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說番話!」:記錄一場原住民族語言流失的陳述

「你還說番話!」:記錄一場原住民族語言流失的陳述
Photo Credit: 本文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1月份的時候受邀參加原住民族教育轉型正義圓桌論壇並且擔任語言文化流失論壇的桌長,論壇形式採用世界公民咖啡廳的方式,讓將近20個組員在不同題目之間暢所欲言,也因此我一整天聽了將近二十個故事。我身為桌長,負責引導與紀錄,感覺大家願意傾聽與述說甚是感動,姑且紀錄為文如下。

接著泰雅族的拉瓦也說自己語言有被歧視與打壓的經驗,她六年級的時候在客家村唸書,也是趕上禁說方言政策的尾巴,在學校遇到原住民也還是會說幾句族語,卻會被老師發現而被罰,在這個脈絡下,語言流失了,仇視自己文化的現象甚囂塵上,甚至當時也有老人家把織布拿出來燒掉。 家裡有阿媽會講族語, 過去後就沒有人會在家裡講族語了,爸爸會跟我們講族語,但是講幾句就講不下去,因為我自己本身不會講,儘管現在有泰雅語族語學分班,但是因為上班,所以沒有辦法配合,政策有,但是沒有時間配合。網路上有族語一樂園這樣的資源,但是為下一代的社會環境要營造對他們是友善的才有機會。 說到這裡我提問說:你的下一代有沒有可能學會族語,她回答說:我們這一代是關鍵傳承的一代。我追問:所以沒有信心嗎? 她回答說:中級認證有過了,困難是書寫系統,有學過英文所以能夠轉換,不過我沒有可以講族語的環境。我打岔說:如果我們沒有讓小朋友感覺到要學母語,母語會很難!

Lawa說母語老師要有深厚的文化底蘊,現在族語老師比較欠缺, 聽過撒古流的演講, 例如動物、漢人的觀念是會動的動物,而排灣族語是會覺得這是哺育大地的靈物,所以獵人只要捕他要的。

我打岔說:要下定決心,現在有族語家庭教師,可以多加利用,但Lawa卻好像不知道有這個資源。

接著噶瑪蘭族的母語老師說:族語老師要具備文化內涵才能夠有好的詮釋,我的付出能夠得到主流社會相對回饋,我具有原住民族身份,但我的小孩可以選擇不同的身份(因為老公不同族群),我教育小朋友,小朋友在外商上班英文好, 所以語言能力好而能夠多學一些阿美語而講一點爸爸的阿美族語,在我看來我要改變自己的思維想法,在教育上應該加強小朋友的認同,近幾年發覺社會上對小朋友的不平等觀念, 現在我專注於這方面上的教育,所以現在自己很努力學母語。

接著一位姊姊插話說:我覺得長輩們說得很好,從家庭做起,但若是很早就搬到都市不太會講的族人,回到部落也不太認識,沒辦法提供家庭族語環境怎麼辦?是否有政策上的推動方法?

接著噶瑪蘭族的母語老師回說:可以找尋更多族語學習資源,例如族語家庭教師,爸爸媽媽也一起學。但是,瑪蘭族的母語老師說,「是不是有一個窗口協助比較好?」

接著一位工讀生接著問了一個令全場震驚的話,讓我們覺得這是現在母語推動不振的重要原因就是:「為什麼我們要學族語? 如果我們都能夠以中文(國語)溝通了」,但是時間到了,我們只好休息吃便當。下午繼續聊。


到了下午,一位短頭髮妹妹說我叫拉否斯, 漢名叫家家,到我的這一代在面對自己的族語時,進入了不但不會講還不會聽的時代,我算是都市第三代 ,我無法自己面對這樣的議題,因為我都是在正規的教育裡面。以媽碼的經驗來看,在都市裡就業工作那麼久,母語程度一定跟他們的爸爸媽媽已經不一樣了, 更何況是我們,而我的爺爺是外省人,他的母語甚至比我好,住在部落,即便部落族人已慢慢回到部落,但是母語還是無法像老人家一樣。我們家三代都在都市,我是來義鄉小丹林,祖母是扶桑人,不過不是非常核心,在我小時候我的奶奶都已經住在高雄,媽媽都已經不太會講了,我自己儘管在師大有學習母語課程,但是因為沒有使用,我的環境是國台語、台語會聽。 自己找不到甚麼學族語的管道。

我追問她有被歧視打壓的過程嗎? 她回說:老師對我有直接的傷害,直接跟我說有身份所以不用考很高,就可以上雄女,這句話傷害到我,我今天就要不用加分考上雄女,無形中的就是最可怕的。 我追問說:你什麼時候確確實實要當原住民? 她回說:高中有原住民社團,但是大部分都是漢人,連社長都是漢人,在我加入那個社團之後,我才知道我對原住民一點認識都沒有。 我追問說:高中有在學母語嗎? 她回說:我那時候還沒有!那時候原住民生也還沒很多。 所以我問說:原住民同學中文常常很好? 她回說:中文是一種生存之道。 我插話問:還有在學習母語嘛現在? 她回說:從線上資源從單詞開始,幼幼班階段。 有一位插話說:從這一代可以看到對語言有很多自卑。

接著下午第二位發言人Moco說:我小時候是說族語的環境,國語政策初期,小朋友已經開始用國語交談,要掛不准說母語的牌子,對小朋友是傷害。 到國中第一屆,民國四十五年國語政策沒有實行的很徹底, 畢業後到軍校(龍潭) 阿美族只有我一個,還有布農族一個以及幾個泰雅族人,我當時都沒有人可以講阿美族語,後來有學弟進來才有阿美族語,在使用語言上面使用台語最多 所以台語滿順的,有時候有人會說你不是原住民,怎麼很會台語? 「沒辦法為了生活,我現在是奇美部落的母語老師,退伍之後沒有一技之長,到工地敲敲打打,才開始使用阿美語,但是結婚生子後,沒辦法,多用普通話,跟孫子講母語都不知道什麼意思,其實斷層都在。」

我追問說:請問老師我們為什麼要學母語?怎麼提供動力? 這位阿美族的頭目說:我建議採用分級制度審核,例如母語分成不同程度, 到某個程度可以增加貸款額度等等,而不要採考試加分制度,這樣比較有誘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