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步價值行不通,「前總統東山再起」會是解藥嗎?

進步價值行不通,「前總統東山再起」會是解藥嗎?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法國傳統左右派勢力在前次選舉面對「中間路線」大敗,但緊接而來的黃背心運動卻又再次將民意洗牌,在新人未出之際,左右兩派的凝聚力量竟成法國的前兩任總統,但這波「老屁股回歸」之路,真有他們想的那麼順遂嗎?

文:張耶斯(前歷史系學生、巴黎餐廳打工仔)

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近期計畫提高環保燃料稅,使得柴油價格高漲,進而引起的全國黃衫軍大暴動,各大媒體和網路眾多文章們都已經分析透徹,各派觀點精闢的分析已經完整的說明了事件過程。不過,這次的事件或許也引發了另一個效應,當法國老百姓不再買馬克宏的帳時,便讓那些政壇老屁股們看到了東山再起的機會。

前總統歐蘭德,能否重新成為左派共主?

身形略顯笨拙的前總統歐蘭德(François Hollande)雖然在2012年上任之初民調就直直落,還被評為「最顧人怨總統」,某方面而言比今天的馬克宏還要更慘,但他或許沒有大家想得這麼傻,相反的,作為一個優秀的職業黨工,歐蘭德的政治嗅覺仍然十分靈敏。從今年四月他的大作《權力的教訓》(Les Leçons du pouvoir) 出版之後,歐蘭德就不斷出沒在各大媒體和論壇之間,甚至在其同溫層的簇擁下發出「我將再起」(Je vais revenir)的豪語。另外,不同於以往,歐蘭德這次竟然主動出擊攻擊對手,製造話題,有主導左派政治人物話語權的意味,像是在10月時,他就在BFM的訪談中提到,極左派不屈法國黨(La France Insoumise)的主席梅蘭雄(Jean-Luc Mélenchon)要為他偏激的言論負責,並做起社會的榜樣。

然而這些片段的訊息,是否可以看作是這位前總統試圖重返政壇的象徵呢?歐蘭德本人也替眾多揣測下了結論,他認為:「一個前總統必須要察覺危機,保護共和國的民主制度,雖然離開了總統的位置,但始終沒有離開法國,只與法國同在,對未來並沒有計劃。」這種曖昧不明的言論讓記者們有了許多猜想,可以肯定的是,左派現在的確缺少一位共主,兩年前代替歐蘭德參選的哈蒙(Benoît Hamon)不能,激進的梅蘭雄也無法服人,在這存亡之際,左派信徒們是否願意再將希望寄託在這位曾經打倒薩科齊(Nicolas Sarkozy)的男人身上?

French President Hollande arrives to deliver a speech at a special congress of the joint upper and lower houses of parliament (National Assembly and Senate) at the Palace of Versailles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前前總統「薩皇」歸來,計畫承接群龍無首的右派勢力

相比於態度不明的歐蘭德,他的老對手薩科齊(Nicolas Sarkozy)或許就不那麼拐彎抹角。在觀察了法國近日的慘狀之後,同樣當過總統的薩科齊就表示在時勢所趨的情況下,他沒有選擇,只能回歸政壇,拯救共和國!

那麼薩科齊如何在這幾個月重新塑造形象呢?除了與德國前總理施若德(Gerhard Schröder)共同出席活動,展現自己是個經驗豐富的領導人外,來自外國勢力的加持或許也是這位前總統敢在此時出手的原因之一。其實,早在今年俄國世界杯法國奪冠之後,薩科齊就曾經表示這是法俄兩國重修舊好的最佳契機,而俄國官媒Sputnik也毫不隱諱的表態,稱薩科齊就是那個被選中的人,來化解歐洲和俄國的衝突。

當然,與俄國友好並不能完全說明薩科齊的動機,畢竟跟外國勢力走太近不免惹人詬病。如同左派一樣,現在右派沒有一個指標性人物,或許這才是薩科齊復出政壇之後的切入點。綜觀現今的右派,兩年前初選勝出的前總理費雍(François Fillon)至今消聲匿跡,完全看不出成為領導人的架勢;而曾經被右派選民寄與厚望的居貝(Alain Juppé)則退回根據地波爾多,最近還跟馬克宏眉來眼去;現任共和黨主席瓦克茲(Laurent Wauquiez)似乎也不能委以重任。

在一些媒體的調查中,對薩科齊的評價令人意外的中規中矩,在1958年至今法蘭西第五共和十位總統中排名前四,與以將麥當勞引進法國的總統季斯卡(Valéry Giscard d’Estaing)互有領先,甚至高於馬克宏和歐蘭德。選擇薩科齊,代表一些逐漸對黃衫軍暴力行動反感的民眾,轉而支持像薩科齊這樣強悍作風的領導人,期望重新樹立規範。但別忘了,薩科齊可是導致法國2006年發生全國大暴動的罪魁禍首,在許多法國年輕人心中並不是個好東西,甚至是個挑動族群紛爭的罪人。

可以想見,懷舊情感跟不確定性的未來這兩個矛盾的因素,始終會在支持薩科齊的選民心中互相拔河。

Sarkozy arrives at a EPP meeting in Brussels ahead of a European Union leaders summit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政治的懷舊復古風,是眾望所歸還是一廂情願?

其實,法國歷史上不乏年輕的領導人,法國人也願意給年輕人機會,但沒有經驗豐富的幕僚則是馬克宏集團最大的罩門。

瑞士媒體RTS近期訪問了政治創新基金會(la Fondation pour l'innovation Politique)的主席多明尼克.雷內(Dominique Reynié),他認為,年輕的馬克宏由一個比他還年輕的幕僚團隊組成,缺少了對政治生態敏感的老江湖,使得他無法有效的分析國家輿論方向。另外,馬克宏出身銀行業,自己的政黨又是透過2017年大選後才臨時組合起來的,缺乏實際的政治活動基礎,導致政策推行無力

在馬克宏的政策無法獲得民眾支持後,給了人民再次相這些老屁股的好理由,但歐蘭德跟薩科齊能否重拾當年的魅力,再度說服法國人,我們也暫未能下定論,目前看起來,人民似乎對這兩位前總統的東山再起大計不太領情,甚至連薩科齊的知名歌手老婆卡拉布魯妮(Carla Bruni)也不看好他重返政壇。

黃背心, 馬克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上述這些「傳統力量」經過2017年面對「中間路線」的大敗之後,民意的風向仍難論斷,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那些左右派的政客鐵定會藉由這次的黃衫軍事件,在未來的佈局搶下一席之地。

政治人物最怕寂寞,尤其是這些曾經擔任高位的人,法國如此,台灣也是類似。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