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零一夜故事集》:阿拉丁巧遇北非來的魔法師

《一千零一夜故事集》:阿拉丁巧遇北非來的魔法師
Photo Credit: Keppler, Udo J, PICRYL,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魔法師擁抱親吻阿拉丁,然後拉起他的手說:「大侄子啊,今天我要讓你大開眼界,見識你一輩子從未見過的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編者:約翰.培恩(John Payne)

阿拉丁和神燈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中國的都城裡有個窮裁縫,他有個兒子名叫阿拉丁,這孩子從小調皮搗蛋,不肯學好。阿拉丁十歲時,他父親想把手藝傳給他,因為家裡窮,沒錢送他去學習做生意或其他技能。父親把阿拉丁帶到自己店裡,想教他裁縫手藝,但是這孩子性情乖張,老愛和大人作對,成天只想跟街上的野孩子玩耍,沒有一天肯乖乖坐在店裡。阿拉丁每次一見父親忙於接待顧客或其他事,就不由自主逃出去,和一群跟他一樣不學好的孩子四處去玩。

阿拉丁就這麼每天遊蕩,不聽父母的管教,也不肯學任何手藝。對於兒子的乖張不受教,阿拉丁的父親悲憤又懊喪,積鬱成疾,不久便撒手人寰。然而聰明的阿拉丁依然故我,不求長進。他的母親見丈夫去世,兒子淪為不務正業、無可救藥的混混,只好賣了裁縫鋪和鋪中的一切,在家紡織棉花為生,天天操勞,勉強養活自己和不成材的兒子。阿拉丁見自己擺脫了父親的嚴厲管束,益發變本加厲地粗野乖張,除了回家吃飯,成天不見蹤影。他可憐的母親就靠雙手紡織棉線來養活兒子, 轉眼阿拉丁來到了十五歲。

北非來的魔法師

有一天,阿拉丁坐在街上,和一群遊手好閒的男孩正在玩,看哪,有個北非來的托鉢僧經過時停下了腳步,觀看那群孩子,並從中挑出了阿拉丁。他凝神打量男孩,審慎思考一番,相中了他。這個托鉢僧來自巴巴利地區 [1],是個魔法師,能用法術把一座山疊到另一座山上,也非常擅長觀看面相。

當他相中阿拉丁,心裡嘀咕著:「這男孩正是我要找的。他正是我離鄉背井四處尋找的對象。」

於是他把其中一個孩子叫到一邊,打聽阿拉丁是誰家的孩子,還有一切與阿拉丁有關的事。之後,他上前招呼阿拉丁,把他叫到一旁說:「孩子啊,你是不是某某裁縫的兒子?」

阿拉丁回答:「是的,大人,但我父親已經去世好多年了。」

北非魔法師聽見這話,張開雙臂,上前一把摟住阿拉丁,又是親吻又是流淚,眼淚沿著臉頰滾滾而下。

這北非人的舉止讓阿拉丁目瞪口呆,問他:「大人,你為什麼哭?你什麼時候認識我父親的?」

北非人悲傷啜泣著,一邊回答:「我兒啊,你告訴我你父親的死訊後,怎麼還能問我這個問題? 我是你父親的弟弟啊,他是我的親哥哥,我懷著興奮的心情,從自己居住的國家遠道而來,打算在漂泊多年後探望哥哥,跟他好好敘舊,讓我心裡得些安慰,沒想到你竟告訴我他去世了!幸好,血緣的關係讓我一眼看出你是我哥哥的兒子,在這一群孩子裡,我一眼就把你認出來了。我離開你父親時他還沒結婚呢。現在,我兒阿拉丁,」他繼續說:「我失去了你父親,我親愛的哥哥,也失去了安慰和快樂。我一直指望在漂泊多年之後,能在自己死前再見他一面。天人永隔的痛苦狠狠打擊我,使我無處可逃,也完全沒有辦法對抗至高真主命定的法條。」

他又抱住阿拉丁說:「我兒,除了你,我沒有其他安慰了。從今以後,你取代你父親在我心中的位置,因為你是他的繼承人。我兒,你父親留下子嗣,雖死猶生啊。」說完這話,他伸手進口袋裡掏出十個金幣,交給阿拉丁說:「我兒,你家在哪裡?我哥哥的妻子,也就是你母親,在哪裡?」

阿拉丁拉著他,告訴他自己家要怎麼走,魔法師對他說:「我兒,拿著這些錢去交給你母親, 代我問候她,告訴她,你叔叔從漂泊中歸來了。如果真主許可,我明天會去拜訪你們,親自問候她, 並且看看我哥哥生前住的地方,還有他死後埋葬之處。」

阿拉丁親吻他的手,歡天喜地地匆匆跑回家去見母親,一反平日吃飯時才回家的習慣。他進門見到母親,非常高興,對她說:「媽媽,我給你帶來我叔叔的好消息。他流浪多年以後,終於回來了, 還要我代他問候你呢。」

「兒啊,」她說:「別跟媽媽開玩笑。你叔叔是誰?你這輩子什麼時候有個叔叔?」

他說:「媽媽,你為什麼說我沒有叔叔,也沒有親戚呢?這個人真的是我叔叔,他抱我、親我, 還哭了,又叫我一定要把這件事告訴你。」

她回答說:「兒子啊,沒錯,你是有個叔叔,但他早就去世了。我不曉得你還有另一個叔叔。」

至於那個北非魔法師,他隔天一早起來就出門去尋找阿拉丁,一刻都不想再跟那個孩子分開。他逛過城裡的大街,找到了少年,阿拉丁像往常一樣和一群遊手好閒的人混在一起。魔法師上前拉住阿拉丁的手,擁抱親吻他,然後從錢袋裡拿出兩個金幣,對阿拉丁說:「去找你母親,把這兩個金幣交給她,對她說:『叔叔要來我們家吃飯,你拿這兩個金幣去買菜,做一頓好吃的晚飯。』不過, 你走之前,再告訴我一次你家怎麼走。」

「叔叔,我來帶路。」阿拉丁回答,帶頭往前走,把自己家指給他看,然後魔法師離開去忙自己的事。

阿拉丁回家告訴母親剛才發生的事,把兩個金幣拿給她說:「叔叔要來和我們一起吃晚飯。」

她連忙起身,出門去菜市場買了所有需要的東西,回家後又去鄰居家借了幾個碗盤,然後開始準備晚飯。

晚飯做好,她對阿拉丁說:「兒啊,晚飯已經做好了,你叔叔說不定找不到路,你出去看看他在哪裡。」

阿拉丁回答:「知道了,這就去。」

不過,就在他們這麼說的時候,門上傳來了敲門聲。阿拉丁趕緊去開門,門外果然是那個北非魔法師,後面還跟著一個拿著酒和水果的奴隸。阿拉丁接過酒和水果,奴隸離開,魔法師跨進門來, 向阿拉丁的母親請安,接著哭起來,問她:「從前我哥哥通常坐在哪個位子?」

她指出從前自己丈夫坐的位子,魔法師立刻走過去,伏下身來親吻地面,說:「唉,自從我失去你,我再也難以快樂起來,我的命運令人悲傷,我親愛的哥哥,我眼中寶貴的蘋果啊!」他就這麼沉浸在哭泣和哀悼中,悲傷得幾乎昏厥,直到阿拉丁的母親確定他是真心誠意在哀悼。

她走上前扶他起來,說:「你哭到斷氣也對自己無益啊。」接著好言安慰他,又扶他在椅子上坐下。

當她在桌上準備菜飯時,魔法師開始對她說起自己的經歷。他說:「嫂子啊,你這輩子從未見過我,當我哥哥在世時你也沒聽說過我,但你別覺得奇怪。我離開自己的家鄉,成了在外四處流浪的人,轉眼已經四十年。我去過印度、信德、阿拉伯所有地方,不久又去了埃及,在宏偉的開羅城居住過一段時間。那真是個奇妙無比的地方。最終我去了巴巴利, 在那裡住了三十年。

「有一天,我坐在家中,東想西想,嫂子啊,我一下想到了家鄉,想到了自己出生的地方,想到自己的親哥哥,突然渴望再見到他。這念頭愈來愈強烈,讓我忍不住哭起來,哀傷自己漂流多年,離他這麼遠。總而言之,我的渴望糾纏著我,直到我決心返鄉,回到我心心念念的出生之地,說不定還能見到自己的哥哥。我對自己說:『老兄,你打算離鄉背井,在外漂泊多久呢?你難道不是只有一個哥哥嗎?快起來收拾行裝,在你死前去看看他。要知道世事變化無常,人有旦夕禍福,如果你不幸就這麼死了,那就再也見不到哥哥了。此外,讚美安拉給了你這麼多財富,但你哥哥可能又窮又苦,食不果腹,等你見到他,還可以幫幫他。』

「於是,我立刻起來整理行裝,準備一切旅行用品,接著唸誦〈開端〉[2] ,在星期五的祈禱結束後,立即騎馬上路,一路上經過許多艱辛勞頓,又吃了許多苦,多虧真主保佑﹝唯獨真主尊貴偉大﹞,終於到達了這座城。我進了城,走遍它的大街小巷,直到昨天,靠著偉大的安拉,我終於看見哥哥的兒子阿拉丁,當時他在大街上跟一群男孩玩耍。

「嫂子啊,一看見他,我的心馬上被他吸引,這是天生血緣的渴望啊,我的靈魂告訴我那就是我哥哥的兒子。一看見阿拉丁,我頓時忘了所有跋涉的艱苦和麻煩,高興得快要飛起來。可是,當阿拉丁告訴我,我哥哥已經離世回到至高真主的慈悲中,我悲傷悔恨得幾乎昏厥。他大概已經告訴你我如何悲痛欲絕了。不過,阿拉丁的存在還是給了我一些安慰,他取代了死者還活著,既然有這子嗣,死者也就雖死猶生了。」

魔法師見這番話讓她淚流不止,於是轉向阿拉丁說話,看起來就像希望她原諒自己提起她的丈夫,同時也假裝是在安慰她,以便讓自己的計謀得逞。他說:「我兒阿拉丁啊,你學過些什麼手藝? 做些什麼營生?你學了哪種本事來養活自己和你母親?」

聽見這話,阿拉丁既驚惶又羞愧,不禁垂下了頭,低得都快碰到地了。他母親對魔法師說:「安拉在上,阿拉丁什麼也不會!我從沒見過這麼粗野的孩子,成天在外跟一群和他一樣遊手好閒的孩子鬼混。要不是他,他爸爸也不會憂慮悔恨成疾,一病不起。現在,我的情況好淒慘啊。我日日夜夜用棉花紡線,一天賺兩個餅,好讓我們母子勉強餬口。這就是我們過的日子。小叔啊,要不是你, 阿拉丁不到吃飯時間是不會回來的。老實說,我正打算從此把門拴上,不讓他進屋,要他自己在外面討生活。我已經愈來愈老,沒有力氣日夜操勞來養這麼一個不成材的兒子了。安拉在上,我雖然自己能夠謀生,也還是需要人照顧啊。」

於是,魔法師轉過來對阿拉丁說:「大侄子,你怎麼會這樣呢?成天遊手好閒跟一幫野孩子鬼混,是很丟臉的事。這不適合你這樣的人。我兒,你天資聰穎,是有好名望人家的孩子,你母親年紀這麼大了,竟然還要每天辛苦操勞來養活你,而你都這麼大了,我真為你感到丟人。我兒,你該規規矩矩給自己找個謀生的方式,養活自己。你瞧,靠著真主的恩典﹝讚美他﹞,在我們這座城裡有各種手藝師傅,其他地方從來沒有這麼多的大師。你就挑一樣你喜歡的去學吧,我會支持你,這樣一來,我兒,等你長大就有一技之長在身,得以謀生。你顯然對你父親的本事沒興趣,那就選一樣你喜歡的。大侄子,告訴我你對哪種手藝感興趣,我一定盡我一切所能幫助你。」

當他看見阿拉丁沉默不語,不回答他,知道這孩子根本什麼都不想學,心裡還是想要遊蕩鬼混。於是他說:「大侄子,在我面前不要羞愧。你要是對學手藝沒興趣,我可以給你開一家商店,做些貴重物品的買賣,讓你也做個有頭有臉的商人,在本城的生意圈子裡出人頭地,為人所知。」

阿拉丁聽見他叔叔這些話,想到叔叔打算讓他做個商人,他非常高興。眾所周知,商人都是衣著光鮮,舉止優雅。他看著魔法師,滿臉笑容低下了頭,像是說:「我很願意這麼做。」

魔法師見阿拉丁笑了,知道他願意做個商人,便對他說:「既然你接受我幫你從商,為你開個商店,做個有頭有臉的男人,那麼,大侄子,願真主允許,明天我就帶你到市場上,先給你做一套體面的衣服,像所有商人穿的那樣,然後我會幫你找一家店,實踐我對你的承諾。」

阿拉丁的母親本來對魔法師還有些懷疑,但是當她聽見他給兒子的承諾,要幫兒子開店,像商人那樣有資本做買賣等等,她疑慮全消,相信這人確實是她的小叔,因為陌生人不會對她兒子做這些事。

接著她又開始叨唸阿拉丁,勸他別再不務正業,老做蠢事,要收心,做個像樣的男人,又叮嚀他要聽叔叔的話,把叔叔視為父親,認真學習,把過去跟豬朋狗友在一起荒廢的歲月彌補回來。

說完之後,她起身擺好桌子,端上飯菜,三人一起坐下吃喝。席間魔法師告訴阿拉丁各種做生意的事,說得趣味橫生。當他看見夜漸漸深了,便起身告辭,返回自己的住處,答應第二天早上來找阿拉丁,帶他去做一套商人的衣服。

那天晚上,阿拉丁高興得整夜睡不著。第二天早晨,看啊,魔法師果然依約前來。阿拉丁的母親起身給他開了門,但是他不肯進屋,只叫阿拉丁出來,準備帶他到市場。阿拉丁出來向他道了早, 又親吻他的手,魔法師牽起阿拉丁,帶他一同去了市場,進了賣各種衣服的商店,要求購買一套昂貴的衣服。

店主拿出魔法師要求的衣物,都是做工精細的好衣裳,魔法師對阿拉丁說:「我兒,挑你喜歡的樣式吧。」阿拉丁見叔父讓他自己挑選,他高興萬分,認真選了一套自己最喜歡的,魔法師立刻把錢付給店主。出了店之後,他又帶阿拉丁去澡堂,兩人洗了澡,喝了酒,然後阿拉丁換上新衣服, 高興得不得了,上前連連親吻叔父的手,感謝他的慷慨贈禮。

之後,魔法師帶阿拉丁來到商人聚集的市集,指引他看市場上的各種交易,說:「我兒,你要結交這些人,尤其是商人,這樣你才能跟他們學到買賣之道,因為做生意顯然很適合你。」

看完市集,他又帶阿拉丁去逛城中的大清真寺和各個重要的名勝古蹟,又帶他去餐館,端上來的早餐都用銀器盛放。他們吃飽喝足,接著再繼續起身,魔法師不斷為阿拉丁講述那一棟棟富麗堂皇的漂亮建築,又帶他去蘇丹的王宮,讓他見識城中所有美麗的樓宇廳堂。隨後,魔法師帶他到自己落腳的大客棧,裡頭全是外地商人。他邀了客棧中特定的一些商人一起坐下吃飯,向大家介紹, 這是他哥哥的兒子,名叫阿拉丁。他們一同吃喝談話,直到夜幕低垂,魔法師起身送阿拉丁回家, 將他交給他母親。

當她看見兒子變成商人的模樣,喜出望外之餘,不免熱淚盈眶,對魔法師的慷慨感謝不已,說: 「小叔啊,我對你無以為報,你對我兒子做的好事,我終身感激,沒齒難忘。」

「嫂子啊,」他回答:「我只是盡了我的本分,不是什麼大善舉,因為這可說是我自己的兒子啊。我代哥哥撫養孩子是應該的,好讓你減輕一些重擔。」

她說:「小叔,我祈禱真主保佑你,使你長命百歲,如此一來你就可以護佑這孤兒,他會繼續聽你的話,你的命令他也必遵行。」

「嫂子啊,」魔法師說:「阿拉丁是個懂事的大人,而且是正派人家的孩子,我寄望真主保佑他,如同他父親一樣勤奮工作,使你得安慰不再流淚。不過,我很懊惱,明天是星期五,我不能找店鋪幫他開張做生意。明天是禮拜的日子,所有的商人在祈禱完畢後會去一些園林和遊樂園。如果真主允許,星期六我們就可以找店鋪開張了,這也是讓真主喜悅的事。明天我會來找你,帶阿拉丁到城外的園林和遊樂園去逛逛—他應該都還沒看過吧—同時結交在那裡遊玩的各種商人和名流顯貴,讓他們彼此互相認識認識。」魔法師返回自己的客棧住宿,第二天早晨再來敲裁縫家的門。

阿拉丁度過快樂的一天—穿上新衣、去了澡堂、吃了館子、逛了市集和名勝,又見了一些商人, 想到叔叔第二天要帶他去逛園林,興奮得整夜沒闔眼,感覺天似乎永遠不會亮似的。因此,當他一聽見敲門聲,立刻像火花似的衝去開門,門外果然是他那個魔法師叔叔。

魔法師擁抱親吻阿拉丁,然後拉起他的手說:「大侄子啊,今天我要讓你大開眼界,見識你一輩子從未見過的事。」

兩人一同出了門,魔法師說了許多有趣又好笑的事,把阿拉丁逗得樂不可支。他們出了城門, 魔法師帶阿拉丁去逛了一些園林、最好的遊樂場所,以及令人驚奇的高聳宮殿。無論何時,當他們在觀看花園、宮殿或樓閣時,他都會停下腳步問阿拉丁:「我兒阿拉丁,你喜歡這個嗎?」

阿拉丁快樂得像要飛起來,因為他見識了這輩子從未見過的事物。他們不停地行走觀看,直到疲累為止。那時他們來到一個令人十分賞心悅目的花園,花叢之間有眾多噴湧的泉水,還有許多燦亮如金的黃銅獅子,獅口湧出潺潺的流水,他們在湖邊坐下,休息。

阿拉丁歡喜雀躍,不停跟魔法師開心說笑,講各種逗趣的事,彷彿那真是他的叔叔。魔法師起身鬆開腰帶,解開一個裝滿食物和水果的袋子,對阿拉丁說:「大侄子,你大概餓了吧,來,想吃什麼就盡量吃。」

阿拉丁開懷大吃起來,魔法師也一起吃,兩人吃得滿心暢快,也感到精神大振。隨後,魔法師說: 「我兒,來吧,你休息夠了,我們可以再往前走一點。」

阿拉丁起身跟著魔法師繼續一個花園逛過一個花園,直到穿過所有的花園,來到一座高山前。

阿拉丁這輩子不但從來沒出過城門,更從來沒走過這樣一段路程,所以他對魔法師說:「叔叔, 我們要去哪裡?現在我們已經把所有的花園都拋在後頭,來到大山腳下。如果前面的路還很遠,我恐怕力氣不夠,走不動了。我已經走累了,前面也沒有花園了,我們回城裡去吧。」

「我兒,」魔法師說:「這是我們要走的路,不是逛完這些花園就結束了,因為我們還要去看一個園子,那裡連國王的花園都比不上,你看過的那些花園跟它比起來簡直不值一提。所以束好腰帶,繼續上路。讚美真主,你可是個男人。」

他開始對阿拉丁說許多好聽的話,講些稀奇的故事,有真有假,直到他們來到一個地方,那是魔法師這趟路的目標,也是他遠從巴巴利來到中國的目的地。到了之後,他對阿拉丁說:「大侄子, 坐下來休息一下吧,這裡就是我們的目的地。真主高興的話,我會讓你看看這世界上從來沒人見過、最驚奇的事。不過,你休息好了以後,起來去收集一些樹枝、乾草、蘆葦之類的枯枝,讓我們能生一堆火。然後,大侄子啊,我會讓你看一個遠超過人類理性能明白的東西。」

阿拉丁聽見這話,很渴望見識叔叔要做的事,因此忘了疲累,立刻起身收集枯枝草葉,堆在一起, 直到魔法師對他說:「夠啦,大侄子。」然後魔法師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匣子,從匣裡取出他需要的香料,撒入燃燒的火堆,同時唸了一串無人能懂的咒語。那一刻,天色昏暗,雷聲隆隆,山搖地動, 地面裂開了。

阿拉丁看見這情景,嚇得要命,馬上想逃。魔法師一見他要跑,頓時怒不可抑,因為沒有阿拉丁, 他的努力就白費了,他要找的寶藏只有這孩子才打得開。因此,一見阿拉丁要跑,他立刻起身,猛搧了阿拉丁一巴掌,差點把那孩子的牙都打掉了。阿拉丁被這一巴掌摑倒在地,昏了過去。一會兒之後,因為魔法師的咒語,阿拉丁醒過來,他開始哭,說:「叔叔,我做錯了什麼,你要這樣打我?」

魔法師擺出安慰他的樣子,說:「我兒,我想讓你做個男人,所以不要反抗我,因為我是你叔叔, 等於你父親。你要順從我,聽我告訴你的話,等一下你就會忘記這些痛苦,見識到最神奇的事了。」

這時,在魔法師面前裂開的地表,露出了一塊大理石板,板上有個銅環。他轉過頭對阿拉丁說: 「現在你只要照著我的話做,就能變得比全世界的帝王都更富有。我兒,這裡埋著一個寶藏,是用你的名字埋的,而你剛才竟然想要逃走,我打你就是為這緣故。現在,你用點心吧,看看我用咒語把地面都打開了。在那塊嵌著銅環的石板底下就是我告訴你的寶藏。把手放到銅環上,把石板拉起來,這世界上除了你,沒有人能打開它,也沒有人能染指這個寶藏,因為它是為你保存的。不過, 你一定要仔細聽我說的話,一句都不可疏忽或弄錯。我兒,這一切都是為了你好,因為這是一個巨大無比的寶藏,天底下任何帝王的財富都比不上它,而它是屬於你和我的。」

魔法師的話讓可憐的阿拉丁驚奇萬分,立刻忘了疲憊、挨打和哭泣。他對自己會變得比天底下的帝王都更富有而歡欣鼓舞,連忙開口對魔法師說:「叔叔,就照你的意思下令吧,我一定會遵守你的命令的。」

魔法師說:「大侄子啊,你真是我兒子,我最親愛的,因為你是我哥哥的兒子。我兒,除了你, 我沒有別的親人,你就是我的繼承人了。」

說完他走上前親吻阿拉丁,又說:「我所有這些辛苦,都是為了誰啊?它們全是為了你,我兒, 我要讓你成為有史以來最富有和最偉大的人。所以,不管我說什麼都不要反駁我。現在,按照我吩咐的,過去拉著那個銅環,把石板掀起來。」

「叔叔,」阿拉丁說:「那塊石板很重,我自己一個人拉不動,我年紀還小,你能不能幫我一起拉?」

「大侄子,」魔法師回答:「我們沒辦法一起掀開石板,要是我幫你,我們就前功盡棄了。你只要把手放上銅環,往上一拉,它馬上就能為你打開。就像我剛才對你說的,除了你,沒有其他人能打開它。不過,當你拉它的時候,要說你自己的名字和你父母的名字,它會直接為你打開,你不會感覺到它的重量的。」

註解

[1] 巴巴利(Barbary),又譯巴貝里海岸或巴貝里,是16至19世紀歐洲人對馬格里布的稱呼,指北非的中部和西部沿海地區, 相當於今天的摩洛哥、阿爾及利亞、突尼西亞及利比亞。這個名詞衍生自北非的柏柏爾人。﹝譯注﹞

[2] 《古蘭經》的第一章,在準備出門旅行或要進行任何計畫之前,一般都會唸誦這一章經文。(培恩注)

相關書摘 ►《一千零一夜故事集》導讀:是精彩故事,也是中古世紀東方社會的百科全書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一千零一夜故事集【最具代表性的原型故事新譯版】》,漫遊者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編者:約翰.培恩(John Payne)

  • 精選最具代表性的十個原型故事,還原經過刪節的故事內容,保留原汁原味
  • 《魔戒》譯者鄧嘉宛全新翻譯,如實呈現獨特的說書語氣
  • 腦洞大開的想像力,打造出結合魔幻與寫實的故事迷宮,影響莎士比亞、普魯斯特、波赫士、卡爾維諾、馬哈福茲、帕慕克、安潔拉.卡特⋯⋯等大師
  • 百科全書式的細節,讓人打開書,就像打開通往伊斯蘭文化的任意門

人氣最高的故事精選,最有戲的角色塑造

《一千零一夜》起源於阿拉伯世界,又有《天方夜譚》之名。它戲中有戲、故事裡有故事的獨特形式,讓人在閱讀過程中一直保持懸念,加上主角配角都擅長鋪哏,因此成為全世界最受歡迎的故事經典,譯本及發行量緊追《聖經》。

由於流傳久遠,《一千零一夜》的內容也隨不同版本而不斷增加。過去中文選譯本大多經過改寫或刪節,本書以英國詩人培恩的英文全譯版為基礎,精選最受歡迎的十個故事,並由《魔戒》譯者鄧嘉宛以符合現代語彙的譯筆重新翻譯,讓讀者輕鬆進入古人腦洞世界,其中包括:

〈舍赫亞爾國王和弟弟的故事〉
宰相之女莎赫薩德為拯救無辜女孩而自願進宮。她以鋪不完的哏、故事串連故事等方式來製造戲劇張力,吊足國王胃口,保住自己性命,也治好國王的厭女症。如果活在現代,莎赫薩德一定包辦所有最佳編劇獎。

〈水手辛巴達和腳夫辛巴達〉
辛巴達每次出海必出事,每次遇難必會痛哭流涕悔不當初,偏偏又得了不出海就厭世的病,從此成為史上船難經驗最豐富的男主角。

〈腳夫和三個巴格達姑娘的故事〉
這是一個九位角色輪番出場、高潮起伏的悲喜劇。腳夫送貨來到富有人家,這個晚上他不但拿了金幣、吃香喝辣,還聽三位美麗姑娘、三個異國托缽僧述說宛如「悲慘大賽」的命運,讓他覺得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人。一旁插花的,還有微服出巡、任性白目的蘇丹,以及偶爾會吐嘈蘇丹的淡定宰相。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盜〉
在與四十大盜交手過程中,阿里巴巴的確發揮了智慧——牢牢記住通關密語(不像他哥哥把所有穀物都說了一輪,就是忘了答案是「芝麻開門」)。不過,真正智取大盗、讓阿里巴巴逃過大劫並獨享寶藏的,其實是冷靜果斷的女奴莫爾吉娜。難怪當年周作人翻譯這個故事時,把它命名為〈俠女奴〉。

〈阿里.沙爾和茱穆綠蒂的故事〉
英俊但只會闖禍大哭的男主角,遇上美麗且智慧過人的女主角,兩人一見鍾情卻遭惡人拆散。之後茱穆綠蒂的遭遇宛如雲霄飛車般起伏,但靠著機智和運氣,不但走出自己的路,還為夫妻倆報了仇。與此同時,阿里.沙爾卻像個媽寶似的,整天哭天搶地,怨歎命運作弄,最後還是靠著鄰居老大娘多次伸出援手,才走上千里尋妻的路⋯⋯

〈阿拉丁和神燈的故事〉
成天鬼混的阿拉丁,逃過一死後得到了神燈。有一天,他看見蘇丹女兒,從此為她深深著迷,死纏爛打要求媽媽去向蘇丹提親。一個遊手好閒的窮小子,只靠著神燈,就能徹底脫胎換骨,學會各種本事,迎娶蘇丹之女,甚至率軍上戰場打敗敵人?有了神燈,他和蘇丹女兒真的就能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與現代讀者無縫接軌,也是創作者的靈感寶庫

《一千零一夜》的故事包含奇幻、冒險、推理、驚悚、愛情等類型,還有變身、穿越、善惡精靈、人魔大戰、預見未來等情節,歷經千年依然能與現代讀者無縫接軌,並且經常改編成電影、動畫、遊戲。對許多創作者來說,它是敘事文本的原型,因而有「所有敘事之根源」美譽。這些故事不但成為世界文學的養分,也豐富了創作者的想像世界,為電影、戲劇、音樂、動畫、遊戲、建築等創作領域帶來無數影響。

getImage
Photo Credit: 漫遊者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