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的孩子長大卻不成人》:親子教養兩大迷思,到底誰的錯?

《當你的孩子長大卻不成人》:親子教養兩大迷思,到底誰的錯?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自我譴責、自我怪罪,以及源源不絕的內疚,是我們對成年兒女的失敗、缺點和困難的反應。如同某位作家在談及女兒多災多難、顛簸不平的叛逆青春期時所言:「她不乖。她是我生的。如果一間工廠好不好端看它製造的產品如何,那我就是個糟糕的母親。」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珍.亞當斯博士(Jane Adams, Ph. D)

到底誰的錯?

都是因為我在外地工作。
都是因為離婚的緣故。
都是因為我給他們太多。
都是因為我們付出得不夠。
都是因為我們不夠嚴格。
都是因為我們管太嚴了。
都是因為我們做了壞榜樣。
都是因為我們有哪裡做錯。
都是因為……

關於我們多做或少做的事、有意或無意犯下的錯、真實或想像的罪名,這張「都是因為……」的罪狀清單可以無限延長。在世界的某個角落,或許有不會自責的父母,但我個人還沒遇過。就算遇到了,我可能也不會相信他們。畢竟,內疚是為人父母自然的反應,我們多多少少都會為了成年兒女的問題責怪自己。

為了孩子帶給我們的失望,我們內心隱隱作痛。內疚就像是在捍衛這份心痛。內疚確保我們繼續受到煎熬,因為我們當然應該備受煎熬。內疚讓我們無法原諒自己,因為我們怎麼可以原諒自己?

內疚把他們的事變成我們的事。內疚不只讓我們有責任,而且讓我們有力量——有力量導致他們落入現在的局面,也有力量(要是我們知道怎麼做就好了)挽救這個局面。

可是當初我們沒有這種力量,現在也沒有。

親子教養的兩大迷思

有錯和無辜的父母都覺得內疚,這種內疚來自親子教養的兩大迷思。一是多數父母都相信有一帖神奇的處方,可以防範孩子出問題或落入現在的窘境,而我們不知道那帖處方是什麼。二是所謂的「我的錯條款」——只要他們長大了就不是我的錯,只要他們還沒長大就是我的錯。

當然,這兩種迷思都不是真相,所以它們才叫迷思。但無論誰告訴我們那是迷思,我們都不盡然相信。自我譴責、自我怪罪,以及源源不絕的內疚,是我們對成年兒女的失敗、缺點和困難的反應。如同某位作家在談及女兒多災多難、顛簸不平的叛逆青春期時所言:「她不乖。她是我生的。如果一間工廠好不好端看它製造的產品如何,那我就是個糟糕的母親。」

以下是我們怪罪自己的一些事情:

  • 偏離、反抗或拋棄我們被灌輸的價值觀。
  • 沒有給我們的孩子一個宗教信仰。
  • 教養方式太寬容或太放任。
  • 把我們的期望投射在他們身上。
  • 寵他們或溺愛他們太久。
  • 害他們在單親家庭長大。
  • 害他們太早熟。
  • 保護太過,害他們太天真。
  • 對他們期望太高。
  • 對他們期望過低。
  • 太專注在自己身上,沒去注意他們。
  • 需要他們填補我們內心的空虛。
  • 過度補償我們以前不能供給他們的東西。
  • 出於我們的需要而非他們的需求對他們付出。
  • 管教過度。
  • 管得不夠。

真實情況是我們或許犯了或沒犯以上的錯誤,但這不代表是我們的所作所為造成他們的問題,就算真的是我們造成的,也不代表我們現在能做些什麼。

「我絕不會重蹈我父母的覆轍。」

所有父母都有為了親子教養的過錯而內疚的時候。有時候,這種內疚甚至可能是活該;傷害已經造成,有些過去就是無法改寫或抹滅。儘管有些事情不是一句「對不起」就足以彌補的(像是虐兒、棄之不顧、沒有保護孩子,或我們自己有酗酒嗑藥的問題),然而無論童年的處境有多艱難,韌性較強的孩子長大之後還是過得很好,尤其是那些能夠吸引他人關注、讓他人彌補我們過錯的孩子。但在我們或他們心目中,內疚自責通常和我們所犯的錯不成比例。

「我總說我絕不會重蹈我父母的覆轍。我也確實沒犯他們犯過的錯。只不過我犯了其他的錯。」我無數次聽到和我聊的父母這麼說。成年兒女過得還可以的父母這麼說。成年兒女過得不好的父母也這麼說。然而,儘管我們可能還記得父母犯了什麼錯,說起我們在他們手中受過的傷害,我們可能會自憐自艾地一一細數,並且用反其道而行來畫清我們和他們的界線,但我們卻不清楚自己確切犯了什麼錯。我們覺得內疚,但不知道為什麼內疚。我們責怪自己,但不知道要責怪什麼。在孩子理當為自己負責時,我們替他們攬下責任,甚至把他們的問題和失敗當成我們的問題和失敗。

戰勝內疚

偶爾也有過得不好但很懂事的孩子,在我們免除自責或內疚之前,他們就先寬恕了我們。報名參加戒毒計劃的海瑟給她母親安德莉雅一個擁抱,安慰她道:「不是妳的錯。我不知道我在勒戒中心會怎麼樣。我真的很怕自己可能好不了。但我向妳保證,我有一個快樂的童年,而且我一直都知道妳愛我。不是妳的錯。」但像海瑟這樣對父母的諒解很罕見,更常見的情況是孩子怪罪於我們,把責任和過錯都推到我們頭上。他們比任何人都知道我們的罩門和弱點。他們知道怎麼激怒和操弄我們。他們知道怎麼讓我們相信他們的不幸和痛苦、他們對這世界的失望、世人看不見(或不在乎)他們有多特別⋯⋯的種種,都是我們的錯。如果讓他們得逞,他們就可以擺脫責任了。如果我們為他們的人生發展負起責任,他們就不用負責。而只要我們還負責的一天,他們就一天不會負責。

作家安妮.羅伊普(Anne Roiphe)的長女有毒癮和酒癮,並且患有愛滋病。她在書中敘述了自己探究問題根源的歷程,我對她的剖白格外有共鳴。「我內疚了很久。」她寫道:「我才剛戰勝內疚一點點而已。」由於孩子的爸也有酒癮,她「像抓住救生圈般抱緊基因遺傳這個理由,在內疚之海中載浮載沉」。

時間回到1950年代。在那個年代,當媽媽的被認為是孩子所有情緒問題的根源,而我的姊姊犯了當時所謂的「精神分裂」。過了12年之後,她才被確切診斷為躁鬱症。但到了這時,我母親早就被內疚淹沒,自己也染上酒癮。她認為(不,她「知道」)是她把我姊姊逼瘋的,到死她都不放過自己。而在她過世前,許多在成年初期顯現症狀的精神疾病,早已被證實與基因遺傳有關,像是躁鬱症和思覺失調症。安妮.羅伊普也不放過自己,至少無法完全放過。「基因給了我一個託辭。」她寫道:「就像某種拙劣的不在場證明,但基因⋯⋯不是全部。」最後,她以自我催眠般的口吻,彷彿但願能減輕一點罪惡感地下結論道:「不是我的責任。我不是唯一一個要負責的人。」

童年的回聲

格蘭琪從來不做穿高跟鞋不能做的事,去年她第一次去跑波士頓馬拉松,還是在她60歲生日那天。她說:「這是為了分散我的注意力,不要老是去想那件事。」那件事指的是她27歲女兒艾比的飲食失調症,直到現在她仍然想不透。格蘭琪自己有一個高壓、自戀的母親,儘管她決心不要重蹈母親的覆轍,但她讀到的很多資料都更讓她覺得艾比的病是她的錯。在接受治療一年過後,艾比自己也不斷向格蘭琪提醒這些資料。「他們說厭食症是對童年時無力感的反應。因覺得很無力,所以強烈需要握有控制權,讓自己挨餓就是為了掌握控制權。厭食症通常好發於控制狂和自戀狂父母的女兒身上。」她沉吟道:「我不認為自己很自戀,但說不定我其實很自戀。自戀在我們家代代相傳。」

某些社會學家指出,自二次世界大戰以降,有越來越多人被自戀狂父母養大,一代接著一代產生了更多的自戀狂。覺得自己「有資格」的心態隨之越來越強,而這種心態被認為是我們的孩子許多問題的根源。我們鼓勵他們相信自己的獨特,但這種信念也導致他們不合理的期待——期待別人都把他們捧在手掌心,期待萬事盡如他們的意。我們這一代的教養風格又偏向於寬容型,較不主張專制的作風。寬容型的教養風格也加強了這些期待,以及自認有資格的心態。「希望孩子成為自己的翻版很自戀嗎?」佩姬納悶道。她的孩子確實是她的翻版。「若是如此,那我就是個自戀狂沒錯。」克里歐補充道:「我們不都是自戀狂嗎?而且,養育我們的上一輩不也跟我們一樣嗎?」

咳咳,或許吧。某種程度的自戀不止健康,而且有必要。不管是對維持自尊、理想和企圖心,還是對擁有愛與同情的能力而言,一定程度的自戀都是有必要的。事實上,我們的文化講究一個人呈現出來的形象,在這樣的文化中,自戀是一種很有用的特質。儘管如此,自戀也有不健康的一面,像是需索別人的愛與崇拜無度,藉以壯大和膨脹自我價值感;善於呈現自己的形象或許是成功的捷徑,但也可能導致無所不在的空虛感。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當你的孩子長大卻不「成人」……放下身為父母的自責與內疚、接受孩子不如期望的事實,重拾自己的中老後人生!》,橡樹林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珍.亞當斯博士(Jane Adams, Ph. D)
譯者:祁怡瑋

——終於有一本書是為了啃老兒女的頭痛父母而寫——

你以為孩子翅膀硬了,就一定會離巢獨立嗎?
你以為孩子長大了,就一定成熟懂事嗎?
你以為等孩子成家立業了,你就能開始享受自己的人生嗎?

不,你想得太美了!

當你的孩子不如你所期待的能對他自己負責……
當你發現孩子即使已經長大,卻還沒有真的「成人」……
當你為了幫孩子收拾爛攤子而亂了生活步調……

如果你的人生被這些不成熟大孩子們的問題所盤據──

如果他們榨乾你的荷包,為你的婚姻或感情帶來壓力,
影響你的健康、妨礙你的事業發展、延遲你的退休計畫,
害你失去社交生活、造成家庭的嫌隙、威脅你的安全或搞得你夜不能眠,

「為了讓孩子們得到他們想要的,我就應該放棄自己想要的嗎?」

如果你的心中也曾浮現這樣的疑惑與無奈,
那麼,此書就是為你而寫!

內容簡介

本書作者、也是暢銷作家兼社會心理學家珍.亞當斯博士(Jane Adams, Ph. D.),在這本劃時代的著作中,直搗核心,深入父母對成年問題兒女的憂慮。針對這些被孩子的不滿和需求威脅到自身保障、健康、婚姻、事業或未來計畫的父母,她以溫暖、敏感和得來不易的智慧,帶來激勵人心的正面訊息:開始過你自己的人生,別再等你那些大孩子們搞清楚他們的人生了!

亞當斯博士讓父母們看到要如何和成年兒女的問題劃清界線,但卻不和兒女一刀兩斷;如何處理內疚和自責;如何接受失落的「兒女夢」,繼續自己的後半段人生。唯有將下一代從父母的失望底下釋放出來,兩代人才能好好去過自己的人生,並支持彼此對幸福的追求。

1071214-當孩子長大卻不成人立體書封有書腰
Photo Credit: 橡樹林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