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望教授」影片爆紅後,他不得不公開澄清︰這是我給學生的功課

「失望教授」影片爆紅後,他不得不公開澄清︰這是我給學生的功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位教授給學生「製作一段爆紅影片」的功課,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居然有學生成功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上星期三(12月5日),亞特(Sydney Arlt)在Twitter上分享一段短片,並附上一句︰「我的教授舉辦了一個派對代替期終考試,但沒有人出現」︰

影片看來是在課室拍攝,只有幾位學生,以及頭戴聖誕帽、準備好一桌聖誕曲奇的教授。

這段短片其實是亞特與她五位同學所創作,在一個星期後已有超過34萬個讚好、逾7萬次轉發及777萬次觀看。

不夠一天後,她所屬的密蘇里州立大學官戶Twitter帳戶也分享影片,向這位教授說︰「這兒的同事都非常關心你」,至於影片主角、她的教授克萊因(Andrew R. Cline)終於道出真相︰這影片是功課的一部分,影片是假的。

克萊因是密蘇里州立大學媒體、新聞及電影系教授,開設一門叫「媒體融合基礎」(The Fundamentals of Media Convergence)的課,亞特是他的學生。他在課上給學生的其中一份功課,要求就是要「爆紅」(go viral)。

「爆紅」的功課

他向《BuzzFeed News》解釋,這份功課原意是讓學生了解「爆紅」的困難,並且旨在讓學生失敗。克萊因對學生說︰「爆紅是令一些事物能立即引來大量觀眾的意念,如果你能夠有意圖去做到這件事,你就會變得富有。這非常困難。」功課除了要求製作爆紅影片外,亦需要學生解釋為何這樣做。

克萊因在網誌提到,他六年前開始給學生這份功課,而他的學生找到種種令他不安的方法,所以這些年來他增加了一些限制,例如不能描繪違法行為、不能拍色情片——雖然沒有人拍色情片,但有一組學生的影片涉及輕微非法行為,而沒有表明那是假的,最終影片沒有廣傳。

本來他預計學生無法滿足功課要求,讓他們從中學會要爆紅所面對的挑戰。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其中一組學生成功了,這段「失望教授」的影片放上網24小時內已有200萬次觀看。

亞特也表示︰「我起初認為這功課不太可能做得到。」但她跟同組同學想到「學生缺席派對,令教授失望」的橋段後,她們就知道這會觸動人們的情緒。這想法參考了過往一些曾爆紅的網絡事件,例如幼稚園學生的生日派對無人出席、或者老爺爺為6個孫準備晚餐,最終只有一個孫女出現的失落照片等。

教授收到電郵安慰

很多人在Twitter上回應及分享影片,紛紛表示為這教授感到傷心。克萊因指他收到大約100個陌生人的電郵,對他表示同情,以及希望確認他安好。

雖然有些人甚至在Twitter上說看這影片後哭了,克萊因認為大多數這類反應並不真誠,只是社交媒體文化的典型回應。他說︰「我的假說是,大多數反應不比那段影片真實。我在Twitter上見到很多人轉發只為增加流量。」

話雖如此,克萊因仍然相信會花時間寫電郵給他的人是真誠的,他受這些人觸動,同時表示憂慮。今次成為爆紅影片主角的經驗,讓他知道網絡上的用戶並沒有運用批判思考。

「我感到一絲悔意,但僅此而已。我認為那(指傳電郵給他)是過度反應。」他認為這些傳電郵的人,都應該更批判地檢視在網絡上見到的內容。他補充︰「我並非想討人厭,人們的情感太易受日常看到的內容操控,而且這些內容都來自收了很多錢去製作的人。作為一個國家,我們需要更明智。」

不希望再次成為主角

克萊因認為,在看Twitter上的內容時,我們應該問自己︰「我認識這個人嗎?」如果你無法得悉影片真偽,在娛樂過後繼續掃下去便是,其他反應都是過度。他亦驚訝無人質疑為何一個教授會以派對取代期終試。

亞特則向《BuzzFeed News》表示,她學會了人們真的很容易操縱,而且當他們發現自己被操縱時會感到不快——即使是輕鬆的小事。雖然有些人因被她的影片欺騙而感到憤怒,但她亦收到讚賞的訊息,稱讚這一組同學能夠按計劃令影片爆紅,又認為教授的功課非常聰明。

克萊因則不希望再次成為爆紅的主角,但他給亞特那一組所有人的評分都是A——事實上他早就訂明,如果學期完結前有100萬次觀看的話,那一組的所有同學都會自動獲得A級。

相關文章︰

資料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