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2327小時的「不斷電祈禱」實現了,荷蘭政府不遣返難民家庭

堅持2327小時的「不斷電祈禱」實現了,荷蘭政府不遣返難民家庭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荷蘭嚴格的難民法這幾年一直飽受爭議,去年新選出的政府採取了更加強硬的做法,2017年的庇護申請,只有一半通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19.1.31. 羊正鈺更新)

(中央社)經過96天2327小時不間斷禮拜儀式,荷蘭教會替一個亞美尼亞難民家庭護航免遭遞解出境,塔姆拉茲揚(Sasun Tamrazyan)一家自去年10月起就窩在提供他們庇護的海牙伯特利教會(Bethel church),並善用官方不得在宗教儀式期間進入教堂逮人的法律條文,力抗遣返命運。

今(31)日努力成功,國會新達成協議將允許這一家5口續留荷蘭。昨天晚上,荷蘭國會執政的4黨聯盟針對年輕驅逐者達成所謂的「赦免兒童」協議。

伯特利教會管理成員赫特馬(Theo Hettema)表示,教會今天「停止自10月26日以來持續不斷的禮拜儀式」。在聲明中表示:「昨天的政治協議,如今讓塔姆拉茲揚這樣的家庭在荷蘭有一個安全的未來展望。」教會表示,3個多月來,有超過1000人參與禮拜儀式。

國會的這項協議一開始遭到荷蘭總理呂特(Mark Rutte)所屬中間偏右自民黨(VVD)的反對;如今協議達成,荷蘭政府將重新檢視其他棘手的兒童案件,約有700名兒童於父母申請庇護時,在荷蘭出生長大。

執政聯盟內的其他3黨原本都支持大赦,談判過程十分艱辛,脆弱的執政聯盟一度瀕臨瓦解。荷蘭廣播基金會(NOS)指出,當局將重新評估現有的難民,預料9成都將獲准續留荷蘭。

(以下為報導原文)

為了保護一個亞美尼亞難民家庭,避免他們被驅逐出境,荷蘭一間教堂正持續全天候的祈禱服務。由於荷蘭法律規範警方不許在儀式過程中進入宗教場所,教堂從10月開始祝禱活動已超過1200個小時,他們希望聖誕節時能出現奇蹟。

位於荷蘭海牙的伯特利教會(Bethel Church),正在馬拉松式地進行祈禱——從10月26日至今,已連續24小時不間斷地舉行禮拜儀式。這樣全天候的祈禱活動,其實是為了保護一個亞美尼亞難民家庭不被逮捕遣返。

43歲的塔姆拉茲揚(Sasun Tamrazyan)來自亞美尼亞,曾活躍於該國的反對黨,因政治異議而被當局盯上,甚至受到死亡威脅,於是帶著妻子和3個孩子舉家逃至荷蘭尋求政治庇護,至今已於荷蘭生活長達9年,同時也展開緩慢的庇護申請。

《紐約時報》報導,在過去長達6年的法律訴訟,荷蘭政府兩度拒絕了塔姆拉茲揚家庭的庇護申請,但也兩次被法院判決敗訴,不過荷蘭政府在第3次的上訴中獲勝——儘管這3個孩子都在荷蘭待了超過5年,依規定能申請永久居留。

荷蘭於2013年生效的兒童庇護政策,帶有未成年孩童的難民家庭,若於荷蘭居住滿5年且融入當地得宜,得依規定申請永久居留。但根據《ABC》報導,該法自2013年生效以來,超過1300個申請案例中,僅有100例獲得批准,成功率不到8%。

塔姆拉茲揚一家人原來住在海牙附近的卡特韋克小鎮(Katwijk)的一個庇護中心,當他們得知將在9月將被驅逐出境,轉往當地的教堂避難一個月。不過,當警方表示他們無法遵照「不進入教堂抓人」的君子協定時,海牙伯特利教會同意提供場地,進行「祈禱不間斷」服務。

保護近代難民不被逮捕,全靠一項古老法律

根據荷蘭源於聖經與中世紀的一項古老法律規定,「警方不得在宗教儀式舉行期間,進入禮拜場所,打斷儀式」。海牙的伯利恆教會在收容塔姆拉茲揚一家後,便決定藉此發起24小時不間斷的禮拜儀式,使得警方無法進入逮捕塔姆拉茲揚一家。

「從一開始,我們教會的庇護所就說,我們希望為你們提供一些空間和時間,不只向政府展示你們的故事,也展示和你們有著類似情況的400難民兒童的故事。但我們不能保證會成功。」(荷蘭目前有400個兒童尋求庇護案例,他們在荷蘭居住超過5年沒有居留許可。)

荷蘭教會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如果他們走上街頭,就會被捕。」10月26日下午1點30分,帶領第一批祈禱活動的牧師告訴《每日電訊報》

《風傳媒》報導,荷蘭嚴格的難民法這幾年一直飽受爭議,該國極右派的自由黨(PVV)崛起後,更在荷蘭民間激起一波反移民聲浪,讓難民面對的社會情勢更為緊張。儘管今年9月荷蘭的民間組織與部分政黨曾串聯,上街呼籲當局重新審視「兒童庇護」的通過標準,但最終當局仍以「現有制度能降低申請者的錯誤期待,或避免後來移入者為符合特赦資格,不斷延長庇護期」為由,拒絕討論進一步放寬特赦標準。

哈雅批和她的妹妹,19歲的娃杜希(Warduhi)在荷蘭的一所大學念書,她們的弟弟,15歲的塞蘭(Seyran)則在當地的一支足球隊打球。「我的弟弟、姐姐和我在荷蘭長大」,她告訴《路透社》,「我們所有的朋友都在這裡⋯⋯這就是我們所屬的地方。」

不過自10月26日發起這樣24小時的祝禱活動開始,截至12月14日,該教會已將近50天、24小時不間斷地進行1200個小時的禮拜儀式。此舉也吸引了來自全國甚至國外超過550位的牧師,自願前來「輪班」佈道、祝禱、吟唱詩歌,將「庇護」到底。

「他們來自世界各地,這對我們的家庭意義重大。⋯⋯它讓我們有力量繼續前進。」塔姆拉茲揚21歲的女兒哈雅批(Hayarpi)說。「我真的不知道結果會是什麼,但我們希望可以留在這裡,因為這是我們的家。」

伯特利教會坦承,他們正面臨兩難,教會一方面遵重法院的裁決,但另一方面也想保護孩子。

韋克牧師表示,「到目前為止,我們得到了廣大的支持,(牧師)輪班也完全沒問題。我們將繼續進行。」

荷蘭移民局則表示,政府的政策與以往一樣,他們不對個別案件發表評論。而荷蘭移難民部長哈博斯(Mark Harbers)7日接受電視台訪問時則表示,「塔姆拉茲揚一家已被多次告知必須離開荷蘭,在我看來教會此舉很可能是徒勞無望的。」

曾是全球商業中心的荷蘭,在1960、1970年代,更曾接納了數以千計的移工,不過近年來荷蘭移民政策不斷緊縮,尤其是自2015年和2016年移民湧入歐洲以來,衝突增加,加上該國極右派的自由黨(PVV)崛起,更推波助瀾。前政府被指責移民政策過於寬鬆,去年新選出的政府採取了更加強硬的做法,包括移民限制以及更著力於灌輸所謂的「荷蘭」認同。

9月,荷蘭移民局命令將2名在荷蘭長大、不會說亞美尼亞語的兒童驅逐到亞美尼亞,引發包括這2個孩子的同學們在內的全國性抗議。荷蘭政府一開始堅持其庇護政策,總理呂特表示,庇護的數量必須得到控制。「任何不符合標準的人都不能留在這裡」,不過在強烈抗議之後,這2個孩子獲得了合法居留權。

《BBC》報導,根據荷蘭移民局的統計數字,2017年提出的16萬785份庇護申請,有一半都遭到拒絕,駁回最多的申請案件,是來自摩洛哥和阿爾及利亞公民。2015年和2016年有數萬名無人陪伴的未成年人進入德國,近90%的庇護申請都是成功的。

相關文章: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Abby Hua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