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過公投還是要煞車:兩張圖看英國「脫歐」的7種可能

通過公投還是要煞車:兩張圖看英國「脫歐」的7種可能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距離英國明年3月29日脫歐僅剩16週,梅伊也沒說何時會再把脫歐協議交付國會表決,只說明年1月21日是向國會報告若無協議脫歐,接下來局勢將如何發展?

設計:吳念芯

(中央社)英國首相文翠珊(Theresa May,台譯:梅伊)今天宣布延後國會表決她與歐洲聯盟所達成脫歐協議的時間,她承認,如依計畫由國會在今天進行這項重大表決,她恐將面臨大敗。

文翠珊表示,因為經過多天辯論,各界對於「邊境保障措施」的歧見仍大,因此延後表決,她將和歐盟領導人會面,盼對「邊境保障措施」取得進一步保證。

「邊境保障措施」(backstop)的問題,主要是如何避免在英屬北愛爾蘭與歐盟成員愛爾蘭之間設立實質邊境檢查站。文翠珊表示,邊境保障措施必需存在,以保障北愛爾蘭人民,「民眾不希望回到硬邊界時代,如果下議院在乎維護這個國家,就必須聽聽這些民眾的聲音」。

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Donald Tusk)則在推特上說,13日將召集會議討論有關英國脫歐議題,但他重申包括「邊境保障措施」在內,不會再與英國重啟脫歐協議談判,但可以討論如何協助英國政府通過協議。

此外,歐洲法院(European Court of Justice)稍早才判定,若英國在明年3月底的預定脫歐日期之前決定退出脫歐計畫,英國擁有單方面權利這麼做。

不過,歐盟執行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發言人安德烈耶娃(Mina Andreeva)告訴記者:「我們的立場並未改變。對我們而言,英國將在2019年3月29日離開歐洲聯盟。」

根據英國教育部副部長查哈威稍早透露,文翠珊將再度前往歐盟,就脫歐協議中北愛爾蘭邊境保障措施的內容繼續談判。歐盟將在12月13日及14日舉行峰會,文翠珊屆時勢必得全力爭取成員國支持,讓布魯塞爾改變態度。

接下來局勢將如何發展?

圖1

文翠珊如今表示國會將在明年1月21日交付表決。1月21日是英國政府若無法與歐盟達成可行協商,國會將接手脫歐進程的最後期限。四面楚歌的文翠珊為緩和英國議員的關切,現將和歐洲聯盟領導人會面以取得進一步保證,但計畫似乎面臨排山倒海的反對聲浪。《法新社》整理了幾項可能發展:

Artboard_1_copy

微調協議

文翠珊承諾將在布魯塞爾13、14日舉行峰會前和歐盟領導人會面,盼對愛爾蘭的「邊境保障措施」取得進一步保證。

脫歐派要求文翠珊徹底翻修協議中這項爭議性部分,調整完再試著將協議送交下議院表決。但歐盟領袖已斷然拒絕重新協商邊境保障措施的任何部分,說措施內容已含在兩方達成共識的退出協議之中,而這起退出協議是具法律約束力的。

挪威模式

英國國會議員在脫歐有更多發言權情況下,有可能推動「B計畫」改採「軟脫歐」,即透過所謂的「挪威模式」讓英國留在歐盟衛星貿易團體歐洲經濟區(European Economic Area)。

儘管單一市場意味續讓歐盟公民自由進出英國-這對文翠珊和許多脫歐派來說是最爭議的部分-但「挪威模式」較有可能取得多數議員支持,闖關成功的機會也高些。不過另外一個潛在障礙會是英國必須繼續支付大筆費用給歐盟預算,這點恐將非常不討喜。

硬脫歐

英國已立法於2019年3月29日啟動里斯本條約第50條,正式展開脫歐程序。文翠珊先前警告,如果她的脫歐協議草案遭國會否決,英國將甘冒在無協議下硬脫歐的風險。

若發生硬脫歐,英國將在一夜間切斷親密貿易夥伴的關係,班機可能停飛,醫藥可能短缺,港口公路也可能癱瘓。英國央行英格蘭銀行已警告恐出現金融危機、房價崩跌、英鎊重摔的情形。

二次公投

舉行新公投的呼聲在各黨派議員間引發許多共鳴。文翠珊一再排除再辦公投的可能,但英國若陷入政治癱瘓,她恐有宣布二次公投的壓力。

二次公投支持陣營今天收到歐洲法院(ECJ)送上的大禮。歐洲法院裁定,英國政府可在不徵求歐盟其他成員國意見情況下,片面撤銷退出歐盟的決定。

改選或逼宮

英相可以試著透過宣布改選來打破國會僵局,但需取得2/3議員的支持。全體議員間若能取得簡單多數,也可能透過不信任投票來推翻文翠珊的保守黨政府,而部分反對派議員今天已提出採取這一步。

但工黨發言人後來表示,「唯有在判斷此舉有最大成功機會」情況下,才會提出這項動議。不信任投票需要至少有48名議員遞交不信任函才能成案。

除此之外,英國也可能走上改選一途,文翠珊也可能被自己保守黨議員逼宮。無論如何,英國媒體已經毫不客氣地預測誰是可能接班人選。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資料怎麼自己動?公部門的數位轉型,「數位治理」讓報稅、補助申請更簡單!

資料怎麼自己動?公部門的數位轉型,「數位治理」讓報稅、補助申請更簡單!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著數位發展部的正式成立,臺灣公部門的數位轉型也邁入全新階段。我們透過專訪數位發展部數位政府司的王誠明司長,帶大家認識臺灣「數位治理」發展的前世今生,以及如何應用「MyData」串聯、應用既有資料,改變我們的日常生活!

資通訊科技的日新月異驅動社會飛速發展,無論日常購物、娛樂消遣甚至是人際互動,網路與各式數位服務幾乎滿足了現代人生活過半的需求。在這樣的背景之下,不只企業緊緊跟隨數位轉型浪潮,積極開展創新技術與服務,政府部門也開始導入資料及數據分析技術,善用「數位治理」驅動公共服務模式的變革,重塑民眾對於政府服務的想像。未來數位治理不只是要讓民眾申請資料更簡便,更希望能透過資料讓企業創新,同時也做到提供客製化個人服務的目標。

從資料應用發展創新服務,結合數位科技打造公私協力的智慧政府

我們一定都能有感數位治理帶來的改變,在2021年面對新冠疫情時推出的口罩供需資訊平台、健保快易通APP、健康存摺等的整合應用服務,我們多多少少都有用過。前者透過釋出口罩庫存量及特約藥局等開放資料,促成公部門與民間社群的協力合作,將「資料」轉化成簡易使用、更新即時的便民服務,讓大家知道可以到哪裡去買口罩;後者則整合臺灣健保系統,透過數位技術將資料公開及串聯,打造創新健康平台,不只個人就醫、查詢更加方便,也奠定了後續數位醫療服務的發展基礎。

不只是民眾有感,從國際評比的角度來看,在2021年早稻田大學與國際資訊長協會(International Academy of CIO, IAC)合作辦理的世界各國政府數位評比中,臺灣在全球64個主要經濟體中排名第10名,較2020年進步1名,在整體國際中表現也算前段班。

02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數位發展部數位政府司司長王誠明。

那政府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數位化的呢?源頭可以追溯到1998年時推動的「電子化政府計畫」。長期投身電子化政府計畫的規劃與推動的數位發展部數位政府司司長王誠明回憶道:

「那時政府發展許多大型網路、服務資訊上網等基礎建設,並將戶政、地政等民生領域的人工服務流程優化為電子化的線上服務,過程累積了不少可應用的資料庫及大型資訊系統;到了2017年,安全傳輸、資訊分析整合等技術也漸漸成熟,國內外都意識到『資料』是提供服務的重要元素,於是政府便開始更著重於資料的分析與應用。」

從那時起,政府秉持著讓民眾參與政府運作的開放精神,展開「服務型智慧政府推動計畫」,以民眾關切議題的數位服務為優先項目,透過開放高應用價值資料與即時分析技術,提供民間資料應用的空間,或是由機關主動開發相關服務,不只對外增強政府的公共服務能力,對內也改善民主治理的運作機制,回應整體社會的數位化需求。

資料運用思維轉變:「資料治理」作為政策發展方針

王誠明司長特別強調,雖然電子化政府與智慧化政府乍看都是透過電子產品及數位技術加速政府服務,但在執行思維上卻有根本性的差別。傳統的政府服務多半從「公共事務管理」的角度思考,例如報稅、戶政、地政等,都朝向便於管理者管理的角度去開發;但在智慧化政府的發展觀念中,政府反而會站在民眾的角度思考,利用資料開放與分析技術等方式,鼓勵公私單位開發更多數位服務。例如過去政府開放實價登錄、公車路線、空氣品質等即時資料,衍生出實價登錄地圖、台北等公車等多元應用的APP,這些都是透過資料治理來滿足民眾生活需求的最佳範例。

隨著資料治理概念的深化,臺灣Open Data的服務也逐漸成熟,甚至在英國開放知識基金會(OKFN)的開放資料國際評比中獲得世界第一的殊榮。於是2015年,國發會從「賦權」概念出發、強調資料作為精準數位服務的基礎,打造「數位服務個人化」(MyData)資料自主服務,以「民眾自主決定資料如何使用、給誰用」的核心精神,打開政府服務的里程碑。

FireShot_Capture_3744_-_個人化資料自主運用(MyData
Photo Credit:數位發展部「個人化資料自主運用(MyData)」網頁
My Data服務平台。

在過去,若民眾要到銀行辦理開戶或貸款等業務時,會因需要出示相關證明,所以得耗費許多時間往返機關與銀行辦理。如今透過MyData平台,辦理者經過不同等級的身分驗證後,就能即時將指定資料傳輸給指定機關,而且過程中民眾也可以隨時追蹤,知道資料傳到什麼地方、被誰使用;倘若資料不慎被盜用,民眾也能第一時間收到簡訊和Email通知來即時處理。

MyData平台的服務不只強化食醫住行育樂等民生領域的數位服務,王誠明司長也說,當中央與地方整合成熟之後,也希望跨足私部門,從監管力道強的金融產業開始,漸漸延伸至監管力道較弱,卻與民生息息相關的產業(如醫療),甚至期待在最終階段引入AI服務,落實資料智慧應用。舉例來說,未來民眾失業時只要告訴政府「我失業了」,MyData平台就能主動查詢、分析民眾同意開放的資料,藉由資料彙整及AI分析的智慧服務,主動回饋民眾如何申請補助、提供就業輔導等個人化建議。

由內而外深化數位治理,組織再造迎擊轉型挑戰

當政府則從「資料」的角度出發,打造新型態的公共服務模式時,「資料」不只化身為政府或企業組織間最珍貴的資產,也成為一切數位服務發展根基。不過,成千上萬的資料該如何妥善的管理、安全的傳輸、合法的應用,也成為智慧化政府發展過程的關鍵課題。對此,王誠明司長也坦言,這正是政府在轉型過程中面臨的三大挑戰:機關本身思維與行事風格的轉變、跨機關間資料傳輸的法律規範適用性,以及資料本身的個資保護問題。

shutterstock_1931787956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政府數位治理的三大挑戰:機關思維的轉變、資料傳輸的交換、隱私與方便的平衡。

所以如今政府透過組織再造,成立位階更高、權責更集中的「數位發展部」,把過去可能分別是通傳會、經濟部、國發會資管處、行政院資安處在做的事情重新整合,回應這些轉型過程中跨機關、跨領域的複雜問題,讓轉型過程中無論公私部門都有可以共同討論、解決問題的夥伴。

「數位轉型其實是一個持續的過程,它不是像轉骨一樣瞬間。它是一個持續的滾動調整,根據社會需要和當下技術,讓服務做得更好。」

王誠明司長也說,正因轉型是漫長的過程,所以數位發展部的角色就是在調整過程中能靈活運作、協調合作的機關,讓無論技術、制度、法律等層面的政府服務都能與資安會緊密結合,正確導入數位治理制度,落實資安與個資保護。

持續落實、不斷提升:數位治理永無止境

最後,王誠明司長也強調,深化數位治理不只該思考如何運用數位服務提升機關效能,也包含怎麼找出社會中沒能力使用數位服務的人,並給予幫助。若要達成這樣的目標,倚靠的就不只是技術成長,還包含整體數位環境的建置。仔細觀察臺灣社會近年的轉變,就能發現不少相似的痕跡──越來越多的數位服務不只作為應用的工具,深化公共服務效率及公民參與的可能性,還能打破傳統框架,成為新興的溝通媒介,建立公私部門之間不同的協力模式;更甚至我們還能從視訊看診、健康存摺等疫情應對措施中學習,也相信未來國家再度面臨困難或風險時,在數位治理的增能之下,可以更快速的恢復,並透過完善的數位工具解決難題,從中學習並不斷的強化精進。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