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不成長時代的新生活提案》 :以「半農半X」擺脫被薪水挾持的人生

《經濟不成長時代的新生活提案》 :以「半農半X」擺脫被薪水挾持的人生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透過更好的公司帶來幸福的時代早已離我們遠去。我們有必要找出其他選擇、其他不當公司員工的生活方式。有兩種方法可以實現:一是創立謀生之業,一是食物自給。而這要怎麼做到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高坂勝(30歲時辭去在大型企業的工作,獨自經營小型的「有機酒吧」,並從事自給耕作)

工作愈多,失去愈多

進入更好的公司後就能得到幸福嗎?陸續有許多懷著沉重心結的上班族來到我的酒吧或NPO的水田。日本全國最少有四百萬人罹患憂鬱症,還有人說,勞動者中每三人就有一人有憂鬱傾向。一個公司部門中,有好幾個人停職已經變得理所當然。

公司總是要求業績要節節高升,向員工提出「比去年提高X%」的目標。但在這個業績不可能節節高升的時代裡,或說在這個業績不需要節節高升的時代裡,大家都隱約察覺到「根本不可能」和「根本不合理」,所以才愈來愈多人在工作只是為了給上級看、做個表面工夫而已。

商品製造愈多、賣得愈多,也就會浪費愈多的資源,對森林的破壞愈多,對海洋、空氣的汙染愈嚴重;垃圾不斷增加、生物不斷減少、人類健康不斷被摧殘。若扯上軍火產業,甚至可以為了賺錢而殺人──飛彈發射愈多、槍枝使用得愈激烈,就賺得愈多;戰亂摧毀城鎮,就能增加重建與開發市場,包括鋼鐵、精密儀器、資訊科技、土木工程等各產業都能因此受益。人們靠著生產軍火斂財,靠著使用軍火後的追加下單斂財,靠著城鎮被破壞後的重建斂財⋯⋯於是國內的生產毛額大大提升。

但也有些工作的業績是無法節節高升的。以業界而言,就是教育、社會福利、政府行政等;以部門而言,就是人事、物流、管理部門、保全部門等。這些工作必須在限期內完成受委託之事,即使沒有業務提升目標,也可能有「成本刪減」目標。

有人可能因為人力刪減,導致工作到連喘口氣的時間都沒有,有時還可能因文件、會議、表面工夫性質工作增加,而無法做真正重要的工作。有人在一些必須按照上級指示將員工革職的人事工作中,愈靠近負責核心愈飽受心病折磨。有人被迫搭建本來沒必要搭建的海堤、水壩,導致一邊懷疑背後有內幕、一邊又不得不執行。或負責警備的人被指派以蠻力驅逐反對美軍基地建設的老人、驅離和平主張廢核的遊行群眾等等。總結來說,愈有良知的人,工作得愈痛苦。

以薪水挾持

簡言之,因為薪水與聘用權掌握在對方手上,所以面對不合理的事也不敢對公司、對上司說「這樣不對」、不敢說「不」。當一個人的良心、想法、言論、自由都被剝奪時,壓力與煩惱便隨之增加。即使如此,日本在經濟高度成長時代到泡沫經濟崩壞的一九九○年代初為止,生活一年比一年便利、物質一年比一年豐盛、薪水一年比一年增加,大家有充分理由相信自己能安泰地工作到退休。

然而泡沫經濟破滅至今,近二十五年來,我們再怎麼以經濟成長為目標,經濟就是不成長。薪水非但不上升,還可能下降;工作時間愈來愈長,壓力愈來愈大。已沒有一間公司能讓員工安穩地做到退休,若身為派遣人員、承包商的派駐人員,則不知道三個月後的自己會在哪裡?而且薪水不分年齡都只有二十萬日圓左右,甚至有可能被正職員工排擠,卻又沒有派駐、派遣轉為正職員工的管道。薪水有二十萬日圓可能還算優渥,若是打工族,一個月想賺到十萬日圓都很辛苦。對「The消費者」而言,十萬到二十萬日圓的薪水之於生活是相當吃緊的。

「謀生之業」+「食物自給」組合

由此可知,透過更好的公司帶來幸福的時代早已離我們遠去。我們有必要找出其他選擇、其他不當公司員工的生活方式。有兩種方法可以實現:一是創立謀生之業,一是食物自給;若只實踐其中一種也可以,但兩種並行的話,效果加倍。而關於「謀生之業」則必要先說明一下。借用《創立謀生之業:不讓人生被偷走的工作方式》作者伊藤洋志的解釋:

所謂「謀生之業」即是指一個人靠微薄的資金和些許訓練就能開始,而且愈做愈能鍛鍊頭腦與身體,讓自己的技巧愈來愈熟稔,同時,夥伴也會隨之增加的工作。

非常一針見血的解釋,沒必要想得很困難,以「自僱」的標準思考即可──不是遵從他人指示完成任務進而領到薪水的工作,而是透過自己的思考與判斷所經營的事業。我也挺喜歡「小買賣」這稱呼。不管「自僱」、「小買賣」、「謀生之業」⋯⋯愛怎麼稱呼就怎麼稱呼、不專業也無妨,由好幾種小型商務組合而成也行,最重要的:不是向「公司」領薪水的工作。

前面提到,「謀生之業」加「食物自給」組合是最好的選擇。只有謀生之業的話,對金錢的依存度是百分之百,和上班族沒有兩樣,於是可能會為了安全感、為了將來而有「要賺更多更多」的壓力;若只有食物自給的話,雖然不愁食物供應,但在現代社會中,沒錢恐怕會被迫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所以只要兩種方法並進,就能恰到好處。賺適度的金錢,並在某種程度上靠自己獲得食物,生命就不會感到受威脅,對未來的不安也能得以舒緩,而不被金錢或「更多、再多」的欲望耍得團團轉。

在都會區創立謀生之業並不難,都會區有無限廣大的市場及目標客人,但就是沒有農地。沒有農地的話,就必須往返於都會區及有農地的偏遠地區之間,也就是所謂的「雙據點居住」,最近又有「雙重生活」(Dual Life)之稱。

這正是我大約從三十五歲後到現在的生存之道,非常樂在其中,兼具了都會與鄉間的優點。不過,與之相當的壓力和支出還是免不了;一大部分的時間被浪費在往返車程上,而且多半需要使用汽車和汽油,交通費會是不小的支出,導致雙據點居住的成本增加。如果有一半時間住在都會區裡,就有可能脫離不了「The消費者」而造成浪費。

鄉間有更多「謀生之業」可做

此時我們可以再加入一個辦法,那就是「自主性遷居」的選項。上班族的遷居經常是來自於非自願性轉調,而「自主性遷居」則是由自己(或家庭)來決定想要生活的場所,是充滿爆發力與刺激性的做法。

透過自行決定,選擇自己想居住、家人想居住的鄉下地方並喬遷該地。可以住在看得見海洋的沿岸區或山丘上,可以住在靠近河邊、通風良好的場所,也可以住在山腳下或森林邊、聽得見蟲鳴鳥叫又聞得到新鮮空氣的地方。

或許有人會說「鄉下根本沒有工作可做!」既然能夠靠著自己的判斷做出遷居鄉下的決定,就不妨跳脫出「向別人討工作」的想法,下定決心由自己來「創造工作」,這才是所謂的「謀生之業」。

其實,愈鄉下的地方就有愈多課題;課題多,就等於小型的商業機會多。再者,只要使用網路就能和都會區一樣,將整個世界當成一個市場。無論是傳統性或走在時代最尖端的謀生之業,住在鄉下同樣能有商業上的無限可能。

以往我們只有「進入更好的公司」這條既定道路可走,但如今就算成為公司員工也不能保證幸福,有時反而還為了不被裁員而焦慮不堪,活得愈來愈不幸。另外,無法進入好公司的人也只能承受著自卑感與低收入。世界若只有這樣的選擇,豈不殘酷?我們大可說「不」。

明明還有「創立謀生之業」和「食物自給」的選擇,明明就有「雙據點居住」生存之道的選擇,甚至還有「為求親近大地,完全遷居鄉間」這個充滿爆發力的選擇。這樣的「Re-Life,Re-Work」是多麼刺激又魅力無窮的冒險啊!

「半農半X」的生存之道,就是在「X」填上你的謀生之業。我自己是「半農半酒吧」或說「半農半『小酒館老闆』」,有時也可以是「半農半NPO」、「半農半作家」、「半農半談話活動」等等。不必執著於單一謀生之業,你可以擁有數個,只要做的事能讓自己樂在其中就好。如此一來,即使單看每項謀生之業收入微薄,但其實可以互相填補不足並減少風險;你能悠遊於各種工作中而不會感到厭煩,能接受各種工作的刺激而享有樂趣,還能透過工作間的連鎖效應,從中創造出新的謀生之業。

相關書摘 ▶《經濟不成長時代的新生活提案》:「安倍經濟學」與自民黨修憲的和平危機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經濟不成長時代的新生活提案》,行人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高坂勝
譯者:李璦祺

作者先前出版的《辭職就好了!》聚焦於實踐個人的慢活經驗分享,此書更將慢活經驗中的個人感想擴大討論,對「GDP成長」社會現況反思,並整理出高坂勝的「Re:哲學」。

全球化、資本主義、下滲經濟學等等帶動下,以企業為主,希望透過企業獲利、人民所得升高,生活水準也能上抬。但,實際情況是貧富差距日漸增加。高坂勝在此書中,先從己身人生經驗開始:因厭煩追求經濟成長,故嘗試反璞歸真的生活,展開食物自給自足、開設有機酒吧賺「剛好的錢」,進一步闡述自己對生活、工作所提倡的理想與新方法之概念,接續討論「教育僵化」和「長照負擔」的問題根源和可能的解決之道。並且更著重「食物自給+謀生之業」如何實現,從物質、消費、飲食到實際創設謀生之業的過程,包含:收入支出的數字計算、該怎麼起步與永續經營、投入謀生之業的目標⋯⋯

在這個人人幾乎都在窮忙、金融危機層出不窮、經濟泡沫化的時代,試圖找到一條嶄新道路,不僅是為了貼近慢活真諦、極簡主義,更希望能夠在號稱小確幸的生活中,真正在「生產-消費」鏈結上找回自己人生的主控權。

究竟什麼是「成長」?在朝著不存在的目標盲目奔跑、亂竄的現實社會中,高坂勝引導讀者突破既有觀念、跳脫常理窠臼,找到新價值觀、新途徑,擺脫被經濟和欲望束縛的緊繃人生。

getImage
Photo Credit:行人出版社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