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皇、菊紋與櫻花:「國之華」的榮華與陰影

天皇、菊紋與櫻花:「國之華」的榮華與陰影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知道讀者想到日本的花時,會先想到菊花還是櫻花呢?有不少外國遊客以為櫻花是日本的國花,但事實上日本的法律並沒有明文規定國花,櫻花只能說是日本最具代表性的花種而已。

菊紋的迷思

不知道讀者想到日本的花時,會先想到菊花還是櫻花呢?對於經常到日本賞櫻的讀者來說,後者斷然不會感到陌生,甚至有不少外國遊客以為櫻花是日本的國花。

櫻花縱然是俘虜了不少日本國內外遊人的心,但事實上日本的法律並沒有明文規定國花,櫻花只能說是日本最具代表性的花種而已。

相比櫻花,想必不少讀者會將菊花聯想到日本王室,因為天皇家族用的便是菊紋,這個紋章也用在日本國民的護照上,儼如日本人的標緻。不過上面已經說過,日本沒有法定國花,因此菊花只能說是象徵天皇的花紋,而在現行日本憲法上,天皇是日本與日本國民的象徵。然而,在憲法上標榜天皇與國政分家,因此,我們只能勉強地說,菊花在意識形態上算是「準國花」,但日後恐怕難以成為國花。

說到這裡,或許有讀者會問:二戰前的日本標榜天皇至尚的「皇國思想」,為什麼又沒有將菊花定為國花呢?其實道理很簡單,上面提到「菊紋」是天皇家的紋章(另外還有五七桐),在明治維新後,為了最大限度提升天皇的權威,為發動政變打倒幕府的新政府正名,於是明治政府開始嚴格管制菊紋的使用,一開始限制平民百姓,到後來連皇族、華族也受到限制。

在這情況下,菊紋成為了至高無上的、天皇才能使用的特別花紋,在「國家因為有天皇而存在」的意識形態下,自然不能將菊花定為國花。

再說,由於菊紋是天皇家獨家的紋章,與國家層面是兩回事,在明治維新時期的官方活動為免犯忌,並不會太量張貼菊紋。順帶一提,當年新政府奪權後,派遣軍隊打倒東日本各地的舊幕府軍時,動用的御旗其實是「日月之御旗」,而不是「菊紋旗」,近年大熱的漫畫改編電影《浪客劍心》/《神劍闖江湖》第一部開首,便錯誤地將「御之錦旗」描繪成「菊紋」與「日月之錦旗」混為一談了。

總之,菊紋在日本政治與文化上具有特殊性質,直至軍國主義、皇國思想日漸遠去的現在,菊紋繼續保持著半帶曖昧的特別意義,而菊花則降格成為普通的花種,甚至在日本國民的心目中,菊花的地位已難與櫻花相比。

JapanpassportNew10y
Photo Credit: Muttley @ public domain
日本護照上的菊紋
櫻花的暗黑史

雖然櫻花已經成為日本國民的「愛花」,但回望往昔,櫻花也曾經有過灰暗的過去。在明治維新後,先後打敗沙俄帝國和清帝國後,明治日本的愛國情緒到達前所未有的新高度。日本一躍成為亞洲第一帝國主義強國的同時,兩次歷史性勝利同時激化了日本擴張的決心。

正所謂「貪勝不知輸」,日本政府開始謀劃進一步奪取在中國的權益的同時,也強化對國民的愛國心教育,當中其中一個重要的「教材」便是櫻花。

在明治維新初期為止,日本人對櫻花的鍾愛歷史悠久,論近來說,江戶末期的大國學大師本居宣長至明治初年的文人詩人讚賞櫻花的文章多如星宿,明治天皇為了與外國政要拉近距離,開設模仿西歐國家宮廷宴遊會的「御觀花會」,便以櫻花為主題,即後來的「觀櫻會」。

另一方面,普及教育開始後所編寫的國民中小學國語課本裡也必然提到櫻花。不過,在日俄、日清戰爭前的教拜書裡,雖然都看到明顯地讚嘆櫻花的文章,但那時候對櫻花的描述只停留在櫻花是「名花」「日本的花中之王」,但還沒有特別將櫻花的地位與國民的愛國教育連成一線。櫻花以外,梅花以及松在當時仍算是一樣能代表日本的名花名木。

Sakura_s
Photo Credit: Karmanto54 @ CC BY-SA 4.0

但是,到了日俄、日清戰爭後,情況便明顯出現了重大改變,大量以櫻花為題的軍歌以及與靖國思想有關的文章在軍部主導下大量出現。原因無他,櫻花盛開後悲美地凋謝的特徵被政府利用為國民「忠君愛國」的理想形態。例如其中一首創作在明治晚期的陸軍軍歌《步兵的本領》中便有以下兩句:

既生為大和男子,當化身為散兵戰中之花凋落。

這個「散兵戰中之花」的「花」當然就是櫻花了。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夕的1933年改版推行的《小學國語讀本》裡便加入了以下的著名句子:

開花了,開花了,櫻花開花了⋯⋯前進吧,前進吧,兵隊前進吧。

櫻花盛開與軍隊前進(=發動戰爭)緊密結合在一起。這種利用櫻花結合國家軍事行動,以及象徵國民意識的「大和魂」教育和國家宣傳在1937年與中國等國正式開戰後越趨強烈,與「皇國精神」「為君捨命」的軍隊思想一起成為了戰時日本人的精神支柱和唯一被認可的價值觀,甚至是協助日本在亞洲發動侵略戰爭的標籤。軍中、國內倡議在佔領地廣種櫻花,即「進軍之櫻」以作為「建設大東亞」的重要任務之一。

愛思哀愁交纏的「國華」

隨著日本戰敗,戰時在日本各地大量栽種的「國之花」櫻花也在美軍空襲中大量被燒燬,敗戰後的櫻花也作為軍國主義的其中一個象徵,曾一度成為被忌避的花種,急求與軍國主義劃清界線的日本人也不在少數。

然而,自古以來對櫻花的鍾愛,以及維新以來耳濡目染的感覺對大部分日本人來說,仍然有著無可抗拒的魅力,就連佔領日本的美軍也無意將櫻花趕盡殺絕。自戰爭完全結束,日本國內在美軍主導下實行新憲法,宣布與軍國主義「分手」後,一時被壓抑的「櫻花愛」也陸續復甦。

pq1pyrh30h8scs4ryjyhl6wmu0qxyq
photo credit: REUTERS/Issei Kato/達志影像

上世紀50-60年代以大阪、東京為首的重新種植櫻花運動開始在日本各地進行。配合64年舉辦東京奧運,日本政府更加積極推動栽種櫻花,著手重建國民對國家的認同感,從意識上著手洗刷敗戰的污點與恥辱,同時也藉藉櫻花作為推廣日本旅遊的法寶。

這些措施發展、維持到現在,既使日本借助櫻花,大力增強「軟實力」和文化輸出,與此同時,櫻花在日本人心目中的地位重新回到頂點,甚至超越了戰前的情況,變得直接、純粹的「國之華」。然而,我們跟日本人又應如何面對歷史,克服這個過去,不至於讓它風化消忘呢?

  • 更多有關天皇周邊的故事和稗史,請留意作者2019年初的新著《天皇與天皇制的世界》

本文由戰國史專欄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作者YouTube頻道,作者新作《日本戰國.織豐時代史》已經出版,歡迎多多支持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