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在辦公室被排擠:我個性被動有錯嗎?

為何在辦公室被排擠:我個性被動有錯嗎?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女孩的自卑來自過去,害怕做錯,與人互動時不知道可以做些什麼,總是等他人下指示,這是被動的心理原因,不過她做事勤快,老實單純,只要指令清楚,通常做得很好。安分守己的人在辦公室也許不見得受歡迎,然而照理說也不致惹人招怨才對。到底怎麼回事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被排擠是態度不夠積極?

一位社會新鮮人來諮詢,她在辦公室被排擠,快要過不下去。這位女孩說剛進公司還好,大家都客客氣氣,幾個月後她被排擠,原本還有說有笑的人也沒了交集。女孩性格內向被動,沒交集沒關係,做好本分的事就好,但慢慢有人在業務上刁難、背後說她的不是、捅她一刀。最後,就連平常不會找她的主管也來訓話,認為她跟同事處不好,要她態度積極一點。

「有哇,我很認真做事,進度從不延誤,如果要我幫忙,有空我也是會去的。」她抱屈地說:「我只是不善交際,可不會背後說人長短,也不會害人。難道個性被動也錯了嗎?」

我們談了幾次,女孩的自卑來自過去,害怕做錯,與人互動時不知道可以做些什麼,總是等他人下指示,這是被動的心理原因,不過她做事勤快,老實單純,只要指令清楚,通常做得很好。安分守己的人在辦公室也許不見得受歡迎,然而照理說也不致惹人招怨才對。到底怎麼回事呢?

女孩曾問前輩、長輩,所有人都指向她,就是那麼一句:「你態度要積極點!」到底要怎麼積極?要她變外向活潑、四處寒暄實在困難,不是本性的事她做不來,還有人說她負能量太多,好像都是她自己害的,讓她想起過去,倍感挫折,更自卑。

我們討論很久,要嘛是當事人被動消極所起,要嘛是職場同事陰險可怕,結論也是要嘛改變自己,或者離開公司。女孩說之前她待過幾個地方,慢慢也變這樣,又好像真的是個人問題,她這樣一想,負面情緒就止不住,掉入了一個為生存得扭轉性格的困局裡,又好想逃離這噁心不友善的環境,長期矛盾下,她出現幾項憂鬱症狀。

問題出在哪?其實是兩件事的組合

1、為何被排擠?

我想起自己初入職場也有類似經驗,那是一個分工明確,各做各的,安分守己的地方。因性格關係,我不太交際哈拉,不參與某些聚餐,於是同事們不知道我在想什麼,而我也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麼。久了就像小團體一樣,我不是他們那一團,自然很多事也不會叫我、提醒我,有時候分工也盡量不在一起。做好自己的事後,我通常在位置上被動的「等待他人指示」,可是他們又不會找我,於是看起來很像「我什麼都不做」。

這形象被誤解後,同事背後傳著「這人不好相處」、「這人很難叫得動」、「這人主見太強,很難合作,不願分擔業務」等等黑掉的八卦,其實我哪有不願幫忙,只是我被動,他們不主動就是。這是不是「被排擠」?仔細想一想,其實是人性表現,哪個地方不是這樣?

2、為何被衝康?

雖然我不會害他們,他們也不會弄我,然一個職場不太可能一直各做各的,也總會有「交集」與「合作」之時,例如大型活動中的瑣碎、全公司環境大掃除,或者小一點的請假代理、公文發送、臨時雜事。這些事涉及全體利益,有人不做就得有人多做,而且沒有明文規定怎麼做。

職場上的同事不是朋友,同事關係的基礎與職場利益相連,全體利益的事須由全體共同承擔,然既無明文規定,也鮮少有人帶頭分工明細,那麼就全靠職場平常的關係與默契(表面詞:互相幫忙),你做一點、我做一點,共同完成,小事也是這樣喔,每件事都被自動算計著。

既然我們被排擠,鮮少交集,大事還好,一般的小事卻不會刻意叫我們分擔,於是他們多做了。一開始還好,一陣子則會出現怨言,他們心裡期待你主動撿回那些分擔的瑣碎,但又沒人願意當這個角色,於是疏遠你、排擠你,再轉變成討厭你的情緒。他們討厭你,你也感覺得到這股莫名氣氛,自動離他們更遠,而躲來躲去的惡性循環,最終變成「衝康」(按:台語用法,指在背後算計、陷害)你的海浪前嘯。人性是這樣,那些情緒會有意無意在某些機會自動行事,說你壞話、丟你業務、傳你八卦,以宣洩他們的心頭小怨。

個性被動錯了嗎?沒有。然而你被動,他們不主動,又長期累積這些全體利益的小怨,兩件事組合起來讓被動的人很吃虧,不知為何就演變成代罪羔羊的角色。人性流動是如此,要說那是同事們的心理問題,可任何人多的地方都會這樣,躲不掉。這是人性,意指多數人不是故意要這樣搞的,而是種潛規則,每個人逐漸被捲進去了。個性被動沒有錯,但也要付一半的責任,與其等待有人替你申冤,不如撿起自己能做的事,不要放縱大家誤解你卻不吭聲。

做你能做的事:等價交換

就如宮廷劇一樣,你不爭王妃,被動內向沒關係,但職場潛規則如此,也是要保護自己,不必認為都是自己的錯,也不要抱屈承受一切。

其實只要做一件簡單的事就好:「主動協助同事」,不論是大型活動的瑣碎、全公司環境大掃除,或者小一點的請假代理、公文發送、臨時雜事,你都盡量表示想幫忙,直接走過去問對方:「我可以幫忙嗎?」、「我可以做些什麼?」每件涉及全體利益的事都起身去問,率先去做。如果想更進一步,那麼團購、聚餐等社交情境也可以參一腳,讓他們有認識你的機會。

「主動參與」這件事,在你能力範圍內選擇一些做就可以,應酬是種加分,而涉及利益的不主動參與會扣分。

同事喜歡你或討厭你,都與共同利益有關,想要被接受就必須靠交集、合作才有機會,這是職場人性。在涉及利益的事上主動付出、分擔,他們比較不會衝康你;在社交場合讓他們多認識你一些,他們較不會排擠你的。這個原則是「等價交換」,不是扭曲自己本性,你只是為了平和與安靜做一點角色調整,而且你知道,那不是你個人的問題。

本文經林仁廷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