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洞察力》:關於「自拍症候群」——當世界只剩第一人稱

《深度洞察力》:關於「自拍症候群」——當世界只剩第一人稱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職場上,自戀的領導人會信心十足地設定一個清晰的願景,他們往往高估自己的表現,主宰決策過程、尋求過多肯定,顯示較少的同理心,而且比較可能做出不合道德的行為。

文:塔莎.歐里希(Tasha Eurich)

何時該樂觀,何時又該務實?

現在你已經了解,對自己的缺點視而不見可能會導致失敗。然而在我們研究中的那些自我覺察獨角獸,顯示出一個顯著的模式,就是在少數特定的情況下,他們會有策略性地採取樂觀的態度,而且這個做法確實有效。

在此,我引用一位獨角獸的話,她是一位傑出的專案經理,最近才剛得知一個讓她覺得天崩地裂的疾病診斷。「你可以參訪否認小鎮,但無法在那兒蓋房子。」(註:我幾乎是一字不差地引用獨角獸說的話,只做了一些小小的更改,以提高可讀性,但沒有更改原意。)

她告訴我們,她發現自己生病後,需要有幾天保持盲目的樂觀,以便貯備能量面對這個新的現實。之後她便振作起來,重新打起精神,勇敢務實地開始對抗病魔。

如何知道何時該樂觀看待,何時又該務實?有下列幾種經驗法則可以參考。

一、當人需要從不斷的挑戰中恢復活力,或是可以經由堅持而成功時,感覺良好效應可以有所幫助。

在演藝界尤其是如此,因為在這個行業被拒絕是工作的一部分。在「不發表文章,就一輩子都會默默無聞」的科學界可能也是如此。丹尼爾.卡尼曼就說:「我認為能不對自己的重要性抱持錯覺的人,在反覆經歷多次小失敗並鮮少成功後,就會喪失勇氣退縮不前。而這就是大部分研究員的命運。」

可是這附帶一個非常重要的說明:在你抱持非常樂觀的態度堅持前行時,先確定這條路確實會讓你有所收穫。如果你只是一個蹩腳的演員,那麼無論如何努力也不可能登上百老匯的舞台。你必須看清楚路標,因為你的路有可能是條死巷子;如果你一無所獲,就要做好轉向的準備。

二、暫時保持樂觀的觀點,能夠幫自己度過難關。

我在為一群專業人員舉辦洞察力研討會時認識了凱蒂,她是一位害羞的會計師,在課堂上總是很認真地做著筆記。但是研討會結束時,她似乎不太願意把在課堂上學習到如何收集回饋的方法付諸行動。我知道凱蒂是公司的合夥人,而且在上個月過得十分煎熬,因為新來的合夥人一直在暗中扯她後腿,同時她也才在一場全面性的家族戰爭中被委任為她父母財產的託管人。簡單地說,凱蒂的生活中發生了很多事情,已經沒有多餘的精力去關注自我提升,她只想度過這個危機,掙脫困境。

或許你在人生中也會像凱蒂一樣,遭逢重大的挫折與試煉,這時你只想過一天算一天。的確,有時候生活可能給人很艱難的挑戰,所以需要用樂觀的態度幫助自己度過難關。有些獨角獸們也呼應這個觀點:一位獨角獸在意外被解雇時,暫停了他的自我覺察之路;另一位則發現離婚對她的打擊太大,所以策略性地運用盲目的樂觀度過最難受的時期。可是就算這些獨角獸不時沉溺於一點點的自欺,那也只是暫時而已。等他們準備就緒,就會勇敢面對現實,繼續自我覺察的旅程。

三、留意在「感覺良好」和「刻意忽略」間的細微分界。

就算有少數情況以樂觀看待之是屬最佳選擇,但大部分情況,特別是新工作、升職、公司轉虧為盈、購併、與所愛的人爭吵時,都需要你停止為這些情況找藉口。雖然失敗並非你的選擇,但是也沒有盲目樂觀的餘地。

關於「自拍症候群」——當世界只剩第一人稱

我在毫不間斷地工作六個月後,老公帶我去夏威夷度假慶生。那裡的天空湛藍清澈,溫暖的陽光籠罩我們,還有梔子花甜甜的香氣混合著海洋的鹹味,我們除了坐在那兒享受藍色的海浪不斷朝白色沙灘拍打的開闊景色外,什麼也不做。

這時突然有一道影子籠罩我們。奇怪,我心想,剛才明明連一朵雲也沒有。我還來不及瞇起眼睛看向天空,就聽到一聲尖叫和咯咯的笑聲。一對二十多歲的年輕夫婦就在我們前面停下腳步,在我們剛才一直安安靜靜享受的景色正中央鋪開他們的毛巾。當他們脫下短褲和T恤,露出穿著名牌泳衣的古銅色健美身材時,我不太高興地搖搖頭,因為有一些沙子被踢到我的煎蛋捲上面。

年輕女孩呆呆望著海面幾分鐘後跳了起來。顯然開始做一些熟悉活動的時間到了,也就是海灘自拍。她誇張地甩動頭髮、把太陽眼鏡推到鼻尖、噘起嘴唇變成大家再熟悉不過的鴨子臉時,我和外子便不太想掩飾我們的笑聲了。

然後情況就從好玩逗樂變成了討厭的騷擾。她把臀部向後翹、胸部往前凸、跳躍和裝模作樣,每隔三十秒就斜眼看著螢幕瀏覽所拍的照片。「她很快就會停下來,」我小聲對老公說,一面設法把沙子從我的早餐上面撇掉。「五分鐘。」「十分鐘。」他預測。可是我們兩個都錯了。等她好不容易結束時,已經是整整十五分鐘後,這時她坐下來,彷彿剛才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躺在毛巾上睡覺,附近的每一個人都傻眼地盯著她看,但她渾然不覺。


沙灘自拍女孩的行為絕非僅有。隨著社交媒體爆炸,自我崇拜獲得的動能呈指數倍增,這件事只是其中一例。一位獨角獸說他有個朋友每天要自拍四、五十張照片。有一次他們出去吃晚餐,這位朋友所有用餐時間都在自拍。用餐途中他一度去廁所,竟然還在廁所裡做更多的自拍,並貼上社交網站Instagram,等全都做完之後才返回餐桌。

我們都有認識罹患自拍症候群的人,症狀包括自我專注到無法想像的程度,導致他們產生一些幻想,包括(但不限於)以為別人會關心你早餐吃什麼、今天是你家小孩的半歲生日,或是你正在度有史以來最棒的假期。自拍症候群患者在許多方面都已經跨越那條線,進入一種輕度但廣泛的自戀,這些人非常相信自己就是宇宙的中心,所以無法撇開自己,看到四周的人。

可是人們經常沒有察覺,強烈的自我中心不只使人看不清楚身邊的人,也扭曲了看清自己真面目的能力。研究已顯示,感覺自己有多麼特殊的程度,與自我覺察力的程度成反比。這樣的例子隨處可見,例如在臉書上貼最多自拍照的人,似乎就最沒有覺察到這樣的行為對其他人而言有多麼煩人。

在檢視社交媒體「非個人化的個人性質」時,會發現自戀已然大肆氾濫。在大部分網路交流中看不到其他人的反應或是臉部表情,所以很容易脫離現實、自我中心,又或欠缺思考。研究員稱此為「道德的膚淺假設」,超簡短的網路互動容易引發快速而表淺的想法,使人以一種缺乏深度的方式看待自己和別人。

當然,這並不是說自拍或是使用社交媒體的人都是自戀者。不過按照科學邏輯,無疑這些事情是相關的,而且有充分的證據顯示自戀的程度在上升中。例如,珍.特文吉和同事從對美國數以萬計大學生做的一項研究中發現,在一九八○年代中期到二○○六年之間,自戀的程度增加整整百分之三十,這是根據測試這些人對於「假使我統治這個世界,這個世界會變得更好」,「我一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在得到應得的一切之前,我絕對不會滿足」等敘述的回答所做出的評估。

你也許會把這個趨勢完全怪到千禧年世代身上,但其實不只是在一九八○到一九九九年之間的出生者有這個模式,另一項長期研究分析高中生對「我是一個重要的人」這個問題所做的回答,發現一九五○年代只有百分之十二的人認同這個說法,但到一九八九年(也就是X世代讀高中時),這個比例竄升到約百分之八十。還記得上一章中提到的那項研究,有百分之二十五的嬰兒潮出生者,在高中時自認為與別人相處的能力位於排名前百分之一嗎?

自拍症候群不是一個世代的現象,也不限於自我中心的青少年。從當代文學到社交媒體愈來愈關注「我」的現象比比皆是,就連在美國總統辦公室裡也看得到。一項研究分析自一七九○年到二○一二年的美國國情咨文,發現在與別人相關的字眼,如「他的(她的)」和「鄰國」的使用次數減少;而自我中心的字眼,例如「我」和「我的(I,me, Mine)」則增加了。

同樣地,我自己用Google Ngram(一個網路搜尋引擎,追蹤在一五○○到二○○八年間八種語言的書籍裡的字和詞使用的次數)搜尋一千五百多萬本書顯示,雖然從一九○○年到一九七四年「我」(me)這個字眼的使用減少將近五成,但是在一九七五年到二○○八年卻增加百分之八十七以上!

社交媒體讓人更自戀且缺乏同理心

現在你可能會聯想到一個特別自戀的臉書朋友或是自我中心的名流,不過我建議你也自問是如何使用社交媒體的,不論是臉書、Instagram、LinkedIn、推特(Twitter)、Snapchat,或是任何在這本書出版後發明的東西。當你貼一張完美假期的照片時,腦中想的是什麼?你想要表達的是什麼樣的自我形象?想要傳達的是什麼?很少有人會用這樣理性或分析的方式來思考自己使用社交媒體的習慣。事實上,他們通常覺得這是自然而然的事,所以不會去深入思考,而這正是問題之所在。

這顯示出一個更大的問題,那就是最初使用社交媒體的動機為何。儘管社交媒體被認為是要與人社交互動使用,但是二○一五年一項研究發現,維持人際關係通常可能是使用這些平台排在最後的理由,而最重要的原因,是想要把與自己相關的訊息告訴別人,這通常稱為「展現自我」。展現自我本身未必是壞事,但是隨著展現自我的增加,同理心卻減少了。自從二○○○年以來,大約就在MySpace、Friendster,以及臉書的其他前驅等網站一窩蜂出現時,人們開始變得比較沒有同理心,也比較以自我為中心。研究顯示,與一九八○年代初期的大學生相比,現在的學生認同「我往往會與比我不幸的人相比較,因而產生較溫柔與關懷他人的感覺」、「我有時候會從朋友的角度去思考,設法去理解他們」之類敘述的比例減少百分之十一。

現在你可能在想這個情況是不是雞生蛋、蛋生雞,怎能就此下結論說是社交媒體引起自戀?難道就不可能是自戀、沒有自我覺察力的人比較常使用社交媒體嗎?這些當然也都是重要的問題,其實也有證據顯示這兩個說法都沒錯。

我們不妨從第二個問題開始說起:自戀者是不是比較常使用社交媒體?東、西方的研究都顯示,自戀者確實把社交媒體當成膨脹的自我觀點的出口,花比較多時間張貼自拍之類的自我宣傳。

現在回到第一個問題,社交媒體是造成自我中心的原因嗎?我們也有支持這個說法的證據。一項研究把研究對象隨機分為兩組,並讓每一組上網三十五分鐘。第一組把時間用在編輯他們的MySpace 頁面,另一組則使用谷歌地圖規劃上學的路線。研究員衡量兩組的自戀程度後發現,花時間在MySpace 上的研究對象分數明顯較高,顯示社交媒體不但提高自戀程度,而且這個影響幾乎是立即顯現。

當然,喜歡自拍和幫孩子取獨特名字的人通常還未達到可診斷為自戀者的程度,自戀者是一種人格障礙,特徵是自視過高,需要權力與別人的崇拜,無法看出別人的需求。研究顯示自戀者往往會擁有短暫但親密的友誼和戀情,但是對方一旦看出他們的本性,戀情就會結束。他們自認為理應得到尚未獲得的東西,而且無法忍受批評。

在職場上,自戀的領導人會信心十足地設定一個清晰的願景,他們往往高估自己的表現,主宰決策過程、尋求過多肯定,顯示較少的同理心,而且比較可能做出不合道德的行為。雖然他們對自己的領導能力自視極高,但團隊給他們的效率評價其實卻最低。研究發現,自戀的總裁對客觀的績效回饋做出的回應比非自戀的總裁少,而且後果通常很嚴重。研究員查爾斯.漢姆和同事測量標準普爾500 指數(S&P500)企業的總裁在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檔案裡的簽名大小,發現總裁簽名字體愈大者,以許多指標來看(專利權數量較少、評價較低、資產收益率較差、過度投資、未來收益和業績成長較低)公司的表現愈差。

除了社會與專業上的結果之外,就連低度(亦即「非可診斷的」)自戀都能一點一點地削弱自信。想想你在網路上呈現的那個你。如果你和大多數人一樣,那麼呈現出的可能是一個經過粉飾的、「期望中的」你,讓人對你的生活有過於良好的印象。從臉書的交友狀態更新,到選舉年時國會議員經常使用推特等等,這些影響的紀錄無所不在。例如,在社交媒體上說的負面詞語往往少於其他形式的溝通方式,而且更新狀態的目的有一半是為了給外界建立良好的印象。

矛盾的是,這種不斷宣傳期望的自己反而可能摧毀自我,特別是當「實際的」自己和「期望的」自己不相符時(「我去巴黎度假的照片看起來是很棒,可是別人不知道我和老公整個假期都在吵架,我覺得我可能想要離婚」)。當人想方設法說服別人相信自己有多麼成功或多麼幸福或多麼有魅力時,通常不但騙不了人,還會提醒自己有多麼不成功、不幸福或不迷人。

澳洲網路正妹戒斷社群媒體

為了明白社交媒體的自我膨脹對自我形象的破壞力有多大,我們就來看一下十八歲的澳洲模特兒艾塞娜.歐尼爾的情況吧。

她最近宣布要關閉她的社交媒體檔案,震驚了她在Instagram、YouTube、Tumblr、Snapchat上的數百萬粉絲,可謂是自我崇拜抵抗運動的典範。歐尼爾告訴她的粉絲們,她這輩子大部分時間都對曝光,以及粉絲給她的認同和狀態上癮,無止境地追求別人對她的崇拜其實已對她的自信造成重大的損害。上傳的東西愈多,她就愈執著於追求完美,然後對一直達不到那個理想狀態便愈感到氣餒。她說:「我花好多時間看網路上那些完美的女孩子,希望自己就是她們,可是等我成為她們之一後,還是不快樂、不滿足,也不能與自己和平相處。」

歐尼爾後來成立了一個稱為「讓我們成為賽局改變者」的網站,在網站上揭發她稱之為「做假」的社交媒體。這個網站上沒有一張她的照片,只有簡短的自我介紹,標題是「我?」有時候,能破除自我崇拜的人,反而是我們認為最不可能的人。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深度洞察力:克服認知偏見,喚醒自我覺察,看清內在的自己,也了解別人如何看待你》,時報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塔莎.歐里希(Tasha Eurich)
譯者:錢基蓮

洞察力是二十一世紀最重要的主流能力!
懂得用別人的眼睛看自己,你的世界將變得更立體。

《商業內幕》、《strategy+business》雜誌評選為2017年最佳選書
TED相關演講影片總點閱超過100萬次

你真的了解你自己嗎?你知道別人是怎麼看你的?你一定認識那種完全缺乏自我覺察的人;不過,你可曾想過自己是否也有同樣的問題?

本書作者塔莎・歐里希經過為期三年調查全世界數以千計的人,以及綜合她在世界財富500大企業的研究結果,發現有高達95%的人認為自己擁有自我覺察力,但實際只有不到15% 具有這樣的能力。

強烈的自我中心會使人扭曲看清自己真面目的能力,也看不清楚身邊的人,我們也極少能從同事、下屬甚至是朋友、家人口中聽見坦白、客觀的回饋意見。此外,如果只有內在或只有外在的洞察力,更會遺漏自我認知這個拼圖裡的一大塊。一如作者所指出:自省並不能使你有洞察力;經驗是自我認識的敵人;他人總是避免誠實地說出對你的看法。

本書帶你進行一場探索自我的深度之旅,破解對於內在自我認知與外在自我覺察的迷思,幫助你從「自我盲目」大步跨向「自我認知」,並教你如何透過深度洞察力,接受無法改變的事實,專注於可以改變的事情,進而了解自己是誰、認識別人眼中的我們,以及如何融入我們所處的世界。

善用深度洞察力,你將學會

  • 破解自省的四大迷思
  1. 我們能透過挖掘潛意識發現真實的自己
  2. 要提高自我覺察力,應該多問「為什麼」
  3. 寫日記能增加對自己的了解
  4. 「自省」=「反覆思考」
  • 培養內在洞察力的三種方法
  1. 練習正念,了解當下的自我
  2. 從不同的角度看過往人生,更認識曾經的自己
  3. 以「奇蹟式提問法」,勇於探索人生的可能性
  • 提升外在洞察力的三種方法
  1. 進行三百六十度回饋
  2. 選「對的人」+問「對的問題」+使用「對的程序」=對的回饋
  3. 與你信任的人,共進「真相的晚餐」
  • 從洞察力進階到領導力的特質
  1. 具有自知力
  2. 能讓員工放心說實話
  3. 能持續追求並保持洞察力
getImage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