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老闆唱片偵探社:大雨中黏住我的Lana Del Rey歌聲

陳老闆唱片偵探社:大雨中黏住我的Lana Del Rey歌聲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偵探的文學性開始,怎麼到後來成了哲學的人間對話呢?每件事,都在另一件事的結束前,提前崩壞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陳輝龍

冰冷的麗絲玲

雨大到連撐傘也難以前進。


只好在健身房的出口處,發呆似的站著觀望。

雨棚下,壯碩的馬拉巴栗葉片,盡職的頂著暴烈的大顆粒雨點襲擊,幾個忍不住的年輕男女,叫喊著被驟雨消音的模糊字句,往對街衝了過去。

沒多久,雨勢已經縮成一半或更少的數量,竟只剩下還在棚下的我而已。

其實,只是因為失神的緣故,才忘了自己在等雨停。


被不知道哪裡飄來的女生唱歌給黏了過去。

喔,是唱《大亨小傳》主題曲的那個怪名字女生,Lana Del Rey。

(不過,想不起來和誰去看的了。總之,那時候還沒認識小朵,也還沒從NASA退役。)

不過,這不是《The Great Gatsby》那首〈Young And Beautiful〉。

我對新的《大亨小傳》沒有任何好感,如果有一點,那應該只有影片裡的美術設計而已。

其他的,包括音樂,都覺得不如上一部。

1974年的《The Great Gatsby》的主題曲是納京高的〈What‘ll I Do〉,從頭到尾都是Big Band Jazz。

另外,勞勃瑞福和米亞法蘿,也比較接近我心目中的Fitzgerald寫的「爵士樂年代」裡的男女主角。

雖然,戲裡的某些衣服和道具,真是蠢的不知道說什麼才好,所以才覺得新時代的這部,美術大獲全勝。

當然,片子上映時,根本還沒出生,是後來陪媽媽去二輪戲院看的。

然而,我覺得這一切的差異,也是給資訊的人的堅固印象,那個傳播者就是我媽。她連編劇是《教父》導演柯波拉,都完整無缺的塞給我,因此,李奧納多當然難敵勞勃瑞福了。


媽媽。

她的樣子模糊到比米亞法蘿還要淡薄,往往用力回憶時,總沒辦法把少數能依稀記得的殘片提升到能具體化的程度。

即使以前證件夾裡,總擺著她抱著我在不明中庭松樹下那張照片,還是要拿出來仔細端詳,才有點實感浮現。

後來,在訓練失事的狀況裡,證件夾也不知道掉在哪了,再來,她能給我的唯一記憶的實感憑證也完全失效了。

黏住我的Lana Del Rey一直哼著「I'm a Brooklyn baby,I’m a Brooklyn baby」。

直到雨滴到一滴也不剩的完全停止,我才有點恍惚地意識到該往地鐵站的方向前進了。

「想不到,你居然不開車?」旁邊有熟悉的聲音問。(清脆爽朗)

不過,我仔細看了這發聲主人,完全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有可能是認得的人,但,瞬間想不起來。

說起來,也不是旁邊,而是從一台擋著我的貨卡車的駕駛座上發出來的。

「要搭老師便車嗎?」我看了她眼瞼下的雀斑,想起來了。

(原來是當時剛進健身房的飛輪老師。)

「不記得草莓的嘶吼了嗎?」她對著坐在右側助手席的我爽朗的大笑。

原來剛剛聽到的拉娜・德芮 《Ultraviolence》專輯,是她車上傳出來的。

我看著儀表板上的藍色矩陣字幕,才知道陣雨中的歌聲來源。

途中,她說剛買了幾瓶來源不同的德國Riesling白葡萄酒,要不要一塊喝?


「可以啊!如果不怕我喝光的話。」

她應該有些什麼要跟我講,我想。雖然,雨好像又開始大起來的樣子了。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多出來的那個人》,聯合文學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陳輝龍

從偵探的文學性開始,怎麼到後來成了哲學的人間對話呢?
每件事,都在另一件事的結束前,提前崩壞了。

「有一種把中國水墨暈染的方式,嫁接在瓷器上,叫「暈染青花」,賣的最好的中國早期貿易餐具,尤其是茶具,是這十年拍賣場上最長春型的長銷產品。」

這段是我和大洋哥開始合作的那個晚上,他在『7to7』對新入行同夥的我說的第一句話。

大洋在吧檯把筆電螢幕打開,一局英國拍賣行首次在本地拍賣18世紀的中國貿易瓷茶具的迂迴現金套取計畫工作分配表,用兩頁、六十秒的時間講解完成。

這套簡報,有一顆棋,就是毫不知情的我。

還有一隻下棋的手,也是毫不知情的淺倉朵。

「暈染青花」在本地拍出驚人的營業額,但,古物交割前,佔營業總額50%的六隻茶壺離奇的從飯店蒸發了。

大洋以NASA的退役亞洲籍軍官接下這個案子,我和小朵在有邏輯的『指導手冊』下,兩天四十八小時就破案,『陳老闆唱片偵探社』用這筆獎金成立。

水窖型的圖書館、迷宮路徑、初版本華文玫瑰經、波蘭黑膠工廠、少年馬丁路德、一群朝比奈猿……,陳輝龍以其獨有的奇想魔幻、抒情暖調的筆法,點描都會男女的愛情,時而囈語呢喃,時而知性感傷,宛如二十六段樂章漫步迴旋,交織成一部可聽可看可思考的奇幻長篇。

看到結局的時候,其實只是剛開始而已。

getImage
Photo Credit: 聯合文學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