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化劑、瘦肉精、毒澱粉…回顧不畏打壓的「台灣良心」林杰樑,為我們揭露多少「毒家祕方」?

塑化劑、瘦肉精、毒澱粉…回顧不畏打壓的「台灣良心」林杰樑,為我們揭露多少「毒家祕方」?
Photo Credit: 林杰樑 臉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沒有哪一位醫師,有像林杰樑這樣的使命感,把每一起重大食安的真相,都往身上攬。

過量蛋白質攝取會造成腎臟負擔,曾親身奉行兩年低蛋白飲食的林杰樑,對於這個反常現象,始終百思不解。但他從此不再輕易向腎臟病人推薦低蛋白飲食,只要求他們少吃點肉,降低蛋白質攝取量即可。

2013年5月,台灣爆發了大規模的順丁烯二酸毒澱粉事件。原來,過去三十多年來,竟有食品原料業者為求口感,將工業用的順丁烯二酸用於製作「修飾澱粉」這類廣泛使用的食品原料,所製成的低蛋白食品牽涉範圍極廣,包括米粉、粄條、蚵仔煎、肉圓、粉粿、粉條、芋圓、粉圓、地瓜圓、湯圓、火鍋料等製品,都遭到波及。

這「毒家祕方」是台灣食品業過去三十多年來不能說的祕密。這枚食安地雷的引爆,非比尋常,幾乎擊潰民眾對食品安全所剩無多的信心。幾年前的塑化劑事件,大規模汙染的主要是飲料、果醬等休閒食物,但這次毒澱粉卻大舉入侵國人的主食,而且還是台灣引以為傲的國民小吃。

順丁烯二酸嚴禁被添加在食品中,在工業上被用來當成殺蟲劑的穩定劑以及潤滑油的防腐劑,動物試驗顯示具有腎毒性,在少量食用的情況下,就可能會引發狗的腎小管損傷與腎臟衰竭。林杰樑認為,這種具腎毒性的物質,被如此長期且廣泛地添加在國人主食中,恐怕就是國人慢性腎病超高盛行率的重要原因之一。

當時,在政府展開大規模的查緝檢驗下,許多主食類米製品、粉製品、魚漿製品以及部分麵粉製品,都含有這類有問題的修飾澱粉。各類食品中,被檢出的順丁烯二酸含量最高的是攤販用來炸雞排的「酥炸粉」,含毒濃度超過4千PPM。「平均每公斤酥炸粉中有高達4毫克的順丁烯二酸,20公斤體重的小孩每天攝取的耐受值才只有2毫克,業者實在太沒良心!」林杰樑氣憤地說。

就算用相對寬鬆的歐盟耐受標準來看,以市售粉圓與黑輪被檢出的順丁烯二酸含量,體重60公斤的成人每天只要吃40公克粉圓,或一枝70公克黑輪,就足以超過每人每日最大攝取耐受值,進而暴露在較高的腎病變風險中。更別提體重較輕的女人或小孩。

那一刻,林杰樑當年的疑惑解開了;但這令台灣人蒙羞的真相,卻令他悲憤莫名。政府非但無法事前預警,後知後覺,食品衛生管理的鬆散與漏洞百出,更到了令人無言以對的地步。

5月13日傍晚事件爆發後,接獲記者來電詢問的林杰樑,馬上專注地查遍所有文獻,急著找出解毒方法。結果他發現,有研究顯示,適量攝取雞胸肉、雞腳、豬皮這類含甘氨酸食物,有助減少順丁烯二酸的腎毒性。他除了告訴記者,也寄給官員,希望能給國人參考,但絲毫未獲重視。

台灣沒有哪一位醫師,有像林杰樑這樣的使命感,把每一起重大食安事件的真相,都往自己身上攬。他總是在第一時間,專注投入地查遍相關研究與國內外法規,面對媒體詢問時,都能引經據典,不斷累積在食安領域發言的公信力。這是一般學者或醫師,不曾做到的。

這不是台灣第一起食安風暴,但對林杰樑來說,這起事件卻相當不同。他除了痛心,更是深深自責。因為他認為,過去他力薦病人吃低蛋白飲食,形同間接害了他們因誤食毒澱粉而加速腎功能惡化,走向洗腎。想到這裡,他就內疚不已,連續幾天睡不好覺,頻頻公開對病人道歉。

一般人無法理解病人奉行低蛋白飲食的痛苦,林杰樑卻感同身受:「為了晚一點走向洗腎,腎臟病人們忍著半飢餓狀態,不能吃白飯、只能吃一點點肉,用米粉、粄條等低蛋白食物充飢,一路堅持的結果,卻換來腎功能惡化,情何以堪。」

外人很難理解,林杰樑為何要用這樣的高標準為難與苛責自己。但林杰樑的病人都明白,這是因為他對不放棄生命的執著信念,以及對維護病人生命與健康的責任感,遠遠超過一般醫師。這也是為什麼,林杰樑總是用高標準要求官員「苦民所苦」。對多數人來說,這句話早是淪為口號的陳腔濫調,但對林杰樑來說,同理病人的痛苦,只是最基本該做的。行醫如此,為官更當如此。

當時林杰樑更大膽推論,台灣洗腎率多年來在全球名列前茅,恐怕也與毒澱粉脫不了關係。他的這番言論成了媒體報導焦點,引發消費者更大疑慮,加深了政府危機處理的難度,也被反對意見痛批是危言聳聽。

眼見整起事件不斷延燒,衛生官員奮力滅火,強調順丁烯二酸的毒性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大,是低毒性,只食用少量,若在安全範圍內,不至於對身體造成明顯危害,也不至於導致洗腎,多喝水即可加速代謝毒物。

同時,陸續有學者在媒體上發言,反對就有限的動物實驗數據,過度誇大順丁烯二酸的腎毒性。卻也引發另一派學者反批:「動物試驗已有疑慮,無法證明對人體安全前,基於預警原則,本來就應先假設有害。」甚至在談話性節目上,嚴詞要求各界檢視某些學者是否因承接政府研究計畫案而影響其發言立場。

正反兩派意見相持不下,你來我往,論戰陷入白熱化。

當時甚至有部會高階官員,直接打電話給長庚醫院高層,盼他勸說林杰樑別再對此發言,但亦遭婉拒:「他是林杰樑,不是別人,我可以轉達你有來電關切,但我不會勸說他。」林杰樑對此一直感念在心。

「在毒理學上,排泄與代謝是兩回事,多喝水可以加速排泄,不代表能幫助毒物代謝,」台大職業醫學與工業衛生研究所教授吳焜裕難以苟同官方所謂多喝水即可加速代謝順丁烯二酸的說法。但他不想再做無謂的口舌之爭,主動致電林杰樑,提議兩人攜手合作,讓科學數據證明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