,竟被大規模添加在食品中。當時擔任國家衛生研究院院長的伍焜玉直指:「這是人類史上規模最大的食品遭塑化劑汙染案件。」

塑化劑風暴再度讓台灣的食品安全漏洞受到廣泛的重視,2011年6月,林杰樑首度登上了報紙頭版頭條,嚴詞指責衛生署食品藥物管理局(現為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升級成立後,食安預算不增反減,平均每個國民分不到五塊錢預算,遠低於先進國家數十倍,違背當初升級食安管理的承諾,根本就是一場「大騙局」。隔天吸引了大批電視媒體包圍採訪。

「五塊錢的預算,掉在地上,很多人連看都不看,撿都不撿,怎麼能保護我們的食品安全呢?」向來溫和斯文的林杰樑,在鏡頭前罕見的激動、憤怒。但同時,他也為負責食安的官員打抱不平,每次危機爆發,他們為收爛攤疲於奔命,卻成為眾矢之的,沒錢、沒人的窘境不是官員們的錯,而是當權者漠視食品安全的結果。

就在林杰樑受訪的幾天前,連長期投入食安管理制度調查的監察委員吳豐山也投書媒體痛陳:「我國食品藥物管理的經費和人力嚴重不足,才是根本的病灶。」「這種治理國家的要領如果不改,有毒塑化劑為害眾生不會是最後一個滔天大案!」

果不其然,2013年,台灣爆發更令人髮指的順丁烯二酸毒澱粉事件。不同於塑化劑事件汙染的是飲料、餅乾、咖啡這類非主食,順丁烯二酸這種具有潛在腎毒性的物質,竟被業者添加到修飾澱粉這類食品原料中,以致米粉、肉圓、粄條、黑輪等等日常主食紛紛淪陷。

當官方基於危機處理,將順丁烯二酸的毒性輕描淡寫帶過,林杰樑則直指,這恐怕就是台灣洗腎發生率在全球名列前茅的幫凶之一,引發了學界不同意見相互論戰。

持平來看,食品安全事件涉及健康風險的專業辯證,林杰樑的觀點難免引發爭議。但他敢怒敢言,以台灣人民健康為己任的學者良心風範,確實是當代醫界罕見,因而被媒體比喻為「台灣食品安全防護網的一環」。

林杰樑就像現代唐吉軻德一般,不畏任何打壓與嘲諷,堅持理想。他外顯的理想性格,不但使得有相同理念的學者不再寂寞,也感召了許多肩負監督權力者天職的新聞媒體記者,成為他在衛教大眾、推動制度改革工作上的盟友。他藉由媒體平台,將深厚的毒理與健康風險專業知識,轉化成普羅大眾可以理解的庶民語言,讓社會瞭解到構建食品安全環境的重要,以及消費者自身的責任。

譚敦慈透露,在塑化劑與順丁烯二酸事件時,都曾有政府部會高層官員致電關切長庚醫院高層,要求讓林杰樑閉嘴。所幸這兩位長庚高層均以人格正直著稱,悍然回絕了官方的施壓。對於長庚醫院能這樣保護林杰樑,林家一直感念在心。

「三聚氰胺風暴時,你在;塑化劑風波時,你在⋯⋯台灣陷入全面性的食安問題時,你都在。林醫師,你是台灣的良心,台灣人的驕傲,台灣有你真好。」林杰樑過世後,這段在網路上流傳的話語,充分表達了台灣人民對這位一代俠醫的感念。

三聚氰胺毒奶粉

有一位特別的小病人,一直讓林杰樑非常不捨。

他國小一年級就開始洗腎,因為生長停滯,18歲看起來還像個幼稚園學童,他的媽媽每隔兩天就揹著他,來到台北長庚醫院洗腎。這常令林杰樑感到鼻酸,心想:「一個洗腎的孩子要長大,路途是多麼遙遠?」

小病人的腎病原因不明,讓林杰樑特別關注起可能誘發兒童腎病的危險因子。因此,當2008年9月,中國媒體揭發了黑心業者長期在奶粉中添加工業塑料三聚氰胺,以致嬰幼兒集體腎結石、洗腎的病例數大幅激增時,立即引發他高度關注。

沒想到,這含毒的中國奶粉早在兩個月前就已長驅直入賣到台灣。並以25萬公噸的巨量,滲透到食品產業的加工鏈。無數的含乳食品遭到汙染,後來暴風圈更擴及奶精、銨粉、蛋白粉等食品添加物,影響之巨,前所未見。

三聚氰胺毒奶粉風暴,被專家比喻為是台灣自1979年米糠油多氯聯苯汙染中毒事件以來,最大規模的食品安全危機事件,引發民眾前所未見的高度恐慌,食品業亦遭空前重創。

台灣千瘡百孔的食品安全把關制度,終於難堪地現出原形。當時一片風聲鶴唳、人心惶惶中,林杰樑扮演了關鍵的雙重角色。他在媒體上頻頻發言,一方面解說三聚氰胺的毒性與防護之道,安撫百姓恐慌;另方面則以專業強力監督政府政策,要求採最嚴格管制標準,為民眾健康安全把關。他捍衛國民健康、敢怒敢言的俠者形象,從此深植民心,建立起全國性的高知名度以及公信力。

隨著清查出的食品汙染範圍持續擴大,數量之多,連政府也慌了手腳,相關管制政策在短短幾天內至少七度轉折。其中爭議最大的,就是受限於官方可動用的高精密檢驗設備數量不足,衛生署原本要求所有乳製品中三聚氰胺「零檢出」的政策,卻又在一夕之間,退讓為以2.5PPM做為管制與下架銷毀標準。由於這是比照全球唯一的香港標準所訂定,引發輿論批判風暴,衛生署長最後為此下台負責。

「世界各國都不准驗出,我們卻允許到2.5PPM,政府嚴重喪失公信力!」林杰樑是當時第一個跳出來反對的專家。他痛批,這等於是讓不得添加在食品中的有毒物質,因濃度稀釋而就地合法。一旦此例一開,將導入錯誤的管制方向,台灣食安無異是門戶洞開,後患無窮,難保不會有毒性更強的大規模汙染悲劇發生。

因為林杰樑,台灣的媒體與民眾才首度了解到,各國飲食習慣、風險高低差異甚大,一旦攝食量愈大,食品中監測標準就必須更嚴格,才能有效控管風險。因此,制定任何管制標準,都需先經過嚴謹的本土健康風險評估,不能草率地盲從其他國家,否則形同「拿國人生命安全開玩笑」。

針對歐盟後來訂出的2.5PPM管制標準,他從風險分析的角度解釋,因歐盟乳品以出口為主,中國乳品進去的機會極低,標準當然可以放寬;反觀台灣乳品主要仰賴進口,吃到中國乳製品機率比歐盟高出甚多,自然有必要從嚴訂定,以降低國人風險,「不應跟著別人屁股走。」

林杰樑一方面督促政府嚴格把關,一方面告知、安撫民眾,三聚氰胺毒性不高,非致癌物,也無生殖毒性,要長期大量暴露,才會引發腎結石。中國之所以會出現嬰兒洗腎與死亡病例,是嬰兒因腎臟發育不全,且餐餐只喝毒奶粉引起;反觀台灣被汙染的只是食品原料,經層層稀釋後,三聚氰胺含量很低,引發結石的風險不高,且每天喝兩公升的水,就可有效預防,「大家與其無謂恐慌,不如多喝水。」

過去從來沒有一位專家能像林杰樑這樣,將致病風險化為具體數值,讓民眾一目了然。他在媒體上,以當時已知最毒、約含2.5PPM三聚氰胺的中國三鹿奶粉為例,計算出60公斤成人要每天吃3.12公斤奶粉連續28天,才可能會喝出腎結石;若換成遭汙染的台灣某品牌快煮湯,則得每天喝上個兩百包,且要連喝四週。

但林杰樑也不忘一再強調,單一汙染事件致病風險低,不代表就可以採取寬鬆的管制標準,反倒更應把握機會檢視制度漏洞,以避免日後更大的汙染悲劇真的發生。今天發生腎結石、洗腎的是中國嬰幼兒,若不嚴加把關,難保他日受害的不會是台灣的嬰幼兒。

隨著風暴逐漸平息,這場震撼教育終讓食安漏洞獲得關注,加速了衛生署食品藥物管理局在2012年元旦成立。當時林杰樑就預言,政府若不決心改革,「三聚氰胺絕不會是台灣最後一起食安事件。」可惜食安管理缺人缺錢的困境始終未受重視,那時大家都還不知道,還有更多的食品安全地雷,即將引爆。

塑化劑食品風暴

2011年5月,人類史上空前的食品遭塑化劑汙染風暴籠罩台灣上空,揭開除了環境汙染因素外,台灣人體塑化劑暴露量長期異常偏高的關鍵祕密。

受害者總人數,難以估計。林杰樑正是最早考量到該如何為受害者求償與長期照護問題的醫師。

5月23日,衛生署在傍晚召開臨時記者會,說明市售食品中被添加塑化劑的事件始末,不肖業者已遭羈押,遭汙染產品大量回收。然而當晚,電視新聞並未將此當成重大新聞事件處理。直到隔天林杰樑痛批業者「喪盡天良」的言論見報,並以「台版三聚氰胺事件」評論這起食安醜聞,各大媒體這才驚覺事態嚴重,全部動了起來。

從此,塑化劑食安風暴震撼全台。

「這是全球首次發現塑化劑被人為大規模添加到食品中,這根本是台灣版的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但塑化劑比三聚氰胺更毒。」「塑化劑DEHP是台灣列管的毒性化學物質,可能造成肝癌、睪丸癌、白血病,也會影響兒童青少年發育,引發男性不孕、女性性早熟、孕婦甲狀腺功能低下而傷及胎兒中樞神經。」

從事件爆發當晚開始,林杰樑就忙著透過媒體,為民眾解析塑化劑的毒害,講解各種防護解毒之道。他從早到晚平均接到上百通記者電話採訪,健康談話性節目與各節電視新聞都有他的身影,報紙上天天都看得到「林杰樑」三個字。

廣泛使用在加工食品的合法添加物「起雲劑」,怎麼會被添加有毒的塑化劑?當時有業者透露,這種「特調」的起雲劑,因成本低、價格便宜、賣相好,存在台灣食品業恐怕已長達20年。案發後,市售各類飲料、健康食品、麵包糕點、果醬等無數食品遭因使用含毒的起雲劑而汙染,總計回收銷毀近3萬公噸,已吃下肚者,更是多到無法估計。

案發前,早就有多項研究發現,台灣孕婦尿中塑化劑代謝物含量,高達先進國家孕婦的8到20倍;國人每日從食物中攝取的塑化劑,早已超過美國官方規定的每日攝取量,更是德國人的三倍之多。台灣人體內塑化劑為何異常偏高,當時除了猜測是環境汙染因素與塑膠品消費量較大外,沒有人知道究竟是為什麼。

更令人擔憂的是,兒童青少年服用的健康食品,包括益生菌、乳酸菌、酵素等暢銷產品,塑化劑含量高的驚人,有些甚至達到下架標準值的百倍、千倍。林杰樑在醫院門診目睹,有自責痛心的家長擔憂孩子將來罹癌、不孕,當場痛哭流涕;也有媽媽懷孕時曾長期喝含塑飲料,生出脣裂寶寶,經轉介小兒科檢查,診斷出肛門與尿道口間距過短的「去雄性」現象,這是遭塑化劑毒害的可能佐證。

高雄市一名市議員則召開記者會控訴黑心業者,因為她的妻子年僅32歲,卻在連續7年服用含塑化劑的通便酵素後,發現罹患轉移性的末期大腸癌。

林杰樑當時就非常擔心,這群廣大的受害者恐將求償無門。

因為,受害者只要停止食用含塑食品,2到4天內,塑化劑就已大量排出體外,但體內遺留的潛在傷害,卻難以偵測確認,等到多年之後確認罹癌、不孕時,更難證明與塑化劑有關。受限於現今醫療科技極限,疾病與塑化劑間的因果關係,一時間還很難釐清,使受害者易因舉證困難而屈居求償弱勢。

此外,社會大眾也被誤導,以為受害者未來的醫療支出,都可透過全民健保獲得給付。殊不知,健保涵蓋有限,患者往往需自費負擔龐大的藥費支出治療癌症、不孕症這類疾病,最多可花上數百萬,足使一般家庭傾家蕩產,使經濟弱勢家庭因病更貧,永無翻身之日。

眼看當時的社會輿論,只著重問題產品的回收進度,卻完全忽視了塑化劑受害者將來可能面臨的健康危害,林杰樑心急如焚。他直接對總統馬英九喊話,呼籲政府儘速成立「塑化劑受害者健康照護基金」,給予受害者長期健康照護,針對曾大量食用含塑化劑食品的兒童,長期詳細追蹤身體健康,並盡可能協助受害者求償。

林杰樑指出:「馬總統日前只公開宣示會補償受害者,沒有提出具體的計畫,更沒有承諾提供長期的健康醫療照護計畫。」「政府不能只想等風暴平息,讓社會逐漸淡忘,等到十幾、二十年後,健康危害發生,受害者會求償無門。」

當時一名長庚醫院高層,再次接獲主管機關高階官員的關切電話,但他斷然回應:「林醫師代表的是民意,我建議你們最好不要去施壓。」

令人遺憾的是,林杰樑所呼籲的這項長期健康照護計畫,始終還是沒能啟動。

2013年10月,就在他病逝兩個月後,塑化劑受害者的集體訴訟一審判決出爐。一如他生前所料,因無法證明塑化劑所造成的實質健康危害,5百多名消費者對33家業者求償24億元的集體訴訟行動,遭到重大挫敗。台大職業醫學與工業衛生研究所教授吳焜裕憤而在媒體上投書痛斥,這是一個「違反毒理學專業的判決!」

令人錯愕的是,法院竟是引用衛生署當年發行的「食品塑化劑汙染衛教手冊」,指稱「塑化劑DEHP、DINP可短時間經人體代謝排出體外,對健康並未造成傷害,」因而對於受害者就精神撫慰金、懲罰性賠償金等請求,加以駁回。吳焜裕說,當年衛生署編製該本衛教手冊時,他與林杰樑就在諮詢專家會議上不斷強調,塑化劑與其代謝物排出體外之前就可能危害身體,反對手冊過度淡化塑化劑危害,可惜他們是在場的少數意見,未受官方重視與採納。

「及時協助受害者保存證據,以做為未來求償依據,應是政府職責,但主管全國食品安全的機關卻反其道而行,將違反毒理專業的資料放在網站上,似乎有協助業者免於讓受害者求償之嫌。」吳焜裕為文質疑政府的同時,字裡行間也間接透露出,他與林杰樑心中深沉的無力感。

而在塑化劑集體訴訟受挫的一個月後,監察院針對衛生福利部(前衛生署)就「順丁烯二酸毒澱粉事件」把關不周提出糾正時,則特別要求衛福部不能避重就輕,對順丁烯二酸對人體的危害「過度引申」,以免如先前的塑化劑事件一樣,影響法院判決,危及消費者的求償權益。

那一刻,林杰樑生前大聲疾呼,卻始終不被官方採納的意見,終於稍稍獲得平反。但他所掛念的那群塑化劑受害者,至今仍籠罩在不確定的健康風險下,因遲遲未被納入政府長期健康照護計畫,注定將孤獨面對未來的漫漫長路。

爭議!進口瘦肉精美牛

2月的冷冽寒風中,衛生署食品藥物管理局門口擠滿媒體記者,稍後行政院跨部會美牛會議的會前會就要展開,受邀而來的與會學者看到媒體守候,大多遮掩閃避,警衛護駕、用傘遮臉,從後門低調走進大樓,只有林杰樑一人,坦然接受媒體訪問。

「看到這份與會專家名單,讓我感覺個人的力量非常薄弱。」林杰樑短短幾句發言後,穿著藍色羽絨衣的他,身影格外孤單而悲壯。他緩緩步入會議室,和滿場的官員與學者展開3小時的激辯。

這場行政院跨部會美牛會議的會前會,向來反對瘦肉精美牛解禁的林杰樑,意外在受邀名單之列。當天他剛結束門診,還沒有從疲憊中恢復,便驅車前往衛生署。他對妻子說,雖然明知不可能扭轉,還是做足了準備。他事前閱讀了數百篇關於瘦肉精的醫學論文,希望盡可能說服出席會議的官員與學者。

從狂牛症到瘦肉精,美國牛肉爭議在台灣歷史上橫跨十多年,涉及了台美雙方政治、戰略、商業各層面盤根錯節的龐大利益。在美方強力施壓下,2007年曾首度在扁政府執政時期闖關,預告解禁草案一週後,立即引發上千名豬農北上蛋洗衛生署,因而闖關失敗。

2012年初,總統馬英九連任成功後,馬政府就積極為含瘦肉精美牛進口鋪路,火速召開行政院跨部會美牛專家諮詢會議,討論解禁議題。受邀參加會前會的林杰樑,在表達鮮明的反對解禁立場後,竟被排除在正式跨部會專家會議的邀請名單之外,引發輿論譁然。而前兩次跨部會會議邀請學者名單,均以贊成瘦肉精解禁者占大多數,會議結論也導向肉品中殘留瘦肉精的安全性高,甚至還有與會專家建議應將瘦肉精改稱為學名「萊克多巴胺」,以降低民眾負面觀感,護航立場昭然若揭。

「萊克多巴胺就是瘦肉精,不容模糊!」林杰樑當時在媒體上激昂地表達他的立場。

前兩次跨部會美牛會議,只公布會議結論,卻不開放旁聽、不公布會議紀錄,有受邀專家憤而退席,民間團體痛批政府蠻橫黑箱作業,媒體則強烈要求讓林杰樑與會。最後官方終於讓步,第三次會議,邀請林杰樑、反美牛聯盟代表醫師等反對專家,同時也開放會議全程即時轉播。

「到目前為止,台灣人對瘦肉精的疑慮仍非常大,希望專家真的能夠講出良心話。」會場外,反美牛聯盟召集人、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董事長陳曼麗透過麥克風,向在場內開會的專家良心喊話。

「沒有研究指出,消費者因食用肉品而造成任何副作用……」會場內,當主持這次會議的農委會主委陳保基此話一出,立刻遭林杰樑打斷:「但你應該澄清,也沒有研究證明大規模食用是安全的。」他凸顯出官方一再將瘦肉精的安全問題窄化成中毒與否的問題,以閃避即便未達中毒劑量,也足以造成身體危害的可能性。

會後的記者會上,林杰樑與農委會、衛生署官員並排而坐,在鏡頭前憂心忡忡地告訴國人,肉品中的殘留瘦肉精,不必吃到中毒就可能有副作用。全台灣兩、三百萬潛在的心血管疾病患者,食用後可能因心跳速度加快,使得引發心臟麻痺、心肌梗塞的風險提高,甚至有生命危險。此外,全台灣數百萬名的肝病、腎病患者,因為代謝瘦肉精的能力較差,風險也相對提高。

不料,2012年7月,國際食品衛生法典委員會以兩票之差,通過肉品中瘦肉精殘留建議容許值,成為台灣美牛解禁的最後一根稻草。7月25日,立法院快速召開臨時會三讀修法,含瘦肉精美牛從此進入台灣市場。

「美國人如此惡霸,硬逼台灣人吃有藥的牛肉!」林杰樑當時在媒體上憤怒地公開呼籲,國人應拒吃美牛,並要求政府,若未來有民眾吃美牛後心臟病發猝死,應有配套的賠償機制,好向美方求償。

林杰樑以「孩子被殺了」來形容自己悲痛的心情,並說自己一定要「保護第二個孩子」,也就是阻擋含瘦肉精美國豬肉進入台灣。

美國真正的目標是讓含瘦肉精的美國豬肉進口。鄉下長大的他,深知台灣豬農的困境,一旦飼料中添加瘦肉精的低成本美豬進口台灣,不但可能使國人健康全面陷入不確定風險,也將使台灣豬農的生計受到空前衝擊。更令他痛心的是,瘦肉精爭議分明就是政治問題,在台灣卻偽裝成科學問題,而全台灣這麼多專家學者,大多數選擇了噤聲。

林杰樑當時說,如果政府因為受到美國壓力,基於國家安全或發展的理由,不得已要進口含瘦肉精牛肉,就應誠實告訴全民,並研擬配套措施,減少老弱者與慢性病患等高危險群的食用機會。而不是當歐盟以及許多國家都認為對人體安全有疑慮的情況下,刻意去曲解科學數據與健康風險評估的概念,不顧一切為瘦肉精的安全性背書。

「其實我覺得好累,得罪當道的事情,總是沒有人想做。」林杰樑曾在某次媒體專訪時,罕見地談到自己的心情。當時他低頭苦笑地說:「我覺得,當一個醫師、當一個學者,盡力就好,基於學術良知,有所本、把該講的講出來,畢竟這個決策不是我們能做的。」

得知外界有人批評他「太過理想性、不切實際」,他無奈的說:「出社會後,人就變得複雜了。」話鋒一轉:「上一次去官署開會,30個出席學者就有3個是某單位的人,他們都幫忙擁護,都拿幾千萬研究經費。」一語道破在現今學界扭曲的生態中,他倍感無力與孤寂的沉重心情。

回顧這場反瘦肉精美牛運動,林杰樑的專業論述,為整個民間的反瘦肉精美牛運動,注入了強大的動能。熟讀所有相關醫學文獻的他,針對官方論點一一反駁,幾乎主導了民間反美牛的科學論述,成為媒體上最有力的反對聲音。雖然反美牛運動最後功敗垂成,但這個過程,已讓社會各界對瘦肉精爭議有了更深一層的理解與共鳴。

瘦肉精美牛失守後,美豬自然虎視眈眈。2013年到2014年間,美方已透過各種經貿會議與外交平台頻頻關切美豬議題,未來再度強勢叩關恐在所難免。典型在夙昔,但屆時又有多少學者能秉持學術良心、打破沉默,守護台灣人健康呢?

順丁烯二酸毒澱粉事件

2003年,林杰樑在臨床上發現一個令他極為困惑的現象。

「為何國外研究慢性腎病患者長期奉行低蛋白飲食,可有效延緩腎功能惡化,但我們的患者不但沒效,甚至有些人還跟吃高蛋白飲食一樣,腎功能壞得更快。」「難道是台灣人體質特殊嗎?」

過量蛋白質攝取會造成腎臟負擔,曾親身奉行兩年低蛋白飲食的林杰樑,對於這個反常現象,始終百思不解。但他從此不再輕易向腎臟病人推薦低蛋白飲食,只要求他們少吃點肉,降低蛋白質攝取量即可。

2013年5月,台灣爆發了大規模的順丁烯二酸毒澱粉事件。原來,過去三十多年來,竟有食品原料業者為求口感,將工業用的順丁烯二酸用於製作「修飾澱粉」這類廣泛使用的食品原料,所製成的低蛋白食品牽涉範圍極廣,包括米粉、粄條、蚵仔煎、肉圓、粉粿、粉條、芋圓、粉圓、地瓜圓、湯圓、火鍋料等製品,都遭到波及。

這「毒家祕方」是台灣食品業過去三十多年來不能說的祕密。這枚食安地雷的引爆,非比尋常,幾乎擊潰民眾對食品安全所剩無多的信心。幾年前的塑化劑事件,大規模汙染的主要是飲料、果醬等休閒食物,但這次毒澱粉卻大舉入侵國人的主食,而且還是台灣引以為傲的國民小吃。

順丁烯二酸嚴禁被添加在食品中,在工業上被用來當成殺蟲劑的穩定劑以及潤滑油的防腐劑,動物試驗顯示具有腎毒性,在少量食用的情況下,就可能會引發狗的腎小管損傷與腎臟衰竭。林杰樑認為,這種具腎毒性的物質,被如此長期且廣泛地添加在國人主食中,恐怕就是國人慢性腎病超高盛行率的重要原因之一。

當時,在政府展開大規模的查緝檢驗下,許多主食類米製品、粉製品、魚漿製品以及部分麵粉製品,都含有這類有問題的修飾澱粉。各類食品中,被檢出的順丁烯二酸含量最高的是攤販用來炸雞排的「酥炸粉」,含毒濃度超過4千PPM。「平均每公斤酥炸粉中有高達4毫克的順丁烯二酸,20公斤體重的小孩每天攝取的耐受值才只有2毫克,業者實在太沒良心!」林杰樑氣憤地說。

就算用相對寬鬆的歐盟耐受標準來看,以市售粉圓與黑輪被檢出的順丁烯二酸含量,體重60公斤的成人每天只要吃40公克粉圓,或一枝70公克黑輪,就足以超過每人每日最大攝取耐受值,進而暴露在較高的腎病變風險中。更別提體重較輕的女人或小孩。

那一刻,林杰樑當年的疑惑解開了;但這令台灣人蒙羞的真相,卻令他悲憤莫名。政府非但無法事前預警,後知後覺,食品衛生管理的鬆散與漏洞百出,更到了令人無言以對的地步。

5月13日傍晚事件爆發後,接獲記者來電詢問的林杰樑,馬上專注地查遍所有文獻,急著找出解毒方法。結果他發現,有研究顯示,適量攝取雞胸肉、雞腳、豬皮這類含甘氨酸食物,有助減少順丁烯二酸的腎毒性。他除了告訴記者,也寄給官員,希望能給國人參考,但絲毫未獲重視。

台灣沒有哪一位醫師,有像林杰樑這樣的使命感,把每一起重大食安事件的真相,都往自己身上攬。他總是在第一時間,專注投入地查遍相關研究與國內外法規,面對媒體詢問時,都能引經據典,不斷累積在食安領域發言的公信力。這是一般學者或醫師,不曾做到的。

這不是台灣第一起食安風暴,但對林杰樑來說,這起事件卻相當不同。他除了痛心,更是深深自責。因為他認為,過去他力薦病人吃低蛋白飲食,形同間接害了他們因誤食毒澱粉而加速腎功能惡化,走向洗腎。想到這裡,他就內疚不已,連續幾天睡不好覺,頻頻公開對病人道歉。

一般人無法理解病人奉行低蛋白飲食的痛苦,林杰樑卻感同身受:「為了晚一點走向洗腎,腎臟病人們忍著半飢餓狀態,不能吃白飯、只能吃一點點肉,用米粉、粄條等低蛋白食物充飢,一路堅持的結果,卻換來腎功能惡化,情何以堪。」

外人很難理解,林杰樑為何要用這樣的高標準為難與苛責自己。但林杰樑的病人都明白,這是因為他對不放棄生命的執著信念,以及對維護病人生命與健康的責任感,遠遠超過一般醫師。這也是為什麼,林杰樑總是用高標準要求官員「苦民所苦」。對多數人來說,這句話早是淪為口號的陳腔濫調,但對林杰樑來說,同理病人的痛苦,只是最基本該做的。行醫如此,為官更當如此。

當時林杰樑更大膽推論,台灣洗腎率多年來在全球名列前茅,恐怕也與毒澱粉脫不了關係。他的這番言論成了媒體報導焦點,引發消費者更大疑慮,加深了政府危機處理的難度,也被反對意見痛批是危言聳聽。

眼見整起事件不斷延燒,衛生官員奮力滅火,強調順丁烯二酸的毒性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大,是低毒性,只食用少量,若在安全範圍內,不至於對身體造成明顯危害,也不至於導致洗腎,多喝水即可加速代謝毒物。

同時,陸續有學者在媒體上發言,反對就有限的動物實驗數據,過度誇大順丁烯二酸的腎毒性。卻也引發另一派學者反批:「動物試驗已有疑慮,無法證明對人體安全前,基於預警原則,本來就應先假設有害。」甚至在談話性節目上,嚴詞要求各界檢視某些學者是否因承接政府研究計畫案而影響其發言立場。

正反兩派意見相持不下,你來我往,論戰陷入白熱化。

當時甚至有部會高階官員,直接打電話給長庚醫院高層,盼他勸說林杰樑別再對此發言,但亦遭婉拒:「他是林杰樑,不是別人,我可以轉達你有來電關切,但我不會勸說他。」林杰樑對此一直感念在心。

「在毒理學上,排泄與代謝是兩回事,多喝水可以加速排泄,不代表能幫助毒物代謝,」台大職業醫學與工業衛生研究所教授吳焜裕難以苟同官方所謂多喝水即可加速代謝順丁烯二酸的說法。但他不想再做無謂的口舌之爭,主動致電林杰樑,提議兩人攜手合作,讓科學數據證明一切。

吳、林兩人計劃針對數百位低蛋白飲食腎病患者的血液與尿液樣本進行分析。不料,好不容易有了動物實驗初步結果可能比現有資料更毒的新發現,林杰樑就意外驟逝,這讓與他理念相同的吳焜裕,相當不捨與心痛,拖著受傷而行動不便的腳,在友人的攙扶下,親自到林杰樑靈前致意悼念。

2013年11月,監察院就毒澱粉事件發文糾正衛生署未善盡把關之責時,同時指出,在狗與老鼠的動物試驗都發現順丁烯二酸具腎毒性,且欠缺人體試驗數據的情況下,衛生署就貿然指稱其「急毒性低,對於人類不具有生殖發育、基因等毒性,且亦無致癌性」,顯然已「過度引申」,恐使塑化劑事件消費者集體訴訟挫敗的歷史重演,不利於受害者求償。雖然監察院不認同衛生署對順丁烯二酸毒性的輕描淡寫,但其是否就是導致洗腎元凶,迄今沒有定論。

林杰樑的告別式舉辦完畢後,譚敦慈帶著顏宗海、陳冠興、許景瑋、黃文宏、林中英這5位弟子,及5百多份尿液檢體分析報告,親自到台大實驗室把資料交託給吳焜裕,希望他能協助完成丈夫最後的遺志。雖然譚敦慈明白,目前要釐清人類腎病變與順丁烯二酸間的關聯,仍有技術門檻需要克服,但隨著科學不斷進步,她相信有朝一日,一定可以還林杰樑一個公道,也還全台灣眾多洗腎病人一個公道。

吃補變吃毒?牛樟芝腎毒疑雲

2013年5月22日,《蘋果日報》刊出「經濟部隱瞞 牛樟芝含毒 吃多傷腎」的全版報導,聳動的標題搭配林杰樑的大幅照片,引發全國各大媒體跟進報導,立法委員輪番對主管機關提出嚴厲質詢。以保健功效風靡台灣多年的牛樟芝,在未經人體試驗的情況下,是否潛藏未知的安全問題,第一次獲得全國各界高度重視。

該份調查報導揭露了一份經濟部生技中心委託生技業者所做的牛樟芝研究報告,經動物試驗發現,小鼠在食用一定劑量後,對肝臟、卵巢與腎上腺產生負面影響。經濟部與衛生署遭質疑為何遲未對外公布示警。一場牛樟芝安全性的論戰就此展開。當時主要爭論焦點包括,新藥研發過程中的初步動物試驗是否應該公布、針對牛樟芝子實體與菌絲體是否有不同毒性試驗結果、未經人體試驗的食品是否可宣稱抗癌等療效等。

當時外界不知道的是,在《蘋果日報》之前,早已有其他幾家雜誌、報紙,甚至立法委員,都已接獲這份研究報告,但礙於牛樟芝背後涉及的龐大利益,沒人敢開第一槍。直到《蘋果日報》找上了林杰樑,這份報告才有機會被公諸於世。林杰樑根據該份研究報告進行專業的解說與分析,說出了其他專家不敢說的話,面對排山倒海而來的壓力,毫不畏懼。

「我在臨床上曾看過有尿毒症病人,吃了牛樟芝後,尿毒就急遽上升,這對於腎臟,可能有潛伏毒性存在。」「目前醫學上並沒有任何人體臨床試驗證實牛樟芝功效,可能吃了也是白吃。」林杰樑後續又提出諸多質疑。有牛樟芝業者的客服電話被消費者塞爆,來自四面八方的謾罵與人身攻擊也湧入林杰樑臉書粉絲團網頁:「不懂就不要亂講話,回去多讀點書!」「你身為一位醫師,卻見不得病人好!」

當時有牛樟芝業者大動作召開記者會,揚言將對經濟部生技中心與報導媒體提告;林杰樑也接獲自稱「牛樟菇菌產業聯盟」的不明業者,委託知名律師李永然寄發律師存證信函,限他「三天內於媒體更正並澄清不實言論,否則追究法律責任」。以敢說真話著稱的林杰樑,無懼於財團恫嚇,立即聘請律師回函,立場強硬地表達他在媒體上「所言屬實,且臨床上確有病患服用牛樟芝後尿毒急遽上升」。他同時也發表公開聲明對官方喊話:「衛生福利部核准了三家廠商的健康食品標章,但是臨床上也有服用牛樟芝而尿毒升高的患者,為了維護國民健康,應該要進一步研究釐清其是否有毒性。」

「我曾經問爸爸,為何明知壓力那麼大,卻還站要出來。」當時林杰樑告訴長子林泓楨,一方面是在臨床上看到很多病人花了很多冤枉錢,不尋求正規醫療;另方面則是因為盜採野生牛樟芝猖獗,許多牛樟木慘遭山老鼠濫砍,對山林造成難以挽回的傷害,令他非常痛心。

林杰樑過世前兩週,一家四口去新北市烏來內洞森林遊樂區爬山,那份全國矚目的《蘋果日報》牛樟芝報導,就貼在林務局的售票口。旁邊還寫著一段文字,大意是呼籲山老鼠不要再為了盜採牛樟芝而盜砍牛樟木,當時林杰樑看到後,深感欣慰,為了病人健康、為了山林保育,他「沒有遺憾」。

譚敦慈說,林杰樑生前一直希望衛生福利部能挺起肩膀,站在維護民眾健康的立場,進一步以研究釐清牛樟芝是否對人體腎臟有害。他曾將引起爭議的研究報告,送交衛生福利部判讀,但始終沒有下文。

「他生前一直在等衛生福利部的判讀結果,」譚敦慈說,「而我會一直追下去。」

書籍介紹

《永遠的俠醫:台灣良心林杰樑》,天下文化出版

作者:王昶閔

台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畢業,曾任醫藥記者,期間曾獲曾虛白新聞獎、卓越新聞獎、吳舜文新聞獎、亞洲卓越新聞獎(SOPA)、黃達夫基金會醫藥新聞獎、消費者權益報導獎。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