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院照顧共聘模式」四大優點:讓一人住院、全家跳腳窘境不再上演

「住院照顧共聘模式」四大優點:讓一人住院、全家跳腳窘境不再上演
Photo Credit: sasint@Pixabay CC0 Creative Common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與汪護理長的深度訪談後發現,如果與一對一的照服員,或是家屬自己上陣的照護模式相較,一對多的「住院照顧共聘模式」,至少有四大優點。

文:朱國鳳(前資深媒體人)

Gerry剛從海外出差返台,老父親就緊急住院,Gerry請假與母親輪流陪病。母親值日班,Gerry值夜班。

或許是出差奔波的辛勞,加上陪病的壓力,Gerry的免疫力下降,潛伏在體內的病毒開始肆虐,臉上冒出一顆顆的水皰,陪病期間跑了好幾科的診間後,才確診罹患「帶狀皰疹」。

Gerry的太太Annie想要幫先生分勞,「但實在是不方便」,Annie無奈的表示。因為公公住院前就容易失禁,住院後又接了引流管與點滴,根本來不及跑廁所,必須包上尿布,就算兒媳願意幫公公把屎把尿,公公也無法接受。

Gerry最後決定自費找看護,Gerry父親的隔壁床,就是由一位台籍看護隨侍在側,兒女只要下班後過來探視一下就好。

但是這位隔壁床的老父親中風,手術後已經快一個月了,仍然沒有恢復意識。不算病房費與其他費用,光是一個月的看護費用就多達六萬多元,看著始終沒張開眼睛的老父親,兒女們也開始擔心日趨沉重的經濟壓力。

這種「一人住院、全家跳腳」的真實場景,每天都在很多病房裡上演。因為大多數的醫院並未實施「全責照護」(又稱為「友善照護」,也就是由醫院直聘或委外的照顧服務員〔簡稱照服員〕擔任看護,可以大幅減輕家屬的體力與經濟負擔,也能幫辛苦的護理人員分勞),住院病人不是靠親屬陪病,就是要自掏腰包聘僱看護。

目前一對一的台籍看護行情,全日薪通常超過2,000元,長期住院的負擔沉重。隨著人口少子化及高齡化,如果住院時無人力陪病,又沒錢聘請看護,病人就會成為「住院孤兒」。

「全責照護」模式源起於美國,衛政單位早在2006年就已開始推動試辦, 2018年1月進行「住院友善照護醫院」認證;2018年6月間,衛福部還舉辦了頒獎典禮,表揚通過評核的醫院。

但是我仔細閱讀過這則表揚新聞後發現,全國500多家醫院,只有34家醫院通過評核。不到7%的醫院,提供符合品質規範的「住院友善照護醫院」服務。

既然這是一個值得表揚的照護模式,為何有實施且通過評核的醫院比例如此低?只靠一個表揚大會,能夠鼓勵醫院參與嗎?這種照護模式有哪些優點?

我抱著一肚子的疑問,想要請教有通過評核的醫院第一線人員,因此專訪天主教耕莘醫院獲認證「住院友善照護醫院」的4A病房護理長汪文華,她也曾獲得過新北市政府頒發的護理貢獻獎。

汪文華表示,天主教耕莘醫院所在的新店一帶,有很多的長照機構,這些長照機構的住民長者,住院頻率較高,因此天主教耕莘醫院在2011年間開始推動「住院照顧共聘模式」,目前也僅針對有簽約的51家長照機構,提供照護服務。

也就是說,這些原本住在長照機構的長者,不管是透過門診、或是急診而來,當有住院需求時,就能直接住進有提供共聘看護模式的4A病房專區。

lrdzxmezg9iqq6q1k4oormcfglff5l
Photo Credit: maxlkt@Pixabay CC0 Creative Commons

由於來自長照機構的長者,絕大多數是重度失能臥床,且是多重疾病在身,屬於最難照護的族群,因此天主教耕莘醫院的運作經驗,具有寶貴的參考價值。

要實施「住院友善照護——住院照顧共聘模式」的醫院,最大的挑戰就是照服員的人力,醫院可以有兩種選擇:自聘與委外,耕莘醫院選擇與民間照顧人力單位合作,由民間單位派遣照服員到病房值班。

日間班的照服員與病人比例是1:3~4,夜間班是1:4~6。若以三人房為例,白天大致是一位照服員看護一間病房,晚上則是一位照服員看護二間病房。

與汪護理長的深度訪談後發現,如果與一對一的照服員,或是家屬自己上陣的照護模式相較,一對多的「住院照顧共聘模式」,至少有四大優點。

優點一:家屬負擔較輕

前述一對一的全日薪行情目前是2,000~2,200元,耕莘醫院等於是三床共聘一位看護,家屬每日只要負擔1,200元,負擔立即減半。

優點二:病人獲得更專業的照護

照護臥床的病人,不只是餵飯、送水、換尿片就好,沒有受過專業訓練的家屬,往往會幫倒忙。如果自聘一對一的照服員,看護品質也難以管控。

但是有通過評核的「住院友善照護醫院」,照服員除了要有專業證照,還要接受院方提供的8小時專業課程,譬如急救、避免感染、消防演習等。年度還需考核技術與知識,譬如翻身、洗澡、抱臥下床等。

耕莘醫院每月還會與民間派遣單位進行行政會議,檢討各床病人照護時的狀況。照服員也要接受各種嚴謹表單的管控,譬如「照顧流程表」、「住院病人每日身體照顧紀錄表」、「生活照顧品質考核表」等。

譬如「鼻胃管有滑脫、消化不良、咖啡色液體…等,應向護理人員報告」;「心臟病、腎臟病、尿毒症等限水病人,需注意每日輸出入量限制」,這些都不是大外行的家屬們會注意到的。

由於「住院友善照護醫院」聘僱的照服員們,有被評鑑的壓力,在團體中也更容易產生榮譽心或責任心,自然會反映在更好的照護品質。病人出院後,汪文華還會去電機構進行追蹤,以「14天內再返院比例」的指標來看,也較同區域醫院來得低。

優點三:病人獲得更專注的照護

一對一的照護,乍聽之下,病人獨享照護人力,應該是「備受呵護」。但是仔細想想,不管是家人、或是照服員,身體都不是鐵打的,都有正常的睡眠需求。

「住院友善照護——住院照顧共聘模式」雖然是一對多模式,但因為是兩班制,日班與夜班是由不同的照服員當班,因此可以獲得更專注的服務。

優點四:病人擁有熟悉感與安全感

耕莘醫院新店院區的4A病房,就是「住院友善照護——住院照顧共聘模式」的專屬病房。長者晚年住院頻率升高,如果能住進同一病房,接受熟悉面孔的照護,也有助於降低住院時的不安心理。

由於「住院照顧共聘模式」模式利大於弊,很多非機構的病人家屬也紛紛詢問。但目前耕莘醫院新店院區A4病房的21床,佔床率已達9成以上,因此無法向非機構的病人開放。

汪文華表示,服務量能難以再擴大的關鍵是,「派遣單位無法再派出更多人手」。果然還是應證長照未來的兩大困境:缺錢與缺人,後者更甚於前者。

從耕莘醫院的推動經驗中,我特別思考的是,耕莘醫院能、為何大多數醫院不能?或是不願?除了營利考量外,院方必須扛起更多溝通協調的責任,應該也是主因。

以耕莘醫院為例,醫院不經手照服員的服務費,家屬是直接繳給派遣單位。醫院雖然不經手金流,但是當照護時發生任何問題,醫院仍然要居間溝通與協調,醫院等於要扮演長照機構、病人家屬、與人力派遣單位三方之間的橋樑。

如果是住進沒有「住院友善照護醫院」,家屬必須自己找看護。當有照護方面的問題時,醫院不用涉入調處,權責相較單純,院方推動的意願自然不高。

訪談之後,我的感想是,如果「住院友善照護——住院照顧共聘模式」是一個值得推廣的模式,就不能只靠一場表揚典禮、一紙獎狀,或是編製一本「友善照護模式指引」就好。

衛福部應更積極的提供獎勵金,或是把有無推動符合規範的「住院友善照護」列入醫院評鑑加分項目,或許才能發揮更大的誘因。

在高齡化與少子化的趨勢下,只能期待兒女當「守護」,而不是當「看護」。如果要避免「一人住院、全家跳腳」的窘境,未來當有住院需求時,最好還是優先找有實施「住院友善照護」且有通過評核的醫院吧。

通過「衛生福利部推動住院友善照護模式」審查名單

B58LxjhnnfJs6jVN7HECRST8Z2ywWn
y91T2va4U5yTcLOQaS3isCMghqGrJi
資料來源: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2018.6)

本文經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